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魔王的爱人 作者:柳西辰

字体:[ ]

 
文案:
有些人遇到就知道,他一定是和自己有关的人。
正如有些爱情,从开始时就知道
那必将是刻骨铭心的……
“我和魔族当真有缘,最好的朋友是魔族的剑,最爱的人是魔族的王子,如今落难在此,第一个进来陪伴我的,居然又是一只魔族的鹰……”
 
1V1 强强 已完结 结局HE
 
内容标签:强强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栾拓,洛林 ┃ 配角:小诺,流忆,景乾,云止 ┃ 其它:星灵,黑焰鹰,血祭剑
 
 
 
  ☆、王子的战书
 
  
  神界的圣普伦城内,神族刚刚庆祝完他们每百年一次的盛典——圣光节,就收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
  神族除了神王,还有九个王子,而在冥河对面的魔族,魔君膝下,却只有一个儿子,叫做洛林,洛林降生以来,传言不断,这位魔族的王子不但力量强大,而且长相俊美不凡,日前,洛林刚刚举办完盛大而隆重的成年礼,便给神界下了战书,要求挑战神族的九个王子。
  几千年来,三界平静,相安无事,如今忽然魔族王子下来战书,虽说是比试交流的意味,但消息仍像一颗炸弹般,在圣普伦城内爆炸开来。洛林一人要挑战九个王子,神族自然没有理由拒绝,回信过去一个月后,在圣普伦城内恭候洛林的到来。
  话说自从接了战书以来,神族的王子们便开始兢兢业业早起晚睡的练习,熟悉招式,提升神力,魔族一个来挑九个,还是在自己家里,如果没有个压倒性的胜利,岂不是丢了神族的脸面。
  但这九个王子中,却有一个例外,便是七王子——栾拓。
  要说神界有谁的传言多到可以和洛林媲美,那就非栾拓莫属了。神族众神长生,不老不病,而这个七王子栾拓,却是个例外,从小体弱,身材消瘦,不似正常神族那般风姿超然,经常一发病便是面色惨白,气若游丝。
  据说神族开始也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医治这名苦命的王子,但并没有什么效果,而栾拓却也这样病病歪歪的活了几百年有余,久而久之,众神就也都习惯了。
  只是身体差也就罢了,真正让栾拓传言四起的,还是他的作风问题,整个神界都知道七王子有奇怪的癖好,那就是恋/童,而且是男童,经常会夜深人静的时候,和很年轻的男孩关在房间里,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这种传言,栾拓倒是从没有公开反驳过,每次被质问,都是淡然一笑,仿佛是极其正常的事情,而神王见他总似乎是命不久矣,也就懒得干涉了。
  随着洛林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八个王子苦练的时候,栾拓的生活依然和往日一样,大多数时间泡在藏书阁里,累了就出来在圣普伦城内晃悠一圈,晚上依然没事就去找他的‘小伙伴’,当真是一点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圣普伦是神界之都,神王所在,城池成正圆形,规模宏大气势迫人,整个城池的色调都采用神族所钟爱的白与浅金,在日光下圣洁高贵,在夜晚时安宁静谧。
  圣普伦城的夜色很美,月色朦胧的罩在洁白的建筑上,仿佛梦幻般的仙境,在城市中央是神族王室居住的宫殿,此刻已经入夜,宫殿里却并不似往常一样安静。
  在宫殿内一个稍偏僻的住所,七王子栾拓正推开房门走了出来,随手关上门倚在了上面,修长优美的手指没紧没慢的系着自己最喜欢的那条宝石腰带。
  “栾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做这种事情?”
  栾拓抬眼看去,原来是二王子景乾,此时他手里正持着一把神界无不侧目的好剑——定空剑,此剑是景乾以自己几百年的神力幻化而来,像他身体一部分一样默契,剑力至纯,上可定天,下可定海,自出世就被列为三界兵器榜的第三位。
  栾拓淡然的把腰带系好,直起身子道,“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景乾虽说对这个身体软弱的弟弟没抱什么希望,但是这么不把神族的荣辱当一回事,他的气就不打一出来,上前教育道,“洛林马上就要来了,无论魔族此举是示威还是试探,都关乎到两界和平,你身为王子,这个时候不勤加苦练,却还在行风流之事……”
  “你误会了,”栾拓笑了笑,没有进一步解释,见他一本正经的表情,索性妥协道,“既然二哥你执意,那么趁着夜黑风高,我就陪你练练。”
  景乾见状,终于欣慰的点了点头,举起剑道,“你身体不好,我们就只对招,不动神力,免得消耗你的体力。”
  栾拓恩了一声,伸出右手,集中意念,在手掌中幻化出自己的剑来,他的剑也已经幻化了三百多年,却还没有独立成型,只能在掌心内维持着光影。
  景乾对各种各样的剑非常痴迷,此刻盯着栾拓手中的光影道,“不知道你的剑还要多久才能幻化出实在的形体,我倒是很期待看看它呢,看这光色材质应该还不错。”
  “谁知道了,我又不急,”栾拓轻笑,“我刚给它想了个名字,叫做幻影剑。”
  景乾玩笑道,“听这名字就像个注定会被埋没的剑。”
  两人在月色下对起招来,虽然景乾已经使力很小了,但仍然注意到栾拓的额头渐渐冒起了细汗,脸色也有些发白。
  景乾本想抓到个占上风的机会,尽快结束练习,却不想虽然栾拓吃力,也不主动进攻,但是不紧不慢的防守却是有条不紊,近身对招让人很难找到破绽。
  正当二人难解难分之时,刚刚的那间房门被从里侧推开,走出一名身穿睡袍的少年,散着头发,半袒/露着胸膛,指着景乾怒道,“你有八个兄弟,要练习去找别人,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景乾收了剑,上下打量着少年,惊到,“栾拓,你又换了一个?怎么还是这种臭脾气的。”
  见他收了手,栾拓的剑马上消散的无影无踪,右手微微抖着,左手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少年见他如此狼狈,急忙走了过来,搀扶起他的胳膊,心痛道,“走,我们回去休息!我拿东西给你吃。”
  栾拓没力气再理会他二哥,跟着少年回了房间,景乾皱眉望着他一步三晃的身影,和他身边那个披散着头发的怪异少年,只得长长的叹了口气。
  三十天的时间对于神族来讲短暂的稍纵即逝,这天清晨,魔族长长的队伍,已经跨越冥河,直入神界,来到了神圣的圣普伦城内。
  街道两侧挤满了高低位阶的神民,对这支魔族的队伍,算不上是欢迎,但却有满满的重视。
  队伍的最前端,洛林穿着血红色的战袍,骑在一只纯黑色的独角兽上,很多人被这只独角兽所震惊,原本以为独角兽只有白色的,而且只生活在神界,没想到魔族居然有黑色的独角兽,真是让人开眼界了。
  洛林神色淡然的坐在独角兽上,他的五官如传说般精致,俊美的张扬不羁,凑在一起更是生生焕发出一种骄狂的风采来,一身鲜红的锦袍令他看起来几乎是有些艳丽。
  洛林的眉很长,坚毅有型,眉目间流淌着杀伐决断的果敢和傲视天地的自信。
  他的身后,是长长的魔族部队,除了正常的军种,还有各式各样的魔界种族充斥其中,不乏一些狰狞的装甲兽人和长着尖耳朵的大恶魔,把两边围观的平民吓的不轻。
  洛林的队伍在瞩目下,很快来到了圣普伦城的中心广场,也是神王宫殿的正门口外。
  众神在这里迎接了洛林。
  神王端坐在广场中央的水晶宝座之上,众王子在他的左右身侧站立着,广场四周围满了守卫者,他们都身着圣洁的白衣,和洛林的队伍鲜明的对比着。
  洛林从高大的独角兽上翻身而下,走到人群近前,朝神王微微行了个礼道,“尊敬的神王殿下,您果然和传说中一样英明勤政,把神界建设的美丽不凡。”
  半响后,神王才略微抬了抬手,沉声道,“王子不必多礼,应你的请求,今日比试,点到为止,就作为两界友好往来的一个开始。”
  “当然,就按您所说,”洛林笑着两边打量着,“可是怎么只有八位王子,我记得应该是九位吧。”
  景乾开口道,“七王子昨夜突发疾病,今天恐怕不能前来比试了,就由我们八位出战就好。”
  “七王子?就是那位传说中病怏怏的,还很好色的……叫什么来着,栾拓?”
  景乾皱起眉头,这话自己说可以,外人指指点点的,让人听起来总归是不舒服,但却也无法反驳,只得点头道,“确实是栾拓,我想洛林王子也不会无聊到非跟一个病人一较高下吧。”
  “哈哈哈,”洛林爽朗的笑道,“我从不欺凌弱小,既然如此,那就你们八位好了。”
  话落后,洛林便主动走到场中预留出的空地。
  他的笑容明明很浅很淡,却偏偏让人觉得明艳而张狂,血色一般的红发在风中有丝丝飘扬在耳边,一身精致的戎装衬托出完美的身形。
  洛林手中是一柄黑色的剑,此刻他把剑尖点在地上,双手轻抚着剑柄,下巴微昂着,任由自己强大的气场宣泄而出,无论是以美貌,还是以杀气,震慑着全场。
  神王开口道,“你的剑?”
  洛林轻笑出声,颇为得意道,“是黑锋剑!”
  
 
  ☆、战场初见
 
  
  几位王子暗道不妙,周围这时也响起了不安的议论之声。黑锋剑在三界兵器中排行第二,但是存在的历史比定空剑要悠久许多。
  神族从来不铸剑,所有人的剑都是以自己的神力,经过时间的累积慢慢幻化而来,默契而且忠心,不同的神会幻化出不同材质、不同能量的剑来,但是神族的剑一般都是银白色的。
  而魔族却不一样,他们所有的武器都是铸造所得,无论是形状还是颜色都各式各样,虽比神界一神一剑来的方便许多,可但凡是有些历史以及强大一些的武器,却都不是轻易可以驾驭的。
  而这把黑锋剑,据传是以一种魔界特有的材质黑金,在魔界黑龙的龙焰中所铸得,此剑能量强大无比,性格凶狠霸道,从不肯轻易受人驱使,黑锋剑虽为魔界所有,但是千万年来一直被妥善保管在都城赛罗,并无人可以使用,而今天却出现在了洛林的手中,自然给神界的几位王子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洛林自然很满意这种影响,扬起剑眉道,“那么,几位王子,你们谁先来?”
  大王子云起率先站了出来,“那么,便由我先来吧。”
  两人也没有过多的虚礼,干脆利落的便开始动手,既然只是切磋,那自然以单纯的比剑过招为主。洛林的动作大开大合,既君子又霸道,加上黑锋剑的威力,从一开始云起便一直落于下风。
  在一边观战的景乾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定空剑,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如此看来还得多加小心,趁着其他几人和洛林对招时,自己趁机熟悉一下他的套路。
  云起见自己的情势越来越糟糕,更加心急难耐,乱了阵脚反而露出了更多的破绽来,洛林轻轻松松的抓住了一个他防御的空挡,黑锋剑已经剑指向了他的眉心。
  对于旗开得胜,洛林并没有太意外,挺平静的对众人道,“下一个谁来?”
  洛林在气势上已经占了上风,让众人倍感心理压力,接下来上场的几个王子也陆续很轻易的败在了他的手中,这下神界众人似乎开始不安了起来,没有料到会有黑锋剑的出现,也没有料到魔族唯一的王子会如此强势。
  此时比试已经接近尾声,洛林站在场中,扫视了一圈,把剑尖指向了景乾道,“怎么样?这下该轮到你了吧?”
  在神界的王子中,恐怕能与洛林一站的,也就只剩景乾了,众人把目光都聚焦了过去,期盼他可以带来一个扭转性的胜利,否则神族败的就太丢人了。
  景乾走到洛林的对面,拿出了自己银光闪烁的定空剑,剑身纯洁剔透,仿佛内溶天地万物,带着一抹超然的冰冷,在景乾的手中熠熠生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