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仇敌总是在精分 作者:两袖临风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爱人被仇敌所害,
承景最终手刃仇人复仇雪恨。
重活一次,体内多出一只开了灵智的心魔。
心魔:你仇人其实喜欢你很久了
承景:与我何干!
心魔:你仇人其实就是一直暗中帮你的人
承景:与我何干……
心魔:你仇人其实就是你现在的爱人
承景:……
强大忠犬攻x温柔人|妻受
一句话文案:攻上辈子误会了受这辈子回来宠宠宠的故事。
~﹡~﹡~﹡~﹡~﹡~﹡~﹡~〖.我是温馨提示的分割线.〗~﹡~﹡~﹡~﹡~﹡~﹡~﹡~
 
本文原名《重生之愧偿有欠》
食用须知:1V1 主受文。
周四固定断更其余时间日更,作者坑品好,可以进专栏瞅瞅其他完结文哟~
攻重生,宠宠宠,只有轻虐。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容,承景 ┃ 配角:孟游,孟长德,无念大师 ┃ 其它:时光倒流,复仇,甜文(大部分)
 
  ☆、第一章
 
  
  当承景一剑刺破云容的丹田时,他发现了两件事。
  其一,即便没有自己这一剑,一直在靠弑神丹续命的云容也活不成了。
  其二,这位驰骋千年甚至在七日前刚刚灭了伏魔门满门子弟的魔道尊主竟然只有区区金丹修为,而他腹中的这颗金丹正是自己送给莫盏的那一颗。
  承景的眼中氲着滔天怒意,一把抓住那嵌入腹中的金丹整个揪了出来,“你杀了他还不够,竟然还吞了他的金丹?!”
  云容痛得弓着背,身体不住痉挛。金丹被人如此剥离体外,就像是从腹中拔下一层皮,痛得他几欲呕吐出来。
  云容的样貌本是倾城绝代,他在七九门派讨伐魔宗时从天而降,容貌俊逸,气度翩翩,一时不知勾得多少修真高手动了妄念。但此时承景除了愤怒和仇恨,生不起一丝怜悯之情。
  莫盏是他的爱人,十年炼气不得筑基,在修真界甚至跟凡人差不多。承景为了帮他续命,挖空心思,可不管堆了多少丹药,拿筑基丹当做一日三餐,莫盏终究无缘大道。
  承景为此,不惜远赴荒漠取下深岭妖兽九头鸟的内丹,一路跋山涉水,九死一生,耗用百年修为、心头精血才祭炼魔丹为莫盏所用。不求结丹成婴,只求千年寿命。
  可这个魔物,竟然只因对自己有爱慕之心便心生嫉妒,以合体后期的修为杀了莫盏,吞噬了他的金丹。
  只是一时疏忽,便是天人永隔,他岂能不恨?
  承景恶极,几乎用上七成真气,手中的金丹承不住如此威压,瞬间爆裂开来。
  云容惨叫一声,一口鲜血染红了衣襟,痛得他直在地上打滚。但可笑的是,他却下意识地抓住了仇人的手臂,往承景的身侧蜷缩着身体,似乎在寻求慰藉。
  云容缓缓撑起身子,他的声音沙哑难听,就像撕破了喉咙,“我命不久矣,你何必再耗费真元。神剑宗待你无情,孟长德妄为人师,我命丧你手,已够你名垂千史,何须再折磨一个将死之人。”
  这番哀求情真意切,字字真言,却让承景更加恼火。
  “孟长德死有余辜,你灭剑宗与我有何干系!我对宗主之位既无窥伺之心,也不图名流万世,但你杀我妻子,夺他金丹,我今日不灭你神魂俱散,此恨难消!”
  云容怔住了,他瞪圆了眼睛看着承景,面色惨白,“你妻子?”
  承景只当他不敢相信,偏生还要在死前刺激他,“莫盏,他是我爱人!我承景的心此生只给他一个人,我的命也只愿意交到他手上,我与他虽未有道侣之名,但我心中早已认定他是我的结发妻子,旁人不管动什么歪心思,都不可能插入我们之间!”
  云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莫盏容貌尽毁,甚至不敢以面示人。他只是一介凡人,就算有金丹续命,也最多不到500年阳寿。如定道侣之约,他若身死,你必损修为,根基不稳,飞升无望!”
  道侣之约取双方心头之血交换,一生一世,牵连不断,一人身死背叛,必折损另一人根基,魂魄动荡,即便是大乘期修为,也无缘仙道。正是因此,越是高阶修真者越不会轻易与道侣结缘,哪怕是低阶修者碰到心仪之人,也不过是两人互补双修,真成道侣大典者,整个修真大陆寥寥无几。
  “那又如何?!修真之事又真能有多少人飞升?莫盏待我极好,我心悦于他,只求永生永世与他相好,做一对逍遥眷侣,他便是容貌不复,在我心中也比你美上千倍万倍!”
  承景越说越恨,他一想到莫盏已死,自己纵有万年寿命,今后也只余孤单一人,身侧再无人嘘寒问暖,耳畔再无那人的细语叮咛,便觉生而无望,更是恨意绵长。
  “可你竟然杀了他!!他与你无冤无仇,甚至只是个凡人!你竟然都不肯饶他一命!”承景怒吼着手中的剑泄愤似的接连插|进云容的身体,爆裂的金丹被他捣得粉碎。
  云容痛得紧紧抓住胸口的前襟,他万万没想到事实竟是这样。
  我承景的心此生只给他一个人,我的命也只愿意交到他手上,不求飞升大道,只求永世相好。
  这样的蜜语,云容痛极也能生出甜蜜来。
  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修真大陆几乎人人都知道云容喜欢承景,但承景从未与他相见,他或许甚至是厌恶自己的。
  云容生性淡薄,从不强求。但二十年前,无念大师勾结孟长德与伏魔门主,在他闭关冲级的关键时刻横插一脚,害他经脉俱碎。幸得云容诈死逃过一劫,但魔功入心只得刮肤放血,他忍着剧痛在身上割下七十二刀,容貌俱毁,化名莫盏,潜伏在伏魔门。
  对,承景的出现真的是意外。
  云容本就倾心于他,见他有难必定倾力相助,久而久之两人便纠缠在了一起。
  承景待他也是十分好的,用尽天材地宝助他晋级。但云容本已是合体后期修为,只因魔功入心,修为被毁才变为凡人。经脉不复,怎么可能成功筑基?
  眼看阳寿将至,云容大仇未报,魔宗屡战屡败,而承景性情暴躁,其心难料,其意难猜。云容便抽身而去,毅然吞下弑神丹,以一月为期,恢复了合体后期巅峰的实力,只望手刃仇敌,若能在最后死在承景手中,他也算得偿夙愿。
  可这样的结果却是始料未及,情之一字,云容不敢多求,但却在让他在死期已定之时听到承景吐露真言。
  朝夕相伴二十载,若知他此番心意,自己又何须孤注一掷,定是奋力一搏告知真相,赌承景爱莫盏,也会爱云容。
  金丹已碎,腹内中空,云容抬头隐约看见承景双目充血,眼眸中渐渐被黑气掩盖,正是心魔入侵之昭。
  云容万没想到,莫盏的死竟会给承景带来如此沉痛的打击,合体期修为稍有闪失便会无缘仙道,况乎心魔入体?
  “承景……”云容又是悔恨又是心疼,勉力去抓承景的手,甚至已经没有多余的真元去改变自己的声音。
  这声呼唤温润婉转,瞬间唤回了承景的神智,但云容很快便看见他眸中的惊喜变成了恼羞成怒。
  “谁准你学他的!”
  莫盏分走了承景心中独一无二的温情,此时听到云容用爱人的声音迷惑自己,承景只觉他的莫盏被人侮辱了。
  明明是温文无害,单纯善良的凡人,硬是被自己扯进修者之争,尸骨无存,甚至连金丹都被人吞食!
  承景仰天怒吼一声,气震山河,声荡九霄,眼中黑云蔓延,再无清明。
  云容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他咬牙并指在心口画下一个古老的符咒,“天帝既认我为魔龙子嗣,身负神兽之血,何以磨难重重,千年不得飞升。既是天道亏欠,我也不再想着飞升仙界,云容愿永生不入仙途,换时空倒流二十年,此缘不灭,永生不入轮回!”
  云容此时已毫无力气,他看着丧失心智的承景,流下两行清泪,勉强撑起身子环着他的头抱入怀中。
  “承景,承景,是我错了,但你若真能回到二十年前,还会爱上我吗?”
  金丹已灭,云容的最后一丝神魂也随风而逝。陡然之间,天地忽然颠倒,承景猝不及防被翻了个底朝天,眼前花白一片,身体不受控制,似有无数张面孔从身侧一闪而过,速度之快让他根本分表不清。
  但很快,眼前的景物便清晰起来。承景双脚落地第一时间便去找云容,要问问他究竟干了什么好事情,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顿住脚步。
  这是一间装修别致的房间,身后石壁上雕琢金龙喷水,两侧各挂着一幅字,字迹刚劲有力,左边写着“静”,右边写着“修”。
  这是神剑宗的静堂,专门关着门下犯了过错的弟子,但也不是什么弟子都可以进来的。此处有灵泉净身,灵气充足,故也为真传弟子闭关冲级所用。
  承景易怒,是这里的常客,可即便如此,他也已经有些年头没有进来过了。因为他早已与师傅孟长德撕破脸,根本不可能踏入神剑宗的领域,更别提是只有真传弟子才能进的静堂了。
  承景静下心来放出神识,却发现此时他不过元婴后期的修为,而屋外二十一道禁制正被层层解除,远远能察觉到神剑宗上空灵气混杂,起码百余位修者均在正西方。
  承景想起来了,二十年前,他因打死了二长老的真传弟子而被关了10年禁闭,也是在此期间从元婴中期冲击到元婴后期。
  而他被解除禁制放出静堂的这一天正是当年云容假死的祭典,各大仙派齐聚神剑宗,准备联手讨伐魔宫。
 
  ☆、第二章
 
  云容是修真大陆的传奇。
  在这个世界中,修士的境界由低到高依次为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大乘。一旦进阶为大乘期修士,短则转息之间,长则十日半月便会历经天劫,成则飞升仙界,败则神魂俱散,所以修真大陆上几乎没有大乘期的修士。
  之所以说是几乎,是因为云容做了唯一的例外。
  他是修真大陆唯一一名大乘期修士,他是一名魔修,更是唯一一个历经过九九天劫的修士。
  修士飞升,天劫也分三种。最常见的是四九天劫,目前修真大陆飞升的仙者历经的都是这种天劫,成则天仙之位,不可私下凡间。
  然后是六九天劫,成为真仙之位,已是凡人修真的最高境界。凡历六九天劫者,皆身负慧根,受天道眷顾,已是万分难求。
  而九九天劫则是只存在于修真大陆史书之中的东西,相传为神族后裔于天地混沌之时历经的天劫,成则为大罗金仙之位,三界六道任其逍遥。
  云容历经的正是这九九天劫,但他却飞升失败了,与道行无关,只因这九九天劫只劈了八十道,余下的那一道时至今日仍然没能劈下来。
  这简直是奇闻夜谈,见过被天雷劈死的,可从来没见过少劈一道的。有人说云容身上流着神族后裔的血才会历九九天劫,还有人说是他作恶多端,八十道天雷正是对他的警告。
  对此,承景更倾向于后者。他清醒过来记忆也渐渐回笼,隐约记得自己最后心魔入体,云景似乎做了些什么,让时光倒流回了二十年之前。
  可你难道以为时间倒流我就会喜欢上你吗?真是做梦!既然你这么喜欢玩这种把戏,我就再杀你一次奉陪到底!
  承景攥着拳怒气冲冲地从静堂中走出来,放他出来的弟子一凛,壮着胆子靠过去,“大师兄……云容尊主已故,师傅召集天下修士正在正心殿召开除魔大会,三长老吩咐我放你出来,交代大师兄若是有意,便到正心殿去。”
  弟子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完又连忙添了一句,“但师傅说,如果大师兄你不愿意去,可以先行下山。”
  承景闻言冷笑一声,那弟子顿时缩了缩脖子。这位大师兄向来脾气暴躁,更是恨死了云容尊主,怎么可能会去他的葬礼?没杀过去把尸体大卸八块已是万幸,真不懂三长老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要放大师兄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