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王男妃的攻略法则 作者:8823

字体:[ ]

 
文案:
一个少年穿越到异世界,
原以为要从此一路开挂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者,
从此过上人生巅峰的霸者生活,
却没想到被告知他穿越过来竟然是为了成为魔王的伴侣QAQ
_(:3」∠)_放过我,
我只是个爱做梦的普通少年啊!
这个世界有个奇怪的设定:没有女性,
唯有黑色发系的男人能通过与生命树的共鸣,与伴侣产下后代。
PS:不是人体受孕,
是生命树吸取伴侣俩人身上生命的气息帮忙孕育孩子。
作者用无赖语调提醒:
这样还觉得是雷点的请看清楚设定再阅读哟!
要不然被雷得外焦里嫩我是不会负责的!
且看黑发少年如何俘获白发魔王的心,诞下爱的结晶。
 
这个法则系列的,暂定是每部有两对CP。
黑白法则的主CP是白发魔王大大X黑发陆小飞,副CP就等你们在文中发现了。
给个小提示,是黑白配哟!
希望大家阅读愉快,坑品保证,绝不弃坑,请放心追!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异世大陆 因缘邂逅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诺,陆小飞 ┃ 配角:尤利卡,巴旦法,鱼飞 ┃ 其它:魔幻妖精系列,黑白法则
 
 
  ☆、落入异世
 
  黑石构建的宫殿内,墙上火焰形状的石刻灯具里闪着奇怪的、幽暗的光。
  明明一股虚弱、随时会熄灭的状态,但是整个房间却因为这光保持了明亮,甚至没有任何一个角落被光明忽视掉。
  而我们的一号主人公,陆小飞,正抱膝坐在黑石打造的床上,欲哭无泪地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地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
  不是因为他胆小,对于任何人而言,突然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全然陌生,都会下意识产生害怕的心理。
  况且,他刚刚被告知了一个震得他哑口无言的消息:面前的这个男人说要娶他,还要他给男人生个孩子……
  大哥,你看清楚,我和你一样是下面带把的,怎么给你生孩子?这完全是强人所难啊喂。
  我拒绝!
  还有,我们见面才多久?就算是对他一见钟情,也不用这么快就谈婚论嫁吧。
  闪婚都不带这么快的。
  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吓得噤声的陆小飞,内心里却在疯狂的吐槽着这一切。
  身穿黑色的华服,一头银白的发丝柔顺地披下来,已经长到了腰部,男人双手抱胸,正用那双淡薄的双眼盯着陆小飞。
  平静无波的眸光直直地落在他身上,让陆小飞完全不敢抬头,怕对上男人的视线。
  这是陆小飞继高中班主任那杀人般的眼神后,唯二遇到的眼神这么有气势的人。
  忍不住在脑海里将班主任的眼睛换上面前这个人的眼睛,然后他就被自己所幻想的一幕逗笑。
  赶紧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严肃,严肃,现在哪是自己笑的时候。
  思绪又回到刚才男人说过的那些话,陆小飞无言的消化着这一切。
  面前这人哪里有半点是对我一见钟情的迹象,简直是有预谋的强抢民男。
  这背后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自己绝对不能轻易屈服。
  完全不能想象自己生孩子的场景。
  难道是剖腹产?
  念及这个想法,陆小飞立刻就被自己幻想的画面吓得全身一哆嗦。
  救命……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按照小说里的情节设定,像他这种突然落入异世界的普通少年,不是应该从此开启一段开挂般的人生,发现自己被埋藏多年的逆天能力,获得这个世界厉害的隐世老人帮助,期间认识各种款式风格的妹纸,就这样走上人生巅峰,成为一代霸者。
  再不济,也是会在经历各种磨难后,一步一步由凡人成为登神的王者存在吧。
  怎么可能一上来,就让他一个男的跟这个世界的男人谈恋爱,生孩子?
  他可以不要求像小说男主那样,拥有成群的后宫美女,但至少不要塞给他男人吧。
  跪求负责时空穿越的神明大大放过小人。
  不过,这种遭遇,如果告诉自己的妹妹陆小然,她肯定会异常兴奋。
  陆小飞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自己妹妹招牌式的蜜汁笑容,附带挑动眉毛,尤其是在她买到梦寐以求的漫画本子向自己炫耀的时候。
  好吧,如果必须要和一个男人交往的话,对方能有面前这个俊美男人的颜,然后还有之前见到的紫发美男那样温柔的性格,他也是不会介意,愿意尝试交往看看……的吧?
  所以,现在他最在意的,最不容忽视和不可能实现的就是:
  他怎么可能生的出孩子,又没有相应的人体器官的说。
  陆小飞的思想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地飞远了。
  谷诺不悦地看着面前的人根本没有认真听自己说话,思绪早已不知神游到了何处。
  他伸出手抬起陆小飞的下巴,迫使对方抬脸看着自己,对上视线,俯身贴近。
  “你准备走神到什么时候?”
  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令他不悦。
  “啊?”刚回神的陆小飞一脸懵逼。
  “嘁。”谷诺念及自己找寻到陆小飞的重要目的,压下心中的不满,松开手,站直身体,冷冷地在转身之前留下一句,“下不为例。”
  陆小飞怔怔地看着谷诺潇洒离去,脑子里依旧一片空白。
  哈?刚刚有发生了什么自己没注意到的事?怎么看上去自己像是惹到他,令他不悦。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陆小飞一个人,他想着自己这一天的遭遇,丧气地垂着头,唉声叹气。
  还从不知道,一天之内的经历能这么精彩过。
  事情,要从一天前说起。
  一天之前,他还是个生活在自己世界的普通少年,普通的四口家庭,普通的上班族父母,普通的还在就读高中的妹妹,普通的学习成绩,普通的屋里蹲一枚……
  反正什么都很普通就是了。
  除了一点,就是他的幸运值意外的非常夸张。
  比如买饮料,十次里有九次打开瓶盖上面会是印着“再来一瓶”,还有一次是因为买的那款饮料根本就没有搞这种活动;
  比如有一次走在路上的时候,路边楼上的小夫妻在吵架,噼里啪啦一下子扔了好多东西下来,没有一样砸中了他,全部都刚刚好好贴着他的身体边缘落地,吓得他当时完全不敢乱动一下;
  又比如……
  日常的幸运已经普遍到了他和他的家人朋友都已经习以为常的地步,也就没怎么在意了,也开始觉得这就是普通的幸运而已,陆小飞无辜摊手。
  虽然好运到那种地步,他从没想过去买彩票,虽然朋友怂恿过,他自己也偶尔心动过,却还是将这种想法丢弃。
  先不说到底会不会中奖,他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去获得钱财,现在的生活已经让他很满意,他不想因此而做出改变。
  昨天晚上,学校举办了一场毕业生晚会,作为即将成为毕业生中的一员,他难得前去观看了演出,并且在节目间的小游戏中又一次很平常地被幸运抽中,上台领取奖品。
  就在他按照主持人的指示,走向舞台中央那被白布遮盖住的神秘奖品时,脚下明明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出现,他的身体却发生了跌落的状态。
  像是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空洞般,可那块地方明明就是正常的实心地板。
  而他,就这样瞬间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台下的观众在呆愣了半秒之后,以为是舞台效果,是故意给中奖者安排的恶作剧小环节,被逗乐,开心地鼓起了掌。
  然后在反应好几秒之后,台上的主持人回过神,吓得尖叫跑开了。
  “他……他不见了!”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莫名其妙、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自己面前!
  节目里根本就没设置什么恶作剧的环节,那块地板更是没有进行任何加工处理过,实打实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整块啊。
  陆小飞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消失,在学校晚会现场引起了怎样的一场慌乱反应,他现在正晕乎乎地摔坐在一团软软的物体上面。
  幸亏有下面的东西垫着,不然自己可真的会摔残了。
  因为舒服,陆小飞还颠了颠屁股感受身下物体的弹性和舒适度,然后低头一看。
  “啊,你没事吧?”陆小飞手忙脚乱地爬离了原地,跪坐在一边,颤巍巍地看着正面贴在地上,背部朝上,一动不动的人型物体。
  这形状……是个人吧?难道他掉下来的时候砸死了个人?
  陆小飞望天。
  嗯,蓝天白云,阳光明媚,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好一派春意盎然的迷人景色啊。
  眨眼,再眨眼,然后傻眼。
  他不是在学校的毕业晚会上,时间不是应该为大晚上?
  莫非自己患有梦游症,在毕业晚会上梦游一路走到了这里,还是说毕业晚会就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脑子在这一瞬间乱成了浆糊,他完全想不出一个具有现实性意义的结果。
  想不出来,陆小飞便将其放到一边,待会儿再思考,现在首当其冲要在意的事情是:他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被他砸死了。
  小心翼翼地凑近,将人翻了过来。
  即使地上的灰尘沾满了此人的头发和面部,却完全不能遮掩其俊朗帅气的面庞。
  好,好特么帅!长这么好看也太天妒人怨了吧?
  陆小飞抚摸上自己的脸庞,一股自卑的惆怅感涌上心头,内心里,对这个无辜路人的那份愧疚感直线下降,整整滑下了好长一段距离。
  长这么帅还敢出门?哼,活该。
  默默腹诽着,陆小飞也不敢真的就把对方扔在这里不管,探了探鼻息,又趴下来,把耳朵贴在心脏位置,去听声音和感受脉搏的跳动,终于确认了人还活着这一事实。
  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没害死人,要不然今后他的良心要遭多大的罪过。
  放松了紧张的心弦之后,陆小飞这才开始注意昏迷帅哥的衣着,竟然是一身黑色系,上面用金丝绣着一些脉络,款式很好看,又有一丝神秘感。
  长长的银白色发丝散开铺在地上,现在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堪,但陆小飞已经能想象出,面前这个人穿着这身走在路上的时候,该是怎样意气风发、帅气逼人。
  真特么……中二。
  这年头谁会穿着这身衣物出门,难道这位小哥是去cosplay的路上不幸被自己压到了?想想还是蛮可怜的。
  总不能让人家一直躺在路中间暴晒……啊不,沐浴阳光吧?陆小飞尽全力地扶起毫无知觉的帅小哥,将他扶到一旁的树下,让其上半身背靠着树干。
  现在该做什么?
  陆小飞盯着男人看,看着看着,目光就直勾勾地盯着对方有些单薄的唇上了,咳咳,要不要试试人工呼吸?
  啊呸,陆小飞不禁深深鄙视起自己,就算对方再怎么好看也是个男的,怎么会有这种占便宜的念头出现。
  察看周围的景色,陆小飞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一块黑影从天空上飞过,遮住了阳光,陆小飞抬头向上望去,便看见类似于鸟类的巨大身影缓慢在高空飞过,飞得太高,只能看到是一团张着翅膀的黑影从上面悠然飞过。
  幻觉吧,世界上会有这么体型巨大的鸟吗,还是说其实是大型飞机,最近的新闻没说造出这种形状的航空飞机啊。
  这边他还在被震惊的状态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面前的树上传来,然后,一条成人手臂粗细的红眼白纹黑蛇出现在他眼前。
  蛇绕着树干游走下来,三角形的头部对着陆小飞,威胁性地“咝咝”吐着蛇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