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被一个男鬼盯上了怎么办 作者:莫如归(下)

字体:[ ]

 
    ☆、第41章
    
    昨天下午,在霍云龙的车上,他始终不肯对霍云深说出真相。最后霍云深不得已露出凶态威胁他,他终于肯把真相一一说出来。
    得知自己和母亲完全就是霍老爷子的牺牲品,霍云深疯了,满脑子都是杀了那个畜生,为自己母子二人报仇。
    在临近动手的前一刻,霍云深的心忽然紧揪了起来,他在想,假如自己杀了人,楚楦还会接受自己吗?
    他本来就很害怕身为厉鬼自己,本来就不喜欢自己凶残的模样……霍云深已经可以预见到,楚楦听见自己杀人时候的表情,无非是恐惧,厌恶,或许还有失望。
    但是,霍云深不想欺骗楚楦,所以只要他一问,就把杀人的事实告诉他。
    “是你杀了他们?”喃喃着这句话,楚楦的眼光变得呆滞,身体没由来地开始颤栗,那是两条人命啊,说杀就杀了吗?
    可是楚楦,霍云深会随便杀人吗?你相信……他真的没有一丝人性可言?
    这样询问着自己,楚楦的脸色变了好几个来回,他试图努力地保持清醒,让自己别偏颇,别因为霍云深是鬼,就把他放在人类的对立面。
    冷静下来,楚楦。
    别对他露出恐惧的目光,也许他承受不起。
    “先生。”霍云深轻轻地喊道,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还有难以察觉的哀求,他究竟在想什么,心里正在审判自己的罪行吗?
    “告诉我。”楚楦抖着自己失去血色的嘴唇说:“为什么杀了他们?”
    一个是霍云深的亲生父亲,一个是与霍云深没有交集的老道士,他们确实是该死的吗?
    楚楦迫切地想知道,他们是该死的吗?
    “先生认为呢?”霍云深远远地看着他,脸上很平静,显得无动于衷,似乎两条人命对他来说只是寻常。只有眼睛能看到一点点属于他自己的情绪,他在紧张。
    这份紧张楚楦能看到吗?
    能的。
    “过来我这里。”楚楦向他招招手说道,目光既悲哀又温柔,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对待他。
    至少在真相来临的前一刻,还是想要对他好。
    不想让他因为自己的一个眼神而难过,而受伤,心已经完全偏向了他。
    楚楦……你完蛋了。
    “好……”霍云深拒绝不了来自楚楦的召唤,他即便是断了腿,爬着也要向他爬过去。
    他没有敢走得太近,就在楚楦跟前一点点的地方,他乖乖巧巧地站着,接受质疑和审视的目光。
    其实并没有,楚楦没审视他,也没有质疑他,只是疑问地看着他而已。
    “我知道,只要是我问你,你都会实话回答我,对不对?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杀人啊?”楚楦握紧他的双手问道,将他往自己的身边拉近了一点。楚楦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正在对待一个小孩,害怕他叛逆,又害怕他受到惊吓,所以连声音都不敢太大:“求你了,告诉我吧。”
    面对这样的楚楦,霍云深的心绪乱得毫无章法,他摇摇头,竟然说不出一个字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这么好的人?
    “你别这样,无论是什么原因,只要你跟我坦白……”
    “你都会接受吗?”霍云深仍然看着他,声音轻不可闻地从他两瓣苍白的嘴唇中传来。
    他想听到什么答案,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都没有跟我说,叫我怎么接受?”楚楦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些,如果这样都不行……干脆将他拉到自己腿上,抱着他腰:“我让你知道,我对你很偏心,一点都没有怀疑你……这样你会不会更坦诚一些?”
    霍云深还是摇头:“先生这样会让我……”
    “说!”楚楦用力地勒紧他,突然高声喝道,哪里还有半分温柔的影子。
    “……”坐在他腿上的霍云深,整个身体一僵。
    “快说!”楚楦凶着脸,用力扣紧他的腰,动作中带着几分粗暴……霍云深第一次被这样,竟然情不自禁,呐呐地开口:“他杀了我母亲,还有我。”
    得到这个答案,楚楦的心一下子松下来。
    “先生可知道我有多恨他?”霍云深用穿透空气的,怨恨的眼神看着前方:“原来我母亲是他用钱买来的,我是他刻意生下……用来替他转运,他在我身上施展邪术,助他得到霍家,后来更成为一方富甲。”
    “他真是个畜生……”楚楦怔怔地听着,感到头皮发麻,这种人死得其所,早应该横死才对。
    “我还没出生就注定……”
    “别说那些,忘了吧。”楚楦更用力地抱紧他,将他的脑袋摁在自己胸前,用手抚摸他的发丝:“那些都过去了,不要再去想了好吗?”
    霍云深被抱着,低头凝望着自己的脚尖,有一股浓浓的哀伤从他身上透露出来。他被冤死的怨气无法释怀,被烧死的灵魂无处安放。
    他是一只厉鬼,更是一只冤鬼,怨鬼。
    注定在这个世上,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因为这个世上容不下他,他是不应该存在的。
    “我不甘心,先生。”霍云深小声地喃喃道。
    他一直靠着楚楦,不愿意起身离开。因为离开楚楦身边就会难受,只有挨着他才会感到舒适。
    鬼气耗尽的说法是真的,昨天霍云深动用了太多力量,今天的他肤色越发灰白透明。
    “你怎么了?”楚楦抬手摸着他的脸,发现这鬼的脸颊比以前更透明了点,跟自己的手指一对比,显得分外吓人。
    那皮肤摸上去,没有多少实感,就像摸到了虚拟的东西一样。
    “……”霍云深不说话,他静静地凝视着楚楦,好像不舍得移开眼睛。
    楚楦鬼使神差地,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唇。
    无形的阳气,从温热的嘴唇间过渡到冰凉透明的嘴唇,令霍云深舍不得吻着自己的男人离开,他环着楚楦的脖子,半请求半强迫地,让楚楦在自己唇上多逗留几分钟。
    “是不是阳气不够了?”楚楦疑惑地道,继续温柔怜惜地吻他,一边注意到他的眉间渐渐松开,最后肤色也恢复了正常。
    霍云深按住自己的心,那里好像活了一样,砰砰地跳动。
    “先生听一听?”他站起来,将自己胸口送到楚楦耳边,轻轻按住楚楦的头部:“先生听到了吗?”
    楚楦的耳朵,贴着冰冷的胸膛,他什么都听不到。死寂的胸腔,里面的心脏是不会跳动的。
    “嗯……”心地善良温柔的男人,却抱着这只鬼说:“我听到了。”
    站在他腿间的霍云深,闻言的刹那间,绽放出羞涩又灿烂的笑容。
    他的爱情,像一朵花儿般,一夜盛开。
    ……
    十一月的初一,那一天是霍家老爷子出殡的一天。
    与霍家算是非亲非故的楚楦,却接到霍云龙的邀请,让他去参加丧礼。
    得到的消息的当下,楚楦的心情复杂得不行。自己和霍云深是这种关系,而霍老爷子的死正是霍云深下的手,他却要去参加丧礼?
    他坐在那里出了神,在想怎么回复霍云龙。
    丧礼什么的,楚楦觉得自己还是不去参加比较好。
    “霍逍是怎么死的,他很清楚。”一道幽幽的声音,在屋里头响起。
    楚楦举目四望,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那只鬼……他穿着宽松舒适的长衫,拿着一本杂志装模作样地在看。
    “他知道是你做的?”想明白这句话之后,楚楦的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偌大的霍家,究竟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豪门,每个人都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霍云龙他真的只是纯粹帮你?”那天来找自己,告诉自己一些消息,真的只是纯粹关心霍云深?
    楚楦问霍云深,他却说:“那些肮脏的事情,有辱先生的视听。”
    “呵。”楚楦说:“你是不想告诉我吧,其实我不介意,要介意的话早介意了。”有时候他隐约感觉到这只鬼有点莫名其妙的自卑,可是为什么要自卑?
    出身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悲惨的命运也只会让人怜惜他,而不会看不起他。
    霍云深低下了头,假装看杂志。
    “明天要参加丧礼,我出门买一套黑西装,嗯……初一,顺便买只公鸡回来。”楚楦在心里一一计划着,进屋里换了一套外出的衣服,拿起钱包和钥匙准备出门。
    那鬼幽幽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道:“一只鸡,还不如先生一个吻。”所以,买了也是白买。
    “哦?我想吃鸡肉不行吗?你就知道是买给你的?”楚楦翻了翻白眼,自己的精气都给了那鬼,自己补一补怎么了?
    霍云深捕捉到楚楦孩子气的模样,他嘴角上翘,微微地一笑。
    含着蜜意。
    “我走了,你要来吗?”楚楦站在门口,有点犹犹豫豫地踌躇着,没有动作。
    “嗯,我跟着呢。”霍云深感到奇怪,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样问。
    楚楦要出门,他当然要跟着的。
    “要不……你去换一套衣服,一起出门。”楚楦晃了晃自己空荡荡的手掌,略带羞涩,提议:“跟你一起逛街。”
    霍云深呆呆地望着他,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乱跳了。
    “好……”他干涩的嗓子眼冒出一个字儿,迫不及待地答应道。
    他仔细观察楚楦身上的穿着,然后换上一套跟他搭配的冬装,戴上大大的冒兜,围巾,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来。
    灰白的手藏在袖子里面,楚楦的手掌从袖口钻进来,握住他的手指。
    霍云深挣扎了一下,急急地吐出两个字:“会冷。”
    “不怕。”楚楦牵着他出门。
    这样一起走在路上,别人是可以看见的。
    “外面的世界变了很多,你还没有去逛过吧?”楚楦带着他,在楼下截了一辆计程车,目的地是商城。
    商城附近有一条美食街,楚楦无聊的时候喜欢来这里吃东西。他的胃口其实不小,可以从街头吃到街尾,但是作为单身狗,这样招摇过市毕竟有碍观瞻,所以他也很少来。
    今天就不是单身了,楚楦带着媳妇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