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肉文

瑶山上的妖精们 作者:于典

字体:[ ]

 
 
文案
瑶山上妖怪少,小妖更少。
于是小狐狸能化人形后下山修行的这件小事也就成了一等一的大事。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狐狸下山记
 
  《狐狸下山记》
  身为狐狸精,就要有勾引书生的觉悟。
  瑶山上上下下其他十七只妖怪都是这么告诉他的。
  小狐狸自认作为瑶山上唯一的狐狸而且是近五十年来第一个下山的妖怪,任务艰巨责任重大,整个瑶山上上下下十八个精怪的面子都系在了他的尾巴上。所以他怕自己长得不够好看勾搭不到穷书生,不仅变了两件衣服还把身上的中衣外衣统统变成了红色的。
  清风中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香味,日光柔和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红彤彤的小狐狸走在绿油油的山间可谓是最灼目的一道奇景。
  小狐狸下了瑶山以后并没有立刻混入市井,而是这个山头那个山头地打转。被灌输了荒山里才能遇到书生的认知的他认为进入人类的城镇是偷懒懈怠的行为,大大的不好。
  可是,小狐狸走啊走,走了一旬有余也没遇见传说中的书生。这天他好不容易看到个人,那人却坐在一顶花轿子旁痛哭不止。
  小狐狸从小到大没见过妖怪哭更不可能见到人哭,他认为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才会让这个老伯哭得肝肠寸断。
  壮着胆子走到那老伯旁边,小狐狸戳了戳他的肩膀问:“你为何难过啊?”
  老伯抬眼瞧见小狐狸一时忘了哭泣,他揉揉眼睛,视线从小狐狸的脸落到他的大红衣服上,忽地手脚并用跪倒在地向他连磕三个响头。
  “上仙啊,您定是来救我于水火的吧!”
  小狐狸想说他不是上仙是小妖,那老伯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比起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山洞里住着吃人的妖怪啊!村里人都叫我把女儿送给它作礼,我怎舍得把自己的骨肉送给骇人的妖怪。”老伯涕泗俱下地说,“我把一块石头放到轿子里假装成女儿送入山里,本已做好被妖怪吃掉的打算,不承想上仙出现,大恩大德啊大恩大德!”
  老伯哭得厉害,说话倒也没落下,硬是不给小狐狸插嘴的机会。
  瑶山的妖怪都是茹素的,乍听到吃人的妖怪小狐狸是怕的,但见老伯这么可怜还是决定帮他一把,毕竟他也是妖可以跟对方讲讲理,对方要是不听劝他逃跑起来总归比人快。
  “老伯你走吧,我来应付那个妖怪。”小狐狸说。
  老伯感恩戴德,然后不等小狐狸反悔便飞快地跑下山去,好像后面有洪水猛兽追着他跑似的。
  小狐狸既然答应了帮忙就得说到做到,他百无聊赖地坐在轿子上等吃人的妖怪。
  直到暮色四合,雾气弥漫,一轮残月高悬天边,一抹青色的身影悄然而至。
  青蟒的视线扫过小狐狸的红衣嗤笑道:“你就是那些愚蠢的村民送给我的妻子?”
  小狐狸懵了懵,老伯没说所谓的送礼是嫁人啊。
  青蟒挑起小狐狸的下巴:“还是只乳臭未干的小妖。”
  他身形一晃现出原形,赫然是一条一丈长的巨蟒,青色的鳞片附着其上,冷酷的瞳孔在黑夜里泛着红光,不断吐息的芯子发出危险的警告。
  青蟒的本意是要吓吓这个小妖,未承想小狐狸眼睛发亮地看着他说:“你的鳞片好漂亮啊!”
  始料未及的答案让青蟒有些慌乱,青色的皮肤染上了一小抹粉红,从没被夸奖过的青蟒一扭脑袋钻进了草丛里。
  话还没说完,小狐狸怎么能让青蟒走,他也化出原形一个飞扑趴到了青蟒的背上。毛茸茸的爪子一碰到那沁凉的鳞片就爱不释手,小狐狸一直很羡慕鲤鱼精的鱼鳞,不像自己的软毛总是会粘上落叶勾到小草天天都要清理,而鲤鱼精尚且不能离开水面,青蟒却是能在草丛间自由游走的。
  真令狐狸精羡慕。
  青蟒被他上下齐手越摸越红,索性卷起尾巴把小狐狸给圈了起来,举到平视的高度。
  猩红的芯子时隐时现:“摸够了没?”
  小狐狸诚实地说:“还没有。”
  “……”
  青蟒强作镇定,实际上冷漠的外表下已经红透了脸,平日里无论是谁见了他都要退避三舍,今天竟然被一个小妖给轻薄了。
  小狐狸完全没有生死被他妖掌握的紧张感,他想起正事,对青蟒诚恳地劝解道:“虽然妖各有各的妖道,但我认为吃人是不对的。”
  青蟒对这种误会本是不屑于解释的,可一对上那双圆圆的狐狸眼,嘴就不受控制了。
  “我没吃过人。”
  “那为什么老伯说你是吃人的妖怪?”小狐狸讷讷地问。
  “不过是把他们的私怨推到我身上罢了。”青蟒冷哼一声。
  “你可以去解释。”小狐狸说。
  “你觉得他们会信一个妖怪的话吗?”青蟒顿了顿,又问,“你信我吗?”
  小狐狸不说话了,青蟒叹了口气把他放下。这时候小狐狸蓦地一抬头,眼里水汪汪的:“那你岂不是很可怜。”
  “可怜?”青蟒大笑,“笑骂由人,我自独行。”
  小狐狸听着他的笑声感觉很不是滋味,他拍拍青蟒的尾巴说:“等我勾引完书生,你跟我一起回瑶山吧,那里妖怪不多,但都很友善的。”
  青蟒的笑声戛然而止:“勾引书生?”
  “是啊,”小狐狸郁闷地垂下头,“下山前我都没想到勾引书生这么难。”
  青蟒的尾巴动了动重新把小狐狸卷起来,他压抑着莫名涌上的怒火说:“你都是我的妻子了还想着勾引书生,不许!”
  小狐狸跟他解释自己不是顶替新娘的。青蟒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用粗壮的蛇身一圈圈缠上去牢牢地捆住了他。
  “你摸我半天不用负责吗?”青蟒蛇皮发烫地说。
  “可我们都是公的啊。”小狐狸争辩。
  “书生也是公的。”青蟒说。
  “那不一样,狐狸精得跟书生在一起,话本里都这么写,我要是不能拐个穷书生回去会给瑶山丢脸的。”小狐狸着急地说。
  青蟒的脸色沉了下来:“带我回去就丢脸吗?”继而又开始安抚小狐狸,“你放心,我一定比那什么破书生更好,明天我们一起回瑶山你就知道了。”
  小狐狸挣脱不开,无可奈何地被拖进了蛇洞。他趴在潮湿的洞穴里小眼珠转啊转地盘算逃跑计划,他想跟青蟒交朋友但并不打算做夫妻。
  此时天光大亮,雾霭尽退,吆喝声四起,正是一天运转的伊始,青蟒带着小狐狸走走停停东逛逛西瞧瞧。
  小狐狸的道行比青蟒低几百年,贸然行动是跑不掉的,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小狐狸便借口想回瑶山之前看看人类的城镇来拖延时间。青蟒不疑有他,二话不说地带小狐狸来到了山脚下的集市,想玩什么想买什么全由着他。
  随着日头高升,街道渐渐热闹了起来。小狐狸站在一个杂耍班子前面挪不动脚,满脸的惊奇。
  尽管青蟒不解妖怪为何要看人类拙劣的把戏,但是当小狐狸兴奋地说“看那个人在喷火”的时候,他还是会“嗯”一声表示附和。小狐狸专注地看花样百出的戏耍,他专注地看小狐狸,心里渐渐感到十分充盈。
  杂耍班子撤场的时候小狐狸还有点意犹未尽,原来不用法术也可以做很多奇妙的事情。
  青蟒牵着他的手带他去客栈投宿,掌柜的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游移了半天也不知是该叫父子好还是兄弟好。
  平心而论,两人的人形岁数相差并不太大,只是小狐狸笑容灿烂眸光流动显小,而青蟒面色阴郁气质沉稳显老,两者放到一起就有些微妙了。
  青蟒瞧出掌柜心中所疑木着脸将钱袋扔到柜台上:“一间上房,我和内人同住。”
  掌柜目瞪口呆,还是店小二机灵,上前一拱手道:“两位客官请跟我来。”
  目送小狐狸扭捏的模样和青蟒坦然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掌柜久久不能回神,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男侍都能公然带出来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狐狸被青蟒一揽带上了床,在山洞里就是这样,青蟒用长长的身躯把他圈起来,小狐狸就像他怀抱里的小小的一团毛球,不同的是现在是人形。
  小狐狸并不讨厌和青蟒同床共枕,青蟒的皮肤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修长结实的手臂很有安全感,趴上去他就会骤然加快的心跳也很有趣。
  为什么不能勾引书生呢?我勾引完书生再来找他玩不好吗?
  小狐狸苦恼地想,青蟒如果不这么小气一定会是他的好朋友。
  “在想什么?”青蟒摸摸拱来拱去的小狐狸的头。
  小狐狸刚要开口,一股困意袭了上来,眼皮发沉,他咂吧咂吧嘴什么都来不及说就睡过去了。
  青蟒笑着捏捏他的脸颊,也跟着合上了眼。
  梦里小狐狸看到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路上荆棘遍地,瘦弱的书生艰难地劈路前行,他的衣服沾满了灰尘已然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行李更是破破烂烂。然后忽地一阵大风刮来,掀起漫天尘土,便再也看不清了。
  小狐狸想起他还是小小狐狸时听到的一句话:狐狸精找到书生不是为了勾引他而是为了报恩。
  翌日清晨,小狐狸起床后还惦记着昨晚的梦,魂不守舍地跟青蟒下了楼。
  刚走到大堂他就惊着了,因为有一个书生长得跟梦里面的一模一样!
  他偷眼瞧去,那书生容貌端正然而面色苍白眼底泛青透出稍许病态来。再想仔细打量,一只大手横在了他的眼前,小狐狸抬起头就看见青蟒铁青的脸。
  青蟒本来瞪着不安分的小狐狸,看他一脸委屈又觉得舍不得,便去瞪书生。这一瞪他就知道书生命不久矣,瞪一个将死之人没甚意思转而瞪向了掌柜。
  掌柜身躯一颤,寒意蹿上背脊。他缩着肩膀哭丧着脸,不知自己招惹了哪尊大佛。
  那书生似有所觉,也转眼看了过来,这一看竟生出似曾相识之感。
  书生的眼睛黏在小狐狸身上青蟒已十分不悦,没想这大胆书生竟还快步上前拦住了他们。
  “你……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书生仿佛看不见发怒的青蟒,周围的人都被他的威压吓得瑟瑟发抖,这病痨还是一脸殷切地对着小狐狸。
  小狐狸也是懵懵懂懂:“你也在梦里见到我了吗?”
  书生闻言脸上掠过一丝惊喜:“我们果然是有缘人。”
  “够了!”青蟒大吼一声把小狐狸揽到身后。
  书生这才恍然还有一人,他对青蟒作揖道:“失礼了,这位老爷。我与令子似乎颇有渊源……”
  青蟒气极反笑:“你倒说说你与我内人有何种渊源。”
  “内人?”书生震惊地看向青蟒身后,奈何小狐狸被施了法说不出话来无法解释。
  青蟒不欲纠缠下去,挥开书生抱住小狐狸大步走出。待书生回过神来追出门去,哪还看得到半点人影。
  书生茫然地伫立在门口,像是一件忘了很久的事堪堪浮出水面又沉了下去,他猛地咳嗽几声颓然倒地。
  回到山上,青蟒撤去法术后小狐狸生气地一口咬到他手上:“你怎么可以欺负书生!”
  小狐狸咬得不重,恐怕牙印都留不住,青蟒偏偏疼得钻心刺骨。
  “你有我,不需要书生。”
  “没有狐狸精不需要书生的,”小狐狸撒开口气呼呼地说,“我要勾引客栈的书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