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逆转仙师 作者:夺命蛊

字体:[ ]

 
文案:
小草精专注开挂除魔五百年,不料一朝遭遇冷酷仙君强势收徒。
本以为你是觊觎老子的身体……
想不到你还真是觊觎老子的身体啊!!!
伪替身,开挂升级,一路苏爽!
作者这么萌真的不收藏一下吗QAQ
  
观看提示
1.剧透CP:沉稳淡漠忠犬攻X阴毒狠厉受。1V1,HE。
2.这是一个披着仙侠修真外衣一路瞎JB闹的傻白故事,甜不甜得看渣作者笔力进步程度。
3.作者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请勿考究深扒,全是问度娘的,不要人参公鸡。
4.绝不弃坑,断更剁diao,日更,有事会请假,求收藏评论互动么么哒!!!
 
内容标签:洪荒 相爱相杀 天作之合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芥茗,玄兮 ┃ 配角: ┃ 其它:洪荒,仙魔
 
 
  ☆、听说宅里有妖
 
  入冬的夜晚冷的叫人呵气成冰,一阵阴风吹卷着几片枯叶,几经旋飞卷到悠长的石板街上,巷弄深处呜呜咽咽仿佛有成群的弃妇在哭泣。
  除了少有的几间酒楼和勾栏院还亮着灯,城中百姓早早就熄了烛火。
  整座柴桑城在夜幕下显得静寂又苍凉。
  古人言,乱世出妖孽。
  所谓乱世,不仅仅指烽火狼烟弥漫的年代,有时繁荣昌盛也会在奢靡至极后滋生出不干不净的东西,这些邪祟之物隐于暗界,或是现实的角落,或是叵测的人心。
  青年手中提着一盏明灭不稳的灯盏,慢悠悠走在砖块零落的大街上,路边偶尔会有喝醉的酒客步伐凌乱从他身边走过,却极少有人发酒疯地来打搅这个青年,或者说几乎没人发现这里有这么个人。
  入夜寒风瑟瑟,青年穿的却少,他一头乌发不羁扎成马尾,意外有一个秀气的美人尖,几缕发丝松散下来,伴着风吹过他慵懒微眯的凤目——那是一双黑的叫人心惊的眸子。
  他毫无保留地展露出眼底的乖张和精明,鼻梁翘挺,眼梢一抹上挑的弧度和眉心一抹红印让这份狠厉添上几分妖异的妩媚。
  一身上好的墨色绸子在烛火下显出华丽的云纹,若不能仔细观察,甚至无法知道青年看向远处的目光是带着笑,还是带着杀意。
  “敢问……这位……可是芥公子?”守在一幢老宅前的管家抱着双臂,战战兢兢地等了大半晚,此刻好不容易迎来了和老爷口中年纪差不多的青年,立马迫不及待地上前询问。
  他问完又有些后怕,小心翼翼打量起对方脸上,生怕冒犯了。
  青年却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把灯举至管家肚子附近晃了晃,半晌冒出一句:“嗯,”好一会,又添了句,“是人。”
  管家一噎,难道这人刚在怀疑他不是人?不过前面那句嗯,大致是默认了他的身份。
  这么神神叨叨,应该就是他家老爷花了大代价请来的高人了!
  管家强行冷静了片刻,拱手欲再自我介绍一番,却不料青年终于抬眼看他了,这一看仿佛叫人魂魄都给吸走了。
  青年对于管家呆滞的神情仿若未见,只轻轻伸手作了个“嘘”的动作,自顾自走过管家仰头打量起他身后这座老宅——
  四周方正,青灰石板,坐北朝南,风水无大弊,红木大门前还抬了两座石狮子镇守,规规矩矩的老秀才故居。
  按说这种宅子是不该有邪物作祟的,可那位买下了宅邸的徐老爷却是托关系找到他,让他来这里做场法事驱邪。
  因为自从他们家中一房搬进来已经死了不下五个人,甚至还有一个庶子在书房中读书时暴毙。
  接连这么多事,老爷哪怕再慢反应也该想到是这宅子不干净了。
  那一房夫人已经哭得要瞎,徐老爷前面找了三个道士,这几人原本都雄赳赳叫嚣这世上没什么他们捉不了的鬼,却也都在连香案还未摆好时,屁滚尿流地逃出了宅子。
  这位老爷也是身份显赫的,最后看情况不行,花重金请来皇宫内的大法师——这位的确有点能耐,在月黑风高夜的宅子里和不知名的邪物斗了许久,最后仿佛被一张大纸扇子拍飞了出去,足足让人在城外山上找了一宿才找到苟延残喘的大法师。
  大法师一边吐血一边朝老爷家告知,青丘有九尾狐王晏纹,愿为四方除害。
  于是此刻青年昂着脖子站在这里打量老宅,手中灯盏偶尔被他晃几下,一副毫不在意的姿态,管家愣愣地回过神,缩了缩脑袋站在他身后小声道:“芥公子,人已经全部清出去了,不知道您是否今晚就……?”
  青年举手示意他闭嘴,幽幽转过头来:“还有人未到。”
  管家不敢直视对方眼睛,只不安回道:“老爷临时有事所以委派了老奴过来,芥公子有什么要求全和老奴提就好。”其实哪里有事,老爷只是被前几次吓坏了而已,这次说什么都不肯亲临现场。
  青年摇摇头,露出一抹不可说的哂笑,他转回头的瞬间,街后传来一声叫喊:“管家!且慢!”
  管家微怔,没想到对方果然在等人,可他回头看看见来人却有些难以置信:“二少爷?”
  来人气喘吁吁,弓着腰猛吸了几口气起身道:“管家,我听闻爹又找了一位高人前来做法,这次我一定要见到那邪物面目!”他说完朝青年看去,十分正式地做了个揖,眼中含泪道,“久闻芥公子大名,在下徐砚,还请芥公子一定要帮帮我家,将邪物揪出!”
  这青年名叫徐砚,是徐府的二少爷,同死去的大少爷都是庶出,因为府内的一些状况不得不搬离出府,不想竟然出了此等人命。
  管家想着他死了大哥,也不好说什么,既然这人赶着往危险的地方跑,和自己做个伴儿有何不好?就是不知这位神秘的芥公子作何反响……
  “好了,随我进去吧。”青年淡淡说道,管家脚步一顿:“芥公子,你不是说还有人未到吗?”况且他两手空空,唯一长物是一盏灯,靠什么作法?
  芥公子转过头,黝黑双眸似笑非笑地盯着徐砚:“这不是到了吗?”
  管家惊疑不定:“芥公子等的是我们家二少爷?”
  徐砚一听心中咯噔一声……
  “管家若是怕便等在门口,徐少爷,你随我进去吧。”芥公子直接看向徐砚,黑幽幽的眸子一下把人看傻了,不容分说便将人诳了进去,直到大门哐当合上,管家才恍若惊觉二少爷被搭进去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
  “芥公子!我……”徐砚被这位姓芥的神秘公子突然扯进发生过无数命案的老宅,心里还未做好准备,当然吓得不轻。
  谁料芥公子却突然转过头,俊秀脸颊透出一股讥讽:“徐公子,你不是想看着邪物被正法吗,不随我一同进来,难不成还要等着我把那物打出原型给你提出来?”
  语气一转,最后几个字仿佛真是从幽深的泥潭中钻出来的邪物,阴冷潮湿几欲漫进徐砚的喉咙。
  徐砚立刻绷直了背,哪怕再有不情愿也开口了:“芥公子请。”
  芥公子嘴角翘起,皮笑肉不笑地转回头:“还得劳烦徐少爷和我先说说这几桩命案究竟是怎么个事儿,为何不想着找官府,反而想找道士法师?”
  他一身黑衣,提着一盏灯烛在空寂的院落中像索命的无常,幸而他长的好看,把阴森肃杀的气氛平白降低了好几个段位,徐砚听着四周围呼啸的风声,心中有点发堵,他摸不透对方想法,便老老实实回道:“最先死的是我的书童,大致是夜里死的,天亮了尸体在树下。”
  大致是想到了曾见的惨状,徐砚不忍地皱了皱眉,顿了片刻,随即继续道:“接着是厨房的两个丫头,死在炉灶边,也是夜里死的,随后便是我大哥……他明明天黑前还和我有说有笑,夜里就……”
  他声音颤抖几欲哽咽,谁知道抬头一看发现芥公子正听的津津有味,还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个说段子的茶楼先生。
  “继续啊。”芥公子提醒他一下。
  徐砚感到非常憋屈,却不得不收敛好自己的情绪继续道:“最后死的是我娘的丫鬟,在大哥死后其实大家已经有所察觉了,但没想到邪物竟然还会如此肆无忌惮再杀一人。”
  “嗯……这样啊,”芥公子哼了一声,细如蚊呓,转而问道,“那究竟是为何觉得是邪物作祟,不找官府呢?”
  徐砚看着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眉头拧半天,终是沉声道:“他们的血……都变成了墨。”
  芥公子挑挑眉:“墨水的墨?你们如何得知那是墨,而不是中了毒的黑血?”
  “仵作验尸才得出的结果,不然我们一介凡人,哪通晓这些复杂的东西,”徐砚无奈地摇摇头,“也是府衙让我们找的道士法师,说杀人的他们没办法抓。”
  芥公子眉眼一弯,笑容展露一瞬仿佛在他的眉宇间落下了一片星光。
  奈何他口中说的却是:“有趣,有趣。”
  徐砚强压心中不畅,扫了眼周围阴森森的院落,低声道:“芥公子,若你已准备好,可否我们立刻就开始了?”
  芥公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开始什么?”
  徐砚惊愕:“难道公子不是要在此开坛做法?”
  “谁说我要开坛做法了,你看我这模样,像街头的算命先生?”芥公子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冷笑都笑的极有气势,“我是来诛魔的。”
  徐砚咽下一口唾液:“诛魔……”
  芥公子深深看他一眼,蓦然收敛脸色,平静地转身走向庭院深处:“你若不跟好我,小心我将你当做妖邪一同诛了。”
  他语调缓慢,但透着一股漠然和讥讽,让徐墨总觉得心头利剑高悬,这芥公子嘴不饶人,可真能诛魔杀妖吗?
  看着对方修长瘦削的背影,徐砚一边追赶过去一边心中暗暗思忖,这人与其说是个高人,不如说更像是个富家子弟,看那脚步虚浮一步三晃的模样……
  “你家祖上没积德,让你爹瞎了眼买了这间宅子给你们住,不过没准他是故意想让你们不得好死也说不定,这么个养了妖物的凶宅,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住。”芥公子举着灯缓缓踏上了书房的阶梯,转过头对徐砚展颜一笑。
  徐砚手心微微出汗,他们这一房的确是在家未争到势力才被赶了出来,可他觉得他爹是不知晓宅中状况的,否则又怎会听闻事情后四处寻人做法呢?
  于是他站在离台阶几步远的地方镇定问道:“芥公子已经找到症结了,可否能开始?”
  芥公子两眼微眯,举着灯盏的手微微抬起,徐砚这才发觉这盏灯极其华丽,八角檐顶各镶了一颗夜明珠似的物件,琉璃塔身般的灯室中燃着一支烧的正旺的烛火,而随后这烛火竟直接穿过灯拖坠落下来。
  “芥公子,你的灯!”徐砚匆忙喊道!
  芥公子却不急不慢地伸出左手将荧荧火光瞬间收于掌中,他右手所握的灯盏如同被融化了一般缓缓变软收回,最终和他的右手融为一体。
  徐砚惊恐地朝后退了几步,一个没站稳跌落在了树下,撞落了一地枯叶。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时隔半年,嘿嘿嘿不出意外绝不断更,用绳命保证。
小天使们求收藏评论~没有小天使评论的我和死鱼有什么区别QAQ
我们在评论区可以促膝长谈!
 
  ☆、听说公子诛魔
 
  “芥公子……”徐砚咽了口口水,两眼瞪大如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