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宝宝横行+番外 作者:东兰19870826

字体:[ ]

 
文案:
末世降临,天灾不断,人祸横行。
是非善恶,一念之间,模糊难辨。
再丑恶的人心中都会有一块光明之地,再美好的人心中都会有一处黑暗之所,这世界上最捉摸不透的永远是人心。
佘熙宝一直都知道燕回在他心中的位置很特殊,却从来不知道这份特殊已经到了即使对方变成了丧尸,他也不想放手的地步。
燕回一直都知道佘熙宝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宝贝,所以,即使他变成了丧尸,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有忘记他心中的宝宝。
如果性别,种族,甚至生死都无法阻隔两颗相爱的心,那么,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牢牢地握住对方的手?
Ps:
1、本文人物三观不正,性格扭曲,不喜者慎入。
2、文中设定多为架空虚构,请考据党勿要太过较真。
3、本人第一次写耽美,不如人意之处大家多担待。
4、本文为主受文,cp已定,重生诱受(佘熙宝)vs丧尸强攻(燕回)。
5、因本人笔名为“东兰”的账号找不回来了,所以将原文搬到此处,可不是抄袭哦!
 
内容标签:强强 异能 末世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佘熙宝 ┃ 配角:燕回 ┃ 其它:
 
 
  ☆、序章
 
  宇宙伊始,万物皆为混沌。后经岁月流转,终于孕育出了一丝意识。自此,无数星体衍生而出,并循轨而行,宇宙之中再不是混沌一片,而这一丝宇宙意识也陷入了沉睡。
  时光变迁,光阴流逝,亿万年过去了,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已经有了很多可以承载生命的星体,并划分出了边界。无数个小世界组成了无数个中世界,而这些个不同的中世界又组成了无数个大世界,最终这些个大世界又化为了虚无界,幽冥界和鸿蒙界三大界。此后,混沌之源中也先后孕育出来了四个各有传承的新生命,并继承了宇宙意识赋予他们的使命,即三界的掌控者。
  虚无之子,居于虚无界的虚无之境,名为佘蟒,乃是虚无界的掌控者。主毁灭,拥有恐怖的吞噬能力和净化能力。
  幽冥之君,居于幽冥界的地狱十九渊,名为阎罗,乃是幽冥界的掌控者。主轮回,拥有强大的轮回之力。
  创造之神,居于鸿蒙界凤舞星上的凤鸣山,名为凤九,乃是鸿蒙界的掌控者。主创造,拥有创造各种生命形态的五行之力。
  雷狱之主,居于鸿蒙界霹雳星上的雷狱,名为雷霆,乃是鸿蒙界的掌控者,主秩序,拥有恐怖的控雷能力。
  这四个各具天赋神通的生命各司其职,共同执掌三界。很快的各界便出现了新的生命形态,植物,动物,人类……而这四个人也成了宇宙中除了宇宙意识之外的最高生命形态。
  因为这四个生命都喜欢在人间行走,于是,人间便有了许多关于四人的传说。
  虚无之子,眉目精致,绿发碧眼,身材娇小,喜穿白衣,善用武器为噬天网。行走人间之时身旁常伴有一伴生神兽吞天神蟒,供其驱使蛇类,故被世人称作蛇童。
  幽冥之君,面容邪魅,红发红眸,身形挺拔,喜穿黑衣,善用武器为轮回梭。行走人间之时身旁常伴有一伴生神兽地狱妖娆,经常魅惑世人,故被世人称作魅君。
  创造之神,容颜清俊,黑发黑眸,身姿妖娆,喜穿红衣,善用武器为冰绫索。行走人间之时身旁常伴有一伴生神兽浴火之凰,即拥有涅槃之能的凤凰,故被世人称作凤祖。
  雷狱之主,五官深刻,银发银眸,身躯伟岸,喜穿紫衣,善用武器为霹雳尺。行走人间之时身旁常伴有一伴生神兽飞天神马,即可控雷电的独角兽,故被世人称作雷神。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亿万年的时间就那么过去了。
  这一天,沉静的宇宙深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嗟叹,紧接着一个老人威严中透着慈爱的声音在四人的灵魂深处响起,“吾儿,归来……”
  一身白衣,孩童模样,正在往嘴里塞糕点的佘蟒猛地停住了咀嚼的动作。微微抬头望向天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佘蟒狼吞虎咽的将剩余的糕点吃完,在众人诧异的视线中凭空消失,只剩下桌子上明晃晃,金灿灿的一锭金子。
  一身黑衣,容颜邪魅,正在与一美貌女子相互哺喂酒水的阎罗忽然敛了嬉笑的神色。伸出手指点上了女子欲言又止的红唇,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随手扔下一锭金子,在女子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飘然转身,动作潇洒的穿窗而出。
  一身红衣,身姿妖娆,正在翩然起舞的凤九脚下富有韵律的舞步戛然而止。波光潋滟的凤眸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随即动作利落的将散开的长发簪起,一个旋身,凌空飞起。
  一身紫衣,身形伟岸,正手持宝剑与一帮江湖人士拼杀决斗的雷霆倏然止住了手中的动作。侥幸留有一命的对手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凌空而起,几个起落间,伟岸的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分散在不同地点的四个容颜出众,气质出尘的男子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的目的地,四人的出生地——混沌之源。
  “父亲,您终于醒了!”
  几人异口同声的开口,声音里或多或少的都透出几分孺慕和激动,就连性子最是冷酷的雷霆都不例外。
  虽然自有意识起,他们四人便没有见过赋予了他们生命的父亲,但是那个带着慈爱与威严,温和而平静的声音却实实在在的在他们的懵懂时期响起过,并对四人影响甚深。而脑海中传承的记忆也告诉了他们,父亲之所以没有一直陪伴他们的原因,他们的父亲因为能量损耗而不得不一直处于沉睡之中进行修复。而今,他们的父亲终于醒来了,这要他们怎么能不激动万分?
  “吾儿长大了……”声音的主人叹息着开口,似乎很是感慨。
  那声音温和而慈爱,像是温暖的阳光,将四人一点点的包围。四人沉浸在这种温暖中,焦躁和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放松,脸上也露出了最真挚的笑容。
  “父亲,为什么我们看不到您?”
  父亲的声音飘忽不定,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心中有所猜测的四人相互对视一眼,再次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道。
  “吾只是这宇宙中的一缕意识而已,无形无体,吾儿自然看不到。”宇宙意识温声开口道。
  “竟然是这样啊……”虽然心中对事情的真相有所猜测,但是亲耳听到父亲的答案,四人还是有些失落。
  亿万年来,他们的记忆之中只有父亲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关于父亲形象的影像。他们早就私下里猜测过原因,也在心中勾画过父亲的形象,且在这四人心中父亲的形象各不相同。如今得知父亲只是这个宇宙的意识,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形象,四人心中失落的同时,却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父亲这次召唤吾等前来,可是有事交代吾等?”
  既然父亲只是一缕意识,那么,无论他们身在何处,都能够感受到父亲。所以,父亲将他们四人召唤到一起,绝对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吩咐。
  “是。”宇宙意识的声音微微变得严肃了一些,只是语气还很是平缓,“吾召唤汝等前来,只因天道示警,汝等情劫将至。”
  “情劫?”四人面面相觑,心中疑惑,实在不知这所谓“情劫”为何物,竟让父亲如此重视。
  “这些年来汝等也当能发现自身魂魄存有缺陷,若想将此缺陷修补完整,除了漫长的时间以外,还需要一些世情体悟才行。汝等若能遵守本心,渡过此劫,此次情劫便能助汝等一臂之力,将魂魄修补完整。反之,汝等若堪不破此劫……”见四人因他的停顿而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宇宙意识语调凝重的继续说道,“轻则修为有损,重则魂飞魄散!”
  四人蹙眉,没想到这“情劫”竟然如此凶险,难怪父亲要将他们四个凑到一起了。只是这情劫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要怎样才算渡劫成功?
  “吾儿不必紧张,吾既然将汝等召唤过来,自然为汝等想好了对策。”见四人毫无头绪,一脸懵懂的样子,宇宙意识再次开口道,“汝等只需将自身的力量和记忆封印,进入轮回隧道转世为人即可。汝等先回去将琐事处理好,三日后吾会为汝等亲自施法。”
  宇宙意识说完这句话便没有在出声,四人等了一会儿,见父亲没有多说的意思,只好按照父亲的吩咐先回住处。既然父亲早就替他们打算好了,那便按照父亲所说去做好了,反正父亲是不会陷害他们的。如此一想,几人沉重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
  三日后,将一切都安排好的四人相继来到混沌之源,接受了宇宙意识的封印。此后的十万年间里,世间再没有关于三界的这四位掌控者的传说。直到十万年之后,四人相继回归三界,关于他们的传说才再次兴起。
 
  ☆、天变(1)
 
  有魔都之称的西林市是华国四大经济城市之首,与首都燕京,雾都宁川,花都安阳齐名。
  在西林市的东郊有一片占地面积颇广,造型颇为华丽奇特,造价颇为不菲的私人别墅群。
  万籁俱寂中,只有一栋独立别墅仍旧灯火通明,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尤为明显。别墅里人影憧憧,显然是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灯火通明的客厅内,光可鉴人的大理石上,蜷缩着一个身体□□的男子。他的身上满是伤痕,有的凝结成疤,有的正不断的渗出新鲜的血迹,显然是新制造出来的痕迹。
  男子的眉目英俊,脸色苍白,咬破的嘴唇显示出他正极力忍耐着痛楚。如果有认识的人在这里一定会惊讶非常,因为这男子的身份很不简单——华国西林市第一黑帮的帮主岑亮。
  在岑亮的身侧,一个手持长鞭,面容冷峻的黑衣男子长身而立。那条被血色浸染的长鞭明晃晃的昭示出了他的身份——行刑者。
  在行刑者的身后另有几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肃然而立,俨然一副保镖的模样。
  宽大的落地窗前,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临窗而立。男子的眉目深刻,气质深沉。一双眸子鹰视狼顾,透着薄情狠厉,黝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上位者才有的威仪气度。这通身的气势无一不在向人宣告着此人身份的不同寻常,事实也正是如此,此人乃是国际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军火大鳄,人称九爷的燕回。
  燕回,华国黑道世家燕家三少燕笙的儿子。其人心黑手辣,狠厉薄情,是个十分难缠的危险人物。因其排行第九,掌权之后,便有了九爷的称号。
  九爷乃是燕家的私生子,十岁之前随其母林琴过活。其母病逝后,回归燕家,并以私生子的身份,在十八岁之时登上燕家家主的宝座。
  相传,九爷□□的过程极其血腥残酷,燕家旁系子弟几乎损失殆尽,直系兄弟更是一个不留,生生气死了掌权的燕笙,逼疯了燕笙的原配安氏。
  若说刚开始的时候各方势力还在幸灾乐祸,矜持着身份,不与小一辈儿的计较,只躲在一旁看热闹,想看看这个十八岁的奶娃娃怎样坐稳屁股下的椅子。那么,在燕回的一系列的动作和手段之后,再没有人敢小瞧这个刚刚掌权的小辈儿。很快的各方势力就承认了九爷燕家家主的地位,小一些的地方势力更是对其退避三舍。九爷也见好就收,敛了锋芒,有酒一起喝,有钱大家赚。
  初几年还有一些不服气的前来挑衅,都被九爷切瓜砍菜般的斩尽杀绝了。见识到了九爷的心狠手辣之后,再没有不开眼的敢前来捋虎须。
  正因如此,在道上有点儿地位的人都知道,九爷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轻易不可得罪。弑父杀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近几年,九爷的年岁渐长,心性也越来越圆融,不再如年轻时那般杀气冲天,动不动的就斩尽杀绝的了。很多事情他都放给手下的人去做,像今日这般亲自坐镇的事情可是少之又少了。
  客厅内的气氛有些沉凝,岑亮隐忍痛苦的喘息声便更加明显。
  “知道哪里错了么?”燕回的声音很是低沉,虽然只是平常的语气,却无端的给人一种压迫之感。
  “岑亮愚钝,请九爷明示。”望着窗前那道令人生畏的身影,岑亮眼神疑惑。他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哪里惹怒了这位爷,竟然让其不惜毁帮灭派还不够,竟想要赶尽杀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