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卿心归雪 作者:七月苦叶(下)

字体:[ ]

 
  ☆、死亡冰冷
 
  群战,数量的多寡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先前,夏州他们视死如归,那是清楚的明白胜算的微量,但是现在,言凌雪告诉他,自己总部那些弟兄来了,这个情况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真的么?”夏州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怎么知道这边的情况的,还来的那么准时?
  “骗你好玩么?”言凌雪给了一记白眼,“外面也有他们的人,兄弟们要闯过来,还要费一番功夫。”
  不管怎样,希望是多了几分,足够了!
  看着夏州没有先前那样一副送死的表情,言凌雪放心了,自己这边的兄弟过来,是他预料不到的,但是还有一丝疑虑。
  言凌雪没有完全将事情说给夏州听,因为多说无益,反而多添烦愁,目光看向永平社楼,他们到底还有什么底牌,为什么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刀无眼,人无情,这个地方宛如修罗场,重要的只有自己的性命,只要自己可以活下来!
  帮派之人,见惯生死,但是大部分都惧怕躺下来的是自己,很多加入帮会,就是为了能够活下来,活的好一些,觉得很拽。
  但是加入之后,他们也许都明白,在这里就是玩命!
  面对打杀的生活,要么是变狠了要么是变怕了。
  变狠的人要么是对别人狠,对自己软,要么就是对自己也狠;变怕的人要么是畏首畏尾,战战兢兢,怕别人,要么就是让别人怕他!
  当然,受不了了,可以啊,退出就可以了,至于日后的生路是什么样子,还是要看自己的命了,毕竟不管你手上是不是沾了血,有了人命,在别人眼里,你都有印记!
  在日光的照射下,刀面变得明晃晃,变得更加冰寒,眼看着那刺眼催命的光离自己越来越近,却只能痴痴的看着,因为已经无能为力了。
  他只是一名普通义虹帮的成员,加入义虹帮是因为什么,他也已经不记得了,也许当初就是为了一口饭。
  但是加入之后,他想的就不在是那个简单的原因了,他想继续向前走,当手里第一次染了鲜血,他怕过,怀疑过,但是后来他留下来了。
  在义虹帮,他心定了,就像孤雁归巢,说是野心?也许重了,只是有目标,这样生活下去,会更容易一点!
  只不过现在就要死了啊,他不后悔,但是觉得有遗憾!自己手上有数不清的人命,他们死之前的痛苦,自己也终于要体会一次了,闭上眼睛,让感受更加深刻。
  刀落的速度明明很快,为什么到现在自己还没有感觉到痛苦?义虹帮一不知名手下迟疑的睁眼,却是看着——
  举刀要结果自己的人倒下了,站在自己身前,将周围的敌人一个个放倒,金色夕阳侵染着他,让他看起来是如此的神圣,耀眼!
  “老大!”看清楚之后,他也是反应过来,这个人就是前不久上任的帮主!
  言凌雪回过头没有多看一眼直接喊:“还有气就继续往外走!”
  简短的九个字,没有过多的内容,但是很多时候同样一句话在不同地方,给别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往外走,是求生!老大是多给了他一条命,多给了几分活下去的希望,他没有耽搁太久的时间,立刻站了起来,往外跑!
  感谢,没有说出口,但是,这份恩情,已经深埋心。
  言凌雪一直认为别人的命,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从来不属于自己的物品,消失与否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他错了!
  他以为只是挂名的帮主,他也从来不管事,但是在帮派成员眼里,却不仅仅是这样的。
  言凌雪,新帮主,与苍狼对决上,救帮派于水火;与三强帮派谈判上,全力维护帮派利益;此时此刻,他也没有任何迟疑,果断战斗,不离不弃!
  这就是他们眼里的帮主!
  在言凌雪眼里,这些人叫过自己老大,他们把命交给帮派,就在前几秒他还认为与自己无关,可是看到一个又一个眼熟的人倒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是很难受。
  也是在那一瞬,言凌雪脑海中回响着一句话:你就是帮派之主,他们的命就是交给了你!
  言凌雪从来没有觉得责任这么重大,几百几千人的命,现在,就是现在,压在了他的身上,脱不开,也无处可避。
  现在,言凌雪在人海中穿梭,解救处于危险境地的人。
  看情形,自己这边的人数越来越少,反观对方,只觉得无穷无尽。
  这样下去,还没等到自己人过来,恐怕就要全体覆灭了,言凌雪抿紧嘴唇,焦急的想着对策。
  冰寒彻骨流淌于经脉之内,血液冻结;一会儿岩浆融骨,血液沸腾。
  言凌雪自知状态不妙,必须速战速决,可是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身体状况突然恶化,心绪不宁之际,言凌雪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敌人,身上多了几道血痕。
  言凌雪嘶了一声,将混乱的思绪拉回来,反手便将持刀之人收拾了一顿,血色细流,染红了衣物。
  受伤的地方隐隐传来痛感,只不过这种程度的痛苦与身体内部的感受相比简直就是搔痒,还是温柔型的。
  就在言凌雪觉得想不出对策,兀自发愁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轰动,吵闹的喊声吸引了几乎所有人将目光移到通外的那个路口,那里打斗的激烈程度,与这里如出一辙,不过情况却是正好相反。
  义虹帮看到这一幕的兄弟心底都觉得又多了几分活的希望!因为,那过来的可是自己的兄弟!
  夏州看到自己一大帮兄弟过来,大笑出声:“老天还不想我去陪他哪!” 
  之前不利因素在于人数,而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人数上已然相当,甚至有了优势!
  高裘一帮从街口闯过来,一路上打来,最后到了这里,只说明了一个事,相当于两方对战得了胜仗,自己这边的损失势必少于对方!
  而这边虽然一直处于劣势,但是因为言凌雪这个开了外挂的人存在,损失也比正常情况少了很多,此消彼涨,局势转眼便是变了。
  所有人的始料未及!
  “二哥!”高裘来到夏州的身边,与其背靠着背,兴奋的大声喊着。
  “来的好!”夏州同样激动,“咱们又能一起战斗,真是好啊!”
  并肩作战十来年的两人,再一次站到了一起,虽然是在这般困难的情况,但是这种兄弟共战的情谊却弥足珍贵。
  “混账东西!”沉闷的声音过后,便是一壮汉倒地的闷声。
  嘴角带血的迅速站了起来,微微弯着腰:“对不起老大,他们攻势太猛,我们,没有拦住!”
  “你们人多还是他们人多,怎么最后,你们还整成这个样子?”周天怒火冲天,抬手又是一巴掌下去了。
  李彪坐在上座一言不发,他在思考现在的局势,他在分析获胜的概率。
  “大哥,现在怎么办?”
  周天和刘平有些着急了,原本以为稳赢的局面,现在…
  “不用担心,他们活不了。”
  李彪没有再说什么,只这一句话,周天和刘平对视一眼,坐回李彪身边:“大哥,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和我们说的?”
  看向楼下的目光没有收回来,李彪也没有立刻解释的想法,就在这个时候,手底下人突然说接到一个电话,表情古怪。
  “老大,刚才街口的兄弟说抓到一个人。”
  李彪终于舍得将目光从言凌雪身上移进屋:“谁?”
  “夏州的弟弟,夏依!”
  李彪微皱眉头,似乎有点怀疑自己得到的消息的准确性:“确定身份了么?”
  “一定没错!”
  周天几人顿时开怀大笑:“这下,夏州他一定逃不了!”
  李彪的脸上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把夏依那小子带过来吧,他现在一定想见到哥哥了吧?”
  说完之后,李彪与周天几人都发出了让人极度不爽的笑声。
  言凌雪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但是言凌雪担心的却不是这些外伤,而是体内越来越不稳定的灵力与源力的碰撞。
  “他的状态不行了,吩咐下去,集中攻击言凌雪!”立在上头的李彪一直盯着言凌雪,就是想找到最佳的时机,显然现在时机到了!
  “要留活的!”
  收到命令之后,没有特别突兀的向言凌雪聚集,毕竟还是要解决其他地方的战斗问题。但是一个又一个慢慢来到自己身边,言凌雪还是能感觉出危机的。
  搁什么时候这些人真的都不是言凌雪的对手,对付起来,也就是时间的问题,只是这个也有个前提,就是身体正常状态,很不幸,这个前提现在不成立。
  车轮战,一次两次三次,言凌雪应付回去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状况的恶化,言凌雪身上的伤痕开始有了重叠,伤上加伤。
  体内源力失控的冲击心脏所在,言凌雪一分心,被人踢中了腘窝,冷不丁膝盖下弯,一招中,当下,拳头如雨,绵绵不断,言凌雪全身力气在刚才那份冲击下,竟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最后没有意外,言凌雪就像没有还手能力一样,被打倒在地,这是言凌雪第一次在战斗中输得这么难看。
  但是直到这个时候,身体外伤带来的痛苦依旧不及身体内如冰刀火焰来回折磨所有的痛苦!
  言凌雪现在一点气力都没有了,从谈判中途到刚才一直拼命撑着,撑了已经近三个小时了。
  这个且不说,从战斗开始,言凌雪便没有抑制灵力的使用,两个多小时里,一直没有停止灵力的损耗。
  而他的损耗绝对比任何一个人要大,他一直做的不仅仅是保住自己的命,还有护住其他人的命。
  生理上的脱力加上折磨,已经够他受的,现在还要来车轮战?早就该倒下了,况且原本一出现这种情况就应该调息,可是今天连这个条件都没有。
  就连言凌雪本人都觉得这个情况是迟早的,灵力现在已经耗损干净,源力还在体内乱窜,现在他终于不能再坚持了,就连普通防卫的气力都没有了。
  注意到自己老大被捉的人拼了命向言凌雪跑去希望可以来得及解救,但是在阻拦之下,言凌雪已经被带到了李彪他们的面前。
  “看看,这是谁,怎么现在这么个怂样?”刘平指着挣扎要站起却被两人用力压住肩胛不让起身的言凌雪,嘲讽道。
  李彪居高临下,面露狠毒:“传消息给下面那伙人,就说他们的老大被捉了,是投降还是继续打下去!”
  言凌雪即使身体十分不适,依旧面色平静:“没用的,我只是空有其衔,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威胁他们?可笑!”
  李彪向言凌雪走了几步,蹲下与之平视:“那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拼命的救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就当我脑子有病,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世界吧!”
  李彪哈哈大笑:“也没有用,试试就知道了。”转而笑容收敛,眼神恶狠,“就算没用也没关系,不管他们认不认输,你,我都不会放过!”
  “看看,大伙看看,这里的小美人长的多漂亮!”李彪恶意的抓着言凌雪的下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个娘们呢?”
  “是不是,脱了不就知道了么?”周天讥笑道。
  “是啊,脱!脱!脱!”
  一群看热闹的也极其积极的响应。
  言凌雪平静的面容明显有了怒意!
  言凌雪被抓的消息传下去之后,如言凌雪预料,近半数成员都觉得无关紧要,而他们的想法是夏州还在,义虹帮依旧不灭。
  说到底,言凌雪的确没有处理过帮内大小事,只是有个头衔,许多兄弟其实都不太服气,听到言凌雪被抓更是觉得这个老大没用!
  当然,也有想要救他的,刚才做那么多,不可能个个救的都是白眼狼,还是有懂得知恩图报的,而其他人眼中的希望夏州,更是不能将他弃而不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