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异能农场主 作者:弦歌雅意(一)

字体:[ ]

 
文案
 
经过了半生坎坷,想要过点平淡的生活,这小山村不错,凭着异能,守着几亩田地,悠然过日子。
只是上半辈子的账还是要算的,守着男人,踩踩仇人,孝敬亲人,日子挺有滋味哒。
一个负责生产一个负责销售,夫夫齐心,日进斗金~
 
注意:本文耽美种田,1v1,强强,生子,主攻文
 
内容标签:报仇雪恨 异能 种田文 甜文
 
主角:卫靖泽、江延宗
  
 
 
 
 
  第1章 进村了
  
  这破破的大巴车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人也跟着车一蹦一蹦的,幸亏这车能够打开窗户,不然许多人都要晕车了。
  车厢里也是叽叽呱呱喧闹的很,因为这是一趟回乡下的车子,许多人不是带着鸡就是带着鸭,过道中间还放着一些竹编的箩筐箢箕簸箕之类的,塞得满满当当的。
  车上人的,有的靠在车窗上打盹,随着车的颠簸头一点一点的,也不知道是如何睡得着的,还有的人在高谈阔论着,唾沫星子乱飞,旁边的人还时不时高声附和几句,只是他们说的都是乡音,卫靖泽还听不怎么懂。
  卫靖泽旁边坐着一个穿着棉袄的老汉,黑色的棉袄显得洋气,而老汉穿着,明显不太符合他的体型,有点像是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一样。他也靠在窗户上睡觉,时不时得换个姿势。
  脚下趴着一条狗,黑背黄肚,有点眼光的人都看得出,这是一条德国黑背,巨大的狗塞在座位底下,实在是有些委屈,可是狗老老实实地趴着,除了跟着车一起晃悠,没有变过姿势。
  卫靖泽伸手拍了拍狗的头,顺手在背上抓了两把,狗也舔了舔他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大巴车嘎吱一声停下来,司机回过身大喊:“到了到了!大泥湾大泥湾!最后一站到了!都下车!”
  车厢里顿时活了过来,无数的篮子被举起来,无数的编织袋被取了下来,无数的筐子被背了起来,挤挤挨挨,别说站起身了,坐在原位上都会被碰到。
  卫靖泽拨开眼前划来划去的背篓子,推了推老汉,说:“大爷,是不是到了?”
  老汉睁开迷蒙的眼睛,看了看窗外,忙坐直了身体,点头说:“是哈是哈,到了撒,这是最后一战了,咱们下车!”
  两个人挨到最后才下车,卫靖泽背着自己的大包,提着老汉的蛇皮袋子。
  老汉缩着肩跟卫靖泽说:“还要走一路哩!要不我来拿着,你拿着辛苦!”
  卫靖泽上身穿着修身的棉袄,下身一件军绿色的裤子,黑色的马丁靴,在这一堆穿的圆滚滚的老乡中,还真是鹤立鸡群,无数人在或光明正大或悄悄打量他,这附近可没见过这么洋气的后生啊!
  “别,大爷,我能行,这么点东西,还真不算啥。”
  以前行军的时候,都是几十公斤负重,还要一天行进几十公里,对卫靖泽来说,这还真是不算什么。
  老汉说:“你还真是客气,那你跟我来。”
  卫靖泽拿好包,招呼了自己的狗,跟着老汉走。
  老汉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大巴就走到这里,离我们家还有事多里地呢!要是你累了,你就说,咱们可以歇会儿。”
  卫靖泽嗯了一声,没多说,只管跟在老汉身后走。
  卫靖泽本以为这老汉会在路上休息的,结果人家看卫靖泽一点累的意思都没有,就干脆一口气走回去了,等老汉喘着气说到了的时候,卫靖泽不得不对这老汉的体力刮目相看。
  “我以前老走这路,都习惯咯,现在的年轻人就都不太走的,回家来还要骑个摩托车。”老汉絮絮叨叨的,卫靖泽是个闷性子,不太爱说话,此时便一直听着老汉唠叨着。
  一到村子里,就有不少人跟老汉打招呼了,老汉也笑着应着。倒也十分和乐的样子。
  两个人走到一栋墙皮剥落了不少的白色房子钱,老汉就说:“到了,这是我屋。”
  说是白色,其实就是老式的粉墙方法,用泥等拌了秸秆谷皮糊了墙,再刷一层薄薄的白色的石灰。门也是一张木质门,只是这门的新旧程度跟房子极为不匹配,门看上去有些扎眼。
  老汉还絮絮叨叨说:“这门是我前几年才做的,现在的木匠功夫不行了,这才几年,就嘎吱嘎吱了,还晃,这手艺放以前,肯定是饿死的份。”
  卫靖泽没说话,提着包进了屋,一股潮气夹杂着霉气扑面而来,房子里不甚明亮,可能是因为外面已经天黑了的缘故。
  老汉拿了布擦了椅子让卫靖泽坐,卫靖泽把包放在上面,挽起袖子帮老汉收拾屋子,老汉笑道:“你这娃儿真是勤快,我崽就没有你这么勤快。”
  卫靖泽忍不住问:“您就一个儿子吗?”
  老汉摇摇头,晃晃悠悠地去洗了洗抹布,走回来说:“哪啊,我有一儿一女,女进城打工没了信,我那儿子德行,你也知道了。”
  卫靖泽遇上这老汉,还是因为老汉在城里跟儿子过年,结果被儿子儿媳赶出来了,没地方去,睡在公园里,要不是卫靖泽,恐怕都已经死了。
  说起一对儿女,老汉也觉得自己惨,孝顺的女儿没了消息,儿子又是不孝的东西,这老年还真是凄苦。
  卫靖泽心里有了一些数了。
  又问:“你女儿啥时候去打工的?”
  “那有好些年了,那个时候不是都说外头赚钱嘛,她就说要去赚钱回来,书也不读了,唉……”
  说起闺女,老汉就有泪意,卫靖泽也不好意思问了。
  两个人收拾了一会儿房子,就有人直接进门问:“三爷,您回来啦?!”
  卫靖泽一看,是个穿着红外套的大婶。
  老汉笑着说:“是啊,刚回来。”
  “城里过年怎么样啊?”
  “还不就那样!”老汉也不愿意多说,为了面子,也不会跟后辈说自己在外面受的委屈的。
  “回来就好,要我说还是家里舒服,外面哪有这里好?哟,这小伙子真是精神,长得还俊,这是您孙子?”
  “是我孙子就好咯!我孙子还没这么大呢!他帮了我一些忙,就来我这里住。”
  “这样啊,三叔,我晓得你今年开春还没种菜,所以从我地里摘了一些,你看着做吧,现在地里也没什么菜,家里的剩菜也没吃完,所以给您端了一碗来!”
  菜倒都是水灵灵的,有红菜苔和大白菜,一碗菜估计是一碗肉。
  “行,那三叔先谢你了,以后再还你。”
  “三叔你还是客气,行了,我就不耽误你忙了,等你闲了,我让孩子过来给您拜年啊!”
  送走了那大婶,老汉把菜收了起来,说:“今晚咱们有菜了,等会儿我再去借点米。”
  之后又有几拨人来,不是问候就是送东西,送米送蛋送菜的都有,有叫三叔的有叫三爷的,还真是热闹的紧。
  老汉笑呵呵的说:“都是兄弟的子孙辈。”
  说完,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兄弟们都儿孙满堂,也就他老了,只剩下伶仃一个。他之所以答应这个歌年轻人来自己家的原因,也是不想回到家里一个人面对空空的屋子,实在是难受。
  卫靖泽没什么感触,只是觉得这一家人都挺好的,都赶着来孝敬长辈,看来这小村子的民风还是很不错的。
  两个人吃了饭,卫靖泽躺在床上,墙上还有早已经泛黄的明星海报,看装扮是听老土了,估计很久远了。
  大风,也就是那只黑背,躺在卫靖泽旁边,早已经睡着了。
  卫靖泽却有些睡不着,他很想确定这个老人家到底是不是他的血亲,用异能救这个老汉的时候,就感觉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像是一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以前为战友为其他的人施救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因此,卫靖泽才死皮赖脸的跟着老汉回了家。
  听说老汉还有一个失联的女儿的时候,卫靖泽就觉得可能性越来越大了,说明天南海北两个人,很有可能存在着某种血缘关系。
  只是现在还不能马上求证。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起来,老汉就扛着锄头要去锄地。
  “过几天就要春耕了,到时候就忙的没时间挖地了,现在挖好了,撒上种子,过些天就能吃了,总不能老吃别人的不是?”
  卫靖泽也扛起一把锄头,换上一双草鞋,问:“您就靠种田过日子啊?”
  “可不是?山里人还能干啥?别人家有劳力,还能创收,像我,能养活自己就可以啦!”
  现在做得动的时候,当然不觉得什么,可是等以后卧病在床,该是怎么样一种凄凉的模样啊?卫靖泽有些心疼,这老人家是跟自己有血缘的,不管是个什么关系,总要孝敬一下的,若是真是自己外公,这的确是自己的责任。
  卫靖泽干农活还有模有样,两个人半天就翻了半块地出来,老汉撒上种子,卫靖泽担来水浇了,菜种子也好种,不需要很精心的养护,只需要偶尔施肥除草即可。
  “你这小子,干农活还挺顺的,要不是你说了你以前当兵的,我还要以为你就是农村出来的小伙子呢!”
  卫靖泽笑了笑,说:“是吧?”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更啦!是种田文,第一个出场的是攻么么哒~小受也很快出场了~
  
  第2章 春天绿
  
  现在农村里的不少青壮年都去城里了,所以田地也没那么多人种了,以前每年分田分地的时候,都会吵架,现在是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
  不过听说现在国家对农村的政策又改了,又有人想把转出去的户口转回来,村组委还在就这个事情进行讨论呢。
  老汉絮絮叨叨的跟卫靖泽说着乡里的事儿,估计是老汉以前寂寞坏了,又在儿子那里受了那样的打击,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比较投缘的人,就说个不停了。
  卫靖泽听了一耳朵,知道尽管有了政策变化,许多人也想把户口迁回来,可是人不肯回来啊,所以还是空的,人家户口回来,只是想靠以后农村户口好弄个养老保障罢了。
  卫靖泽也不得不认同老汉的看法,现在有些人,真是什么都想往自己的锅里扒拉。
  “我们现在村里地多了,有劳力的,就开垦出来,种上菜,还能换点钱花呢!”老汉说。
  卫靖泽问:“这里离城里蛮远的,弄到城里去卖岂不是很麻烦?”
  老汉说:“这你就不晓得了,我们这里一片山,叫蟒山,据说是以前的妖蛇被神仙打死了,尸体化的,所以地形地势有些复杂,环境也好,山那边建了一个疗养院,好多大人物来疗养呢!我们就把菜卖给疗养院,人家给的价格高,卖一次,可能赚不少钱!”
  卫靖泽有了一些兴趣,便问:“那疗养院都是大领导的话,肯定挺挑剔的吧?”
  “可不是?不能用化肥,不能打农药,有了虫子要上手捉的,比伺候祖宗还要小心,人家还不一定要你的,咱们昨天走过来的那个大泥湾,人家也想赚钱啊,而且他们人多,所以我们村子能把菜卖进疗养院的还真不多。”
  意思是,干成一票吃一年啊!
  卫靖泽有些心动,看老汉家里家徒四壁的样子,他还挺想为这老汉做点什么的,不管老汉是不是他的外公,既然能如此顺利的接受自己的异能治疗,说明跟自己也有点关系。既然有关系,就更要帮一下了,更何况这老汉人也好,给自己吃给自己喝的,没跟自己提过钱字儿。
  看地剩的不多了,卫靖泽说:“大爷,您上边上坐会儿,我把这儿垦完了,您再来撒种子,您看成不?”
  老汉看了看卫靖泽身后挖的土地,深浅适宜,土疙瘩也够碎,心里更觉得这孩子真是块种田的料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