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医生的鬼+番外 作者:北野

字体:[ ]

 
文案
 
作为本市第一个被救护车撞死的人,林澈表示有一种奇怪的自豪感。
想他做了二十多年遵纪守法的优秀市民就算死了也该上天堂才对,但是为什么会变成了一只鬼?
变成鬼就他媽算了,为什么他的鬼魂要被迫跟着一个男医生不能超过十米??
于是林澈被迫看医生吃饭,看医生洗澡,看医生动手术,看医生跟别人调情,看医生CAO别的男人……
卧槽这个世界怎么了?!
林澈觉得自己可能要一辈子当只偷窥的透明鬼了。
直到有一天……
就在林澈无聊的数着医生用了几个姿势的时候,实体化了……
“你把他吓跑了那你就替他继续来。”医生裸着身子说。
恩,这个世界绝对崩坏了。
  
 
 
 
 
  第1章 
  
  “啊……季少好棒……嗯啊……恩……”
  床上两个全身赤裸的人紧紧的纠缠着,被压在下面面容姣好的少年脸颊薰红眼神迷离不堪,他不断喘息呻吟着,似是非常的欢愉。
  在少年身上驰骋着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如绷紧的线般挺直的鼻梁,脸部棱角分明俊美异常,幽深的眼眸里似是装满了整个宇宙般深邃但却丝毫没有情动反而格外的清醒,额前汗湿的头发随着身体的动作浮动着,蓦地,男人看向房间的一个角落,眯起漆黑的双眸。
  ……
  媽的吓死爸爸了!
  蹲在角落里的林澈被男人那道突如其来的眼神吓得一个激灵,猛地一缩差点穿透到墙的另一边但却被一股奇怪的力牵扯住了。如果不是他看地板上确实没有他的影子他都觉得那个在床上正做着少儿不宜事情的男人看到他了。
  这整件事情还需要追溯到三天前……
  三天前,林澈从学校出来想去超市买点零食和水果,在规规矩矩的等了一分钟的红灯绿灯亮起来后林澈才抬脚往马路对面走去。
  结果一辆救护车一边响着铃一边用抢劫的速度从林澈左边急速驶来。
  其实本来林澈是想躲开的,而且当时他只要快步向前跑个一两步就完全可以避免这一场车祸,可是当时他的双脚就像被一双隐形的手紧紧握住一样不能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救护车离自己越来越近,最终撞上自己。
  想象一下本来救护车上有一个等待抢救的病人,接着林澈被撞飞后救护车立刻停下,从里面迅速下来几个医生和护士把林澈又抬了进去,这个画面,都可以上搞笑排行榜了。
  于是林澈这样一个从不烧杀抢掠遵纪守法经常给老人让座的优秀市民最后还是因为抢救失败惨死了,成为A市第一个被救护车撞死的人,这个事故上了报纸,林澈在死后还小红了一把。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死了就死了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可问题的关键是他没有死透……
  他变成了一只有思想但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鬼。
  当林澈醒来的时候他在市医院,他亲眼目睹一个长相和他一模一样的尸体被盖上白布然后推进了冰冷的太平间,而且推他进去的还是经常上报纸和杂志的季家二少季丞肖,当时他就震惊了。
  有人模仿他的脸,而且竟然模仿的还是车祸现场脸?像的他自己都要相信躺在上面的就是他自己了。
  “哎哎护士,你怎么不给我检查啊我刚刚出车祸都飞出去十米了!”林澈伸出手想拉住正从太平间推车出来的护士。
  护士径直地走开,而林澈伸出的手很干脆的穿过护士的肩膀,自己也踉跄了一下。
  ……
  what happened?
  林澈不敢相信的跑上去拽住护士的手臂———
  结果手仍旧直接穿了过去,不留一丝痕迹。
  oh, sun le dog le.日了狗了。
  林澈这才意识到刚刚那个被推进去的尸体不是模仿他脸的神经病,而是他自己,并且他现在还变成了一只鬼。
  林澈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变成一只鬼,他从不做坏事又没有执念难道是因为昨天他把刚洗完的内裤放到寝室里舍友买来的十字架上了?
  好吧如果真是因为那样,若上天给他一次机会,林澈会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再也不洗内裤了。
  这时季丞肖也从太平间里走了出来,他直直的从林澈的身体里穿了过去,林澈觉得他自己就像一堵棉花墙快被穿撒了。
  ……!
  你这样穿过去有没有考虑过一只鬼的感受!
  季丞肖完全没有感觉的手插白大褂的口袋往楼梯口走去,就在季丞肖离开有十米远时,林澈突然被一道奇怪的力牵扯着,轻飘飘的魂魄直接弹到了季丞肖的身边。
  林澈扶了扶脑袋,他现在作为一只鬼,一只有思想没感官的鬼,竟然有眩晕的感觉,这个设定有点诡异……
  试验了几次后,林澈发现他无法离开季丞肖十米远,只要超过十米一毫就会被弹回去,随之而来的还有谜之眩晕。
  于是林澈学聪明了,乖乖的跟着季丞肖,寸步不离,就这样跟了他三天。
  这三天之中,林澈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有钱人的世界。
  话说起来季丞肖是谁?
  季丞肖他的父亲那边是A市举足轻重的经商家族,母亲那边是赫赫有名的医生世家,背景好的令人眼红,他自己那也是风流倜傥大众男神出类拔萃医技超凡温柔体贴床技一流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直男变备胎。
  ……
  在林澈看来不过就是一个有点小钱长得不错性生活丰富的基佬。
  重点是长得不错。
  第一天,季丞肖送他的尸体进了太平间后就开车回了家,他一个人住在一所离市医院比较近的一层一户复式的高级公寓里,在15层。
  季丞肖的家很宽敞也很干净,这估计跟医生多多少少都有些洁癖的原因有关。
  季丞肖脱着衣服径直走进了卫生间,林澈无聊的逛了起来,在一楼随便看了几眼就走向楼梯,连飘带走的到了二楼的走廊,宽敞的走廊里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看起来就价值不菲,林澈撇了撇嘴暗骂一声烧包后继续往里面走。而林澈显然忘了自己现在不能离开季丞肖超过十米,于是没走几步林澈就感动一阵眩晕身体则弹回了季丞肖的身边。
  如果看到一个长得很帅很gay身材一级棒的男人脱光了衣服在洗澡该怎么办?
  拍照被他上还是直接上了他?
  然而想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林澈现在是个鬼而且林澈用他看过的所有A鬮发誓他是个直男。
  林澈眯起眼睛状似无意的瞥了眼季丞肖两腿之间的那玩意儿,不屑地冷哼一声,“五十年后照样不能bo起。”
  季丞肖皱起眉,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他觉得今天的水温有些低,医生到底还是比较敏感的。
  浴室里的水雾一片朦胧,镜子被也模糊不堪,没有人能看见镜子前的洗手台上蹲着一个人,那个人穿着深蓝色的七分短裤,上身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此时他正一脸怨气的盯着在不断撒出水的喷头下洗澡的男人的脸和腹部上的肌肉,而镜子里,竟没有他的身影。
  季丞肖擦身体的动作顿了顿,骨节分明的手扯过挂在墙上的毛巾随意的围在了腰际,接着他又拿起另外一条毛巾边擦拭头发边走出了浴室。季丞肖觉得今天这个澡洗得格外的不舒服,水温不对不说就连浴室都变得很奇怪。
  林澈从洗手台上跳下来,跟着季丞肖走出了浴室。
  本来林澈以为一个鬼是摸不着东西的,其实不然,他可以穿透墙壁,也可以不穿透,这完全都看他自己的想法,他照样可以碰触到墙壁桌子地板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不过那就是像一个完全没有重量的人去触碰一样。
  季丞肖走进二楼右边的第一个房间,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到了椅子上然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林澈跟着季丞肖走了进去,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房间,黑白主色调的家具,巨大的落地窗朝南,宽敞洁净,环境确实不错,不过……
  真不是个鬼呆的地方。
  林澈眼睛转向看起来就柔软无比的大床,季丞肖躺在床上合上双眸似乎已经睡着了,围在他腰际的毛巾有些松散,露出了性感的人鱼线,蜜色的皮肤泛着光泽,未擦净的水滴折射出微弱的亮光。
  ……林澈似乎知道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季丞肖了。
  林澈轻飘飘的跳上床,柔软的大床没有一点往下陷的痕迹,他很自觉地躺到了季丞肖的身边,“兄弟借个地方睡睡啊,我也不知道鬼要不要睡觉,反正你也看不见我,我也一点都不占地方,你这床又那么大,你看成吗?”
  季丞肖自然是没有回答。
  林澈不要脸的点点头,感动地说:“你答应了,真是个好人。”
  林澈侧着身子躺好,眨了眨眼睛,困意逐渐袭来,就在林澈的眼睛马上就要完全闭上时,季丞肖突然睁开双眸,漆黑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幽暗的亮光,深邃诡谲。
  “我日!”林澈吓得直接滚下了床。
  林澈把身体缩到床头柜后面,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脑袋看向床上,床上那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起英气的双眉,深不见底的双眸微眯,似乎有夜光在他眼里流转,许久,才缓缓的合上双眼。
  吓死鬼了[微笑]。
  林澈立刻跑到离床最远的沙发上,安分的缩在一角。
  这个季丞肖不会有精神病吧……不都说精神病人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吗?林澈突然感觉季丞肖这个人物相当危险。
  “精神病还能当医生?这不是害人的吗?……难道……难道说老子就是被他给neng死的?!”
  “他刚刚难道看到了一只英俊潇洒的鬼了?”
  “CAO,老子是鬼啊,怕他干什么,有本事他来咬我啊,看老子不吓得他哭着叫爸爸。”
  林澈靠在沙发上不断的嘀咕着,最后竟也睡了过去。
  “恩……季少……轻,轻点……嗯啊……”
  “恩……"
  男人的呻吟声和喘息声。
  躺在沙发上的林澈幽幽转醒,缓缓的睁开双眼,清晨的阳光穿透巨大的落地窗进入房间,给房间染上了温暖的金色,有些刺眼的晨光让林澈不舒适的揉了揉眼睛。
  ……∑( ° △ °|||)
  我CAO。
  上帝说,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我给他关上一扇门的同时把窗户也锁了。
  爱迪生说,我1%的灵感就是那么重要。
  顾城说,我青峰大辉般的眼睛是用来寻找光明的。
  林澈说,我感觉我的眼睛受到了强女干。
  林澈坐了起来,默默地转过身面对墙壁思考人生,他觉得自己需要看几十部A鬮净化心灵。
  林澈从没看过GV,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两个男人怎么干,这个画面,还是挺酸爽的。
  “嗯啊……季少……恩轻点……啊……”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舒服吗。”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楮卫蒋沈韩杨……
  “恩……嗯啊……舒,舒服……"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恩……嗯啊.松开……求,求你让我射……嗯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