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妖界醋王+番外 作者:百花酿豆腐

字体:[ ]

 
文案
莫名其妙被人抓去做山神怎么办,在线等,急!
一句话概括:论一个傲娇狐是如何奔向完美人,妻这条不归路(划掉)康庄大道的!
江予对此表示这条整天泛着酸气的老古董九尾狐他是拒绝的!辣鸡妖狐,毁我青春,乱我姓向!
月渊对此表示文案好有趣啊江予我们来生狐狸崽崽吧……对了昨天白泽是不是摸你手了?我能去砍他吗?砍死的那种。还有【育儿经】我已经背熟辣,我以后会像养儿子那样好好爱你哒,啾啾。
江予:滚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CP温柔逗比万人迷攻X前期傲娇后期怨妇人,妻受
1.很甜,能虐死单身狗的甜,甜炸你的少女心!温馨互宠!
2.主角属于成长型,慢慢会强大,后期牛批!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予 ┃ 配角:月渊,小雪,风疾 ┃ 其它:温馨,互宠
  ☆、不异篇
  你相信神明的存在吗?
  纸张翻页的声音响起,一双白净的手合上书卷的最后一页,长舒了一口气,“神的存在?”
  将书卷小心的放回原处,手的主人轻声的退出书店。有些刺眼的阳光落在男人身上,令他不得已伸手挡住。脚步停滞片刻,温柔的笑意溢出,书的最后一页问他相不相信神的存在,当然信啊,因为他……就是出来帮某个神买馒头的。
  想到这里,男人嘴角的笑意渐渐消失,化作一声低叹,那个神啊……
  虽然只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却感觉已经很遥远。
  杂乱的租房区,一户小小的窗口露出温暖的黄色灯光,却传来十分刺耳的争吵声。有女人的哭泣,有男人的气急败坏。
  “难道你忍心看着我们的孩子上不起学,吃不起饭吗!”眉毛拧成一团的中年男人怒视着靠在门框边的女人。
  女人听到孩子两个字眼睛眨了眨,一行眼泪落下,“你少赌一些……不就可以省下来么?”
  男人听到这句话,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般跳脚,狠狠踹了脚边的木凳,“你懂什么!让开!”
  女人被吓得身子一抖,“那小予不也是我们的孩子吗!你怎么舍得……”
  不等她话说完,已经被男人从地上拖至另一边,嫌弃的语气从男人嘴中传出,“只不过是个捡来的孩子,再卖掉有什么可惜的。”
  一片寂静。
  黑暗的房间内,瘦弱的小男孩听到这句话顿时双眼睁大,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嘎吱一声门响,看似温暖的灯光照进来,男孩还没来得发出第一声尖叫便被男人捂嘴一把扛起在肩头,毫无作用的挣扎被轻松拦下,男孩瞪大眼看着倒过来的趴在地上的女人,“妈……妈……”
  温暖的灯光在眼中消失,女人捂嘴痛哭的声音也在耳边消散,只剩下比自己小房间还要可怕的黑暗,与充斥大脑的汽车驶动的声音。
  “唉……”
  一声轻叹,躺在床上的男人睁开眼,苦笑在嘴角蔓延,又梦到了啊……
  该是多少年前了呢,男人闭眼想了想,省去在人贩子手上度过的难以计数的天数,也有七年了吧。暗无天日的日子,毫无尊严的乞讨,数之不尽的毒打,这些回忆使男人少见的皱了皱眉,只持续了片刻,又舒展开来,脑中浮现一张温柔的笑容来,让男人嘴角也慢慢扬起。
  原本在那黑暗的地方已经快要绝望,却忽然被人拉出泥沼,是多么温暖啊。那是一双多么温暖而强大的手,紧紧握住他,将他带入光明之中。
  那天乞讨回来的他因为体力不支倒在离看守人不远的小路边,就在他害怕被拖回去毒打的时候,一双手忽然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一转眼便离开了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晕晕乎乎的用手指轻轻的勾了一下那双手,是暖的,和那些冷冰冰的看守人不一样,那是暖的。
  似乎就连心口都被温暖,他满足的闭上双眼,终于,从心口都感受到温暖。
  只是如同梦的那一天再醒来,他发现他竟然意外的逃脱了那群恶魔的势力,又奇迹般的被独居的老人收养,都是那双温暖的手啊,带给他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想到这里,男人忽然睁开眼,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一个挺身起了床,忙活了一阵,最后站在客厅,恭敬的鞠了个躬,“爷爷,我出门了。”
  墙壁上,一张黑白老人的双眼笑意盈盈。
  迈出屋子,江予皱了皱眉,有些奇怪的看着前方,以往虽然不算繁华但还是算得上马路的大路忽然消失不见,只余下一条悠悠漫长的小路。
  奇怪。
  江予有些踌躇的挪动步子,是他没睡醒,还在做梦?
  心中疑惑不断,脚步却控制不住的一步步朝着小路迈进。“诶?”
  来不及惊叹,一转眼,眼前出现的已经云雾缭绕的山路,再回头,哪还有什么来时的小路。
  看见这一幕,江予反而舒了一口气,这么看来,确实是梦了。
  “啊啊啊啊!人类!”一声尖叫回荡,江予惊的一跳,就在那一瞬间,一道白影忽然从身边茂密的林子窜出,末了还落了一片轻柔的羽毛扫过江予鼻尖。
  “什……什么……”江予愣了一会儿,瞪大眼看着眼前飘着的一个小东西,一对翅膀,一双手,一双脚,与人无差的五官,这……
  只是那个小东西显然比江予更为惊讶,扑棱着翅膀上下焦灼的飞着,小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江予,“你是人吗?”
  “啊?嗯。”江予眨眨眼,又点点头,反正是做梦,对吧?
  却见那小东西听到江予的回答后,愣是吓得翅膀都不会扑腾了,两眼一翻便往下掉,江予一惊,连忙伸手接住,让那小东西稳稳的落在自己掌心,“诶?”奇特的柔软触感让江予心头一动,忍不住伸手戳了戳那小的不能再小的翅膀,“你还好么?”
  那翅膀抖了抖,紧接着那双小眼睛也睁开,只是噙满了泪水,好不可怜的抽了抽嘴角,正当江予要再开口时,又是一道惊破天际的声音从小东西嘴中发出,“山神大人——”
  what?山神?
  不等江予惊讶,一阵狂风呼啸而至,下意识的护好怀中的小东西,山风之中,忽来一双冰冷的手捏上自己的手腕,刺入骨髓寒意顿时让江予打了个寒颤,想要挪动手腕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动弹,寒意越发扩散,就连牙关都开始打颤。
  “哈喽~”就在江予惊惧之时,随着一声女子的笑声,那种令人胆颤的寒意又飞速退去,露出一张漂亮的脸来。”不好意思呀,没有控制好力度哟。“
  江予眨眨眼,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寒意中反应及过来,倒是手上的小东西抖了抖还有冰渣子的翅膀晃晃悠悠的站起来,“野妖怪,就是野妖怪。”
  小声的嘟囔并没有逃过女子耳朵,女子低声一笑,从江予手心把那小东西提起来,“你这种什么用都没有的苍蝇,还是丢掉吧~”
  “啊——”又是一声惊起飞鸟的尖叫,终于把江予的神智拉了回来。
  “嗨呀,你是人吗?”那女子丢掉手里的小东西,一把攀上江予的肩头。
  江予皱了皱眉,幸好没有刚才的那种寒意涌上来,调整了一下状态,转头冲那女子点了点头。就在点头的那一瞬间,江予忽然想起,刚才那种寒意冰凉刺骨,比捏大腿可疼多了,这梦居然还不醒?
  “妾身叫小雪,你知道是哪个雪吗?”小雪嘿嘿一笑,朝前方吹了一口气,顿时便是一阵天寒地冻,树杈子上都结上了冰渣子,“就是这种”乎“的一下的雪哟。”
  江予楞了一下,看着面前的冰天雪地,又转头看了看笑的一脸灿烂的小雪,“我……”
  然而小雪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江予越来越惨白的脸色,自顾自的把人带着往前走,“我们这座山啊,好久没得人来咯,你一定是感受到山神大人的召唤而来的吧。”
  这是不是碰鬼了?是不是?!
  “嗨呀,不是鬼啦。”小雪转过头,又对着江予笑了一下,“妾身是妖怪哟。”
  有区别吗?
  被强制姓的往前带着走,江予觉得自己好像就连脑子都有些麻木了,直到小雪的脚步停下,才稍微换过来一些。
  “山神大人——山神大人——”
  江予抬起头,看着眼前有些破旧木屋,脑中冒出一个想法来,这山神看来挺穷的。
  “不是梦哟,我们等你很久了。”忽然窜到自己身前的小雪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又兴奋的跑到木屋门前,“山神大人——”
  江予低着头,这样他还觉得是做梦那就有点傻了。但是妖怪和山神这种设定,他就算看过再多的神话传说也接受不了啊!
  随着小雪的一声声不厌其烦的叫喊,门内终于传来了响动,接着便是木门被打开的嘎吱声。
  江予一愣,悄悄的抬了抬头,山神……是土地老头吗?
  很久之后,江予觉得,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起因,都是他抬头的这一眼。
  那确实是一张江予从未见过的脸,甚至有一种夺人心魄感觉涌上心头,只是下一秒,江予就看见了那人身后十分嚣张摆动的九条白尾,还有头上比银发更加抢眼的耳朵。宽大的衣袍随着主人的步伐摆动,向江予靠近。
  江予连忙低下头,这是……山神?山神是狐狸?还是九尾的?
  不等他心里惊讶完,有着锋利指甲的手指已经捏在他下颌处,几根长长的银丝落在自己眼下。“抬头。”
  清冷的话音刚落口,江予感觉自己已经顺从的抬起头,对上那双足以令人震撼的双眸。
  “这是我的山。”那张俊脸挑了挑眉,又把他下巴抬起了一些。
  江予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我很抱歉……”
  一声轻笑,江予看见那双眼睛慢慢弯起,“不用道歉,我这里很久没有人出现了。我终于,可以自由了。”
  嗯?江予有些疑惑,但是心中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升起。
  “我要你,接替我,成为下一代的山神,守在这里。”那只手终于松开对江予的束缚,江予喘了口气,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与九尾狐拉开距离。
  “什……什么?”
  九尾狐啧了一声,眼中露出一丝不耐,“耳朵也不好么?我要你代替我守在这里。”
  “什么?”江予睁大眼,山神的选择这么随便么?“不行,不行。”
  然而只是他眨眼的一瞬间,冰冷彻骨的声音已经靠在他耳边响起,“我说了我这里很久没人出现了,我吃了你,还是你接替我?”
  不同于声音的寒冷,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江予脖颈之上,却是让人更加发寒。“吃……人?”
  “是啊。”呼吸又近了几分,让江予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你看我,像正经山神吗?我也是妖啊,我还喜欢,生吃。”
  “是……是有点不太正经。”江予望天眨了眨眼,在九尾狐又准备靠近一些的时候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别吃我……”
  “那你要留下来?”放轻松的声音,九尾狐也没有再追上来。
  可以说不吗?江予默默的又退了一步,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忽然被一双手紧紧揽住,往前一带额头抵至九尾狐的额头,江予呼吸一滞,一双眼紧紧盯着那双半闭着的狐眼,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满脑子只剩一个念头,这双眼睛,真的是极好看的。
  “山神大人,您在□□气吗?”扑棱着翅膀不知道从哪里飞回来的小东西绕着九尾狐转了一圈,有些兴奋的开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