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音色+番外 作者:8823

字体:[ ]

 
文案:
平淡如水的大学校园生活,却因为彼此的出现而变得不同了。
多年来默默一个人的暗恋,终于因为再次的交集而有了结果。
拥有着我们世界一样事物的平行世界,存在着所谓一字族人的世界。
本篇就是拥有着“音”字和“色”字之人存在的羁绊故事。
呐,就只是一个重逢的日常故事而已。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异能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座铭,徐朗 ┃ 配角:方文中,蒋振鹤,申小谷 ┃ 其它:一对字系列,日常篇
 
 
  ☆、能力初现
 
  街角的奶茶店,靠窗位置,尴尬的气氛莫名地蔓延着。
  徐朗错开了目光看着玻璃外走过的人,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转着奶茶吸管,心里默默懊悔着自己为何要做出这样的决定,简直是自找不愉快。
  苍天啊,快来个人解救我离开这里吧。
  内心里这么想着,恰巧,手腕上的移动终端像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心思,电子提示音在此时突然响了起来。
  今天出门前他忘记将终端的来电铃声调回耳机模式,不过,现在他却很庆幸自己忘记了。
  其他两个人的视线顷刻间都回到了徐朗身上,徐朗淡定地按下了接听。
  内置在耳朵里的微型耳机瞬间传出了好友方文中哭唧唧的声音:“小八救我啊,快来救我!演出就要开始了,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默默在终端上的将音量调小了好几个度,等方文中嚎哭完后才调了回去。
  徐朗问:“怎么了?”
  方文中赶紧简单地描述下现下的情况,徐朗大致听明白了,就是方文中他们社团今天有个演出,结果饰演主角之一的一位社团成员突然身体不适,已经送去医院了。
  因为徐朗演过那个角色,方文中希望拉他前去救场。
  徐朗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也太草率了吧!”
  方文中哀嚎:“因为是很重要的演出,而且小八你也来看过我们彩排,所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求你了~”
  已经可以想象出另一端的方文中的表情:QAQ
  “好吧,地址。”挂掉与方文中的通信后,徐朗终于有理由离开这个尴尬的氛围,“那个,我朋友喊我,急事,我先走了哦,你们俩好好玩,拜拜~”
  方文中说的地点离学校并不远,所以徐朗很快就赶到了。
  方文中一见到徐朗,就赶紧拉着他去后台准备,还有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只要大致上排练几遍,他相信徐朗就能很好地帮助他们完成这次演出。
  “唉。”徐朗一脸无奈地任好友随意摆弄着,嘟哝道,“勉强帮你一次好了,我本来已经不打算再参加这种活动了。”
  “哎?你真的不打算参加动漫社了?”方文中遗憾地问道,“小八你明明那么有人气,这样很可惜的!”
  “很可惜吗?本来就只是兴趣之一而已,以后大概会很忙呢,估计也没时间参加这些了。”
  徐朗的适应能力很快,排演两遍后就完全跟上了节奏。
  演出就这样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结束后。
  徐朗卸完妆,穿回原来的衣物走出房间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沙哑嗓音。
  “徐朗,好久不见。”
  徐朗眨了眨眼睛,对声音异常敏感的他内心立即表示他很喜欢这个声音,转过头去,根据身上还未换掉的衣服来看,是负责cos他现在扮演的这个角色cp的莲先生。
  这才发现,好像之前排练和正式演出的时候,这个临时搭档都没有跟他说过话呢。
  诶?这样子的话他们俩是怎么配合下来的?徐朗一下子有点懵住了,努力回想之前的经过,惊讶于两人之间那样莫名的默契。
  不过,现在首先要搞明白的是……
  “你是?”徐朗笑笑,“抱歉,我貌似不认识你。”
  蒋座铭眼里原本的喜悦之光暗淡了下去,他努力不让自己表情展现出失望之类的其他情绪,维持着微笑:“你不记得我,其实在预料之中,或许我说了名字的话你会有一点点印象吧。”
  他伸出了手,有些郑重地说道,“蒋座铭。”
  徐朗回握蒋座铭的手,歪了下头,迟疑:“抱歉,我好像还是没印象……”
  蒋座铭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额……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徐朗歉意地看着他,纠结了下,继续说:“其实我挺脸盲的,记人基本都是靠声音,你声音那么有特色,如果我听过应该会有印象的?”
  可是他并不记得以前在哪听过蒋座铭的声音。
  蒋座铭愣了一下,释然笑了:“我怎么忘了,你的确只会记得声音,毕竟是八音啊。”
  “诶?”
  徐朗眨了眨眼,刚想说话,方文中冲着两人跑了过来,搭住徐朗的肩。
  方文中热情道:“走走走,我们去吃顿好的,我请客!”
  然后徐朗和蒋座铭这俩人就一起被方文中不由分说地拉走了。
  晚上各自回到家后,徐朗还在和方文中使用着终端进行通信。
  方文中无意间谈及蒋座铭,徐朗好奇地问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方文中讶然:“不是吧,小八你完全不记得他了?我和他认识还是因为你啊。高中那时候你不是特别喜欢在网上发自己翻唱的歌,拥有了很高的人气呢。那时候你不是还很喜欢教别人如何唱歌嘛,座铭学长就是你特别照顾的一位歌手新人,伏色。不仅是在网络上,我记得你们现实也见过面的吧?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
  徐朗愣住了,赶紧问道:“不对吧,伏色的声音,我记得明明不是这样子的啊,是很清爽的公子音声线。”
  方文中回道:“哦,说到这个,学长的声音的确是变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之前遇到他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他解释说是因为喉部受过伤。虽然康复了,但是声音变成现在这样了呢。我也觉得还是他以前的声音比较好听,现在……太过沙哑了,和他本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符。”
  徐朗想了想,这么回复方文中:“我倒是觉得他现在的声音更好听,低沉的就像老唱片里传出来的音质。”
  方文中笑了,这时楼下传来母亲喊他的声音,方文中应答了一声,跟徐朗说了再见,便挂断通信跑去了楼下。
  结束了与方文中通信,徐朗在听了一会儿歌后,忍不住回想起那段年少幼稚的时光,犹豫了一会儿,打开移动终端的网络光屏页面,登陆了那个已有一年多没有再用的账户。
  虽然那时候自己已经明确表示退出那个圈子,但是在那之后,账户下的私信和留言数量竟然还有这么多,徐朗看着上面999+的提示,有些无奈地食指按了按太阳穴。
  点进好友列表,意外的是,属于伏色的账户竟然显示着在线。
  犹豫了下,徐朗给他留了言:白天的时候,你早说你是伏色我就知道你是谁了。
  然后返回到之前的页面,点进私信和留言页面,看着信息里的内容,在主页里写下了感谢的话语。
  而另一边,帮母亲做完事,回到房间的方文中联系了蒋座铭:告诉你哦,今天你的提议不仅帮了社团,也帮了一把小八呢。
  原本方文中并没有想到让小八来帮忙的,是那时蒋座铭提议让徐朗来当替补。
  蒋座铭一边回复着方文中,一边登陆上网:这话怎么说?
  方文中:刚才徐朗跟我说,那时候他正在修罗场,我们帮他脱离苦海了。
  “修罗场?”蒋座铭喃喃自语念着这三个字,打字:什么修罗场?
  方文中:哎呀哎呀,就是那种情况嘛,跟自己的前男友和前男友的现女友坐在一起的情况。之前小八不是跟那小子分手嘛,那人竟然还一直缠着小八,明明是他出轨在先,竟然还有脸皮不肯分手。为了了断,小八就约了那小子见面,说是当面说清楚,只不过一同约的还有那个人的女朋友。光是想想,我就觉得当时的画面……啧啧,真的是修罗场啊。
  方文中抖了抖身子,想到那种画面,简直尴尬到爆冷。
  蒋座铭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屏幕上的字,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也是,那样的场景,的确多待一会儿都是煎熬。
  方文中:小八还夸你声音好听呢。
  蒋座铭秒回:真的?
  方文中: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他现在的声音更好听呢,低沉的就像老唱片里传出来的音质’。这样子看来,学长你也是不是没有机会呢。
  蒋座铭:?
  方文中:你喜欢他吧?一直以来跟我聊天也都是三句话不离打听他的消息。
  打完字还未发送时,蒋座铭看到了自己的网络账户上新的消息,点开后,看到了留言。
  删除了之前已经打好的字:以后可能要你多帮忙了。
  方文中:╭(╯^╰)╮交给我吧!
  有时候真的不能低估有些人的脸皮,比如现在,徐朗不敢相信周苏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竟然还提出了那样的要求。
  自己当初是怎样瞎了眼才会和他在一起的?天哪,好想去死一死。
  “呐,我说,你不觉得你太自恋了吗?”徐朗终于忍不住出声,“我承认之前是对你很有好感,但是,你现在听不懂人话吗?我,不,想,再,见,到,你。况且,一边抱着女朋友,一边还想有个地下男朋友,你不觉得你渣的有点过分了吗!”
  周苏辩解:“不是这样的,我真正喜欢的一直都只有你,但是,我是家里的独子,不可能不交女朋友结婚生子的,所以,所以……”
  “既然有结婚生子的打算,就对人家姑娘认真一点吧。算了,就当是我为我自己犯的错做弥补。”徐朗看向明明看上去一脸正直的周苏,忍不住小声嘟哝,“我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人。当初果然就该问出那些心里真实的想法。”
  徐朗转身查看了下周围,这层的学习角并没有其他人,监控摄像头也正好在他的身后。
  天时地利人和。                        
作者有话要说:  ~\(≧▽≦)/~重新散发活力,熬夜把文章的章节稍微修了一下。
 
  ☆、不再逃避
 
  笑着看向周苏,直视着眼睛,刻意压低了声线:“你和我只是高中同学关系,忘记所有关于和我单独相处的记忆,除此之外……嗯,你是真心喜欢你现在的女朋友,心里也只有她一个人。昂,对了,记得删除终端里所有关于我的记录,谢谢。”
  转身,走人,瞳孔中金色圆圈里的“音”字逐渐黯淡了下去,最后和圆圈一起消失不见。
  呆立在原地的周苏眨了眨眼,低头摆弄起了终端。
  刚踏出玻璃门,一旁就传来沙哑的嗓音:“你不报备一下就使用能力,可以吗?”
  徐朗吓了一跳,只是被突然出声吓到,脑海里已经有这个声音主人的信息:“别突然出声吓人啊。蒋,座,铭?”
  “终于被记住了吗。”蒋座铭走到徐朗旁边,和他一起走着。
  “这不能怪我吧?你的声音变化那么大。再者,你早说你是伏色我就记得了嘛。”徐朗歪头,白了蒋座铭一眼。
  蒋座铭苦笑:“好吧好吧,算我的错。”
  从那天相遇之后,他就一直和徐朗在网上保持着联络,今天来找他,没想到,恰巧就碰到了这一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