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卿心归雪 作者:七月苦叶(上)

字体:[ ]

文案:
循环的轮回,摆脱不了那仿若同生的孤寂。
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承受孤独,闭眼是无尽的黑暗,睁眼是无用的光明。
他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来到了他的世界,使得他古镜无痕般的心由泛起涟漪发展成惊涛骇浪,一片死气的世界也出现了生机。
最后到底是谁的心归了谁?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现代架空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凌雪,凌卿┃配角:苏翰梣,兰斯,易凌风,禇剑秋,夏思护,宋禹暮┃其它:为爱痴狂
 
 
 
  ☆、梦醒时分
 
  黑暗,有着吞噬一切让人绝望的能力。这里没有一丝生灵之气,有的只有寂静,死一般的沉寂,在这里时间的流失毫无意义,因为它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颜色那就是黑。
  这种压迫人神情的黑暗带给人的除了恐惧之外还有寂寞。
  似乎那浓郁的黑暗就是由孤寂堆积起来的,让人窒息,言凌雪就是被那种压迫到难以呼吸的感觉惊醒了。
  月光透过窗斜射入房内,落得一地银华,房中也就是依靠这偷偷溜进来的月光照明了,言凌雪半身坐在床头,胸口剧烈的起伏表明了他现在还没有摆脱那个夜夜准点到达自己脑海的梦带给他的惊恐。
  言凌雪抹了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俊脸上现出一抹嘲笑:整天做同一个梦,却每次都被吓醒,自己也太过胆小了。
  醒了之后,言凌雪也再没有睡意,翻身下床,打开房门,放轻自己动作一步步走到了自家的房顶上吹夜风。
  夏夜,天幕蓝的深沉,璀璨的星点缀着这一方之天,夜里的风没有白日的热情,有的只是凉意,言凌雪将手摆在了天台的边缘围栏上,一轮明月当空挂,轻风吹在他的身上带着潮意。
  月下,风间,言凌雪却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淡漠,棱角分明的脸面无表情,刚才被梦惊醒的恐慌已是消失在这夜色中,只是那眸中的光彩却是连空中星辰都要黯然失色。
  言凌雪一直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做那个梦,但是每次做那个梦的时候都有一种自己就在旁边感受着这一切的感觉,或者说好像自己就身处其中,那种被黑暗吞噬,被孤寂感侵蚀的绝望感一直都深深烙在言凌雪的心里久久不能散。
  本来像往常一样待在外面吹吹风,平静下来之后就继续回屋休息的,但是今晚却是没有按照往常的剧本来。
  深蓝近乎于黑的夜空,像往常一样;璀璨的星空,像往常一样;凉的晚风,像往常一样。不一样的是此时此刻来的不速之客,远处的天际从不知名的地方坠下酷似流星的深紫光线,随着它的到来,言凌雪心脏所在像是被千万支箭同时击穿。
  言凌雪痛苦的捂着自己胸口,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疼,很快就是汗流浃背,连站都站不起来,直接跪在了地上,喘着粗气,全身的力气慢慢被抽干,意识也慢慢的陷入了混沌之中,而那种痛苦更像是毒液,蔓延在他的全身经络。
  在言凌雪陷入昏迷之后,紧接着那条紫光,又有青色、白色、灰色、深蓝色、橙色紧随其后,然而言凌雪却是没有看见。
  言凌雪是被早晨的阳光扰醒的,右手轻轻的抚在自己的双眼处,等适应了光线之后才慢慢起身,活动一下身体发现腰酸背痛的,不过想想一晚上躺在地上也难怪会有这种感觉。
  言凌雪站起身之后盯着远处的天际,但是一片苍茫,什么也看不到,也就不去多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走下天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打开房门,余光瞥见床上躺着的人形物体眉头微蹙,但是也没有吭声,直接走到床头,俯下身去,双手撑在那物左右,将其禁锢住的姿势,然后就好整以暇的盯着他。
  被他盯着的目标,有着一头栗色的短发,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肌肤,性感的唇线。慢慢的也支撑不住了,眼珠在眼皮底下紧张的移动,脸上也是呈现出微红之状,最后闭着眼睛将压迫自己的言凌雪猛地推开:“好嘛,你厉害。”
  言凌雪轻笑了一声然后又坐回到了床沿,看着兀自生气的人儿也有些好笑:“是你自己要装睡的。”
  “那你也不要那样看着我嘛,多怪啊!”那人好像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索性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对着言凌雪,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羞愧,不过他高估了自己那个表情的威力。
  因为长相过于漂亮,蓝的让人想起海水的双眼想要表现出自己的愤怒,看起来还是让人觉得别有风情的。
  言凌雪不以为意:“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现在是夏季,太阳出来的早,其实现在也就七点过,虽然两人是邻居,但是这么早过来也是奇怪。
  忘了介绍了,现在坐躺在言凌雪床上的人儿,这人是言凌雪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lance(兰斯)。
  说起他们的相识,就要归功于言凌雪的父亲言林,他的小时候的玩伴肖程洋上学的时候成绩优异,聪明果断,上大学之后就去法国留学了,然后就认识了兰斯的母亲Camille(卡米尔),是一位美丽的法国姑娘,兰斯的长相多半还是继承了他的妈妈。
  其实肖程洋在法国发展的很好和言林是同一个职业——建筑师。但是毕竟思乡、思人,再问过自己妻子之后,妻子很明事理的跟着他就回国了,对此肖程洋自然是感激,所以对自己的妻子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他经常对言林说这辈子娶了这么个好媳妇,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言林一边赞同一边也将自己的媳妇推出去:“我家那位也是万中无一啊!”
  当然是万中无一,说实话,言凌雪一直在想自己的母亲沈娴笙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为什么还有一颗比少女还少女的心呢,出去的时候言凌雪就像带着一个不懂事的妹妹一样很是疲累。
  “你怎么从上面下来了,你整晚都不在房里?”兰斯没有先回答言凌雪的问题反而是后发制人。
  言凌雪不说话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知道我一直不在房里?”
  “我...”兰斯很想说自己真的挺早就来了,但是这样的话怎么都觉得有些显得心急什么的,所以就没有说出来,“刚到嘛。”
  言凌雪看他扭捏的那个样子也就不再追问这些事,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我去给你做早点,上次的意大利面好像还剩了些,应该够你吃的。”这么早过来肯定是没有吃过的,言凌雪直接就起身下去厨房了。
  兰斯笑着看着他离去,知道自己喜欢吃意大利面,他对自己还是关心的嘛。
  要知道言凌雪这个人,面冷心也没有热到哪里去,只有真正挂在心上的人他才会多注意一二,所以对于言凌雪开始记自己的喜好这个发现,兰斯很是高兴的躺在床上打滚起来。
  再说言凌雪来到厨房,看了眼时间,待会父亲母亲也快醒了,干脆就一起做了,之前言凌雪上学的时候还是沈母来管早餐这种事,自从言凌雪高考结束,沈母就直接将这个神圣的担子交给了言凌雪,言凌雪没有说一句话,翌日就直接出现在了厨房重地。
  还没等言凌雪叫唤呢,兰斯闻到香味直接就被勾了下去,一屁股坐到餐桌边,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等到言凌雪端着一大盘面过来,兰斯都想直接抢过来了,但是被言凌雪投来的冷光刺到,讪讪的坐在位置上不动了。
  还记得上次让他端个菜把盘子弄碎了不说还烫到自己的脚,对于兰斯这般行径,言凌雪哪里还敢让他动?又给他递了筷子、叉子之后兰斯就开始优雅的品尝起来了。
  言凌雪和兰斯从小就被教育吃饭的时候不论多急都要表现得体,所以就算刚才兰斯表现的猴急一点,拿到筷子什么的时候就会马上装高雅。
  享受完美味的早餐之后,兰斯看着在厨房洗碗筷的背影,走到厨房门口,斜靠在门框上,状似无心的问道:“那个,你今天是不是没有事啊?”
  “有。”
  本来就是算着今天言凌雪空闲才来找的,结果却听到这个答案,兰斯很不开心,更多的是事情不朝自己想的方向进行的不悦:“上次你不是说你轮空休息么?”
  “本来是,但是因为今天是七夕,他们都好像要约会,所以我就代班了。”
  额,这就是单身狗的悲哀?兰斯气嘟嘟的看着言凌雪,但是因为是背对着言凌雪没能知道兰斯的小情绪。
  “你不会说你也有约么?”
  言凌雪停下手里的动作,微微转过身子表情认真的看着兰斯:“什么时候的事?”
  兰斯看着一本正经问自己话的言凌雪一时之间竟是又气又好笑,怎么有这么实在的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新年新书,祝大家元旦快乐!开新坑了,希望大家喜欢,嘿嘿,有什么意见想法的记得和苦叶说啊!
 
  ☆、郎郎七夕
 
  晨风轻轻,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声音咖啡店又迎来了客人,简朴的装饰掩盖不住古典的气息。
  兰斯右手拿着小匙在黑咖啡里漫不经心的搅拌着,视线透过窗户定在外面广场上带头领跑的人。
  言凌雪已经带着这二十来人跑了有半小时了,学生都已经跟不上言凌雪的速度,但是言凌雪也没有要放慢脚步等他们的意思,如此运动了半小时,言凌雪也只是微微出汗,呼吸都一直是平缓的没有因为运动而急促。
  兰斯看着他们停下来,排好队做徒手CAO,言凌雪在前面冷酷的不像话,但是动作做的十分标准好看。带他们复习了上节课的内容后,就让他们压压腿、踢踢腿做些拉伸的活动。
  端起黑咖啡优雅的喝了一小口,恰如其分的苦味从舌尖蔓延开,之后咖啡特有的香醇弥漫在嘴间,听到周围传来的女生的惊叹声,兰斯微微勾起嘴角,回之迷人的微笑,然后就能看到一些女生因为激动而呆在当场。
  兰斯已经习以为常,眼神没有在她们身上多停留一秒,转过头看到言凌雪正在教一些动作,那些应该就是专业动作了,兰斯虽然不懂但是看的多,也知道是什么丁腿,接腿之类的。
  眼巴巴的看他们做完放松活动,兰斯起身走了出去,从背包里拿出毛巾就给言凌雪递过去,言凌雪直接拿过擦了擦汗水。
  “我待会还要去上其他课,你还要跟着?”
  兰斯没有一丝犹豫:“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就当陪你了。”
  言凌雪没有再说什么,将毛巾递给兰斯:“我去买杯喝的,你等我会。”
  兰斯爽快的点头,等言凌雪走了,就坐到花坛边的长椅上休息,然后就看到不远处一些女孩扭扭捏捏的,红着脸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你快去啊!今天难得好机会不要错过。”一个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另一个女孩前进。
  兰斯一看就知道大概是为了什么事了,看着红着脸的女孩模样也是清秀,此时因为害羞添了一些韵味。
  终于是克服了内心的羞涩,勇敢的走到了兰斯的面前将自己手里的礼盒放到兰斯面前,怯生生的说着:“你是言老师的朋友吧,请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他好么?”
  看着勇敢迈出的女孩,兰斯露出灿烂的笑容:“当然,没有问题!”
  女生感激完之后,就急急的走了,可能是因为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被人知晓之后的不好意思吧。
  在言凌雪回来之后,兰斯将收到的五六份礼物摆到了他的面前,言凌雪咬着吸管愣愣的看着横空出现的东西,很是诧异:“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凌雪,这不是我的,这是你的仰慕者送给你的,是她们的一片心意,你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兰斯明知故问的反问,眼神中都透着狡黠。
  言凌雪摆摆头:“如果你喜欢这些就收着,我待会还要上课,没办法带东西。”
  “拜托,这东西可能不重要,里面应该还有她们的心事,你要不要看看?”兰斯追问道。
  “随意窥探别人的心事不太好,还是不要了。”言凌雪转身就要走,兰斯看着他一点不留恋的样子,露出因为内心的喜悦的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