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前一分钟 作者:野有死鹿

字体:[ ]

 
文案
突然有一天,卜天发现周围的世界不太对劲
为什么死了的人又活生生的出现?
为什么他做的梦总能变成现实?
为什么这些人有超能力?!
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帅??
末日的烈火扫荡整个世界
忠诚和正义从不冲突
牺牲和放弃义不容辞
 
 
卜天:我不管,我看不懂这个世界,我就想和你谈恋爱。
裘枭难:谈!
 
~★~☆~★~☆~★~☆~★~☆~★~☆~★~☆~★~☆~★~☆~★~☆~
 
三观奇正强大冷幽默攻 × 学霸吐槽萌的不要不要的受
 
金手指、超能力、末日、软科幻、扮猪吃老虎、全都有。
 
拼死也要保证日更,食用愉快。
 
内容标签:末世 奇幻魔幻 边缘恋歌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卜天、裘枭难 ┃ 配角:崔无敌、葛玲玲、大会、陆浩、阿娜等 ┃ 其它:第七感应与深度意识
 
==================
 
☆、梦中惊醒
 
  那是一种永久的黑暗,视线在五步之内。
  
  一声怒吼将卜天惊醒,他瞬间睁开双眼开始顺着声音的方向奔跑,他跑过了许多人,新闻联播的
  主持人一脸严肃地播报重大灾情,刘轻舟晃着他肩冲他吼,他的导师一只血淋淋的手从废墟中伸出来求他救命,卜天一刻不停地跑,他跑的上不来气,终于看见了趴伏在黑暗中喘息的男人。
  
  卜天听见自己一声怒喊,随之冲了过去。
  
  男人的胸口开了一个血洞,刀削般的脸庞棱角分明,面色苍白如纸,几乎下一秒就要送命,目光
  却依旧像钢针一样扎人。
  卜天的心像被攥住一样,急速的喘息却感觉没有一口气息进入到了自己肺里。
  卜天愤怒而无助用手堵住男人胸口的血洞,鲜血顺着指缝渗出来,卜天另一只手盖上去,他在无助地怒吼,不知所措地哭泣。
  
  “还有一分钟……”男人抓住他的手道:“我要死了。”
  卜天眼泪还挂在眼角,却反而冷静了下来:“有种你就试试,你敢死我就敢让他们全都给你陪葬,加上我。”
  他把手抽了出来,站起身来偏执道:“你想死就死吧。”
  男人虚弱的冲他笑了笑:“让我抱抱你。”
  
  七点二十分,闹钟:铃铃铃铃铃——
  
  卜天睁开眼睛,脸上一片湿润,他的手摸着自己的心脏,感觉它像在自己的胸腔飞速地碰撞一
  般,半天都没能缓过来,一直到他站在镜子前开始刷牙,他的心都一直像被攥在别人的手中,悬着疼。
  这是个莫名其妙的噩梦。
  
  上午八点有一节专业课,刘轻舟在门外闹着要上厕所,卜天随便洗了把脸就出了卫生间。
  刘轻舟门也不关直接解决问题:“你今天这梦挺悲壮啊。”
  卜天:“我出声了?”
  刘轻舟提裤子:“睡得好好的让你一嗓子差点吓尿了,你梦见啥了?”
  卜天:“梦见你挂科了,班主任要叫你家长,你吓得跪在学工办大哭。”
  刘轻舟:……
  卜天唏嘘不已:“看着可真让人心碎。”
  刘轻舟:“大早上的,你说点吉利的行不行。”
  
  B市,好望村。
  
  裘枭难拿着一块脏得看不出颜色的抹布在擦一辆车,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身材精瘦,穿着一件不太干净的白色背心,露出肌肉匀称的胳臂。
  
  隔壁的老太太路过的时候,看见厂房的大门大敞着,便喊道:“木娃儿,是你不?”
  裘枭难在里面应了一声。
  老太太不等他回答已经走进去了,正看见他在蹲在地上擦车。
  老太太:“啥时候回来的,咋不说一声呢?”
  裘枭难道:“昨晚回来的,今天就走。”
  
  老太太张望了一下厂房里面的摆设,叹了口气。
  
  裘枭难动作一顿,然后继续擦车。
  老太太:“下午就走?中午去那屋吃饺子中不?”
  
  裘枭难把抹布扔到一盆水里,拧出一把泥水,他弯着腰擦了太久,站起来的时候脖颈间的关节发出一声脆响。
  
  “不了,”裘枭难道:“我这就走。”
  老太太道:“你着啥急呢,你现在在城里干什么呢?”
  “修车。”裘枭难随口道。
  “丫蛋儿也在城里呢,上个月回来的时候还说,咋就碰不到你。”
  “他念大学,”裘枭难道:“上哪去碰到我这个工人去。”
  
  见他这样说,老太太便打住了想继续说自己孙子的话头。
  
  “平时这里承蒙您照顾了,”裘枭难把抹布扔到架子上搭上,把手在裤子上抹了两把。
  老太太琢磨着想说点啥,她看着裘枭难高大的背影,又住了嘴。
  裘枭难待客不周,老太太说了两句便走了。
  
  他把椅子上的一只脏手套拿开,坐了上去,看着这家修车厂发呆。
  热水壶的声音越来越大,然后叮的一声停下了,他便从塑料带里拿出一桶泡面来拆开泡好。
  
  不知哪来的一只猫闻着味跑了进来,在他脚底下叫唤,他翻了翻塑料袋,拿出根火腿肠,剥了皮扔给它。
  小猫几口吃完,便不肯走,在他脚边逡巡,偶尔叫两声。
  裘枭难不再理他,大口扒拉了两下吃完泡面,收拾收拾垃圾,拿了锁便打算走。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路过的时候停了下来。
  裘枭难拎着那只猫把它从厂房里拎出来,见那个男孩看自己也没理。
  
  男孩道:“裘枭难。”
  裘枭难嗯了一声:“你长大了。”
  男孩十分开心:“你回来了?”
  裘枭难:“我就回来看看,就走了。”
  男孩失望的啊了一声:“你去哪啊?”
  
  裘枭难:“去当英雄。”
  
  “鬼扯咧,”男孩撇撇嘴:“你当我是小学生啊。”
  裘枭难问道:“那你现在念啥呢?”
  男孩:“我初一啊。”
  “不错,”裘枭难点头:“都初一了,谈恋爱没?”
  男孩不屑的道:“你们怎么都这么肤浅。”
  裘枭难揉了揉他的脑袋道:“长高了不少,我要走了。”
  男孩抬头看着他:“你啥时候再回来啊。”
  
  裘枭难回头看了眼厂房的大门,深吸了一口气道:“不回来了。”
  
  ……
  
  上午第一节课是西哲,卜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着PPT记笔记。
  讲师在上面问了句什么,没人动弹。
  讲师拿过点名册道:“我叫个同学来回答这个问题……”
  身后的一个同学用手指戳卜天:“啥问题啥问题了?”
  卜天回头小声道:“芝诺悖论。”
  
  同学一脸茫然。
  
  讲师道:“刘……轻舟同学。”
  刘轻舟不幸中了奖,只得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
  讲师好心的重复了一遍问题:“结合自己的所学的知识谈一谈芝诺悖论。”
  
  刘轻舟表情真挚诚恳:“对不起老师,我不太懂。”
  卜天在下面小声道:“飞矢不动和阿基米德跑不过乌龟。”
  
  刘轻舟指了指卜天道:“他知道。”
  卜天:??
  讲师从善如流:“那你来回答一下吧。”
  卜天:……你去死吧贱人。
  
  这世上永远没有人爱你如生命。
  
  讲师推了推眼镜:“最近网上有一个传言,叫做时间重置说,这个根源就可以从芝诺悖论里找寻,希望同学们下去好好的了解一下,我们下节课继续。”
  这句话基本也就解救了其实也并没有会什么的卜天。
  他松了一口气,坐了回去。
  
  中午的时候,刘轻舟讨好的要请卜天吃饭,尽职尽责的演好一个临时叛变意志薄弱的狗腿子。
  卜天怒道:“刘轻舟!你做个人行不行?”
  “行,”刘轻舟一边倒退着一边对他道。
  
  卜天冷漠地扫了他一眼。
  
  “你虽败犹荣。”刘轻舟道。
  食堂大厅的电视正放着新闻节目,刘轻舟的手机叮叮咚咚的响个没完没了,卜天便在吃饭的时候
  看两眼新闻。
  卜天:“今日校园广播,我给你点个三女休夫,你看得体吗?”
  刘轻舟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把手机伸过来:“看这个。”
  
  是一条新闻,云南地震,三名武警消防员抢险救灾时失联。
  
  卜天接过手机往下翻看起来,震感5.1,死亡人数三人,失联人数二十五人……
  卜天道:“你什么时候也关注国家大事了?”
  刘轻舟唏嘘道:“挺惨的。”
  卜天向来不看新闻,不知怎么这次手不知不觉地一直向下滑,草草地看过去,最后翻到失联武警
  消防员的免冠照。
  
  卜天的瞳孔瞬间收缩,手中的筷子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
  
  刘轻舟被吓了一跳:“你咋了?”
  卜天几乎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手,他指着手机道:“什么时候的新闻?”
  刘轻舟看了一眼道:“上面不是写着呢吗,昨天的。”
  
  那张照片上的人,正是他梦里的那个男人。
  
  绝对没错。
  眉眼凌厉似刀,几乎脸上没有任何一处是柔和的,薄唇坚毅紧抿,隔着手机屏幕卜天都能感到那
  钢针一般的目光。
  那种慌张与恐惧莫名其妙,卜天哆哆嗦嗦地在网上搜:云南地震、失联消防员,裘枭难。
  ‘八月二十一日,三名失联武警消防员确认死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