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藏龙 作者:十方雨肆

字体:[ ]

 
文案:
传闻中被季大少包养的陆天择,其实是隐退了的黑客界大神弥赛亚!
实验室里长大的陆天择好不容易接受自己被“亲爹”拿去给“养父”做实验的悲剧设定,却突然发现亲爹不是亲爹是仇人,养父不是养父是情人!(???)
叫了二十年的哥哥不仅散播自己被他包养的传闻,还想关他一辈子……大牢!(???)
陆天择:我也是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好在他随手捡了个面瘫……
虽然这个面瘫捡回来第一天就把他压!在!了!身!下!
景丞:没办法我都夸下海口要带个男票回家了,只能不要脸了=-=
 
【面瘫精分幼稚攻X淡定嘴馋天才受】
伪·一事无成攻 与 真·深藏不露受一经联手!!
瞬间屌炸了苍穹!!
双向掰弯!互相攻略!日常虐狗!
1v1主受HE,非网游文不要被第一章误导,作者脑洞略大,后期有“霸道总裁爱上我”剧情,伪科幻加伪悬疑,糖里有毒
 
内容标签:科幻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丞,陆天择 ┃ 配角:顾一只,陆倾,韩扬,陆天哲 ┃ 其它:互宠,强强,HE,1v1,伪科幻
 
 
  ☆、不行别逼逼
 
  “先生?先生?”
  睡着的男人动了动,修长的手指缓慢抬起,揭开眼罩。
  空姐一边柔声解释一边伸手帮他打开遮光板:“飞机就要降落了。”继而装作不经意地微笑着低头,下一瞬就被那冷厉的目光刺得动作一顿!
  “额,座椅请您自己调整一下。打扰您休息了!不好意思!”慌慌张张说完,女生立马落荒而逃,直接跑回了空乘准备间。
  妈呀简直吓死人了啦!帅哥好凶嘤嘤嘤!一开始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从上飞机起她就注意到了这位坐头等舱第二排的客人!实在是这人腿太长,脸太帅,哪怕一直面瘫着脸不爱说话也让人忍不住在心里嗷嗷尖叫!特别是他一言不发就干脆地帮她把旁边客人的箱子轻松放进行李架的时候!手臂发力时隆起的肌肉轮廓帅破了天际!简直男友力爆表!
  景丞皱着眉伸手挡了挡窗外刺眼的阳光,如果不是那一脸低气压的表情,被阳光清晰勾勒的英挺面容还真称得上是少女收割利器!
  至少有三年没有回来了吧?……景丞面无表情的眯着眼,看脚下的楼房渐渐放大清晰。
  飞机早到了快半个小时,景丞独自一人提着行李,想了想也懒得等司机来,直接打了辆出租回了景家。
  原本以为景家这时候应该没有人,谁想还挺热闹。
  景丞一推开门,里面欢笑的人群瞬间一静,几秒后还是坐在沙发边的表姨反应过来,一副女主人的口气笑道:“哎呦!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小丞回来了!我就说这个时间快到了,刚巧着让你跟余娴见见面!”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再加上时差,景丞累得不行,实在没心情应付这个一天到晚打扮得花枝招展往景家跑的极品表姨,对着一客厅的人点点头就准备上楼。
  “哎?怎么就走啦?别走别走,特意为了这个让你回来的!你看,这个是余家的小女儿,你们小时候见过的,还记不记得?”表姨说着看了看坐在沙发中央的景父,“余家跟景家还有个项目合作呢,门当户对!我们觉着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总这么没个定性,有个姑娘管管你挺好的!”
  去你妹的挺好的!
  景丞面无表情道:“表姨,我母亲还在,我的婚事不劳您操心。”他说完转身要走,结果下一秒就听到那女人开始夹杂着哭腔尖叫。
  “这是怎么说话的?!好像我害你似的!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坐在沙发中央的男人终于出了声:“景丞,你怎么说话的!”
  表姨委屈道:“姐夫!你看看,我都说了你们不能太宠着小丞!看看老大,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接手公司了!老二据说明年都要提少校了吧?结果老三这孩子,人也不理,我好心好意来帮他介绍,他就这么甩脸色给谁看呢?!”
  景丞简直要好笑,他从小到大见过这个父亲的次数用手指头都能数清!现在这个妄想替代他母亲的女人居然好意思说他宠着自己?
  景行峰冷着一张跟景丞如出一辙的冰山脸,威严应声道:“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我景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没样子的?!还不给你表姨道歉!”
  道歉?景丞冷笑一声,道:“你看看你是什么样子?你妻子还在病床上躺着,你倒是左拥右抱好不惬意!”
  景行峰瞬间勃然大怒:“景丞!!!”
  景丞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
  表姨立刻换了副温婉的样子,道:“哎,别气坏了身子!别吵别吵,景丞小孩子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让他们小孩子聊吧,小娴你过来,来,小丞也过来……”
  景丞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景行峰“嘭”地一下拍在桌子上!
  “景丞你给我滚过来!!你摆脸色给谁看?!你有什么本事在这儿摆脸色?!你看看你哥哥姐姐,再看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你天天花的是我的钱!我就算是让你为了景家娶个人回来你也屁都不能给我放一个!让你认识一下人家怎么了?!”
  景丞额头上青筋狂跳,也怒吼回去:“你凭什么让我听你的?从小到大养我的是谢家!你有把我当过儿子吗?!我他妈还就不打算娶个女人了!”他顿了顿,咬牙切齿地想了几秒,热血上头般吼道,“我看着她就石更不起来!!我他妈宁愿喜欢男人!!”
  全场都安静了!
  景行峰被气得手抖,半晌之后才咆哮道:“孽子!!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表姨在一边道:“哎呀,小丞这明显说气话呢,怎么可能真带一个男孩子回家来?说出去像什么话,景家的脸都要被丢光了……”
  “那不是刚好,” 景丞冷哼一声,“你们都不用想理由赶我出门了。”
  “你!”景行峰气得都笑了,“好啊!你有本事就带回来啊!少爷脾气跟家里赌气,当然什么都敢说,有本事你就真娶个男人回来!带到你妈跟前去!”
  景丞冷声道:“好啊,我去跟他说,看他愿不愿意跟我回来。”
  说完也不顾满屋子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表情,直接摔门而去。
  -
  陆天择是被冻醒的。
  醒来才发现自己就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时间已经临近午夜,然而说好来陪他过生日的那个人还连影子都没看到……
  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陆天择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
  铃声响了好一会才被接起来。
  “您好。”
  “额,您好……”始料未及的女声让天择差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一秒才道,“请问季渊和在吗?”
  “在啊,”女人慵懒地嘻嘻一笑,“但是不方便接电话。”
  陆天择:“……”
  女人笑道:“不信吗?不信我帮你问问?”
  陆天择道:“不用了。”
  他正要挂电话,女人却突然沉下语气,抢在他挂电话前道:“你是陆天择吧?”
  陆天择没有回答,就听那人轻蔑一笑,继而一字一句地冷嘲道:“你还真好意思打电话过来?渊和不过是看你自己送上门就陪你玩玩罢了!景家养你这么大,却被你彻底毁了名声,景伯父其实是被你气死的吧?……喜欢自己的哥哥,真是——恶心!”她顿了顿,尾音一挑,“这是渊和的原话,你信吗?”
  “不信。”
  陆天择说完,也不等她再说什么,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果然还是不该打的。
  陆天择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些人是脑子不好吗?季渊和开着传媒公司,当年啥都没有的时候就连研究所那么大的事都能压下去,如果他不乐意闹出什么难听的传闻,难道还会是这种“八一八”满天飞的热闹样子?
  从三年前开始,季家那堆破事简直像连续剧一般精彩纷呈!
  从季家养子陆某疑似季市长私生子被正室捉女干,到季夫人捉女干路上遇车祸身亡,再到季市长下台季大少扮猪吃老虎开公司上市,到最近的季大少和陆某的包养丑闻……三年里几乎是霸占了C市各类八卦小报每月的月刊头条!
  如果不是他悄悄搬出来开了这间“藏龙水族店”,估计至今还在每天被小报记者偷偷跟拍!
  说实话连陆天择自己看着都替那俩“陆某”与“季大少”揪心,从最信任的兄弟反目成仇,潜入季家的私生子好不容易弄垮了季家却爱上了亲哥哥,被哥哥各种报复——什么我恨你但我也无可救药地爱你,我将你绑在身边却又忍不住折磨你侮辱你……
  好一出晋江热榜渣攻贱受大虐文!
  然而——
  陆天择抬头看向对面占据了整面墙的巨型鱼缸,与缸里名为“白五爷”的珍惜白龙鱼对视一眼,无语道:“我到底哪里看上去像是爱上他了?”
  那条近两米长的白色龙鱼静静浮在鱼缸中央,触须长而笔直,鱼身匀称优美,肃穆的眼神显得威严异常。
  房内没有开灯,被精心布置的餐桌就架在鱼缸的正前方。蓝色的水光映在男人轮廓分明的脸上,将他模糊的神色染上了灵动的波纹。
  陆天择心虚道:“额……那是我哥啊……我就一个哥哥,让他陪我过个生日很不正常吗?……”
  水族店二楼的整个生活空间被简单地分成了两部分,内间是带洗漱间和更衣间的卧室,外间则只有这个占据了整面墙的巨型鱼缸。
  墙上的钟发出轻微的“喀嚓喀嚓”声,白五爷在鱼缸里甩着尾巴翻了个身,分针“啪”地发出一声轻响,与时针在十二点处轻轻重合。
  他的生日过完了。
  “好吧,你赢了,”陆天择挫败道,“我确实很不开心。”
  他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低声对自己说了句“生日快乐”,继而拿起刀叉,独自一个人吃掉了他忙活了一下午的、早已凉透的生日餐。
  凌晨一两点的商业街简直寂静得可怕,大约是被放了鸽子又喝多了酒的缘故,空虚寂寞冷的感觉比平时放大了无数倍,陆天择牌咸鱼干在床上翻滚了一阵,终于还是无法忍受地打开电脑接入了全息网。
  登陆界面一打开,电脑便自动填写了那个许久没有被用过的ID,陆天择想了想,却并没有点击登录,反而伸手点了注册。
  很快,名为“Ltz”的小人便出现在了T/T的竞技场。
  这个竞技场并非普通网游操作竞技——它是全球最大黑客论坛T/T(Trick or Treat)下属的黑客竞技平台,每场比赛的场景设定和装备都将在开局清零,参赛人数不限,选手靠破解不同难度的程式及病毒后获得设定权和相应的攻击或防御装备。
  全息虚拟的场景里满地都是人,快被寂寞逼疯的陆天择顿觉心情大好,醉酒后熏熏然的感觉让他心跳加速,肾上腺素飙升,他双手发痒,双眼发亮,根本没仔细看,就迫不及待地点进了热度榜上最明显的房间。
  “哎呦,这是哪个新来的小家伙不小心点进来了?”对面的人毫不客气地发出了一声嘲笑,“如果是手滑了就赶紧退了吧,免得等会被虐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