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异能农场主 作者:弦歌雅意(三)

字体:[ ]

 
  第201章 捡便宜
  
  卫靖泽明白了老头儿老太太们的用意之后,就没有那么纠结了,只是有时候还是习惯性的跟老人家们抬抬杠之类的,原来老人家们真的是无聊到了把争论也变成了打发时间的事情的一部分呢!
  陈寒比卫靖泽苦逼的多,在食府的时候可以把事情推给徒弟们去做,可是在这里完全不行,老头儿老太太们可以直接冲进厨房找麻烦的!
  陈寒觉得心累,好想回到食府去。
  当然老人家们也不是真要打击陈寒,只是喜欢逗着他玩罢了,而且以前是英奇师傅在,大家也不敢太过分,再加上人家好歹是食府的主厨,有什么事情也要注意一个度,可是现在呢,因为既然是在卫靖泽家里了,那就像是关起门来了一样,所以随便怎么调戏都可以咯。
  所以陈寒是崩溃的。
  在这个时候,真是一个帮手都找不到啊,因为老人家没有做什么很坏的事情嘛。
  陈寒这人可能也是要在强压之下才会发挥出极大的潜力,每天应付这么多老头老太太们的无理要求,陈寒竟然也从刚开始的抓狂和手忙脚乱到后来的冷静应对了,手艺有没有提升陈寒自己不清楚,但是耐心肯定是磨练到了一定的程度的。
  转眼就到了七月,单泽源教授一家在孩子期末考试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卫靖泽家里,跟着来的还有后面卡车上拉着的十多头身材丰满的母猪。
  这些母猪是作为研究样本被从养猪场买下来的,现在试验结束了,所以母猪们也完成了任务,做试验的教授不可能把母猪拉回家,可是这母猪也不属于养猪场了,如果交给养猪场,必然是十分低价被收购的,很划不来,可是不交给养猪场,十多头母猪还真是不知道何去何从。
  所以卫靖泽虽然给的价格比养猪场高一些,但是比市场价又低一些,还是捡到了便宜的,更何况还是十几头身体健康正值壮年的母猪。
  看到单泽源教授,卫靖泽也很高兴:“我们都盼了你好久了呢!”
  单泽源教授也十分开心的说:“你们这里的环境一直都让我很想念啊,这不,一有时间就带着他们都来了!我媳妇一直说要看看我口中那个十分好的村子是什么样的。”
  单泽源给卫靖泽介绍了自己的夫人和儿子,单泽源夫人是个圆脸盘的女人,看上去和和气气的,未语先笑,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讨喜:“可不能怪我好奇,他时常说这里的空气都是香的,是甜的,我就寻思着,难道你们村还有制糖厂或者面包厂不成?”
  这话逗得大家都忍俊不禁。
  “那你现在看如何?”
  单夫人笑着说:“还能如何,当然是比他说的还要好几分了,他虽然是高学术研究的,但是真没什么文学细胞,这空气我觉得倒像是洗过一样干净!”
  单泽源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媳妇损自己,还夸说:“你形容的贴切,确实是像洗过一样,下雨天以后的那种感觉,湿湿润润的,肺都像是被打扫了一样。”
  卫靖泽说:“得了,还在这里硬拗什么形容词啊,教授夫人说的贴切就行了,你偏还在这里画蛇添足。”
  单泽源被损了也不生气,依旧是哈哈笑着。
  “先看看这十多头母猪吧!我看着觉得是很不错的样子,不知道你如何。”
  货车的车门被打开,挡板放下来,形成了一个斜坡,上面焊了钢筋之类的,所以就算是猪蹄子走下来,也不会滑下来。
  司机上车后开始赶猪,卫靖泽便一头一头地看着,趁机摸一摸,感受一下每头母猪的生命体征,发现她们确实是很不错。
  单泽源还说:“这是他们选了优种母猪做试验的,对身体状况有着严格的要求,要不是我知道他们那个试验标准,我也不敢把这些猪都给你拉过来了。”
  卫靖泽作势拍了拍猪的背,说:“确实不错,身体均匀,毛白肤嫩,谢谢你了。”
  单泽源见卫靖泽也肯定了,更加开心了,说:“这算啥?我只是在中间牵线而已。”
  卫靖泽说:“行,这外面太阳也大,你先带着你家人去客厅里坐着,我把母猪先赶到猪栏里去。”
  单泽源说:“诶,那好嘞,我等你回来,咱们好好叙叙旧。”
  于是卫靖泽就赶着十多头母猪先朝着猪圈去了,单泽源来的时间也正巧,这猪圈修好了几天了,已经晾了好几天了,该干的地方也已经干透了,正好适合母猪们入住。
  十多头母猪的场景还是很壮观的,卫靖泽就这么赶着母猪们,到了猪圈里。
  闻到了猪食味儿的母猪们顿时激动起来了,都齐齐迈着小蹄子朝着猪圈小跑着过去了,卫靖泽还要小跑着才能跟上,根本不用动手去驱赶的。
  杨天健也早有了经验,见母猪们都跑过来了,据先让何天武把煮猪食的房间的门关上,然后自己提着一桶猪食,快速的跑进了新修好的母猪猪圈里。
  母猪猪圈修的很大,不仅仅是考虑到母猪的身形,还有考虑到母猪生了小猪之后,小猪也需要一些活动空间,所以母猪的猪圈修的就比较大了。
  而且母猪们都是住“单间”,不像那些肉猪,还得跟别的猪挤在一个猪栏里。
  主要是母猪们脾气不太好,不容易和平相处,很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儿就打起来,而且卫靖泽也不想野猪跟着母猪们玩np,那就太丧尸了。所以就把母猪分在一个一个猪栏里了。
  只是不知道最近野猪有没有空,能不能来约自家的母猪啊!
  杨天健用一桶猪食,就把所有的母猪引到了不同的猪栏里,每个猪栏里都只关了一头母猪,完美。
  卫靖泽没啥事儿了,就先回去了,杨天健和何天武继续忙活着喂猪,一下子来了十多头母猪,要煮更多的猪食才能够满足需求了。
  回到家里,客厅里也是一片和乐的氛围,大家都坐在一起聊天呢!
  见卫靖泽回来了,江延宗一声不吭的递过来一杯冰茶,给卫靖泽消消暑,降降温。
  “小泽,你爷爷刚跟我们说这房子有多好呢,我们准备四处看看。”
  卫靖泽说:“当然可以,随便看,只是别人关了门的房间你们就不要进去看了。”
  “那是当然。”
  还是要尊重别人的隐私权的。
  “小泽……叔?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啊?”
  单泽源的儿子跟他不太像,长得有些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儿,看上去就让人觉得,这孩子以后是个学理工的料子,小小年纪就露出技术宅的气质了。
  单泽源跟卫靖泽同辈相称,那他儿子确实是应该叫卫靖泽叔了。
  “那好玩的事情多了去了,我们家养了猪、鸡、鸭、牛,村里还有人养了羊之类的,你想去看都可以去看看,我家还有果林,到时候你爸爸肯定要去看看的,你也可以去看看啊!还有,我们很快要收稻子了,还要重新犁田插秧,这些都是你没见过的吧?”
  那孩子老老实实的摇摇头。
  “行,到时候你就可以见识一下,农民们是怎么耕种收割的了。”
  “听上去不错的样子。”这小家伙的模样还真可爱,卫靖泽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单泽源说:“你别管他,到时候他会跟着我们的。”
  卫靖泽说:“既然是来玩的,当然要玩得开心点嘛,注意安全就行了。”
  小家伙跟卫靖泽递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虽然单泽源夫妇的教育方法是比较科学的,可是两个人都颇有些对孩子保护过度的感觉,这孩子有着十分强烈的好奇心,所以得到了卫靖泽的支持之后,更是开心的不行。
  单泽源想想觉得也有道理,如果儿子以后对农业感兴趣了,说不定还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呢!
  于是单泽源说:“你玩什么都可以,就是要注意安全,准备去哪儿都要跟我和你妈妈说一声,免得我们到时候找不到你。”
  那孩子立马点头。
  “行,你男子汉说话算话。”
  想着孩子在长大,单泽源想着自己确实是应该尝试着放一下手了,总不能等到他长大了,自己还在后面帮扶着。
  接下来就是参观时间,除了房子内部的设计,后面的花园和楼顶的玫瑰园都是亮点。
  如今玫瑰越开越多了,江延宗每天都会剪上一些,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放在餐厅的桌上以及客厅的花瓶里之类的,不仅好看,而且有幽幽的香味,似有若无,清淡得恰到好处。
  老人们也纷纷效仿,CAO起剪子去楼顶选自己喜欢的玫瑰花剪下来,插在自己房间的花瓶里,房间里确实是要增色不少呢!
  这一天,有位老人从外面采了一把野花回来,跟玫瑰花一搭,竟然显得十分漂亮出彩,可把老人家们乐坏了,现在找到了一个新的娱乐项目——插花!
  于是每天玫瑰花都会被剪掉不少,被拿来练习插花,一下子房子里到处都摆满了鲜花,甚至有些泛滥了,可是老人家们乐此不疲,卫靖泽也就没说什么,他们难得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干的事儿。只要别把玫瑰花全剪掉了,让江延宗没得玩就行了。
  
  第202章 告别吧
  
  单泽源夫妇参观了房子之后,对房子也是赞不绝口,比想象中的漂亮多了,在这山清水秀的小山村有一幢如此漂亮且设计合理的别墅,真是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也不换,真的是太美了。
  卫靖泽已经习惯了人们对他的新房子的赞美,所以对夫妻两个的感叹也并不十分在意了。
  而夫妻两个打算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垂钓。
  还别说,在卫靖泽家的河里钓鱼是老人们中间盛传不衰的节目,反正大家都喜欢去钓鱼。估计有些人也是随大流的。
  卫靖泽为了让老人家们垂钓舒服点,还弄了几个小茅草亭,这样可以挡太阳,还不影响老人们所谓的野趣,刚开始的挡雨棚都被嫌弃了,说是太难看,一点都不符合这乡村野趣,不肯要,换了茅草顶的小亭子倒是十分乐意了。
  对于这些老人们的想法,卫靖泽也无语得很,可是他们就像是胡闹的孩子,又倔强的很,卫靖泽还真强硬不起来,只好服软了。
  在卫靖泽家的河里垂钓是不花钱的,当然钓了鱼上来之后,要把鱼带走,就要称重计费了,许多老人家自己钓了鱼上来之后,如果是平常的,就会买下来,给儿女亲戚们捎过去,如果是比较特备的,或者是自己有了想吃的某道菜,就可以称重之后,交给英奇师傅,让给做菜。
  卫靖泽不收费的原因是,相对于鱼卖的钱来说,钓鱼要收费的钱还真是一点点,卫靖泽觉得没必要,虽然人家出得起。
  但是这样的话,就很影响潘刚家的生意了,这边垂钓免费,那边垂钓要收费,是个人都知道要如何选了。
  潘刚的生意已经开张好几个月了,可是一直是半死不活的,潘刚也还在折腾,还挺有毅力的。
  人家要做生意卫靖泽也不会拦着,但是他没有迁就对方的责任和义务,所以卫靖泽也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不说为了照顾潘刚的生意,而不让别人在自家河里垂钓的。
  既然是如此时兴的项目,单泽源一家当然要去体会一下其中的乐趣了。
  单教授一家来了没两天,潘舅舅家的儿子也来了,其实他早就放假了,只是还要忙活填志愿啥的,现在是等通知书期间,没啥要忙的了,所以就被送到乡下来了。
  卫靖泽这堂弟长相上没啥很大的变化,就是长高了不少,一身名牌看得人有些眼花,毕竟村里的人不是穿的很差,就是定制加身。
  潘亿鑫看上去不像他爸那样兴高采烈的,倒是显得有些嫌弃的样子。
  到了房子跟前,虽然早已经被震撼,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十分不在意的样子来。
  在这个年级的孩子,都是喜欢受到关注的时候,觉得是老子最厉害,你们都是渣渣的时候,所以潘亿鑫这幅姿态也可以理解。
  当然潘亿鑫还记得自己考试之后,爸爸跟自己的谈话,虽然他很不乐意来,因为留在家里可以跟朋友出去打游戏,可以四处浪,甚至可以去旅游一番,但是想到爸爸说的话,潘亿鑫又觉得自己的任务挺重的,如果不能拿下来,自己一家人以后确实是要损失很重了。自己作为爷爷的直系孙子,还要来纡尊降贵来到这乡里,潘亿鑫也是一万个不耐烦,所以看卫靖泽更加看不过眼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