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我只想安静的跑个龙套 作者:汪三岁(下)

字体:[ ]

☆、7-6
 
  
  李锦禾站在凉亭边,脸上一片苍白,满是被震惊的折辱。沈秋却很开心,自己好机智的,半道上维持住了人设呢。
  他站起来,恋恋不舍的拂过手下的琴弦,收起对过往的缅怀,真挚道:“谢谢你的琴。”
  李锦禾瞪大眼睛看向他,苍白的面色和惊怒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沈秋知道的那个大家公子,他mo了mo鼻子,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索性闭上嘴。
  李锦禾也不吭声,眼皮低垂又变成他知道的那朵高洁雪莲花模样,沈秋却觉得危险,他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却见李锦禾比他退的更快。
  这处凉亭设计巧妙,凉亭外临水一边延长出一小段只容一人走过的木质栈道,因为年久失修早就没有用处这次也没有维修,李锦禾不小心踏上去,身子瞬间摇晃起来,沈秋下意识的伸手去救,却见那人惊叫一声跌入水里。
  深夏的荷塘并不冷,而且李锦禾身高腿长,只消站稳便不会溺水,但沈秋仍旧感受到了大祸临头。
  他回头,果然看到恰好看见这一幕的楚毅,那人满脸慌张和疼痛,几乎是瞬间便飞身而来:“锦禾!”
  他大叫着命人去救人,甚至自己跳了下去,沈秋站在旁边看着,脸色越来越白。
  他想,剧情里没有这一段啊,呵呵,看来剧情又歪了呢。他要被楚王爷用力蹂/躏了呢。
  本以为要用肉体偿还的沈秋很快就尝到了苦头。
  他被人摁着脖颈溺在水中,腥臭的塘泥近在眼前,脸颊擦过塘底断裂的干枯荷径,一阵刺痛,殷红的血珠冒出来瞬间便被浑浊的水流冲走。
  沈秋一边屏息忍受这惨无人道的惩罚一边还有心思想:啊,现在看来,楚王爷平日里对自己的惩罚是多么的温柔啊。
  因为试图对李锦禾不利,沈秋彻底的被楚毅厌恶。
  病恹恹躺在chuang上的男人浑身灼/热,肿/胀的眼皮将眼睛挤成一个小缝,身上似乎还残留着水腥气,他艰难的动了动手指,眼睛期盼的看着外面,希望有人能出现,给他一点水喝。
  可是蠕动的嘴唇发不出声音,沉重的身体没有力气,他如同被人钉死在砧板上的鱼,慢慢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失去活力。
  他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身/下的硬板chuang硌的他后背很痛,空气里的灰尘让他本就不舒服的嗓子越发难受,睡了很久,终于攒起一点力气,沈秋几乎是匍匐着爬到了桌子旁,拿起上面的茶壶就往嘴边递,可是,落了一层灰的茶壶一滴水也没有。
  有那么一瞬间,沈秋绝望的想要放弃,但咬咬牙就过去了。
  他并不是没经历过比眼下更艰难的日子,只是连续几个世界的安逸让他忘记了自己的本质。
  撑着身体在这处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不远处找到了一条小溪,沈秋用水洗了把脸,又用小茶壶提了一壶回去烧开了才喝,这一番折腾,他强撑的身体越发的弱,眯着眼睛把小茶壶里的热茶灌进肚子便又躺回chuang上。
  他被丢在这里半个月,每日自己去后院一样的山头找些可以疗养身子的草药治了眼下的感冒,虽然艰难,倒也熬了过去。
  这日,他刚吃完从后山捡来的野果,就见一身华丽长衫的男人进来。
  李锦禾无疑是英俊的,剑眉星目,纯粹干净,和他这种看起来就稚嫩不更事的少年不一样,那个人浑身散发的是一种介乎成人的稳重和少年的澄澈之间的魅力。
  看到沈秋,他不悦的凝眉:“看来你过得很不好。”
  沈秋不说话,抿直的唇角满是戒备。
  是他小瞧了这人,以为高山雪莲花和一般的莲花不一样,如今看来,莲花一派都是一样的!
  李锦禾倒不介意他这副姿态,看着他的目光怜悯又鄙夷,即便如此,这人身上的高雅气质也丝毫未减:“我知道你跟了阿毅许久,不过,这府里如今已经有了我,希望你可以聪明一点。”
  他说着,从身后小厮手里接过一个白玉小瓶,瓶口用木塞封住,但沈秋依然能闻到其中的刺鼻味道。
  这大概就是□□了,没想到这位雪莲花会这么直接,似乎看出了他的疑问,李锦禾淡然的将木塞打开,递到他的面前,语气中不经意间带着一丝炫耀:“不过是处理一个没用的栾chong,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沈秋直盯盯的看着他,好一会儿认命一般垂下眼睫,抖着手接过白玉瓶,却迟迟不喝。
  李锦禾也不着急,他以往不屑这些女人用的手段,如今却觉得,偶尔用一用也无伤大雅。
  看着面前秀气的少年,他其实有些可惜的,可惜了那一手好琴艺。
  想到这几日,时不时坐在琴旁拨动琴弦的那人,李锦禾心又重新冷硬下来:“你如果下不去手,我不介意命人帮你。”
  沈秋惊吓的看了眼他,目光落在他身后受惊的缩了缩肩膀,攥着玉瓶的指关节因为用力而青白,好一会儿才踉跄着退后了两步,哑着嗓子道:“不用。我,我自己来。”
  说完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将白玉瓶递到嘴边,就在李锦禾以为他会自我了断时,沈秋猛地将白玉瓶一扬,褐色的药液泼洒出来,落在地上一片噗呲声,沈秋看都没看,蒙头就往后山跑。
  这几天,他为了采药治好自己,没少往后面跑,此时熟门熟路,七拐八绕暂时甩开了身后的人,但没一会儿就听到身后传来的追赶声。
  他很害怕,想要跑快一点,可这副残破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眼下的高强度运动,目光扫过林中几条小路,沈秋一咬牙,向着一条最大的路段跑去。
  他跑了很久,身后追赶的人怒骂的声音时远时近,体力透支加上身体不好,沈秋已经支撑不下去,但还是机械的迈动脚步。
  因为不想死,绝对不能死!
  剧情还没走完,他不要死!
  “咻——”
  “噗!”
  瞪大眼睛看着xiong口上兀自颤抖的箭羽,沈秋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就看到一群穿着黑衣服明显不是好人的刺客,他不甘心的往后倒去,盯着旋转而模糊的厚重树冠,疲惫的闭上眼睛。
  啊,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碰到人鱼。
  “箭头已经取出,只沈公子身娇体弱,接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有一人在说话,声音低沉平稳,带着让人心安的力量。
  “嗯。”这是另一个声音,冷冰冰的,似乎对他并不在意的样子。
  沈秋试图CAO控这具沉重的身体,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死了吗?
  这是新的惩罚世界?
  他不确定,意识又一次陷入黑暗。
  醒来时正是深夜,房间里没有点灯,黑漆漆一片,他身上盖着薄被,xiong口很疼,沈秋眨了眨眼睛要坐起身,却被旁边的人吓了一跳。
  楚毅坐在chuang边的凳子上,深邃的双眸宛如一只正在捕猎的野狼,凶狠警惕。他探究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怎么知道本王遇伏?”
  沈秋迷茫的摇头,沙哑的嗓音满是无辜:“我不知道啊。”我逃跑的时候不小心跑错了片场来着。
  楚毅盯着他看了片刻:“我不管你是谁的人,但不要背叛我。”
  沈秋点头,躺在chuang上的姿势让他有些吃力,但动作毫不迟疑。
  楚毅沉默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年,室内光线昏暗,他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轮廓和那双黑亮的眼睛。突然想起那年自己初来乍到,从边疆回到帝/都,交了兵权便来到这里,自己的豪心壮志如何被一点点粉碎,曾经倾慕的人站在皇兄旁边的高雅身姿,一切一切全成了日夜折磨他的梦魇。
  那日有人请他出去,他本意拒绝,临到头却改了主意,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少年。绝望的、委屈的、却又带着执拗。
  后面的一切似乎十分顺理成章,他已经二十三岁,虽然这方面经验很少,却也不是没有,只是和男人还是第一次。那个孩子,只有十三岁,浑身粉红,眼睛迷蒙,某个地方始终垂着脑袋,看起来越发惹人怜爱。可是楚毅从来不懂怜香惜玉。
  他甚至,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个人。
  边关的杀戮血腥,宫中的尔虞我诈,他早已经失去了相信别人的能力。即使这个人在危急时刻挡在自己面前,几乎失去生命,他脑子里盘踞的仍然是这是一场阴谋。
  沈秋不知道楚毅说出这句话的意思,但他已经没有精神深究,这个男人竟然连口水都不给他喝,就走了。
  “水····水啊······”呢喃了两声见没有人回应,沈秋也不多费力气,上次病成那样他都能爬出去救活自己,这次住在这么好的房间,他不信会没人来给自己喂口水。
  再醒来才过去两个时辰,天色渐明,房间里也跟着亮堂起来,他撑着手臂要起来,却被人扶住后背,身旁的男人躺在外侧,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似乎被他这副呆愣的样子取悦,楚毅勾了勾唇角,仿佛刚才那个坐在黑暗里威胁他不准背叛的人不是他。
  小丫鬟点了灯,又端着一碗温水送来,楚毅接过递到他嘴边,见少年苍白着脸一副呆愣的模样,声音不自觉便轻柔下来:“张嘴喝水。”
  沈秋听话的张开嘴唇,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被人喂食了小半碗清粥,被人从chuang上挖起来的大夫也到了。
  “沈公子福大命大。”说完这句话,大夫终于松了口气。当时跟王爷到此处不过是怕主子们有个头疼脑热,谁成想,一来就是这么大阵仗。遇到刺客,沈公子为了救王爷舍身挡箭,幸好那只箭矢头部没有淬毒。不然······
  想到那日王爷抱着沈公子红着眼睛回来的样子,大夫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即对上王爷冷冽的视线,识相的提着药箱出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更新,今天的更新,昨天更晚了不好意思,嘤嘤嘤,人家是迫不得已的,可怜~
 
☆、7-7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气氛沉闷而尴尬,沈秋苍白着一张脸,鼓气勇气打量了一遍楚毅,这才小声道:“王爷有没有受伤?”
  楚毅摇头,目光落在他脸上晦暗不明。
  沈秋却犹如不知道那人眼中的探究和深思,望着他嘴角抿出一丝笑容,安心又喜悦的样子,好像这人的安全就是自己的全部。既然他当做先前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么自己不介意陪他演戏。
  楚毅皱眉,心中的情绪繁杂而跳跃,他自己都无法说清,从这个人倒在自己怀里他心慌恐惧,甚至愤怒,到冷静下来的怀疑探究,明明手指已经掐住他的脖颈,却怎么也下不了手,威胁一番,最后又忍不住偷偷爬回来躺在他旁边。楚毅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个人有问题,本能却忍不住靠近。
  两人坐了片刻,楚毅见他眨着眼睛困倦却不敢睡的模样,托着他的后背将人放平挪到chuang里面,这才和衣躺下。
  沈秋扭着头看向他,嘴唇动了动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到手被人握/住,旁边闭着眼睛的男人放下chuang帐,低声道:“睡觉。”
  沈秋点头,他受了伤,精力不好,只模模糊糊想着,楚毅果然是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楚王爷对这具身体除了发泄从没做过多余的事情,那么眼下,是不是代表他的任务有了进展呢?
  养伤的日子过得很快,沈秋总是在睡,这天精神终于好一点却已经过去了十天。
  伺候他的是个年轻的小厮,名字叫三石,是个非常爱笑的孩子,麦色的皮肤,健硕的身体,跑起来如同一阵风。可这些都没有什么用,因为大部分时候楚毅都在。
  这天,楚毅早早出门去查刺客的事情,沈秋倚在chuang上看着三石在外面清扫,好一会儿终于没忍住喊他:“三石。”
  三石笑眯眯的看过来,一下子开心起来,站在窗口外问:“公子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看到良秀?”自从他被调过来,沈秋便再没见过良秀了。
  三石想了想,嘴角咧的很开:“良秀姐姐婚期要到啦!前两天已经回城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