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拐个骨架带回家 作者:咸鱼一枝花

字体:[ ]

 
文案:
作为一个已经金盆洗手的驱灵师,齐横没想到居然还会有非人类自动找上门来。面对一副骨架提出来的诡异要求,他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面对一副心机骨架,齐横决定要把他带回家!!
(心机骨架表示:没那么容易。)
 
表面欠扁内心忠犬攻X阴晴不定伪装受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横,流离骸 ┃ 配角:墨骨百岛,天留笑,小白白 ┃ 其它:三界,青铜匙,灵异
 
 
 
  ☆、不速之客
 
  “好了,今天的晚自习就上到这里了,同学们先下课回去休息吧。”齐横一边收拾着桌面上的教科书,一边对讲台下蠢蠢欲动的学生们说道。
  “好耶!老师再见!”讲台下一阵欢呼过后,学生们瞬间一哄而散,眨眼间教室里只剩下几个值日的同学在打扫教室。
  齐横像往常一样,带着学生下了晚自习后便朝着自己的住处走。他的住的地方离学校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是一座一层楼的小平房。因为他是外地老师的原因,校长特地找来自己家亲戚闲置的房屋。就因为这个他才不好意思拒绝校长让他当班主任的要求。比起当班主任来,他个人更倾向于当个普通的任课老师。
  乡村夏夜的星空干净的不像话,加上这几天天气不错的原因,天上的星星更是显得明亮。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月光足,不然忘记带手电筒的他就得摸黑回家了。
  齐横回家的路上还要要经过一小段山路,月光打在路边的树上,一片斑驳映在泥地上,正好和天上的星空交相辉映。他喜欢在这种天色下独自回家,这会让他觉得有种莫名的舒坦。
  “......”
  就在齐横走了快一半的路程时,前面不远处的灌木丛里突然传出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齐横立马警惕了起来,他迅速地躲在路边的一棵大松树的后面。平时他走这条路很少碰到人,偶尔能看见几个晚上打鱼捕蛙的村夫打着电筒经过。而今天这动静明显就不像是那些打鱼的村夫,不仅没开手电筒,而且听动静那灌木丛里好像不只有一个人。
  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前面的灌木里面似乎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非人类散发出来的气息。这让他有一点不解,三年前来这里教书的时候,他第一件事就是把周围那些不长眼的阿飘给处理了。想到这里齐横不禁笑了笑,看来躲前面的家伙似乎没打听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齐横除了是个老师之外,之前还是个驱灵师。虽然现在这个职业已经变成他的副职了,可他也养成了一个职业病。只要看见这些东西,他就想把他们好好的教育一番。
  “怎么办,他不见了,那钥匙碎片可还在他身上呢。”一道尖细的声音突然从灌木丛里传了过来。
  “谁让你把人跟丢了的,这下好,回去我们都不能交差。”
  “就是,就是!上头怪罪下来还得连累我们。”
  “可是,你们不也把人跟丢了嘛...”
  “还不是你带的头,反正就是怪你!”
  灌木丛里开始开起了□□大会,几个细细的声音互相□□了起来,让躲在一边偷听到的齐横满头黑线。这群非人类,是他见过最差的一届!他还没出场,这些家伙就开始窝里斗了。不过他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些家伙嘴里的钥匙,可能就是他要找的东西,他得把这些人拦下来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齐横不禁有些狂喜。好家伙,他三年前决定来这里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别吵啦!上头来信号了,叫我们赶紧回去!”这时一个冷静的声音插了进来。
  “那我们现在要回去嘛?”
  “对,现在就得走,上头似乎有急事。”
  “那那个人怎么办?”
  “那个你别管,先让他逍遥两天,反正钥匙在他身上也不会跑掉。赶紧走!”
  齐横听他们这么一说顿时就不高兴了,来他的地盘不打个招呼就先走,想的太美了吧!
  “哎,你们先别急着走。”齐横整了整衣服,一脸不悦的从松树后面走了出来。本以为会惊起一片鸡飞狗跳,没想到前方那团灌木丛里倒是安静的出奇。
  “妈的,跑路倒是挺快的。”齐横快步摸进那灌木丛里一看,除了一只湿漉漉的□□在朝着他呱呱叫之外,那些叽叽呱呱叫个不停的东西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真是没意思,我还以为今天能等来一条大鱼呢。”
  没有逮着那几个小东西,齐横也不气恼。反正过不了多久那群家伙肯定还会在回来,他已经等了三年,也不在乎再多等上一段时间。
  “唉!”齐横看着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叹了一口气,他弯腰捡了一根小木棍,推了推那只癞□□。见它一拐一拐的跳走,他这才站起来拍拍屁股继续回家。不把这小东西弄走,指不定待会被那些捕蛙的人收走,保护动物也算是给自己积点德。
  齐横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后院用自来水冲了一个澡。因为家里住的偏僻,齐横洗完澡啥也没穿就这么大喇喇的光着身子,从后院不紧不慢的晃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啊...真舒服!”
  齐横把两条大毛腿搭在茶几上,顺便从屁股地下摸出了一包压的瘪瘪的烟盒。他从盒子里面抽出了一根烟,点燃后塞进了嘴里,随后整个人都陷进了沙发里,开始抽起烟来。
  “喂,烟都快抽完一根了,你也该出来和我打个招呼了吧。”齐横低头看了一眼含在自己嘴里,已经快燃烧到尾部的烟,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随着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一副灰白色的人形骨架从黑暗中慢慢显形。
  “卧槽!”齐横一惊,一不留神滚烫的烟灰就掉在了他的肚子上。齐横烫的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粘在他屁股上的烟盒啪嗒一声的掉在地上。他赶紧手忙脚乱地拍打着自己身上的烟灰,全然不顾站在他面前的非人类。
  “妈的,烫死我了。”
  好不容易把粘在自己肚皮上的烟灰拍干净,他的肚皮好几个地方都被烫成红色的,还一抽一抽的疼。齐横一脸肉痛的看着肚子上的几块红斑,一屁股又坐回了沙发,哼唧哼唧地用嘴朝着自己肚皮使劲地吹气。
  见齐横这么无视自己,骨架明显是生气了。不知不觉的,一股冷气就在他的周围向客厅的四周蔓延开来。本来坐在沙发上光着身子一个劲吹肚子的齐横,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抬头一看,嘿!感情这非人类逮着他面前摆谱了!
  齐横猛的站起来,一把扯过沙发上搭的布巾利索的围在腰腹上。长腿一迈,来到那副骨架前。还没等骨架反应过来,它就被齐横猛的一推靠倒在身后的墙壁上。齐横身高要比骨架高上半个头,整个人朝骨架这么一压,基本上就把它给控制的死死的。
  趁着骨架还没反应过来,齐横曲起左腿制住骨架两个腿骨,右腿微微后伸着力。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道黄符,用手死死的按在骨架的天灵盖上。
  做好这一系列的事之后,齐横这才近距离低头打量起微微挣扎着的骨架了。看了半天,除了颜色比实验室用的人造骨架深上那么好几层之外,好像并没有其他不同。齐横还特地曲指敲了敲骨架的头骨,这声音听上去倒还是有几分清脆的嘛。
  齐横这一番自顾自的敲敲打打,摸摸抱抱的,可是把他身下压的骨架给惹火了。要不是它没有表情,又被制住天灵盖发不出声音,这才让齐横讨了好处,自己受了屈辱。
  “我说,之前敢这么摆谱的小东西们,可都已经被我收拾利索了。这次看我高兴的份上,这小鞋你想怎么穿可以自己选。”齐横把敲打舒坦了,把黄符卸了下来问道。
  “放手。”
  终于能开口的骨架倒没有齐横想象中的激动或者害怕,说话的声音已经平淡的像水一样。但它越这样,齐横体内的欠扁因子就越是活跃。
  “我说不放呢?”
  “哼,你可以试一试。”
  “试试就试试,你难道还能拿我...嘶...”齐横话还没说完,脖子上就传来一阵刺痛。妈的,他被面前这家伙阴了!
  “放手。”骨架又重复了一遍。也许是这会制住了齐横,它淡淡的声音中含了一丝计划得逞后的愉悦。
  小骨架得意了,齐横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他脖子上似乎是被一圈看不见的线给缠着了,而这些线的另一端就在小骨架手里揣着。他刚刚对小骨架那么一番羞辱,这回小骨架翻身了,齐横的脖子自然就没个好受了。
  “喂!你可给我悠着点,这线可他妈贴着我大动脉呢!”眼看小骨架的线越扯越紧,齐横有些慌了,他只好松开小骨架,举起双手一脸诚恳地看着小骨架。感情这家伙给他来真的!要是真被这么一个玩意弄死了,传出去死了变成鬼也没法混啊!
  “想活命就老实点。”小骨架本来就没有想法要齐横的命,要不是齐横自己上赶着,他也不会把这东西拿出来治他。
  “哎哎...我老实着呢。”齐横一听,立马换了张脸开始点头哈腰起来。
  “你要是老实,就把你那一半青铜匙交出来。”
  齐横一听,立马就不干了。笑话,这把钥匙他自己也找的死去活来的,现在这破玩意一句话就想拿走它,简直没门!
  这么一想,齐横干脆无赖地朝地上一躺:“钥匙没有,要命一条。”说完两腿一伸,眼睛一闭,一副任人宰割状。
  “想死我就成全你!”
  他这副死皮赖脸的模样也惹恼了小骨架,眼看小骨架细长的小胳膊一挥,一阵尖锐的刺痛感便从他脖子上传了过来。齐横感觉脖子一凉,心道不好,这小骨架铁定是让他脖子见红了。
  “哎哎哎...你轻点,你勒死我那一片青铜匙你这辈子就别想得到了。”齐横龇牙咧嘴地摸着自己的脖子从地板上爬了起来,整个人又十分不要脸的贴在小骨架的面前说道:“你现在利索点放开我,保不准哪天我心情一好那把破钥匙就给你了。”
  小骨架虽然心里憋着一口恶气,但眼下要紧的是拿到青铜匙回去救命。无奈,它只得松手暂时解了对齐横的束缚。
  “你别高兴的太早,只要青铜匙一天没交给我,那丝线就会一直缠在你的脖子上。无论我在什么地方,要你这条命也是一瞬间的事。”
  齐横无赖的说道:“那你也别高兴太早,我这青铜匙一天不给你,你也没办法取我这条小命。”
  “你!”
 
  ☆、和解,同谋
 
  “醒醒!醒醒!”
  睡得正香的齐横朦胧中感觉到有什么人在推他,但他实在是太困了,翻了一个身又继续睡了过去。
  “嘶...”还没等他继续睡上两秒,脖子上一阵刺痛让他立马睁开了眼睛。“我靠!你更年期啊,昨天晚上不是商量好了咱们暂时和解的嘛!大早上的又来做什么妖!”
  齐横一脸不爽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脸怒气的瞪着眼前的小骨架也就是流离骸。昨天晚上这小骨架把自己床抢了去不说,今天早上大清早的又用他那破丝线缠自己脖子。他真是不懂,这一个破骨头架子,要睡觉也就算了还偏偏要睡他的床!
  “啪!”
  琉璃骸把手里一直在响的手机摔在齐横的身上,手刚一扬,齐横就极其没出息的抓住流离骸的胳膊讨好道:“你别生气...我刚刚那不是故意的。你那线也不能老用啊,万一我这皮糙肉厚的把你的线整断了可就划不来了。”
  “哼!放心,我的线结实的很。下次要是再这样,少不了给你好果子吃。”
  见齐横服了软,流离骸也没和齐横多计较,对着他威胁了一番后便转身回了房间。
  见流离骸回了房间,齐横这才手忙脚乱地把滑到自己屁股底下的手机拿了出来。一看,好家伙校长打来的,再看看时间,齐横不禁想仰天长啸一番...他的工资又得被扣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