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花留春几日 作者:悠雨

字体:[ ]

 
 
01
    莲舟是一只小狐狸,今年五百岁。
    之所以叫『莲舟』,因为他毛色如莲花,是粉红色的。
    莲舟的爹是一只白狐,娘是一只红狐。大哥继承了爹的毛色,叫胜雪;二哥继承了娘的毛色,叫赤焰。只有莲舟最特殊,同时继承了爹娘的毛色,比红白一点,比白红一点,成了莲花色。
    莲舟家住南天山,爹娘大哥都忙著修炼,几百年见不到一次面,只有二哥赤焰陪著他玩。
    莲舟修炼了五百年,依然不能幻化成人,因为赤焰不肯教他变人的法术。
    赤焰说,变成人形以後,必须靠吸收人类的精血才能存活,不像当狐狸这麽自在。他嫌莲舟太笨,怕变成人後不但吸不到人类的精血,反倒会被人类欺负。
    一年冬天,南天山下著大雪。
    莲舟又缠著赤焰要学变人的法术,但赤焰还是不肯教他,莲舟气得离家出走。
    赤焰做过一次统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莲舟要离家出走五百六十三次。
    早上离家出走,午膳时一定会回来;中午时离家出走,晚膳时一定会回来;晚上离家出走,莲舟怕黑,一盏茶工夫不到,就被野狼的叫声吓回来了。
    所以莲舟这次出走,赤焰也没当一回事。
    但直到傍晚,莲舟还没回来。赤焰著急了,出去寻找。
    而莲舟早已中了猎人的陷阱,掉进坑里,好不容易从坑里爬出来,右腿却被竹箭射穿。他吃力地爬,在雪地上留下长长的血迹。
    大雪飘然落下,覆盖了雪中的鲜红,猎人才没有循著血迹追来。
    莲舟又饿又饿,蜷在雪地里睡著了。
    当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类似仓库的小房间里。他看见红红的火焰和煮得汩汩作响的锅子,还看见一个黑黑的背影。
    ──是人!
    难道那个人类想把他杀了煮汤喝?
    莲舟吓得睡意全无,起身想逃,但刚站起来就发觉右腿重重的,难以移动。这才想起自己受了伤。低头一看,伤口上竟包著一圈厚厚的纱布。
    ──难道纱布里包的是煮汤的调料?
    莲舟抬起右腿嗅了嗅,没有嗅到酱油的味道。
    这时那个黑黑的人影突然回过头来,是个七八岁大的孩子,看到莲舟抬起後腿的动作,还以为他想撒尿,急忙喊:「小狐狸,你等等,别把我娘的坐垫尿湿了!」
    ──咦?你也知道我是狐狸不是狗,狐狸撒尿才不抬腿呢。
   莲舟正想著,就被男孩从软垫上抱了下来。
    这时才发现男孩的目光非常清亮,不像饥肠辘辘的人类流露出的那种贪婪。
    ──他应该不会吃我吧?
    莲舟放心爬到火堆边,围著锅子转了几圈。
    ──好香的呀,是什麽好吃的?
    男孩舀出一碗汤,放到莲舟鼻子底下。
    ──原来是鸡蛋汤。
    虽然比起鸡蛋,莲舟更喜欢吃鸡。但对於一天没吃东西、肚子饿得咕咕叫的莲舟来说,鸡蛋也凑合了。
    热乎乎的汤,从喉咙一直烫到胃里,好暖身呀。
    莲舟正在喝汤,男孩突然垂下一只手来摸莲舟的毛。
    从出生到现在五百年,莲舟只被爹娘和哥哥摸过,於是不高兴地回头瞪了男孩一眼,威胁性地龇了龇牙。但看到对方温柔的眼神後,就不忍心咬他了。
    ──摸就摸吧,反正也不痛。
    莲舟顺从了。
    「小狐狸,你的毛好漂亮,像莲花。」
    ──糟了,不好。
    突然想起赤焰的话:当人类夸你毛色漂亮时,就是想剥了你的皮卖钱。
    莲舟急忙咬了男孩一口,逃出门去。
    後腿还有些痛,跑不快。莲舟害怕男孩会追来,不停回头看,但男孩却没有追来。莲舟一边奇怪,一边继续以龟速逃跑。这才发现自己在一幢大宅子里。宅子修得很华丽,看样子,主人应该很有钱。宅中弥散著一股诱人的清香,莲舟不知道那是什麽香味,只觉得很香很香。
    刚逃到门口就听见赤焰的呼声,莲舟急忙循声找去。
    赤焰抱著莲舟回家。
    途中莲舟乖乖交待了这一日的经历。
    回家後,赤焰打了他一顿屁股,又好好替他重新包扎後腿的伤口。
    「二哥,什麽是莲花呀?」莲舟在赤焰大腿上缩成一个毛球问,他想起那男孩说他像莲花。
    「是一种粉红的花。」
    「漂亮吗?」
    「花都漂亮。」
    「呜......南天山上没有花......」莲舟伤心地嘟哝,他很想看。
    「有呀,有雪花。」
    「雪花不算。」
    「还有茶花。」
    「茶花?哪儿有茶花?」
    「山腰上的柳宅里,种满了茶花。」
    「柳宅在哪儿?」
                    「你不是刚从那边回来吗?」
                    「是那幢宅子呀?」莲舟总算反应过来。
                    「是。」赤焰点头道,「那家人做盆栽生意,最会种茶花,二十年前搬上山的。救你的那个男孩就是柳家的少爷,好像叫......柳慕风。」
                    「柳慕风?」莲舟重复了一遍,记住这个名字。
                  花留春几日02
                    五年後,赤焰又做了一个新的统计。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莲舟要离家出走五百六十三次,并且这五百六十三次,次次都在柳家。
                    用莲舟的话说,赤焰哥坏死了,还是不肯教他变成人的法术,还是慕风好,每次都给他煮热腾腾的鸡蛋汤喝。
                    莲舟最喜欢爬到慕风的肩膀上,用自己的身体围住慕风的脖子,互相取暖。
                    慕风身上有股很香的味道,是茶花的香味,因为他经常照顾茶花园。
                    两年前,慕风的爹死了,生意渐渐走入低潮。柳家不再靠卖盆栽赚钱,而是靠一份微薄的地产持家。家中佣人只留下两名,一个照顾夫人,一个照顾小公子,也就是慕风的弟弟,柳慕朝。
                    柳慕朝是遗腹子,柳家老爷辞世时,他还怀在夫人肚子里,今年刚满两岁。
                    人少了,宅子突然显得冷清许多。
                    茶花园都是慕风在照料,每年都开花。花若玉杯,花色雪白,非常漂亮。
                    据说山茶都是红色的,白色的茶花非常珍贵,是柳老爷子生前亲手培育出的品种。
                    莲舟最喜欢看慕风给茶花浇水的样子,每当那时,莲舟会想,如果自己有手就好了。如果自己有手,就可以帮慕风浇水,帮慕风照顾茶花了。所以他更加强烈地要求赤焰哥教他变人的法术,但赤焰还是嫌他笨,不肯教他。
                    於是,莲舟又离家出走,跑去找魔剑公子"卫"正义慕风玩。
                    慕风一边给莲舟煮汤,一边问:「小狐狸,你怎麽又来了?是不是雪太大,你猎不到食?」
                    莲舟在慕风腿上蜷成一个毛球,叫了几声。
                    ──我从来不自己猎食,都是赤焰哥煮好了拿给我吃。
                    虽然慕风听不懂莲舟的语言,但还是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摸著莲舟的毛。
                    有时候,莲舟会觉得慕风很奇怪,因为他明明以为自己听不懂他讲话,却还一直对自己讲个不停。但後来,莲舟渐渐觉得不奇怪了,因为自己明明也知道慕风听不懂自己讲话,还不是对慕风讲个不停?
                    也许,讲把心里的话讲个某个人听,就是信任的开始?即使对方有可能根本听不懂。
                    五年间,莲舟对慕风讲了白狐爹、红狐娘的故事,也讲了胜雪大哥和赤焰二哥的故事,但慕风对莲舟依然一无所知。慕风对莲舟讲了他爹娘和他弟弟的故事,莲舟却都听懂了。
                    当慕风讲到开心的事情时,莲舟也会开心;当慕风讲到难过的事情时,莲舟也会难过。
                    而当莲舟讲到开心的事情时,慕风却似懂非懂地望著他;当莲舟讲到难过的事情时,慕风还是似懂非懂地望著他。
                    每当这时,莲舟心中就会泛起一阵苦涩。
                    如果自己能说人话就好了,如果自己能把自己的故事告诉慕风就好了。
                    看著慕风一天天长大,莲舟越来越著急自己到底什麽时候才能变成人。
                    两年前,莲舟亲眼看见慕风的爹病死床榻,听见慕风在床边哭得声音嘶哑。
                    那时莲舟才真正意识到,原来人类的生命是这样脆弱而又短暂。
                    如果自己还来不及变成人,慕风就死了怎麽办?
                    「赤焰哥,我究竟什麽时候才能变成人呀?」
                    这个问题莲舟平均每天都要问上十遍,但赤焰的答案几百年来从未变过,「你又呆又笨,再修炼个一两百年吧。」
                    「一两百年後慕风就死了。」莲舟向赤焰竖起背上的毛恐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