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抓只狐狸来修行+番外 作者:天恒有月

字体:[ ]

 
文案:
小狐狸,师徒年上
狐狸勾`引到神仙攻头上,结果被抓,收作徒儿修行(shuangxiu)
别名:(初夏集)《竹摇清影并枕凉》
 
 
    楔子
    
    自从知道好友殷远之将传说中他心上人与情敌生下的孩子——他的徒弟殷小眠给吃了之后,陆修竹就思量着要不要将这只狐狸也收作自己的徒儿。
    昆仑山几乎没有收过精怪出身的弟子,天上神仙除却本身并非人形的,也少收那样的弟子。何况是一只九尾狐?
    只不过,他既然想要效仿天枢和一只九尾狐双修,那么收作徒儿就更加有情趣。那殷小眠瞧着殷远之怯怯地叫师父时,想必殷远之也是因此才把持不住地吧。
    把小白狐关在笼子里,陆修竹笑意盈盈地伸出根手指去摸他的毛,白狐挪得更往笼子里面一些,瑟瑟发抖。
    “怎么这么怕我?你当初勾.引我时不是很风`骚的吗?”指尖划过白狐身上的茸毛,小白狐啊呜叫了两声,黑葡萄一般的眼中渗出泪水,可怜得几乎让人心疼。
    这狐狸是个处,不过却是个雄狐。应天枢之邀早殷远之一步到了青丘,陆修竹本来也没有想干什么,谁知道,竟然给他救下来一只狐狸。这狐狸的母亲教导自己孩子勾.引人吸取人的精元,这狐狸运气好,犯在自己的手上,脱光了前来抱住他蹭一蹭就以为他会动心,连仙气和凡人的气息都认不出来,而且还不知道男女,实在是太单纯了……
    若不这么单纯,他也不会起那样的心思吧……
    “别担心,小狐狸,我以后会教你怎么成仙的,不会欺侮你欺侮得太狠。”陆修竹笑得温柔,小白狐黑葡萄似的眼睛眨了眨,往笼子里又缩了两下,发抖得更加厉害。
    神仙对于妖精来说,几乎是死敌,何况这人的笑容实在是令人心惊胆战。
    
    第一章
    
    自从知道好友殷远之将传说中他心上人与情敌生下的孩子——他的徒弟殷小眠给吃了之后,陆修竹就思量着要不要将这只狐狸也收作自己的徒儿。
    昆仑山几乎没有收过精怪出身的弟子,天上神仙除却本身并非人形的,也少收那样的弟子。何况是一只九尾狐?
    只不过,他既然想要效仿天枢和一只九尾狐双修,那么收作徒儿就更加有情趣。那殷小眠瞧着殷远之怯怯地叫师父时,想必殷远之也是因此才把持不住地吧。
    把小白狐关在笼子里,陆修竹笑意盈盈地伸出根手指去摸它的毛,白狐挪得更往笼子里面一些,瑟瑟发抖。
    “怎么这么怕我?你当初勾引我时不是很风骚的吗?”指尖划过白狐身上的茸毛,小白狐“啊呜”叫了两声,黑葡萄一般的眼中渗出泪水,可怜得几乎让人心疼。
    这狐狸是个处,不过却是只雄狐。应天枢之邀早殷远之一步到了青丘,陆修竹本来也没有想干什么,谁知道,竟然给他救下来一只狐狸。这狐狸的母亲教导自己孩子勾引人吸取人的精元,这狐狸运气好,犯在自己的手上,脱光了前来抱住他蹭一蹭就以为他会动心,连仙气和凡人的气息都认不出来,而且还不知道男女,实在是太单纯了……
    若不这么单纯,他也不会起那样的心思吧……
    “别担心,小狐狸,我以后会教你怎么成仙的,不会欺侮你欺侮得太狠。”陆修竹笑得温柔,小白狐黑葡萄似的眼睛眨了眨,往笼子里又缩了两下,发抖得更加厉害。
    神仙对于妖精来说,几乎是死敌,何况这人的笑容实在是令人心惊胆战。
    陆修竹想哄小白狐狸变成人形,不论如何,要双修总也不好抱着一只狐狸双修。
    回到昆仑山上,简单地和门下弟子说自己要收一个徒弟,陆修竹这就准备和狐狸到自己的洞府里双修了。
    这几天陆修竹烧鸡什么的东西都拿来诱引小狐狸,可惜小白狐狸似乎知道他不怀好意,不论他怎么哄,也不肯变成人形。
    “你若再不变,我便杀了你。”陆修竹沉下脸色,恐吓小狐狸。
    小白狐狸看他一眼,眨了眨黑黑圆圆的眼睛,发抖着,又往笼子里缩。
    陆修竹本来早已把它放了出来,然而小白狐狸好似更觉得笼子里安全,所以总是跑回去蹲在笼子里。
    不好跟一只狐狸计较,陆修竹也便没有把这个笼子给毁了。
    “我准备将你收为弟子了。”陆修竹蹙蹙眉,道:“不过你的名字和天枢徒儿有些相像,他叫疏元,你叫苏元……要不要改个?”
    小白狐狸缩在笼子里,不理他。
    陆修竹修行千年,修为停步不前,着实寂寞无聊,虽然想不顾这白狐愿意不愿意就迫它与他双修,但是太过逼迫却显得他仗势欺人。虽然这狐狸原本该被人捉去打死的,但不管怎么说,它勾引到他的头上,还没害成功凡人,却也不好用太激烈的手段。
    “我给你一个月。”陆修竹微微而笑,淡淡道,“一个月之后,你若再不变回人形,我就帮你变了。”
    小白狐狸嗅了嗅笼子上的藤条,又往里缩了缩。陆修竹自缝隙中探入手指摸它的茸毛,小白狐狸往旁边挪,不让他摸。
    陆修竹眯了一下眼睛,小白狐狸立刻又瑟瑟发抖了起来。
    “只给你一个月。”
    被威胁之后,小白狐狸每天晚上凄哀地叫唤,叫得人心都碎了一半。
    陆修竹把它养在自己的洞府,并没有养在昆仑山他的起居中,原因无他,只是想和它在洞府内双修闭关罢了。然而他没想到小白狐狸竟然每晚都叫得这么凄惨,叫得人的心都要碎了。
    “我还没有碰你呢,你叫什么?”陆修竹点燃了灯,将笼子举高与自己的视线平齐。
    那一双似笑非笑桃花眸,小白狐狸一看见就立刻不叫了,缩在笼子里头发抖。
    它不是因为他是神仙就怕他,而是因为他的手段……
    小白狐狸的母亲是只色狐狸,到处勾引人以精元修行,并且还勒令自己儿女也要那么做,苏元不想被赶出去,于是也找了个凡人想要弄点精元……
    结果就遇上了陆修竹。
    陆修竹下凡时是个神棍的装束,小白狐狸不懂,只觉得他长得还不错,附近又没有别人,于是就想要去勾搭他。他衣服都脱光了抱住他,陆修竹这才恢复真身,将他抓住……
    小白狐狸知道他是神仙后,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陆修竹竟然只是迫他为他用口弄了一番,边迫他边沉吟说和狐狸双修有助于他修行……
    小白狐狸害怕,它不想当神仙的炉鼎,可是它变回原形逃跑后又被抓了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逃跑。神仙和凡人不同,他们想不泄就不泄,想泄就泄,如果当了陆修竹的炉鼎,陆修竹闭关动辄百年千年,它不过是只普通的狐狸,哪里吃得消那样久的情事?陆修竹觉得它单纯,然而它并不蠢。如果和他双修,它也许会生不如死。
    “怎么不说话?变成狐狸了,连话也不会说了?”陆修竹伸进去一根手指戳小白狐狸身上的茸毛,他其实并不喜欢小动物,然而这狐狸全身茸发雪白,尾巴蓬松,瞧来倒很是可爱。当初他笑天枢驭下不严,搞得他徒儿胆大包天下凡勾得他世世破阳而死,但如今抓了只狐狸,却发觉这狐狸不管人形还是原形,都有能让人心动的本事,怪不得天枢能被他徒弟勾去……
    至少能生出些怜爱之心。
    陆修竹笑着,将狐狸从笼子里抓了出来。
    小白狐狸啊呜啊呜叫了两声,四肢不断地扑腾,泪水从眼角里啪嗒啪嗒掉落下来。
    陆修竹将他放在手里摸毛,道:“不要这么怕我,以后我就是你师父了,一个月后我会将你收入门下,到时候你怎么说也得给我磕几个头,奉一杯茶,再乖乖叫我一声师父,是也不是?”
    小白狐狸呜咽了一声,爪子按了按陆修竹的手臂,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怀抱后,闭口不答。
    这神仙既想将他收作徒弟,又想将他当作鼎炉,实在太坏。
    陆修竹摸毛摸着摸着,就摸到小白狐狸的尾巴后头,他笑了一笑,竟没停下。小白狐狸尾巴下有一处私密地方,而那处私密的地方,它向来没给别人碰过。
    被冒犯一般“啊呜”地大叫,小白狐狸的毛都要竖起来了,张开嘴咬了陆修竹一口,陆修竹松手,小白狐狸掉落在地上,四肢张开啪嗒啪嗒往洞口跑。
    陆修竹抚着被咬的地方半眯着眼看它逃跑,小白狐狸“啪”地撞上了结界,啊呜一声瘫在地上。
    “还跑不跑,嗯?”缓步走到门边,轻描淡写地相问,小白狐狸蜷缩起来,黑碌碌的眼睛看他一眼,又缩起来瑟瑟发抖,瞧起来怕他怕得要命。
    陆修竹看它如此,竟是笑了。
    自成仙后,再没有山中精怪怕他怕成这个样子,陆修竹不管怎么说也是修道之人,既然是修道之人,那心肠也不会太坏。只不过他往日里当这昆仑山的掌门,除魔卫道的事情没少干,若说手上没有点血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前陆修竹的师父已故上一任昆仑山掌门直言不讳陆修竹本性冷血,陆修竹常年慵懒,笑意常带,然而对于自己师父这一评价,还挺认同的,他的好友殷远之慈悲为怀,心怀天下,然而他心头空灵,道偏无情,若非如此,他现下也不会修为停滞不前。
    成仙后他身上的煞气早已去除,又因为身带仙气,倒少有不作孽的妖精怕他,这会这狐狸怕他怕成这样,倒不像完全因为他迫它为他用口含了一番的缘故,反而是直觉太准。
    捉起小白狐狸后颈,陆修竹摸了摸它的下巴,小白狐狸的下巴茸毛更是好摸,陆修竹将他放在臂弯中倒不舍得移开手。“和我双修,你没有坏处的。”
    陆修竹的声音很是轻柔,手中摸小白狐狸皮毛的动作也很是轻柔,这语调别说是狐狸了,哪怕是老虎听了也得软下几分。
    小白狐狸的耳朵动了动,把脑袋埋进他的手臂里,小身子微微起伏,侧头瞧他一眼,立刻转开,快得好似只是转了一下眼珠,很有些小心翼翼。
    陆修竹好似看出它的惧怕,摸摸它的脑袋,诱哄道:“当我弟子,以后怎么说也能成仙问道,岂不很好?”
    小白狐狸闻言,竟然有几分被说动。它着实不想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四处去勾搭男人吸取精元,可是它修为太浅,也根本没有自保能力,如果从了陆修竹……
    小白狐狸打了个寒颤,缩了起来,想起自己勾引他后陆修竹顺水推舟迫它为他含弄了一番,那噎住喉咙的感觉它现在都还记得,更要命的是陆修竹到最后也没射,一点精元也没给它,叫它做了无用功,如果他故技重施,双修之事一定也很痛苦。
    说了一番没有效果,陆修竹看它不为所动,目光闪了闪,倒也没继续出言逼迫,将它放下了地,看着它小心翼翼瞟自己一眼很快跑回笼子里蹲起来。
    小白狐狸的速度特别快,而且不但快,还很细致。
    陆修竹看着它自己把笼子的门用嘴巴和爪子关上,然后蹲到最里头,摸着下巴眯眼沉吟。
    这狐狸看起来不傻,所以,要它乖乖陪自己双修喊自己师父也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往后,他只怕有的是事情要做了,应该很有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