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听说帝国元帅要养我+番外 作者:落樱沾墨

字体:[ ]

 
文案
 
塞灵是个私生子,爹不疼娘不要的小可怜,又穷又瘦又小,还没上过学,过着帝国最下层阶级的辛苦生活。
 
 
有一天,战功显赫地位高贵的帝国元帅洛蒂安·汉默尔说要和他结婚。
 
 
看着厕所都比自己住的地方还宽敞元帅首府,塞灵忐忑的怀疑,元帅大人眼神真的没有问题吗。
 
 
【洛蒂安元帅很忧郁,为什么他家小可怜怎么宠都不上天?】
----------------------------------------
多少年后,有人翻出了塞灵在星际网上发布的帖子。
 
楼主:为什么汉默尔元帅已经结婚了,却还有那么多追求者?
网友1:元帅是全帝国的元帅!
网友2:汉默尔元帅是帝国英雄,每个人都有垂涎的机会!
网友3:打倒元帅配偶!还我元帅单身!
-----------------
楼主:如何告诉同学汉默尔元帅是我丈夫?
网友1:呵呵。
网友2:呵呵。
网友3:别做梦了,好好学习吧。
-----------------
槽点:
1、甜文,花式宠人,苏,白,狗血。
2、双洁,HE,揣包子,星际种田风。
3、先婚后爱
4、小攻前期性冷淡,禁欲系
 
Cp: 强大冷峻禁欲忠犬攻X小可怜温顺受
*
 
内容标签: 甜文 星际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塞灵、洛蒂安 ┃ 配角:星际众人 ┃ 其它:生子,宠文,先婚后爱
  ☆、第1章 【Chapter001.元帅的婚姻】
 
  【r001.元帅的婚姻】
  洛蒂安·汉默尔。
  塞灵凝望着银色机甲壁上用篆刻刀印下的飘逸字迹,着迷的伸出手——
  “如果你碰坏了机甲上的钛分子着色膜,这个月的工资你就别想要了。”老板的声音带着警告懒懒的飘过来。
  塞灵抱歉的收回手,小心的抱着怀中的清洁工具走到房间的长条柜子里摆放清洁机甲的专业工具,犹豫的轻声说,“老板,我……我已经成年了,可以当学徒了吗?”
  塞灵是这家机甲清洁店的职员,说是职员,却被勒令禁止触碰任何高级机甲,更別说亲自为一架机甲清洁了。
  他来这里两年了,只能羡慕的看着别人为机甲涂上清洁的液体,用软布亲手触碰冰凉威武的庞然大物,然后镀电着色,覆盖保护膜。
  机甲是每个男孩儿都热衷的机械武器,更别说在如今高度发达的圣岚斯帝国。
  塞灵很穷,穷到每顿饭都要掰着指头抠出来,所以他可能一辈子也买不起一架机甲,如今他连摸一下机甲的机会也没有。
  于是能亲手为机甲清洗镀色,变成了塞灵除了生存之外最大的心愿。
  况且,只是普通机甲而已,更不敢想那些赫赫有名的机械战机了。
  费格低头摆弄自己的指甲,不耐烦的说,“你能认出来什么地方是能源系统,骨架系统,末端传输系统吗,你连学都没学过这些,我怎么敢将客人的机甲放在你的手里?”
  “我会认真学的,我可以——”塞灵还欲辩解,费格烦心的挥挥手,“塞灵,这里不是学校,我是付给你钱又不是让你免费来学习的,好了好了,快点打扫,今天黑蜘蛛区超市后面有便宜的水果甩卖,我捎你去。”
  “哦……”,塞灵失落的抿唇,费力的够过放在高架上的喷漆瓶罐收进柜子里,将地上扫地的圆盘机器人关上电源与其他东西归放整齐,最后不舍的看了眼静静伫立在宽敞CAO作室中的银白色机甲,转身关上店门。
  深蓝色的夜空,浩瀚星河缀满星幕,银河系太空辽阔,星云梦幻缥缈,遥远的外空触手可及,神秘莫测的黑洞刮着永不停息的大风。
  灿烂的星河像从未有过战争一般,祥和安宁神秘。
  塞灵看着漫天星空,然而,连维持生计都困难的他更别说去别的星球了,银河的浩瀚绝美,离他太远,远到只能是个梦。
  费格开着二手飞行器咬牙骂道,“又有游街的,今天这是第几次了!还让不让老子走了!去晚了烂水果都要被抢光了。”
  塞灵趴在透明窗上往外面看,前面飞行器歪歪扭扭拥堵在一起,陆地上浩浩荡荡的游街群众和无数刺眼显目的标语大字,浮在半空的彩色长条气球朝这里漂浮过来。
  塞灵一愣,气球上是汉默尔元帅的照片,男子修长的身体侧身而立,鲜红大氅衬得他俊美无暇,凌厉冰冷的双眸透出的曦光如星辰般耀眼。
  照片的一侧写着显眼的大字——反对元帅与舒斯特家族联姻,打倒元帅配偶!我们要见元帅!!!
  联姻……和舒斯特。
  塞灵在那三个字上片刻停留,慢慢收回视线,问道,“为什么要反对?”
  费格不耐烦的敲打着玻璃窗,脱了鞋子盘腿坐在飞行器CAO作盘上,瞥他一眼,“女干商啊,帝国很多行业都被舒斯特家族垄断,哼,一个个老女干巨猾,这样的家族根本就配不上元帅。”
  帝国有谁能配得上汉默尔元帅吗,谁有资格站在元帅身侧呢?
  塞灵不知道。
  全帝国,全星际恐怕都没人知道。
  一百五十年前,银河系琴鹤座遭遇千年难遇的危机,太阳风暴|干扰电磁波造成数万人受辐射污染。
  其中污染最严重的行星展开厮杀,开始争夺有利空间躲避毁灭性灾难,在最危机的时刻人类的自相残杀让天灾肆无忌惮。
  在太阳风暴结束的七十年后,琴鹤座由数百高度发达行星变成仅存的不到三十个颗,其他行星化为荒凉焦土,亿万民众死亡数目近半。
  就在所有人以为付出了巨大代价换来的安定到来的时候,自宇宙黑洞涌出无数异形虫族跳跃空间来到琴鹤座,它们开展大范围殖民掠夺,烧杀劫掠,释放有毒物质残害人类,百万人类死在异形虫族的刀钳之下,尸体化作血水永远消融在荒凉的星球。
  银河系琴鹤座的星球各自为战,抵抗异性虫族的同时要防着星系里的人类偷袭。
  人类的分散不团结为虫族入侵提供了绝好的机会,就在所有人类即将论为虫族的刀钳之下时,汉默尔家族率兵远航,游说星球联盟,达成生死共荣的协定,共同拿出尖端机甲武器对抗异形。
  而洛蒂安·汉默尔便是其中最年轻卓越的将领!
  在父亲和叔父与虫族征战数十年,叔父战死,父亲重伤,联盟军陷入史无前例的打击。
  年轻的洛蒂安·汉默尔出现在世人眼中,临危受命携上万联盟军对异形虫族,在荒凉的星球部下天罗地网,终于在一次次残酷的抵御突袭反抗中大量歼灭异形虫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百年战争结束那一刻,银河系琴鹤座沸腾了,那是一百五十多年的痛苦挣扎战火纷飞的年代,那是银河星系爆发的最大的星宿大战,而这一切终于随着那个屹立在东方荒芜星球的男人带领的数万联盟军浴血厮杀中缓缓落幕。
  在那场百年之战的结束序曲中,有一人的名字将永远留在星际史册上。
  领导数万将士平定多国之乱,对抗异形虫族维护人类尊严,屹立在东方尽头,同圣岚斯帝国皇帝接受众国臣服,带给数亿民众和平的帝国元帅——洛蒂安·汉默尔!
  而圣岚斯帝国也以他卓越的科技和强悍的军事力量成为琴鹤座超级大国与其他行星强国为辅,开始了相对和平的统治。
  塞灵曾见过在星际网上公开的战争画面,血腥残忍,荒凉绝望。
  而那个人就这样出现,神情坚定铁硬,唇角的血迹印着苍白冷静的面孔显得惊心动魄。
  他的声音沉稳,带着一切不可动摇的力量。
  他站在被虫族占领的遥远星球,抽出机甲佩戴的刺刀直至前方!
  ——虫族除尽时,便是我联盟将士归家之日!愿流尽吾身之血,护我万里河山!人类!永不屈服!!!
  耳旁游街的人群呐喊和抗议声仿佛化作战争中的嘶鸣,让塞灵恍惚震撼。
  所有人都知道结束百年战争的男人付出了什么的代价!
  所有人都殷勤期盼着在战争中遭受重伤的男人醒过来!
  也许是无数人的心愿过于强烈,在长达一年的恢复后,圣岚斯帝国皇帝终于向世人宣布汉默尔元帅苏醒了。
  他活下来了!
  不同于明星的狂热绯闻,洛蒂安·汉默尔以他强悍坚硬的精神,追求自由,永不屈服的品格,沉稳内敛谦诚的为人态度成为至今无数人心目中坚定的信仰。
  所以,他对帝国民众而言,不只是一个胜战将军啊,而是鼓励着年轻人抵抗外族克服艰辛苦难的精神支柱。
  他的一切都和帝国民众息息相关,更别说将要成为元帅爱人,为元帅带来幸福的人啊。
  不用那人有多么厉害,有多么富有,只希望能让元帅是真的幸福,是真的被人心疼着,照顾着,信任着,深爱着。
  所以与元帅联姻的人是合适的吗,是值得全帝国人将他们的信仰他们的元帅交托给他吗,是能够陪伴元帅一生一世的人吗。
  浩浩荡荡的游街人群没人知道,恐怕,连汉默尔元帅也不知道。
  费格看见前面动了,连忙开着飞行器往线路里面挤,“就算元帅要结婚,也不应该选择一个只看重金钱利益的家族。就是仇富怎么了,有钱了不起啊!元帅还是帝国英雄呢,我就觉得没人能配的上他!”
  塞灵眨眼,从回忆中抽出思绪,脑中男人染血的侧脸和长条气球上照片逐渐合二为一,化成脑中鲜活明晰存在的影像。
  他勾起唇角,笑容浅淡。
  费格朝后面看他,想了想,扔过去一盒东西,吊儿郎当的说,“十八了吧,今天是生日?”
  “嗯。”塞灵翻开那盒子,上面画着炫酷的图案,三个大字醒目的印在上面。
  避!孕!套!
  赛脸发红,“老板……”
  “哈哈哈,成年了,没什么送你,这盒新的,还没拆开。我给你说,不避孕,也要讲究卫生不是,谁知道那些人有病没有,找个小妞去开荤,我认识有个,可以介绍给你啊。”
  塞灵连忙摇头,“谢谢,不过真的不用了,我那个……嗯,用不到的。”
  费格见缝插针,蹭的钻到一架崭新的飞行器前面,朝后面比出个中指。
  “啊!时间差不多,让我找个地方停下来,已经很多人去了。”费格扬起眉毛,哈哈大笑勾着塞灵的肩膀下飞行器,“我给你说,那玩意儿长时间不用会不好用的!听过没,很多人都说汉默尔元帅是性冷淡,”
  塞灵睁大眼睛,性冷淡?
  “可不要告诉别人,我也是听说的,你看看元帅那张万年禁欲的脸,扣子永远都扣到领口,对谁都一副冷情寡淡的模样,你能想象到他对别人意- yín -,想到他自己撸是什么模样吗?”
  那位,天神一般,被亿万人凝望,是多少年轻人的信仰,屹立在帝国最高处的战神。
  嗯,撸——
  塞灵拼命摇摇头,清秀的脸庞发红,觉得他们好像在亵渎元帅,连忙道,“不要说了,我们快走吧。”
  等两个人赶到的时候,黑蜘蛛区的街口的超市后面一群人大包小包满意的往回走,费格拉着塞灵快跑几步,大吼一声,一头扎进人群中。
  好一会儿才费力连抢带拽扯出两包东西,他扭头一看,塞灵被挤得头发乱糟糟的,在人群中又瘦又小,猫腰从人群里抱出一包东西和费格对视一眼。
  “抢到了,幸好没晚。”费格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