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兰翔修仙技术学院 作者:长生千叶(中)

字体:[ ]

 
    
    第36章 鬼头节4
    
    卜凡的双手无力勾住北堂第五的脖颈,瘫软下来,一下软在北堂第五怀里,他睁开双眼,不断的喘着气,两眼无神,空洞的注视着北堂第五。
    北堂第五的嘴唇上还残留着卜凡的温度,温柔的温暖,残存着柔软的余韵,虽然只是渡气,但是北堂第五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快感。
    北堂第五的面色没有变化,仍然是一脸冷漠,不过他的心跳变得更加有力了,呼吸微微有些粗重,眼神深沉的盯着卜凡的嘴唇。
    卜凡就无神的躺在他怀里,似乎困极了,疲惫极了,嘴唇张合着,轻轻喘着气。
    北堂第五慢慢伸手搂着他,将他搂在怀里,轻声说:“嘘——睡吧,闭上眼睛。”
    卜凡似乎被北堂第五温柔的嗓音蛊惑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起来非常温顺,而且乖巧,侧头靠在北堂第五的怀里,很快呼吸就平稳绵长了,还用脸颊轻轻蹭了蹭北堂第五的胸口。
    北堂第五伸手搂着他,轻轻的拍了两下,直到卜凡完全睡着。
    肖瑾然从枯井走过来,本身想看看坟地,结果就看到了这样一幕,北堂第五和卜凡搂着一起,热烈的激吻着,肖瑾然感觉自己走的并不是太近,但是他竟然听到了接吻的声音,还有卜凡的喘息声,异常的剧烈。
    肖瑾然差点傻了眼,他一直以为卜凡是个比较内向腼腆的学生,没想到卜凡这么主动?竟然双手挂着北堂第五的脖子,主动的接吻。
    就在这两个人旖旎的接吻场景旁边,一把金灵之气的铲子,正在勤勤恳恳的工作着,“唰——唰——唰唰——”一声一声的……挖着坟。
    肖瑾然也是金灵,但是他肯定不会用金灵做这种事情了,毕竟人的灵气是有限的,竟然用金灵当铲子,简直是暴殄天物。
    肖瑾然等那两个人吻完了,才赶紧走过去,北堂第五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脸色还是那么冷漠,打横抱着卜凡站起来。
    肖瑾然离近一看,卜凡竟然晕过去了?
    肖瑾然诧异的说:“他……”
    北堂第五的声音也很冷静低沉,说:“卜凡不舒服,我先带他回去了。”
    他说着刚要转身就走,突然顿住了脚步,然后皱了皱眉,转头看向金灵之气正在挖的坟墓。
    北堂第五皱着眉看那座坟包,坟包已经快要挖通了,金灵铲子快速的挖着,弄出来很多土,就堆在一边,一直到挖通了,里面只有一张草席子,而草席子里面竟然是空的!
    北堂第五皱着眉,他没有松开抱着卜凡的双手,轻轻抬了抬下巴,金灵之气快速的一动,就将草席子展开了,“哗啦——”一声,草席子一展开,里面果然是空的,根本没有过这尸体。
    按照吕先生说的,工人出事也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被埋在了这里,这么短的时间都不会变成白骨,何况现在连骨头都没有了!
    “嗬!”肖瑾然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往后退了半步,草席子里的确什么也没有,却有一个血色的图案,竟然是鬼头花!
    草席子的内侧被血染了,而且慢慢的夸张成鬼头花的图案,在北堂第五和肖瑾然面前,那个鬼头正对着他们微笑……
    北堂第五眯了眯眼睛,说:“枉死鬼。”
    阴气很重,而且怨气也很重,之前苏久兮肩膀上的伤口也是鬼头花的图案,现在又发现了一个空席子,也是鬼头花的图案。
    总觉得那个工人的死,应该和鬼头花有什么联系……
    北堂第五没有再说话,把金灵之气一收,然后抱着卜凡往回走。
    卜凡睡得很安稳,刚开始他身体很痛,里面似乎有东西在冲撞,不停的肆虐着,不过后来,卜凡感觉安稳多了,只不过身体虚弱,那股肆虐的力量好像掠夺走了他的身体能量,一下疲惫的不行,很想睡觉。
    卜凡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说“睡吧……”,很快的,几乎不到一秒,卜凡立刻就睡着了,猛地沉入黑暗的梦乡……
    卜凡沉浸在梦乡之中,睡得异常安稳,他感觉到周身很温暖,意识似乎在温水中漂泊着,异常的舒服,眼前很模糊,卜凡觉得应该是在做梦,眼前的东西不受支配,异常模糊,而且相当诡异……
    卜凡看到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不应该说是少年,他身材并不高大,甚至是纤细,留着长发,穿了一色白色的素衣,白衣少年的背影极其精致,给人一种纤瘦的柔弱美,好像很脆弱,给人一股很强烈的保护欲。
    白衣少年往前走着,这环境卜凡很陌生,不知道是在哪里,好像是在一个很大的家里,四周的摆设太壮光了,非常古朴,虽然素雅,但是又透露着一种奢华。
    白衣少年往前走,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正面对着卜凡,卜凡看的很清楚,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竟然是北堂第五!
    北堂第五的面色很冷漠,就和往常一样,那白衣少年的脚步加快了,冲着北堂第五走过去,然后突然伸出双手,搂住了北堂第五的脖颈,仰起头来,黑色的头发快速垂下,露出少年精致的侧脸,他献上了自己的粉色的嘴唇,轻轻呵着热气,含住了北堂第五的嘴唇。
    “嗬——”
    卜凡一瞬间就看清楚了,那白衣少年露出来的侧脸,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不一样的只是神态,白衣少年眯着眼睛,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却异常的魅惑,仿佛会吸引看到他的每一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致命的吸引……
    就在少年贴上北堂第五的嘴唇的一霎那,卜凡感觉自己突然有些奇怪,一阵温热,还有粗暴的掠夺感席卷而来,卜凡惊讶的睁开眼睛,北堂第五的脸近在咫尺,而自己的双手竟然勾在他的脖子上。
    北堂第五的脸色仍然很冷漠,但是伸出手来,轻轻的撩起一缕头发,温柔的捋顺在卜凡的耳朵后面,卜凡这样猛地一惊,他发现自己的头发突然变长了,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双手搂着北堂第五的脖颈,腰身被北堂第五紧紧的箍住……
    卜凡甚至轻微喘着粗气,感觉到接吻的战栗和快感,唇舌还带着麻嗖嗖的余韵,不停的喘着气,让他有些腰软腿软。
    卜凡却不受控制的抬起头来,他眯起眼睛对着北堂第五笑了一声,微微张开嘴,牙关却紧咬着,他的嘴里含着一颗糖,甜丝丝的味道,是草莓糖,刚才接吻的时候,他从北堂第五口中掠夺过来的……
    卜凡靠在北堂第五的胸口上,笑着说:“好甜……”
    北堂第五看着他的眼神似乎一下变得深沉了好多,像是盯着猎物的野兽,让卜凡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下一刻,北堂第五一把搂住他,猛地将他按下去。
    卜凡感觉自己摔倒了,被粗暴的按倒,但是他没有逃跑,只是感觉心跳很快,然后两个人赤诚相对,卜凡感觉到了新鲜的疼痛,伸手紧紧搂着北堂第五的脖子,这感觉很陌生,对他来说很新鲜,又很无助,轻轻啜泣着。
    北堂第五看着他的目光更是深沉,仿佛随时都是一个要爆炸的炮仗,狠狠牵制着他,不断的掠夺,看着那纤细的少年在自己身下,仿佛是漂泊在汪洋大海之中的一片叶子,不停的被浪头淹没,露出溺水一样的无助啜泣声,然而死死搂住自己的脖子,两条细白的腿夹住自己的腰,战栗的抖着腰,一边哭泣一边迎合着自己的掠夺……
    卜凡几乎沉溺在这种狂风巨浪之中,猛地发出“嗬!!!”的一声,感觉已经被抛上了顶点,他扬起细细的脖颈,粗喘着气,喉结不停的滚动,嗓子里发出“嗬……嗬……嗬……”的喘气声,好像随时都要喘不过来,被快感卡住了呼吸……
    “卜凡?”
    “卜凡!”
    就在这个时候,卜凡听到耳边有声音,猛地一下就惊醒了!
    惊醒……
    卜凡迷茫的睁开眼睛,入眼的第一个人就是北堂第五,北堂第五的一张俊脸近在咫尺,吓得卜凡一瞬间睁大眼睛,嗓子里发出“唔……”的一声,没来由竟然呻吟了一声,然后还下意识的舔了舔下唇。
    北堂第五带他回了宿舍,把卜凡放在床上,盖上被子,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渡给卜凡一股金灵之力,卜凡身体明明没有任何灵根,结果却发生了排斥现象,非常的剧烈,那种现象就好像身体在吸收那股灵力……
    北堂第五突然想起上次在那个封闭的小山村里,卜凡在湖边也受到了袭击,被抓破了后腰,当时自己用灵力替他愈合伤口,结果自己的那股灵力也是被卜凡吸收了。
    北堂第五皱着眉盯着他卜凡,没有人可以吸收别人的灵力,不然那个宿管为什么要千辛万苦的研究“狗”这种东西,研究犬封这个远古的部落。
    犬封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们拥有独特的基因,可以通过进食来掠夺甚至消化别人的灵力,这一种近乎天理不容的强大优势,所以犬封变成了一个神话,只存在于故事之中,很快就灭绝了。
    而卜凡,竟然可以吸收别人的灵力,甚至不通过吃,瞬间就化为己有。
    这种可怕的力量当然也有危机,那就是卜凡的肉体凡胎对于灵力来说,简直小小不言,如果不是刚才北堂第五渡过去的生气安抚了金灵之气,金灵之气刚猛异常,在卜凡身体里横冲直撞,后果不堪设想。
    北堂第五看着熟睡的卜凡,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差点就害了卜凡,看着卜凡的睡颜,北堂第五有些出神,刚才那个不能称之为吻的吻,让他有些失神,北堂第五这辈子都没失过神,那种身体的触碰很奇妙,带着一种陌生的战栗,让北堂第五想要掠夺更多。
    北堂第五看着卜凡熟睡,卜凡没有睡多久,突然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的确是呻吟,北堂第五听得一愣,低头去看卜凡,卜凡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双颊泛起了潮红,红润的双唇微微启开,不停的喘着气,小巧的喉结快速的滚动着,仿佛在吞咽津液,身体颤抖着,尤其是藏在被子里的细腰,不停的抖动,发出要断气一样的呜咽声……
    北堂第五皱了皱眉,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说:“卜凡?卜凡!”
    卜凡吓了一跳,他迷茫的睁开眼睛,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羞耻,做了“春梦”!
    而且一张开眼睛,就看到了噩梦的另外一个主角,北堂第五竟然就在注视着他,还轻微皱着眉,似乎很关心的样子,说:“卜凡?怎么了?”
    卜凡喘着气,那春梦实在太真实了,真实的他身体还在阵阵战栗,不止如此,他好像……好像还羞耻的梦遗了,内裤里有点湿乎乎的,不太舒服……
    卜凡的脸“咚!”一下红的见血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自己活了十七岁,马上就要十八岁了,都是笔直笔直的,他以为自己会找个女朋友,然而现在他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见到呢,竟然梦到和自己的同学兼舍友兼好友做那种事情,那种被进入,狠狠掠夺侵占的感觉透入了卜凡的骨髓里,舒服疯狂而羞耻。
    卜凡吓得不敢看北堂第五,感觉用北堂第五做了臆想,实在太尴尬了。
    北堂第五见他醒来之后眼睛乱晃,不由得皱了皱眉,伸手附在卜凡的额头上,想要试试发不发热,卜凡的脸色很红,汗珠从上滚下来,一脸大汗淋漓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