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养缠人妖精 作者:咯咯兽

字体:[ ]

 
文案:
窦远这辈子没谈过恋爱,性取向至今是个迷,那一夜以为自己做了个梦……
鬼知道他家里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马赛克的男人,并且……
可怕的是,事后那男人还觉得自己怀孕了,窦远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有这个能力…… 
 
食用指南
1.1v1,不会日更
2.小受是妖族的
3.生子,短篇
 
内容标签:甜文 现代架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窦远;曲珏 ┃ 配角:王归哲 ┃ 其它:
 
 
  ☆、初遇
 
  
  “小缘小缘总裁过来了。”
  小缘一听同事好意的提醒,整个人都提起了精神,他们总裁年方25,身高188,相貌堂堂,气质出尘,虽然是继承家里的产业,但是能力不用说,这些年公司在他和他舅舅的带领之下蒸蒸日上,最重要的是他好像还没有谈过恋爱,简直是黄金一般的存在啊。
  整层楼没什么人不知道她喜欢他们总裁的,毕竟喜欢的人那么多不稀奇,只是她比较有行动力。
  这次她特意为她们总裁准备了亲戚今年种的新品种西瓜,她自己尝过一些,味道可好了,她自己心里也打了小算盘的,想着总裁要是喜欢了,以这西瓜的稀有性,到时候总裁肯定会来找她,这样一来二去的联系多了,还怕没有机会吗。
  这样想着小缘露出一抹笑,惹得收拾好东西准备着的同事们一个个笑着摇头,他们没有提前走是受了小缘的好处,正等着小缘需要时帮她说说话,虽然大家心里都不太认为小缘跟总裁会擦出什么火花,因为大家都觉得以总裁冷冷的性格应该会被火辣的小妖精吸引,但万一呢,毕竟霸道冷总裁甜甜妻也不少嘛。
  一到下班时间窦远处理完最后一件公事,穿上外套就走出了门,也不知道有什么好事,今天下班这个点外边异常的热闹,但他没有想要参与进去的想法,拐了个身往电梯的方向走过去。
  “总裁等一下。”
  窦远的脚步被小缘的声音拉住,停下脚步他向小缘的方向望了过去,一见到她手上捧着的东西窦远就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窦远人高又长得帅气但说实话会给他送东西的人还是挺少的,因为大家想送的心都被他的冷脸给掐死在了萌芽阶段,当然这也是窦远喜闻乐见的事情,如果经常有人给他送,那他岂不是要累死。
  “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总裁这是我家里那边种的西瓜,因为是新品种的,还没有到市面上想着带给大家尝尝鲜,这是您的一份,希望您能喜欢。”小缘红着脸将西瓜捧在面前,不敢看窦远的眼睛。
  为了展现西瓜的独特性,小缘特地找了一个透明拉着花的盒子将西瓜装在里面,从外头看就像是一个艺术品般,西瓜个头不大,表皮十分鲜艳亮丽。
  窦远对西瓜的感觉平平,吃人嘴软这点他也知道,本想婉拒,可视线被西瓜表皮的纹路吸引,像是艺术家精心制作一般,这西瓜表皮的纹路像是一枚精心雕琢的玉,可细细看时又不像了。
  “总裁收下吧,这西瓜味道可好了,我们大家都尝了,您要是喜欢大家下次叫小缘一起买,就当提前试试味道呗。”
  窦远盯着那颗西瓜上的纹路,试图从里面找出些不一样的地方,同事的话终于将窦远拉了回来。
  “嗯,谢谢你,我收下了要是不错我会定一些送亲戚朋友的。”
  电梯门一开,窦远走了进去,小缘痴痴的看着电梯的门缓缓合上,内心一阵波涛汹涌,天辣,总裁真是帅的人不敢睁眼,好担心被多看一眼会怀孕啊。
  “小缘,真是想不到总裁居然收了诶,你的机会来了。”
  小缘重重的点了点头,“嗯,真的不枉费我将那颗西瓜从坑里掏出来,你都不知道为了给总裁挑一个最好看的我简直将一座山都翻了一遍,人都黑了三圈,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
  “以后要是成了总裁可别忘了提拔我啊。”
  小缘被同事说的脸色一红,“讨厌啊你,别乱说。”
  一进电梯,窦远就将装西瓜的拉花盒子解开,将西瓜捧在手心里,这时有人来了电话。
  “喂,归哲,这会儿给我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下班了吧,晚上出来我请你吃饭啊,有事情想问你。”
  王归哲是窦远的好兄弟,十多年的情谊,王归哲给窦远的印象一直都带点傻气,刚刚电话里的他声音有点正经,想来是真有什么事情。
  “好,等我回去换身衣服,老地方?”
  “对,你快点过来,我先点菜。”
  有了王归哲约饭这事,窦远很快就把想好好观赏西瓜这事忘在了后头。
  窦远住的地方是有些年头的别墅区,离市区不远,但在这里却仿佛到了安静的郊外一般,穿过一条幽暗的小林,四周高大的树枝垂下来挂着红红点点的果实,说起来这林子里还有窦远小时候和父母一起种的树,这里载满了他跟父母的回忆,也使得窦远十分喜欢这里,就好像父母还在一般。
  过了林子很快就回到了家里,王归哲已经在等了,窦远加快速度将西瓜往客厅一扔,洗了个澡就出门了。
  “你来了,赶紧过来,我给你点了许多你喜欢吃的。”
  窦远一进入包厢,王归哲就走了过来。
  “怎么了?”窦远有些奇怪,王归哲看着有些紧张,难道要告诉他什么大秘密,想着窦远忍不住看着他。
  王归哲吸了一口气,“窦远,可以告诉我你昨天给我的那个菜是哪里来的?”
  “隔壁的阿姨给我的,怎么了?难道这是珍贵的草药不成看你紧张的。”窦远跟隔壁邻居的保姆相处十分好,那位保姆跟他认识有几年了,对他很照顾,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分他一些,昨天就给他送了三株菜,让他尝尝,他自己随便弄了弄感觉味道不错就给王归哲也送了一株,谁知道王归哲吃后整个人变成了这样。
  “对我来说,这可比珍贵的草药珍贵多了,你帮我跟阿姨联系联系让她卖我些呗,我跟阿姨不太熟,不好意思开口。”
  “行,我回去看见阿姨就问问,先吃饭吧,我肚子饿了。”
  这边窦远吃的热火朝天,他不知道在他家里此时发生了什么。
  黑夜笼罩的客厅里,此时那颗被他随意放在桌上的西瓜,表皮居然放出一丝丝微弱的光芒,接着光芒大绽,一道刺目的白光闪后,桌上的西瓜已经不知所踪换的是一位裸着身体趴在上边的少年,黑夜中只能听到他细细的呼吸声。
  “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吃饱喝足窦远满意的道。
  “行行行,别忘了我的事情啊。”
  此时的天色已经大暗,路边路灯迎着,车子缓缓开往回家的路上,不知为何,有一股奇怪的感觉萦绕着他,使得他的车速忍不住加快了些许。
  一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门,突然透过窗户屋中射出一道光芒,窦远手一滞,脑袋闪过一行字,家里进小偷了,迅速开了门,啪的一下将灯打开,视线在屋子内迅速搜索着小偷的身影,当他视线移到客厅时被这一幕惊的整个人都呆滞了。
  只见在他客厅的桌上,一个皮肤光滑白皙,身体线条优美的男人背对着他,不知道怎么了,他的头发湿润,身体挂着些许小水珠,在灯光上泛着光,像是刚刚从水里出来一般。水珠随着他的动作一串串从他身体滑落,窦远的视线一时间居然无法转开,看着一滴滴的水珠流进那丰满的两臀之间。
  美,美人计,窦远心跳加快,眼睛移不开身体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开始发热,脑海里迅速闪过这些天接触的人,可真找不到会给他送人的人,即使有也不会傻到送他家里,嗯还有性别为什么是男,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但这人是怎么来这里的,没等窦远想到可能的答案,他整个人都感觉烧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直到触摸到桌上那人火热柔嫩的肌肤。
  痛,很痛,这是曲珏迷迷糊糊中脑子里灌满的字眼,身体的骨骼像是被打断重新整合一般,经历了那股痛楚后,身体好像还在回味那种感觉般,火辣辣的烧着,太阳穴一抽一抽的像是有针在扎他一般。
  突然一个带着冰凉触感的东西压在他的背上,曲珏感觉那股痛感少了些许,猛地翻过身,他将那东西带入身下,整个人趴在他身上,终于舒服了。
  窦远被这惊人的力量一带,整个人清醒了些,接着他感觉到一只火热的手深入了他的衣裳里,像是蛇般缠绕着他。
  他想做什么,窦远惊了一下,没有想到姿势会变成这样,当即翻了个身他将人压制住,正准备起身,谁知道那人缠的更紧了,不仅如此还上下磨蹭,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受窦远理智控制了。
  清晨第一束阳光射进屋里,曲珏整个人猛地坐了起来,这里是哪里,没等他从一片空白的脑子里想到些重要的事情,昨夜的一幕幕浮了上来,熏红了他的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昨夜那种事情总是难以启齿的,曲珏呆了呆,迅速找了个毯子将身体围住,本能的躲了起来。
  窦远醒来时,感觉神清气爽,掀开盖在身上的衣服,猛地看见自己的小兄弟昂扬的抬着头,昨夜的种种像是下了暴雨一般侵袭他的整个大脑,让他一时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四处望了望,试图在家里寻找那人的身影,可家里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翻了翻作案现场居然也没有一丝痕迹,昨夜他可厉害的,怎么可能会一点东西都不留的,窦远有些分不清了,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想到这里窦远心里居然生出了一丝失落感,跟来路不明的陌生人发生了关系,他不是应该庆幸是做梦吗?
  晃了晃脑袋,窦远看了看时间,嗯,上班时间快到了。
  看着窦远出门,躲在某处的曲珏悄悄探出了脑袋。
作者有话要说:  ⊙ω⊙开新文了,高兴,给每个进来的宝贝一人么一个。
 
  ☆、相处
 
  
  曲珏脑袋里除了昨夜的记忆外,其余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是谁,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做曲珏。
  对于完全陌生的地方,曲珏不敢随便走动,在窦远家里逛了逛披着毯子他到了门口,窦远家门外是一个小花园,显然窦远也不常打理它,花园里光秃秃的只有三两颗树,一出门曲珏感受到温暖的光亮照在身上,身体暖烘烘的,十分舒服。
  忍不住曲珏赖在长椅上眯着眼睛享受这日光浴,太阳越来越大,照在身上的温度也越加增高,突然曲珏猛地睁开眼睛,他感觉到身体有些异常,好像有东西。
  怎么会这样。曲珏不敢置信的摸了摸平坦的肚子,忍不住一阵烦躁,此时的他恨不得把窦远撕了,脑子飞速的运转,可无论怎么样他都想不到为什么他会跟窦远发生关系,从今早窦远的醒来那段时间上看,他也不太清楚,所以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午珉橙跟往常一般这个点去买菜回主人家里准备午饭,她住的地方就在窦远隔壁,虽然如此因为是错开的时间,她和窦远很少能碰见,但一旦碰见,两人总是会聊上几句,她对窦远感觉很好,也时常会给窦远顺一些她从山上带下来的补药。
  午珉橙出门喜欢从窦远家经过,远远的她就看见窦远家小花园坐着一个披着毯子的男人,她的视力非常好,一眼就看见男人气愤的脸,也不知为何,她对他有莫名的好感。
  曲珏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看他,回望了过去,便看见骑着小电驴的午珉橙缓慢的经过,他下意识的冲她笑了笑,等他回过神来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想不通为什么会对她笑。
  事情已经发生,没有记忆的曲珏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黑着脸他回到客厅中,等待着窦远回来。
  这边的窦远一早上整个人都有些失神,他想了一个早上,总觉得昨夜的事情不可能是梦,可今早从小区监控那里得知,昨天一天都没有外人进入过他的家里,如果这个人真的存在,那他是怎么进入他的家里的,还有那些痕迹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