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元帅总是心好累[星际] 作者:君子为庸(上)

字体:[ ]

 
文案:
主受文,基因被封锁不得不隐藏身份的元帅受X迷弟王子年下攻
 
秦觉元帅,帝国第一高手,银河系老老少少心目中的第一男神,沉默寡言,清冷高傲,是一朵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
但其实,秦觉只是一只内心萌萌哒的欢脱演技帝~
谁知一朝被封印……沦落到帝国太(nao)子(can)党(fen)手里。
帝国王子作为一只忠实迷弟,每天都在新捡到的小伙伴面前各种刷对元帅的倾慕之心。
 
“秦元帅说过,荣誉与勇气是我们永远不能放弃的东西。”
“秦元帅还说,任何时候都不能恃强凌弱。”
“秦元帅总是强调,修炼修心,为人为德。”
“啊啊啊帝国军部又出了新的元帅周边,帅不帅,帅不帅!”
 
小伙伴心好累:“我就在你面前科科,这个迷弟画风不太对可以申请退换吗QAQ”
嗯简单来说就是基因被封锁的元帅,因为各种原因不被强迫隐瞒身份待在迷弟小攻身边~
又名:
《与脑残粉的相处之道》,《如何才能用小号愉快玩耍》,《我有OOC的特殊技巧》,《男神你就从了吧》,《捕捉一只野生男神并成功扑倒需要具备的职业素养》
并且小攻真的不是路人甲,他会慢慢长大~
 
内容标签:强强 星际 机甲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觉 ┃ 配角:伊恩,兰德 ┃ 其它:捡到一只野生男神
 
    第一章 失联
    
    银河历15334年,注定将作为重大历史年份被载入史册。
    当然了,它的历史意义远逊于一万多年前星际大航海时代人类的首次迁徙;往近了看,恐怕也比不上20年前,川泽战争后,普兰帝国与弗里联邦签订《瓦尔特公约》二分天下。但对于生活在当年的帝国统治集团来说,恐怕这至少在他们“人生最糟心的年份”中排到前五位——考虑到他们漫长的寿命,这实在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一年,帝国的五军总元帅,帝国和联邦公认的第一高手秦觉,悄无声息地没了踪影。
    威廉普兰五世听到这个消息是在半夜,这个经历无数的铁血帝王在侍官喘着气报告完的第一时间,只有一种想要抬头去看看日期是不是愚人节的荒谬感。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制服笔挺的侍官咬着牙,鬓角不断有汗珠滚落。
    “陛下,军部密报,秦觉元帅自五日前秘密离开帝都,至今杳无音讯。就……就在刚刚,元帅的暗能量投影忽然熄灭了。”
    暗能量投影是每一个帝*人都要在军部留下的能量记号,这个投影连接着他们体内的基因和生命体征,是帝都的统治者观察外派军队和重要人员身体状况最便捷的方法。
    投影熄灭,只意味着两种可能——暗能量彻底枯竭,或者生命消失。
    这两种可能其实可以看成一种,自人类学会使用暗能量以来,就没听说谁体内的能量能彻底枯竭——那就像是正常人体内被抽干了血液,再怎么想,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威廉在一瞬间感到冷汗浸透了他昂贵的自然丝绸缝制的睡袍,他摇摇头,强迫自己别多想。
    作为一个少年当政、经历过皇权更迭,在帝国最混乱最危险的时候扶大厦于将倾的兴复之君,威廉可以自信地表示,他已经成功点亮了传说中“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技能——哦不,考虑到他的地位,泰山也许该改为“帝国的行政星”。
    威廉已经走过的一百零七年人生堪称跌宕起伏。他的父亲有坑儿子的特殊技巧——普兰四世在掌政后第三年就死于至今不知来源的刺客暗杀,当时帝国有八位成年的皇子,却无一人拥有优先继承权。
    夺嫡之争像史书中记载的遥远的旧地球时代一样血雨腥风,当威廉浴血杀出重围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被虎视眈眈的隔壁联邦狠狠踹了个跟头。
    联邦在帝国最虚弱的时候趁虚而入,险些一举改变了星际双强并立的局势。好在上帝始终未放弃这个国度——他的新任领导者普兰五世比他不靠谱的爹优秀不知多少,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渐渐在他身边聚集起来,总算在联邦的猛烈攻击下保持了领土的完整。
    现在的帝*方领导者,元帅秦觉,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秦觉此人颇具传奇色彩。他黑发黑瞳,是个血统纯正的华夏人——这是古称——相貌俊美冷厉,自从第一次领兵出征起,就从来没有打过败仗。
    宇宙历15314年,秦觉在川泽星域打败联邦军队,一举消灭了联邦的大部分主力,这场持续时间比他年龄还长的两国之争才告一段落,两方签订了暂时的和平协议,到如今已经平静了20年。
    惊才绝艳,战无不胜——这就是帝国人民对他们最崇拜的秦元帅的简单印象,再加上天赐的形貌和高高在上的地位,早在川泽战争之前,这位传奇战神就随着全息投影在宇宙的疯传,而高居于“大家最想嫁的黄金单身汉”榜首多年,想给元帅生猴子的少男少女能从帝都星一直排列到星系边界,可惜多年来尚无一人成功。
    普兰五世跟这个年龄可以作他儿子的元帅相处得还算不错,但这并不是他在这一刻如坠冰窟的原因,至少不全是。
    “快!”他猛然从高背椅子上站起来,“封锁消息——”威廉犹豫了一下,还是吩咐道,“通知宗室和长老议会,还要军部的暂行负责人一起到总会议室。”
    “是,陛下。”侍官两腿一并,啪地敬了个军礼,然后噔噔噔地小跑出去。
    普兰五世面色凝重地点开全息更衣设备,纠结地揉了揉眉心。
    麻烦大了,秦大元帅这么一失踪不要紧,普兰帝国好不容易平衡下来的皇室、长老议会、军方三足鼎立的局势,恐怕是维持不了几天了。
    其实元帅大人并不是故意要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拍拍屁股走人的,秦觉同志虽然长得帅,可是一点儿没打算走邪魅一笑的反叛路线——元帅三观正直得吓人,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以将毕生的精力投入到无尽的为人民服务中为己任,等闲不会偷拿国家一针一线。
    咳咳,说这么多,只是为了表明,元帅绝对不会吃饱了撑的涮大佬们玩儿,也不会无组织无纪律地说走就走,留下如此坑爹的安全隐患,他必然是留下了后手、安排了一切、料事如神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好吧,这次是个意外。
    意外之所以成为意外,就在于它的不可预见姓。
    秦觉从全身*蚀骨的疼痛和那种暗能量枯竭所特有的虚弱感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只能对命运这个无理取闹的小妖精深深叹出一口气。
    五天前他未经报备擅离帝都,说白了不是什么大事儿,反正银河系中能对驾驶着机甲白泽的秦元帅构成威胁的人物大概还没出生。毕竟是和平年代,待在帝都只有吉祥物作用的秦觉其实经常擅离职守,除了总替他干白工的副官外根本没人察觉。
    本来只是想秘密回家乡给他宝贝儿妈妈过次生日,再怎么想象力丰富也没成想能碰到这种事。
    秦觉的家乡在一个风景秀丽的疗养星球——那地方居住权贵的吓人,秦觉他爸给帝国当了三百年将军,攒下来的工资也才将将够买三个名额。老两口带着小女儿安居一处,被流放在帝都星的大儿子无奈之下承袭父业给皇帝卖命——这一下子出息大了去,秦妈妈每次跟左邻右舍聊起儿子都特别自豪:儿子的工资在这物价奇高的地方养他们三个人都妥妥的,再也不用动老秦的退休金了!
    这片星域都是帝国专门清理出来供权贵们享乐之处,发生危险的概率,大概比在万年冰川见着神兽凤凰还要低。
    秦觉打小运气不好,从家里出来刚准备进行空间跃迁,迎面就撞着这么一只闲得蛋疼的凤凰。
    这真心是点儿背不能怪社会,神兽神兽,本来就是传说中的物种,联邦帝国联合发行的《宇宙契兽百科全书》上之所以给他们留下那么些语焉不详的介绍,不过也就是为了体现一下宇宙的物种多样姓,证明编撰部门不是整天拿着纳税人的钱全宇宙转着公费旅游——不然也不会在凤凰的简介下面来一句:“姓情温和,表祥瑞”。
    秦觉指挥着白泽拼命左窜右跳的时候想起来这句形容,发誓再也不要盲目相信所谓权威书籍上的话了。
    除了秦觉最信任的副官兰德以外,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帝国男神已经真的一只脚踏入了男“神”的境界。
    全宇宙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二十年前,震慑史册的川泽战争中,秦元帅在阵前爆发出骇人听闻的九级九转实力,配合神乎其技的驾驶技术,借助机甲白泽以一人之力破除了联邦指挥航母百分之七十八的防御能量。
    那时候他才成年没几年,在此之前,已知将暗能量修炼至最高等级的还是当时的联邦上将安达。可哪怕是安达突破到九转的时候,也已经二百八十一岁了——当然,在这个可以使用科学和修炼手段大量延长寿命的年代,三百岁左右还称得上一声年轻。
    这二十年间,整天待在统战部无聊得快长毛的秦元帅并没有闲着,这个天赋高得吓人的家伙一不留神儿居然又突破了,就在前几天,帝国的五军总元帅达到了前所未闻的十级境界。
    要知道,暗能量的等级提升并不是与修炼时间成正比的,越到后面修炼越难,大部分修者都是达到一定等级后再无寸进,再往后,实力甚至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减退。
    这是宇宙给人类落下的枷锁。
    秦觉的确已经可以被称为神级之下第一人,若不是现代战争中个人所能发挥的实力到底有限,帝国有元帅在手,哪里还用得着跟联邦签什么和平协定。
    ……看起来很厉害是吧?
    然而其实并没有什么用——神兽之所以被称为神兽,那他们就确实是神级的实力没跑。
    “主人,”白泽温柔的声音在机舱里平静地响起来,“保守估计,这只漂亮的炸毛火鸡体内能量强度是十二级,至少比您高二十个等级。”
    “……”秦觉默默抹了一把脸,“你再在这里吐槽两句,可怜的兰德就再也不用领着副官的工资干元帅的活儿了。”
    
    第二章 回生
    
    凤凰纯粹是把只有她脑袋那么大的白泽当作耗子在耍,能撕裂空间的息焱跟打喷嚏似的一团团喷出来。
    秦觉根本不敢沾上一星半点儿,这种火焰哪怕是他在全盛时期,也就能造出来一两苗。现在被追着打了半天,就那点防御能量简直是粘着就化,绝对不打半点儿商量。
    “空间跃迁已经准备完毕。”
    “快……执……执行。”元帅大人喘都喘不上来气,从他开始修炼以来,哪怕是菜鸟一只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狼狈过。
    毕竟什么等级的实力面对什么等级的敌人,在十级以上这种境界一下子超出20个级别去,委实太欺负人了。
    生死一线的时候他也不是没经历过,确实往往危及生命的时刻才能激发出更大的潜力——可这种激发潜力也得有得盼头儿才是,差别太大就没意思了。你就是爆发小宇宙,也没法儿打败一个打个哈欠就能吹死你的敌人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