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养好一只凤凰的修炼手册 作者:王琅之

字体:[ ]

 
文案:
前方高甜预警!!!看掌门师尊和他家高龄熊孩子(划掉)是爱徒如何勾勾搭搭谈恋爱!!
文案
拂光是昆仑掌门,十世修道,眼看着就要飞升了,没想到这个时候从天上掉下来一只凤凰,差点砸的他走火入魔。
凤凰被他摸顺了毛,从此就赖着不走了,一口一个‘师尊’叫的他很是受用。
被蒙在鼓里的拂光看着自家徒弟细得惊人的腰,下定了决心:不仅要好生养着,还要想法子把人养的白白胖胖的!
他这样想着,顺手开启了一段开挂般修仙刷怪的人生。
伏诛山结界中,小徒弟当着他的面一招秒了巨怪,面对他的质问,对方眨眨眼:“因为,我是妖啊。”
昆仑大殿之上,自带圣光闪闪的神君毕恭毕敬的对他弯下了腰“拜见尊上”,流商用手指了指他,认真的道:“你,认错神了。”
 
原来,他一手拉扯的熊孩子竟是三十三天的供着的神尊大人么?!!
这是一种怎样奇妙的体验!!!其实除了难伺候一点也还好啦……
什么,你问武力值被自己的徒弟碾压是什么感觉?呵呵,那是相当的不错(才怪!)
 
但原来所谓因缘际会,从不是相见执手那么简单,今生得遇你一眼,在万万年前的大荒中,必为此付出了很久很久的执念。
缘因劫始,劫伴缘生,情之所至,逆天而为。
 
正直无原则宠妻攻(正直划掉)×逆天美人受1V1HE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甜文灵异神怪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流商;拂光┃配角:风阑;洛殊┃其它:师徒甜宠前世今生
 
 
 
  ☆、楔子
 
  昨天夜间下了酣畅淋漓的一场雨,今日理所当然的艳阳高悬,万顷如洗,本是一派晴好天气,却突然见有墨色浓云翻滚,以遮天蔽日之势一寸一寸向天边压去。
  仔细一看,却不是云,而是身着黑甲的魔将排列成整整齐齐的兵阵,所过之处,魔气四溢,草木凋敝,为首的正是魔君夜羽。
  他一身玄色衣袍与散开的长发在空中飞扬,瞳仁金中带赤,周身充斥着浓烈的杀伐之气,身后的魔族长老和士兵都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唯恐被他身上肆无忌惮的魔气中伤吞噬。
  天门之外,天族将士同样是严阵以待,身上的银色铠甲闪着着冰冷的光泽,手中□□齐齐指向上方,显示着天族不可侵犯的尊严和傲慢。
  在他们的正前方,同样是一身玄衣的主刑掌战之神洛殊面色冷若九天寒冰,不见喜怒,眼底是千年不化的霜雪,这霜雪却是墨色的,无底深渊一般令人畏惧。
  魔君在距方阵十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身后的魔族士兵也随之止步。
  他骤然开口,带出一阵震动的声浪“天君何在!”
  只觉一道强大威压袭来,洛殊手中的承苍剑‘铿’然出鞘,暗自与夜羽身上纵横的魔气相抗。
  他说出的话寒似冰锥,掷地有声“魔君带十万魔众直逼天门,想是要起刀戈之祸,故由本神代天君出面,招待魔君。”
  夜羽眼中含恨,却是被戳中了软肋,咬牙交代了来意“本君此行,并无起引战之意,只是敢问上神,神魔二族已经停战,流商却以神尊之身,屠我五万族人,神族是否该给个交代。”
  与天门的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不同,此时的三十三天,雾气缭绕在碧色海面之上,上方不时有五色仙鸟滑翔而过,响起一两声清脆啼鸣,交织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画面。
  这海乃是离恨海,碧海之畔,一处巍峨仙宫矗立,在五色祥云之中探出碧瓦飞檐,檐下风铃在微风中轻轻撞击,琳琳琅琅的响声零碎着飘远,门前匾额上书龙飞凤舞的三个鎏金大字‘枕梧宫’。 
  此时此刻的枕梧宫中,一袭红袍的人直愣愣的坐在云床之上,脸上有斑驳血渍,衬得整个人仿佛恶煞修罗,这才发现他所穿的也并非红袍,而是一身的血污将淡色衣袍生生染成了红色,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在他面前,一身淡青云袍的人正是天君风阑,此时他正拿着一方丝帕,一点一点为他擦去脸上的血迹。
  血迹掩盖的面容堪称绝世,那浓黑飞扬的眉,仿佛玉雕的鼻,殷红艳丽的唇,恍若十方世界八千山河所有容色都被揽尽,更添额间一道淡金色印痕闪烁流华,标志着此人尊贵无匹的身份和血统。
  “流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风阑叹道,“我们与魔族刚刚休战,你在这个时候杀了他们五万族人,夜羽如何会善罢甘休。”
  床上坐着的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平日里神采灼灼的眸子此时只剩一片死寂的墨色,那墨色里叠着层层的恨意,刻骨之深,万山之重。
  见他如此,风阑也是一阵悲哀“你就算杀了再多的魔族,他也是,也是……”
  罢了,若非如此,依他的心思,不去做点什么,又该如何自处呢。
  脸上的血迹不多,但却是一层又一层,擦了再擦也还是擦不干净,风阑无奈的将丝帕扔到一旁的水里“我得过去了,这样的事,还是要我亲自出面才行。”
  又不死心的抬起袖子为他擦擦额角“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护着你。”说着又笑了一笑“谁让我是你的小舅舅呢?你说是不是?”
  流商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寂静的有些可怕。
  风阑将他的乱发捋到一边“我走……”
  ‘了’字还没出口,他整个人便似被下了定身咒一般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个游戏他们二人从小玩到大,比的就是谁的修为高,谁在施术的时候精神更专注,而他总是输,如果知道会输在这个时刻,他发誓一定那时好好修炼法术,再不偷懒。
  可是已经迟了。
  流商慢慢起身,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然后错身离去。
  眼看着那个人从他身侧擦肩而过,风阑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却也只能这样任流商走出枕梧宫,一步步踏过离恨海,向天门走去。
  天门之外,夜羽的耐心已渐渐被耗尽“天族不肯交出流商,天君也不肯露面,难道要本君像流商屠我族人一般屠戮天族才能让他见我一面吗?”
  “你可以试试。”
  这声音恍若一道惊雷将整齐排列的仙兵劈开,自动为来人让出一条宽阔的路来。
  来者一身红衣,脸上还有未被擦干的血污,眸中燃着幽冥之火,说是魔族中人也不会有人异议。
  来的正是流商。
  “本尊在此,倒要看看魔君是如何血洗天门,屠戮天族的。”
  一见到他,夜羽身上魔气暴涨,离他近的几名魔众猝不及防被黑色魔气吞噬,连声音都没来及发出就消失在了雾气之中。
  洛殊此时抵挡的也有些吃力,就在他打算拔剑的时候,听到夜羽开口,声音直似从地底传来“流商,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流商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你待如何?”
  夜羽眸色翻涌成赤红“如何?如何?你不顾二族之约,强启生死门,闯入魔界,杀我族人!本君是来找你偿命的!
  流商轻轻扯起唇角,戏谑而又轻佻,答应的很是干脆,仿佛对方说的不是要找他偿命而是和他聊天请他吃饭一样。
  “你要我偿命,我便给你这条命。闯入魔界,屠杀魔族,均是本尊一人所为,本尊在此自愿受你一剑,绝不还手,无论生死,都不与魔族做任何计较,但在此之后,你也该带着这些不入流的散兵游勇,滚出我天族的地界,按照之前所约,永不再犯!”
  此言落地,双方皆是哗然,即便他是神尊,魔君的修为却也不是虚的,如果就站在这里让人捅,除非是夜羽手下留情,否则如何逃得过灰飞烟灭的下场,但这样滔天深仇摆在眼前,夜羽又如何会手下留情!
  洛殊开了口,没有起伏的语调,但谁都听得出这其中的不赞成“流商,这并不是唯一可行之法。”
  但却是能保全最多人的法子,他知道,流商也知道。
  何况保护族人是他职责所在,为了一己私情犯禁越界已是不该,若是要旁人为他受过,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他会做出来的事情。
  流商已经淡然的不能再淡然,在别人眼却是无比的狂妄“无妨。”
  果然看夜羽邪邪笑了,一口牙齿被他咬得‘嘎嘎’作响。
  魔君的宝剑名字起的很是简单粗暴,‘弑神’,此时他弑的,便是流商这位尊神。
  神魔交战多年,他最恨的莫过于眼前之人。
  不论新仇,交战时期的旧恨便是多的数不胜数,偏偏他一直没有机会杀他,如今这天大的好事落在面前,他甚至有些感谢那些死去的族人了,若不会是他们,他又哪里有机会亲手刺他一剑呢。
  想到这里,他嘴角扯出一个更加诡异的笑“本君这一剑,你可要受好了!”
  在场众人中只有洛殊和流商看到他是如何出剑,旁人只看见一道黑光闪过,那玄色长剑已经没入流商胸前,又从背后刺出一道狭长剑身。
  剑势却没就此停止,夜羽握剑的手笼罩着魔气,漆黑剑身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向下划开皮肉肌血,却根本看不见有鲜血涌出,因为那些鲜血悉数被血色衣袍吞噬。
  流商的唇角溢出血丝,沿着苍白瘦削的下巴缓缓流下,顺着脖颈没入衣领,然后消失不见。
  夜羽这一剑,终是偏了那么一寸,原因所有人都心照不宣,流商身为神族尊上,若是真的死在了他手下,那他身后的数万天兵必会踏平元气大伤的魔族,二族刚刚息战,不少人心中恨意未消,恨不得立刻就冲上战场,为死去的亲友报仇。
  更何况如今的天君乃是流商的亲舅舅,更加不会放过他。
  要命的是魔族在此战后期陷入颓势,他身后的十万魔众几乎已经是全部可以调动的兵力,两军不用交战就已经胜负毕现,到时候魔族沦陷,他这个魔君也就坐到了头。
  他不是傻子,不会做这等没脑子的事。
  是以他享受够了堂堂神尊在自己剑下任由宰割的滋味过后,果断拔剑,狠狠的道:“神尊的胆色气魄,本君领教了,只是这屠族之仇,本君今后必将日日夜夜铭记于心,来日势必向你讨回。”
  随后转身,带领魔众依原路离开。
  自始至终,流商一声轻哼都未出口,可当‘弑神’从他体内拔出的瞬间,还是摇晃一下,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见夜羽带人离开,他无视身边所有的神众,木然的向回走去,洛殊不忍的想要拉住他,却晚了一步,一片染着魔血淡金色的衣角在他手中错落,划过一道诡艳的弧线。
  他罕见的觉得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流商却立刻为他解决了这个疑难,因为下一刻,他便直直向下倒去,一身血衣,恍若坠落的曼珠沙华。
  “流商!”
  风阑的惊呼响起,然后在他栽倒在地之前把人抱进了怀里“流商!”
  还是那方云床,还是那张容色无双的脸,不同于刚回到这里的样子,总算是解脱一般的晕了过去。
  他刚回到这里时止不住的大口呕血,血污染红他的脸,浸透下面的枕头,却还是不断的向外涌出,仿佛那不是他自己的血一般,让人看了都以为他会呕血而亡,可他是神,凡人呕血会死,神却不会。
  流商此时脸色如纸,整个人也显出一样的脆弱,双眸紧闭,额间印痕也失了光彩,风阑正在握着他的手,为他输送灵力。
  司药神君方才来过,说神尊之前闯入魔界屠戮魔族修为损耗过大,又受了‘弑神’当胸一剑,离灰飞烟灭也就差那么一线,如今虽然保住了神魂,但是否能醒何时能醒却是不可预知,只能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呵,风阑苦笑一声,他们是神,凡人但凡有所苦难愿望便来向他们祈求,他们所谓的听天由命就是听从神的意志,可是神要听天由命,那该要听哪方的天,由何人的命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