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高冷师兄受难记 作者:lililicat

字体:[ ]

 
文案
 
重生文。古代修仙。也可以叫做 逗比中二师兄的奇幻漂流。
高冷而欠揍的断腿仙子攻的萌虐之旅。
师兄重生到过去扭转乾坤,阻止悲剧。
师兄和师弟的cp。
师兄是攻。
就是这样。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鹤宸,凌寒 ┃ 其它:残疾断腿攻,假肢,轮椅,重生
 
 
 
 
  第1章 遭贬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师弟的表现都是为后面他的布局做的埋伏,并不是他真心想虐待师兄,而是和师兄共同心照不宣布的局演的戏,师弟此时已经深陷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中无法脱身,他想极力摆脱真正阴谋者对师兄的怀疑和接近,同时不想让师兄卷入这个真正恐怖的阴谋之中,因此故意将师兄流放,封住内力什么的都是做戏,因为他知道师兄有法子恢复内力。
  两人比较心有默契,联合给阴谋者演了一出周瑜打黄盖的戏。师弟的目的是借此让师兄远离权力圈,让阴谋者认定师兄没有利用价值,同时引出门派的内女干。
  由于经历可怕的恐怖阴谋,师弟对自己所处的危险有足够的认知,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性格也比重生之后更加冷酷点。
  大家放心不会虐的
  ——
  今天是云宗新任宗主登基的第一天。
  然而作为宗主的嫡系师兄,初尘真人唯二徒弟之一的仙尊李鹤宸,却并不在朝贺宗主就任的来宾行列中。
  估计整个云宗中敢这么做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李鹤宸生性孤高清傲,早已在门派中闻名。有人认为他人如高崖寒松,刚正不屈,也有人认为他刻板刻薄,不通人情。
  而他最让人说道的一件事,就是在前任宗主,也就是初尘真人卸任前,委命他去清查门派中擅自私藏法宝,克扣弟子进阶资格一事,由于李鹤宸不通人情,秉公执法,手段强硬,甚至生生逼得一位门派中的长老闭关,因此得罪了大批门派中的元老,导致被上了万言弹劾书,使得他在门派中的威信大为受挫,宗主一位,也落在他的师弟凌寒头上。
  凌寒,昔年和李鹤宸一起,被称为云宗双璧的不世之材,若说李鹤宸是松,他便是不染凡尘的寒梅,清静无染,温雅却清冷,你永远在他脸上看不到什么激烈的情绪波动,他便如同明月,永远得体而优雅,他的为人一如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永远没有任何疏漏。
  自从李鹤宸开罪了几乎所有门派元老后,凌寒的上任,变得众望所归。
  并且在决定宗主位置的最后一场比武较量中,在师尊面前一向内敛稳重的凌寒,也是处处在李鹤宸之上,让人大跌眼镜,原来凌寒一直隐藏实力,为了不争李鹤宸的光辉而处处避让,若不是李鹤宸咄咄逼人太甚,又失了人心,只怕这宗主的位置也轮不到凌寒。
  现在凌寒上任第一天,全门派都来恭贺,唯独李鹤宸不来,又让人不免猜测,李鹤宸在宗主大位之争上败下阵来,因此倨傲不服,故意让凌寒难堪,这等人物留在门派里,将来不得不说是凌寒掌权的心头大患。
  果然,在云宗大殿上,立刻就有人借机指出李鹤宸的傲慢无礼,又有人附和,列出了李鹤宸倨傲僭越,以及所谓残害同门,目无尊长等十大罪状。
  这些罪状里,十有八九都是当初被李鹤宸彻查的元老嫉恨在心,故意编排出来的莫须有的罪名,然而罪名一被罗列出来,门中诸多仙长元老,却并无一人为李鹤宸说话,也足见李鹤宸之不得人心。
  按照前辈规矩,宗主上任后,和宗主同梯的师兄弟,一般也会被封为门派长老,坐镇一方大权,而其他元老最担心的就是这一条,若是李鹤宸这般刻薄之人掌了权,将来更加嚣张,对他们是大大的不利。
  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李鹤宸当上门派长老!
  好端端的上任大典,一时变成了清算李鹤宸的讨伐大会。
  凌寒坐在宗主之位上看着众人慷慨陈词,心想也不怪李鹤宸不来参见,不然这些口水也能将他淹死。
  而李鹤宸此时又在做什么呢?
  他却正在崖边清泉处抚琴。
  李鹤宸被称云宗双璧,紫宸剑仙,并不仅仅因为他仙术和剑法高明,还因为他的长相气质,无一不是万里挑一,世上罕见。
  他又喜好素洁衣衫,总是雪衣玉冠,广袖长袍,让人远远看一眼便觉得是神仙下凡,目不能移。
  只是他的刻板冷酷,从他万年不变的表情就能看出来,此人拒人千里之外,而且从不掩饰自己的憎恶,他向来不介意面斥自己看不惯的人和事,从不圆滑屈就,不然也不会惹得一身骂名。
  相比之下,凌寒虽然淡泊,却不冷漠,就连凌寒的弟子,都说自己的师尊面冷心热,实则是个温柔细心的谦谦君子。
  与凌寒相处,日久而生仰慕亲近之情。
  而与李鹤宸相处,不到半天便让人巴不得赶紧避开。
  因此凌寒如今已经桃李满宗派,弟子们都巴不得当他的徒子徒孙,更培养出无数门派栋梁,而李鹤宸至今专治顽劣之徒,纵然掰正了歪苗,也从没有徒弟感谢过他。
  凌寒也曾经想过,若是让师兄去督查宗派教法风纪,再好不过,又怕那样一来,又落得师兄和上次彻查高层一事一样,惹得污泥上翻,怨声载道。
  而他在这大位上所看到的,更是一个个派中元老恨不得将李鹤宸剥皮抽筋。
  若是放任李鹤宸,这些长老必然不满生事,将来门派必然发生动乱;若是惩治李鹤宸,又该本着什么度好呢?
  李鹤宸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师兄,年长自己六岁,幼年入门派之时,师尊事务繁忙,教导徒弟的职责全压在李鹤宸肩上,李鹤宸是手把手教他写字结印练剑之人,难道真要如同这些长老所说,将李鹤宸的灵根废去,剥了内丹,贬为凡人?
  那和宣判他死刑又有什么区别?
  凌寒闭目沉思,终于倏然睁开灿星般的眸子。
  “诸位的意见,本尊都了解了,现在本尊便立刻拟诏,惩治那李鹤宸!”凌寒朗声道。
  ——————————————————————
  传令的弟子来到李鹤宸身后之时,李鹤宸手中的琴弦很凑巧的突然崩断,使得高山流水的琴音由于一声突如其来的变调戛然而止。
  “师叔,宗主有令,请您接法旨。”弟子捧着缎制的卷轴道。
  “你直接宣旨吧,看看我的好师弟,到底要怎么待我。”李鹤宸冷笑道。
  那弟子于是铺开卷轴念道:“宗主有令,罪仙李鹤宸目无尊长,罔顾法纪,桀骜无礼,有如下十大罪状,着令李鹤宸即日脱去宗中师长仙籍,贬为前后殿杂役,即刻上任,不得有误!”
  李鹤宸闻言,忽然哈哈大笑,将好好的一张古琴抛入崖下,也不接旨,兀自拂袖背手离去。
  “师叔!您这是要去哪里!请师叔接旨啊!”那弟子慌张道。
  “我去即刻上任,当勤杂小厮。”李鹤宸冷哼道。
  
  第2章 遭贬
  
  在云宗之中,修仙的弟子和长老自成体系,刚入门的下阶弟子都要先经过考核,进入不同的门院,集体学习修炼,每年一度的选拔大会上,佼佼者才有资格被高阶的师尊选中,成为亲传弟子。
  一旦成为亲传弟子,立刻就会进入修仙山门之中,由各个独门独院的修仙师尊单独提拔,同梯师兄弟的人数也由入门时几百人一大班变成三五人一小门。
  若是弟子出师后表现优异,在选拔中再次获胜,便能够得到晋升为修仙师父的资格,先去带大班入门弟子,再一步步升级。
  但是这个过程十分漫长,若是要坐到长老的位置,除非天资特别出众,往往要耗费几十年的时间甚至更久。
  年纪轻轻就脱颖而出的李鹤宸和凌寒,无疑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入门就被初尘真人看中,直接晋升为亲传弟子并随后短短几年便获得了可以教授徒弟的特权。
  然而,在这套弟子和师尊的体系之外,还有大批从山下雇佣而来的凡夫俗子,前来服侍和做工,这些人便是门中的杂役和小厮,一旦进入仙门成为杂役,工钱不仅极为优渥,更有机会习得一招半式的修仙之术,对长生健体也大有裨益,甚至有机会攀附那些达官贵人家送来的修仙子弟,若是有缘被仙师看中,更是一步登天,极有可能位列仙班,是以山下俗世布衣百姓人人都争而得之的职位,很多人更是削尖了脑袋想进来。
  而高阶的长老师尊的侍从,则地位极为崇高,最次也是仙童级别,随着主人结交的都是皇亲国戚,或者圣人飞仙,随便打赏点法宝仙药,金银财宝,都可以说是享用无穷。要知道多少贵族都巴不得给仙师提鞋。所以说杂役这种圈子,内里派系纷争,也是极为复杂,不亚于后宫斗法。
  然而素来清高的李鹤宸又哪里懂得这里面许多门门道道,他只知道照章办事,既然宗主叫他去当杂役,他就理直气壮的去领腰牌和杂役专门穿的衣物。
  偌大门派中所有杂役加起来,足有数千人之多,统一由总杂役处管理,杂役生活的地方也是自成系统,他们有单独的大院和部门,与修仙弟子几乎不相来往,也不许过问门派中大事,大部分杂役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有点身份的仙师。所以根本没几个人认得李鹤宸这样的高阶仙长,他怒气冲冲的一脚踢开杂役处的大门,进来领牌子时,扫地的小厮还以为他是从山下面试进来的新人杂役。
  “哟,这不是李仙长么?李仙长今天怎么有空来属下这做客了?这里可是下三院,按理说,仙家可是不屑随便进来的。”正在玩弄鸟笼的杂役总管却认得李鹤宸,那总管姓王,大腹便便,速来媚上欺下,深谙升迁之道,他消息何其灵通,早就知道了今天李鹤宸得来自己这里报道。
  王总管速来和那些长老亲近,正好李鹤宸来了,让他逮到了一个帮长老出气,顺便讨好高层的机会。
  “我来你这里报道,领牌子。”李鹤宸挺直腰板冷冷道,语气活像是来要账的。
  王总管一看他那样,顿时嗤笑一声,道:“哎哟,我说,这位爷,叫你一声仙长你还真以为你现在是仙长?你现在可是宗主大人钦点的下九流杂役,现在起你可没这么大的面子在这嚷嚷了。咱们这里可是有规矩,新来的杂役,为了感谢宗主圣恩,那得跪接腰牌和专服。您要是还这么不通人气儿,我恐怕得按照门规打您板子了!”
  “跪接?我今天偏就不跪,能奈我何?”李鹤宸索性背起手冷声道。
  “不跪就是造反!就得挨罚!李鹤宸,你总不希望这件事又捅到宗主那里,罚得你永世不得超生?!”王总管阴阳怪气道。
  “那你便去告好了。”李鹤宸微微扬了扬眉毛。
  “好个去告好了,师兄,我便知道你心中怨气冲天。”郎朗声音从院门外响起,王总管一听,吓得一激灵,连忙跑过来跪在门口道:“属下恭迎门主!”
  原来凌寒竟然悄无声息的亲自来访!
  凌寒人如寒玉,负手而立,与李鹤宸恰恰针锋相对!
  “哼,你可是来看我的笑话?”李鹤宸冷笑道,此时一院子里的人都跪下来,只有李鹤宸一人面对着凌寒站得笔直。
  “我不是来看师兄笑话,我是来让师兄知道,门规不立,云宗不存,若你身为掌门师兄都不遵守法纪,将来偌大的云宗岂不是大乱!”凌寒声音不大,但话语力度掷地有声!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你既然有备而来,自然备好了我的种种罪状,说罢,你要如何处置我?”李鹤宸问。
  “你可识得此物?”凌寒从背后拿出一把玉剑。
  “是师尊信物!”李鹤宸面色一变。
  “师尊当年有令,见此信物,如见亲师,李鹤宸!你还不下跪么?!”凌寒凛然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