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兰翔修仙技术学院 作者:长生千叶(下)

字体:[ ]

 
    第61章 打赌8
    
    苏柏有很多情妇,毕竟他有钱,而且年轻的时候长的也不错,苏展航和苏展晰是一个母亲生的,不过两个人长得并不像。
    苏展航长得像苏柏,和年轻时候的苏柏非常像,身材高大英俊,还透露着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一看就是特别有学问的人。
    而苏展晰长得像他母亲,说实话,苏展航和苏展晰没见过他的母亲,苏展晰的五官清秀,眉眼单独看似乎并不怎么惊艳,但是这样的眉眼聚拢在一起,就显得非常漂亮。
    苏展航是家里的老四,在苏展晰还没出生之前,苏展航有一个弟弟,就是苏家的老五,老五一出生就是五灵根,备受父亲的喜爱。
    那时候苏展航还觉得,只有弟弟受父亲喜爱,一点儿也不公平,弟弟出生之后就没下过地,一直被父亲抱着,好像一个小少爷一样。
    但是苏展航错了,这种“宠爱”实在太可怕了,也太致命了。
    苏展航是第一个发现父亲在做实验的人,他听到了弟弟的哭声,那时候弟弟还小,特别小,不会说话,只是哭,夜里也在哭,哭的撕心裂肺的,苏展航发现,爸爸用很多东西在弟弟的身上扎来扎去,而弟弟那么小被绑在床上,只能踢着腿哭。
    后来苏展航偷偷看过,他看到弟弟的小衣服里伤痕累累,再后来,弟弟就死了。
    当时苏展航也不大,他有些吓到了。
    苏家老五死了之后,苏柏又得到了一个儿子,那就是苏展晰,很可惜的是,苏展晰并不是什么五灵根,而且他根本没有灵根,生下来之后身体就很弱,还是个早产儿,哭声很小,看起来活不了似的。
    苏展晰生下来体弱多病,苏柏根本没有兴致在他身上做实验,随着时间的推移,苏柏的野心越来越大,开始让儿子们互相做实验。
    那时候苏展航才感觉到巨大的恐惧,他终于明白弟弟是怎么死的了,大家也不是没想过要逃走,但是他们根本不能,一方面是苏柏有人出资,有钱能使鬼推磨,苏柏家里的保安系统非常全面,他们根本无法逃走。
    另外一方面是,苏柏有古犬封国的黑巫术,他们都是“囚”中的囚徒,那些黑棺材在苏柏手中,他们也无法逃走,否则会生不如死。
    两个人一组的实验就这样开始了,苏展航和苏展晰是一组,他们被关在一个很昏暗的实验室里,只有拿出实验结果,才能吃一顿饭,否则不但吃不了饭,而且还会被毒打,苏柏除了研究古犬封国的血清,还在研究很多黑巫术,他有很多办法让自己的儿子生不如死。
    苏展航当时很绝望,他看到了弟弟是怎么死的,怎么可能再在自己的六弟身上做实验,他们说到底还是一个同母的胞弟,苏展航根本下不了手。
    前几天过的很辛苦,苏展晰从小不爱说话,总是一脸怯生生的样子,因为体弱多病,苏柏也不喜欢他,他就抱着膝盖,窝在实验室的角落里,缩着头,整个人蜷缩在一起,一动不动的。
    前几天没有人会做实验,大家还都在抗争着,然而结果可想而知,所有人都遭到了毒打,不只是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强烈的饥饿让他们都暴躁起来。
    苏展航有的时候在想,或许干脆做实验吧,听天由命,谁让他们生的命不好?
    就在他动摇的时候,蜷缩在角落里,别打的满脸血痕的苏展晰突然动了一下,用乌黑乌黑的眼睛看着苏展航,那时候苏展航也在看着他。
    苏展航觉得自己的眼睛里可能流露出来的是丑陋的光芒,带着求生的欲望……
    他以为苏展晰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心里还安慰着自己,看吧,弟弟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苏展晰说了第一句话,苏展航当时差点哭了。
    苏展晰的声音很弱,有点软,当时他还很小,比苏展航小了很多,轻声说:“哥哥,你用我做实验吧。”
    苏展航当时心脏一抽,鼻子和眼眶很酸,苏展晰又说:“我本身……本身就体弱,哥哥你用我做实验吧,可以在我身上做双份的实验,这样两个报告就都有了,哥哥也不用挨饿了。”
    苏展航没想到,那时候苏展晰看向他,并不是想用他来做实验,苏展晰觉得自己反正体弱多病,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但是哥哥不一样,哥哥从小长得身材高大,身体很强壮的样子,他还能活下去。
    苏展晰让苏展航在他身上做实验,自己也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可以得到两份报告糊弄苏柏,为了保险起见,让苏柏不会发现,当然苏展航身上也必须有针眼和刀口,不过那些针眼和刀口都是随便弄上去做做样子的。
    苏展航也不知道是怎么同意的,或许是他贪生怕死,从那时候起,苏展航和苏展晰之间就有了一个秘密,当然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否则他们两个一个都别想活。
    苏展晰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差,毕竟是双份的实验,他身体本就很弱,一天比一天更加虚弱,刚开始只是昏厥过去,过一会儿就醒过来,后来变得健忘,意识淡薄,有的时候甚至认不出苏展航,甚至发疯。
    但是苏展晰就算发疯,他也是躲在角落里对着自己又抓又咬,绝对不会去咬苏展航,苏展航看着弟弟这幅样子,他的心几乎都碎了,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苏展航一辈子都不想再体会。
    后来苏展航以为他们没救了,弟弟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加虚弱,脸色苍白,双颊凹陷,黑亮黑亮的眼睛也更加无神了,手脚冰凉,变得骨瘦如柴。
    苏展航抱着痛苦痉挛的苏展晰,他的手脚也在哆嗦,他几乎不能想象苏展晰死在自己怀里是什么样子,那样他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不可想象如果苏展晰真的死了,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他们日日夜夜相对,而很快的,苏展航就要日日夜夜对着一具冰凉的尸体,那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是他的恩人……
    就在苏展晰奄奄一息的时候,他们终于得到了生机,大家都记得那天,实验室的门打开的时候,苏展航疯了一样抱着苏展晰,让人救救他弟弟,一向镇定的苏展航哭的眼睛红肿,嘶声力竭的。
    后来苏展晰被救过来了,但是一直在发疯,其他人都抑制了体内的血液病房,而苏展晰还是疯疯癫癫时好时坏的。
    苏展航暴躁的说:“我怎么可能伤害他,我宁肯自己死,我也不会伤害展晰一分一毫!”
    陈陌听了他的话,顿时震惊的睁大眼睛,等和苏展航,说:“竟然是这么回事?”
    陈陌之前和大家说过他的怀疑,苏展航是他们之中恢复最快的,陈陌身上有很多伤疤,那是苏展航没有,因为苏展航身上的伤疤都是随便划上去掩人耳目的,很快就愈合了,其他人的伤疤是实验造成的,愈合的就非常慢,甚至留下痕迹。
    而苏展晰一直疯疯癫癫,并不是因为后来苏展航又用他做了实验,而是因为苏展晰身上是双倍的实验结果,他的身体本身就不好,再加上这样的实验结果,恐怕一辈子也好不起来。
    北堂第五皱眉说:“病房里的黑棺材是怎么回事,那些叫做‘囚’的黑巫术。”
    苏展航沉默了一两秒,很快就说:“我只是想研究古犬封国的术法,我想救我弟弟,你们也看到了,展晰他一直在发病,我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他身上的病痛。”
    陈陌听到这里,烦躁的说:“草!那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一下失踪了三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北堂第五眯了眯眼睛,说:“卜凡的主治医生魏医生是谁,他的资料有没有。”
    苏展航听他提起这个,奇怪的说:“魏医生?是个资历很老的医生,资料有,他怎么了?”
    魏医生还是苏展航介绍给卜凡的主治医生,因为卜凡的腿是因为救苏展晰受伤的,所以卜凡的医疗费和住院费都由苏展航出,而且还介绍他最好的医生,魏医生资历很老,是个老大夫。
    众人跟随苏展航快速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最近员工考核,苏展航一直很忙,正在看各种报表,所以今天晚上才没有陪着苏展晰,而是让护士守着,否则他每天晚上都是给苏展晰陪床的。
    苏展航把资料拿出来,递给他们,北堂第五立刻拆开魏医生的资料,“哗啦——”一声倒出来,那是进医院的时候写的各种登记表。
    北堂第五拿起资料,翻了好几下,一边的肖瑾然突然说:“等等!”
    他说着,拿起魏医生的免冠照片,这张照片还很年轻,并不是像现在这么老,肖瑾然盯着这张照片,说:“他……我认识他!”
    肖瑾然认识魏医生,其实也不算是认识,只是见过魏医生的照片,不过肖瑾然记忆很深刻,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当年肖瑾然的同班同学兼好友崔丞远被选进了一个特殊小组,名义上是抵抗突然爆发的狂犬病,但是后来这个小组的人全都因公殉职,一个也没有回来。
    崔丞远已经死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了,肖瑾然突然看到了魏医生的照片,他认识这个人,当年他也见过魏医生的照片,魏医生绝对是当年那个特殊小组的成员。
    成员里所有的人全都因公殉职,而他们看到的魏医生,应该是一个已经死掉的人!
    陈陌说:“已经死掉的人?那怎么堂而皇之的在医院里做医生?”
    肖瑾然说:“当年的特殊小组有保密协议,这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或许是因为这个,这个姓魏的才能堂而皇之的继续出现,但是我绝对不会认错人,就是他。”
    北堂第五眯着眼睛说:“他也和狗有关系。”
    有人抓走了卜凡苏久兮和苏展晰,这个人还和狗有关系,众人心脏都是猛地一跳,如果再找不到那三个人,看起来就危险了。
    众人都陷入了巨大的焦虑之中,北堂第五盯着那张照片,突然“嘭”的敲了一声桌子,说:“老楼!走。”
    卜凡使劲挣扎着,但是都没有办法,他的灵力用不出来,简直就是绑在砧板上的鱼肉,随时等着人宰割。
    苏展晰躺在旁边,他的手背上扎着点滴,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卜凡叫他他根本不答应,几乎没什么意识,只是嘴里用痛苦的声音喊着哥哥,特别无助的样子。
    苏展晰的样子很痛苦,随着吊瓶里液体的不断流失,苏展晰的身体开始痉挛,不断的哆嗦着,牙齿也发出“得得得咯咯咯”的敲击声,嗓子里发出粗喘的声音。
    卜凡见他样子不好,立刻大声喊着:“苏展晰!苏展晰!!你醒醒!”
    苏展晰根本醒不过来,只是痛苦的呻吟,样子越来越癫狂,就在这个时候,有脚步声走了过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竟然是魏医生。
    魏医生笑眯眯的举着一直针管走进来,针管里是血液,非常粘稠的样子,在昏暗中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
    魏医生笑着说:“别白费力气了,他不会理你的。”
    卜凡瞪着他,说:“是你?那个监视苏展晰的人是你?”
    魏医生笑着说:“监视?不不,我只是观察,而且趁着苏展航没注意的时候,给他打几针而已。”
    魏医生显然还在用苏展晰做实验,或许是因为苏展晰有古犬封国血统的缘故,然而苏展晰是个失败品,可是魏医生也不会管他死活,也不会心疼,纵然是失败品,也想再试试能不能成功。
    卜凡看着苏展晰那种痛苦的样子,说:“苏展晰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对他下得了手,你还是人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