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男朋友不是人 作者:陆言少

字体:[ ]

 
文案
男朋友手变爪子怎么办?
男朋友生气要吃掉我怎么办?
男朋友老想把我叼回山里怎么办?
 
1VS1 HE不解释!副CP也萌萌哒!
官配:廉贞X言铮 束无修X容深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言铮,廉贞 ┃ 配角:容深,白玉,席航 ┃ 其它:欢喜冤家,固执领主攻,CAO心费力受
==================
 
    第一章
    
    砚台山上,一众飞禽走兽汇集,食草食肉的竟然坐在一起?各种动物破天荒的和谐相处,场面肃静,好似开大会。
    一块平整的大青石上,一只威风凛凛的小狼端坐在上面。它毛色青黑,浓密顺滑,骨架还没长开,一双暗绿色的眼瞳却隐隐透着威仪,如果假以时日,等它长成那必然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那青石上还仰面朝天的躺着一个小孩,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不正常的红晕,呼吸急促的昏睡着。
    狼并不是这山里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只是这只看上去还很小的幼狼却十分有气势,连下面围坐着的飞禽猛兽也隐隐有俯首称臣之意。
    细看,这小狼的额头上有一道闪电状的白色花纹,那是这山上领主的标识。
    廉贞稳坐如山,一脸的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凭你东南西北风。
    兔王小玉为了这个年幼而又固执的领主大人是CAO碎了心,累坏了胆,结果屁用没有。
    “这不行,你必须送他回去,不然他会死。”小玉跳到那小孩子额头上,感受了半天苦口婆心的对着围在一边的廉贞道。
    廉贞沉默半响,依然无动于衷,并且伸出一只爪子按住那小孩的衣袖。
    这是我的!!!
    他真的想留下自己的小媳妇,虽然年纪小但是留下来做个童养媳也不错啊!
    感情要从小培养么!
    “除非你想要个傻子!”小玉毫不留情的怒吼,这油盐不进的模样像极了前一任领主。
    真是固执到死!
    他不要傻子当媳妇!
    廉贞怒了,脊背上毛发蓬松竖起,两颗尖锐的犬齿露出来,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围在周围的飞禽走兽呼啦就散了个一干二净。
    谁会那么没眼色的在这个时候留下来顶缸啊?
    最后,年幼的领主大人不得不妥协,无可奈何的含着泪将自己抢回了的媳妇送走了。不过,他把自己最锋利的那颗乳牙留给他做信物了。
    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他已经活蹦乱跳的可以上花轿了。
    再见媳妇!
    领主大人孤独的坐在山巅上目送自己的小媳妇被一众手下小心翼翼的抬走。
    这小孩子是他在言家抢回来的,言家世代侍奉廉贞的家族,据说很久之前,言家的先祖曾有恩于前前任领主大人,那位领主为了报恩许下了一桩承诺,只要言家肯奉上让领主满意的供品便以供驱使。
    这供品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不仅要让领主满意,也必须是上供者最珍贵的东西。
    那样才显得有诚意。
    第二个条件很好满足,难就难在第一个条件,不是谁都能准确的摸透领主大人的心中所想,并且还如他所愿的奉上贡品。
    因此,历代以来,达成交易的人,屈指可数。
    这明显就不是一项平等的交易,既然是报恩又怎么会要人家最珍贵的东西呢?
    前前任领主大人表示,人性是贪婪的,如果他随随便便的就可以驱使,那岂不是太掉价了?
    饶是如此苛刻的条件,言家人依旧欣喜若狂。
    得领主大人青眼,那简直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大喜事。
    言家曾祖就是献上了自己最珍贵的供品换来了一家子的荣华富贵。
    廉贞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领主大人也不知道从言家得了什么好处,便答应守护言家三代人。可领主大人他半路失踪,这承诺便推到了年幼的廉贞头上。
    廉贞当然不肯接这个烂摊子,凭什么受益人已经不再了,却要他履行义务?自己又没拿那什么珍贵的供品!
    年轻气盛的幼小的领主一怒之下冲到言家,想要要回信物解除承诺。
    可一到地方他就傻眼了,言家偌大的宅院已经荒废,几年前的一场大火几乎将言家灭门。
    廉贞几经辗转终于找到言家现存的唯一血脉,却发现对方只是个六岁小孩。
    廉贞打算暗中找出领主信物,他用本体耐着性子陪着那小孩玩了几天,发现信物并不在他身上,失望之余,却对那粉雕玉琢的小孩心生好感,越瞧越喜欢,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强掳上山给藏到了狼窝里,企图圈3养。
    反正事已至此,他爹失踪了,信物也不见了,言家仅剩这么一根独苗。承诺既然无法解除,想要他付出,那就要付出代价。
    这小孩就是他想要的供品!
    小孩受了惊吓又着了凉,加上年纪幼小,整个人高烧不退,从打到山上来就昏迷不醒。
    廉贞扣了他三天,任凭小玉好说歹说硬是不肯放人,固执可见一斑。
    这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为了媳妇不烧成傻子,年幼的领主不得不退步,虽然他表面上逞强,但实际上小玉的话还是吓到他了。
    人类小孩本就身娇体弱,万一真的变成傻子就不好了。
    兔王小玉是这山上最足智多谋的老兔子了,是前前任领主大人的座下军师,别看只有巴掌大小,可生起气来盛气凌人,自己是他从小带大的,极少看到它这样疾言厉色。
    嗷~
    廉贞惆怅的坐在山巅上长嚎出声,吓得方圆千里的飞禽走兽噤声不语。
    这是出了什么事了?让领主大人如此伤心?
    小玉蹲在后面见状就觉得心力交瘁,忍不住摇头叹气,处于青少年时期的领主大人真是万分难搞。
    他爹也没有这么难带啊?身为资深保姆的小玉表示很头疼。
    然而让它头疼的不仅仅是这个,还有那丢失了的领主信物,必须要找回来才行啊!
    那信物是每一代领主大人世代相传下来的,不仅仅只是身份的象征,那信物里更是封印着领主大人的一半力量。没有信物,领主大人的力量就不算完整。
    要是落到恶人手里被滥用,后果更不堪设想。
    于公于私,这信物必须要找回来。
    看来,言家的那场大火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彼时,领主大人刚满十二岁,就情窦初开的自己给自己定了一门亲事。
    每每提及这件事,小玉总是腹诽,这就是明晃晃的无媒苟2合。
    山中无日月,世上已千年。
    时光荏苒,流水飞逝,转眼已经过了十四个年头。
    廉贞闭关修炼出来,看着久违的日头,心中欢喜,一眨眼的功夫,媳妇应该长大了吧?
    对着山里的泉水照了照自己现出来的人形,领主大人表示很满意。
    如此帅气,媳妇应该手到擒来吧!
    也不知道当年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如今长成什么样了?
    廉贞满怀期待的带着小玉一同下山找媳妇。
    就这样,二人各怀心思的到了人间。
    
    第一章 望京堂
    
    热闹的街面上,行人如梭,车水马龙。
    这是灵舟市有名的仿古一条街,青石板的街道,两旁是古色古香的建筑,各种商铺鳞次栉比的一字排开。酒楼,药铺,成衣店,古玩铺以及街面上卖各色吃食玩物的小商贩,让这条街成了灵舟市的标志。
    灵舟市另一个出名的地方便是香火极盛的灵舟寺,据说是百年古刹,极其灵验。尤其是寺里的一座十八层宝塔,精美大气,历史悠久,里面完全的复制了十八层地狱的情景,十分具有教育意义。
    听说在里面一圈逛下来,让人面色如土,体如筛糠,心灵受到极大的冲击,恨不得当场就立地成佛。
    太惨了!一定要做好人!千万不要下十八层地狱!太恐怖了!
    虽然说的有些夸大其词,不过那宝塔确实是很漂亮,一遇到风雨天气,淡淡的薄雾下雨打竹叶,风吹得挂在塔上的铜铃叮当作响,声音空灵能传出几里地还余音不绝。
    五年前灵舟市新换的领导上岗,第一件事便是扩建灵舟寺,现在的灵舟寺有原来的两个大,素斋一绝,禅房干净,能吃能住加上交通便利,香火更是好的不得了,不少外地人慕名前来,在加上灵舟市有山有水,逛完了庙拜过佛,观过了十八层地狱塔,顺便在上个山采采风,下个河钓钓鱼,漂个流什么的,一路玩下来倒也不错。愣是把灵舟市给捧成了居家旅游的好去处,带动经济发展无数。
    话又说回来,就在这仿古一条街上,酒楼商铺鳞次栉比中有一栋二层小楼的古建筑。纸糊的雕花窗户双开的门扇,砖红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如初,整栋楼是上好的楠木红木木料建造,冬暖夏凉,即便是经过百年风雨依旧稳固如山,使得整栋楼都散发着一股厚重的历史感。
    一楼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望京堂’两边各挂了一副对联,上联: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下联:受天百禄,诸邪回避。
    此时正值正午,六扇门全部打开,温润的红木雕花门扇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门口前摆着一块电子黑板,上面写着:批发各种黄纸,元宝,金山银山。
    这闪着光的电子黑板摆在这里与这古色古香的望京堂前显得很违和,让人看着就觉得很别扭,好像摆错了地方。
    两个外地来的游客看了半天,那个年纪大一些的老者一个劲的咂嘴摇头,嘴里直叫可惜。
    可惜了这栋古宅,竟然拿来卖黄纸?真是暴殄天物。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去,大堂里很宽阔,地上襄的是斗大的方砖干净平整,两旁靠墙摆着两米高的实木柜台,一边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黄纸铂金纸,以及砖头大的冥府阴币,一摞摞的看的人眼花缭乱。另一边则是各种贡香,以及各色鲜艳的假花。
    正对着门口的墙上到是干干净净的只挂了一张画,画上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骑着一头青牛,边上有提拔,是老子云游图,下面一张四腿雕花的檀木供桌,上面干干净净的只摆着一个细瓷花瓶,瓶中插着几朵新鲜的形似马蹄的天荷。
    墙边还有一道通往后头厨房的门,上面挂了个绣着竹子花样的小门帘,旁边是一道木头楼梯,直通向楼上。
    “两位,有什么需要么?”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这两人才发现正对着楼梯口的南墙下摆着一张大八仙桌,桌子后头端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这两人刚才光顾这打量四周直到这青年出声才发现这屋里还有人,忍不住仔细看了过去。
    就见那衣着素雅的青年抬手行云流水般的在八仙桌的小茶盘里摸到茶壶又摆出两个白瓷茶杯,准确的倒了八分满的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