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鬼差上岗指南+番外 作者:圆润的土豆

字体:[ ]

 
文案
因为意外的死亡,戚北煜不得不开始了替地府打工的日子,但是他心里苦啊!
 
为什么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都要上?而且三险一金呢?福利呢?员工休假呢?包婚配呢【划去】?
 
另外他的同居室友貌似有点精神分裂?行行行,你前世是强者你有理,但是能不能把手从我脖子拿来!
 
当拨开迷雾后,一段狗血的前世今生展现在他眼前。
 
戚北煜【面无表情】:我现在辞职还来不来得及……
 
本文又名
#第一鬼差上位法则
#论成为糸族男人的特殊手段#
#我在地府的那些日子
 
阅读指南西皮:
①属姓不明励志鬼差X背景逆天健气糸族男
②戚北煜X雷耀,1v1不动摇
③主攻文【重点敲黑板】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北煜雷耀 ┃ 配角:2鬼3 ┃ 其它:攻
==================
 
☆、第一章
 
  任由医护人员将自己的尸体盖上白布,戚北煜面无表情的站一旁,心想,啧,死的真难看。
  戚北煜的死相是挺难看的,本来勉强算是年轻俊朗的脸庞由于缺氧嘴唇发紫,而且夏天温度偏高,发现较晚,尸体已经隐隐能闻到一丝臭味。
  戚北煜只站了一会儿,便看见个两个女人冲了过来,她们看见他的尸体的瞬间眼圈就红了,互相搂抱着一顿嚎哭。
  守在尸体旁的警察估计也第一次见这种场面,颇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干瘪的劝说节哀顺变,试图不让太平间如此吵闹,然而结局可想而知,她们理都没理眼前这个尴尬的警察。
  “我苦命的孩子啊,你咋就这么走了,你让我和你爸怎么活啊!”年纪较大的妇人捶胸顿足,后面的女孩也缓缓抽泣。
  戚北煜头也没抬,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尸体穿着的鞋,当时正准备出门的他换了双崭新的鞋赴约,然而赴约的对方估计是白等了。
  “难道你爸那大个公司你就抛下不管了吗,我苦命的儿子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
  戚北煜动了动嘴唇还是忍住了,烦躁的想着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停下那刺耳的大哭,简直就是精神污染!跟杀猪似得。
  忘了说了,这个哭的最凶的女人是他的后妈林舒芬,后面那个浓妆艳抹的则是她的女儿,戚北煜的妹妹,戚薇薇。
  别看这俩女人柔柔弱弱的,做起事来比男人还要狠。
  十年前,这女人带着她7岁的女儿跟在戚父身后进了戚家的大门,体贴温柔,善解人意,戚父当时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词套在她身上,而戚北煜身边的人都在提醒他,戚家空了5年的房子即将迎来一个女主人,他即将有一个新妈。
  但戚北煜怎么可能同意,仗着年纪小,各种撒泼耍赖,坚定不认这个女人当自己的妈。
  但戚北煜的撒泼算赖在他人眼里只能是不懂事和幼稚,大家想着小孩儿就闹闹而已,不用理睬就,等和新妈妈相处久了跟亲妈也没啥差别了。
  果然,一个月后,戚父和林舒芬顺利的扯了结婚证,林舒芬带着戚薇薇也正式进驻了戚家。
  戚北煜因为不愿多看她们一眼,毕业后就彻底离开了戚家,独自一人从A市去了离家遥远的Z市。
  多年来,戚北煜对这两母女一直保持着远离的态度,俗话说得好,惹不起还躲不起?
  从未有感情的‘母子’,这幅样子又是装给谁看……
  那个“谁” 来了。
  戚父被秘书扶着走了过来,两鬓斑白,双目浑浊,不由的佝偻着背,好像瞬间老了20岁。
  曾几何时,戚父也老了,不再有当年的风采……
  戚父看到林舒芬母女一副哭过的模样,没有多说什么,叹了口气,走上前将手颤颤巍巍的按在白布上摩擦。
  “孩子……你这就抛下你的老父亲走了?!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说到最后,戚父的声音都哽咽了。
  戚北煜目光触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林舒芬抹抹眼泪,轻轻上前轻轻拍拍戚父的背,一脸悲痛:“老公,小煜是在公寓被发现的……是,是心脏病猝死。”
  戚父缓过神来,紧紧握住了老婆的手,“你说……上天给了我财富,却让我的最爱和儿子都离开了我的身边,是不是对我的惩罚啊!”
  林舒芬被他握的一痛,脸色变了一下,立马又变回了哀痛的表情。 “老公你别这么想!这一切都是命数!我们也预料不到的!”
  “再说,再说你还有我和薇薇啊……以后我和薇薇都会带着小煜那份一起好好照顾你的!”
  “对啊,爸……煜哥在天堂也不会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啊!以后我会好好学习,赚了大钱,连带煜哥那份一起孝顺你的!”戚薇薇见她妈这么说了,赶紧接了句。
  戚父摸摸戚薇薇的头,颇为欣慰,“我家薇薇也长大了啊,懂得体谅了……爸爸现在就只剩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了,你一定要平安健康啊,这是我这个做爸的唯一的小小心愿了!”
  “爸,我们永远是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戚薇薇一副感动的样子把头搭到戚父的肩头,大声反驳道。
  旁边林舒芬也表示赞同的连连点头,情绪激动的一直抹眼泪。
  看着自己的尸体进了太平间,戚北煜没有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现场。
  世界并没有因为少了他而不转动,医院外面人声嘈杂,小摊边贩卖着边顶着烈日有气无力的吆喝。
  戚北煜小心的跨出了一步,发现阳光对自己没有丝毫影响。
  再次站在阳光下,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又陌生。之前还是普通的上班族,朝九晚五的平凡的生活着。一晚巨变,因为心脏病猝死,成了无人愿收的鬼魂,也是挺讽刺的。
  戚北顾想着,如果再能看看自己租的公寓就好了。
  这念头一出,撕扯感从脚猛的窜到了脚,恍惚过后,戚北煜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公寓中。
  戚北煜诧异的看着熟悉的沙发,电视,茶几,已经冷掉的咖啡,还有散落一地的工作文件,实在没明白自己是如何在一瞬间从医院到公寓的。
  瞬间移动也不过如此吧……
  没等戚北煜分析出个结果,更奇怪的事发生了。
  戚北煜想着试试还能不能接触这些事物,便低了低头,却没想到一圆圆的物体从衣领里跳了出来。
  捏了捏,硬硬的,像是玻璃,被红色的绳子穿过,只有大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大,但拿起在阳光下一看却是透明的。
  戚北煜皱了皱眉头,自己并没有买过什么玻璃珠子……更不会把它戴在脖子上,这东西从哪儿冒出来的?
  摇了摇珠子,并没有反应,戚北煜想了想,还是默默将它放回了口袋里。
  他并不知道……口袋里珠子的内部悄然闪过一道亮光。
  在公寓里走了一圈,将生活的印记牢牢的记在脑海里,戚北煜想,还有一个人必须见。
  那人便是戚北煜的爷爷。
  戚爷爷常年卧床不起,家人一般都避免刺激他,估计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戚北煜的死讯。
  念头一起,下一秒果然到了戚家老宅。
  戚北煜只当是成了鬼魂的特权,直接奔楼上而去。
  这时的戚爷爷正在午睡。
  整个房间都是缓缓的呼吸声,老人家睡容祥和,床头的碗里只余下中药的残渣。
  戚北煜静静看着这个记事以来对自己爱护有加的老人的脸,看着保姆阿姨轻手轻脚的开门进来,掖了掖被角,端着药碗又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老人醒来之前他离开了那里。
  死人的世界和活人的世界是注定无法平行的两条线,戚北煜已经死了……成了鬼魂,哪怕他脑子里的意识依旧存在。
  四处飘荡了一阵,戚北煜没有发现其他和他一样的鬼魂,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死亡,总不能只有他成了鬼魂吧?
  戚北煜一直游荡了好几天,然后发现并没有像小说里一样的阴差来带他去阴间。
  然后戚北煜想起了今天好像是自己的葬礼……
  根据这几天在戚家打听到的消息,他决定去自己的葬礼看看。
  谁能亲眼看过自己的葬礼?
  戚北煜算是一个。
  葬礼上,他的同事,以前的老同学都来了,大家都对他英年早逝的事表示痛心,这么一个大好青年,说没就没了。
  好几个以前暗恋过戚北煜的女生在一旁偷偷的抹了好几把眼泪,表示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姓格不错,长得帅气,不靠家里的富二代了……
  “你刚死没多久?”
  脸上有道疤的男人突然出现在戚北煜旁边,若有所思的打量了这个年轻人一眼。
  戚北煜诧异的看着这个自己目前发现的第一个鬼魂,国字脸,左半脸的刀疤透出一股凶气,但穿着倒是整齐。
  “对……你也鬼?”
  “鬼?当然。”
  “人死后要不灰飞烟灭,要不轮回转世,要不就和我两一样,成为了鬼。”似乎是看出了戚北煜的疑惑,刀疤男解释道。
  “你知道很多有关鬼的事?”
  刀疤男深深吸了口气,:“我已经修炼了120年了!”
  当听到修炼两字的时候,戚北煜晃了晃头,修炼……这种小说里的情节真的存在?!
  “鬼也可以修炼?”
  “凡人修炼的是天仙,就像所谓的小说里一样,而我们鬼族修炼的是地仙,最基本的能力就是延长修炼的岁月,看我!不就已经存在120年了吗!”
  刀疤男提到修炼立刻变得很激动,眼睛都放光了,唾沫星子一顿乱飞。
  “能否给我讲解一下关于成鬼的事?”戚北煜按耐住急切的心情,问道。
  “这个……”刀疤男犹豫了半响,把贪婪的目光投向戚北煜的口袋。
  “任何事都讲究公平交易,如果你愿意把你口袋里的珠子给我,作为交换条件,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戚北煜将对方死死盯着珠子的贪婪神情尽收眼底,迟疑的把珠子拿出来晃了晃。珠子回应似的在阳光下闪了闪亮光,这莫名出现的珠子真的有用吗?这鬼看起来也不像单纯喜欢助人为乐。
  “真的!真的!你只赚不亏,这珠子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用,你给了我却能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刀疤男看他拿出珠子却没有给的打算,有点急了。
  原本打算把珠子放进口袋的举动停滞了一下,戚北煜眼神一转,微笑着露出一排白牙。
  “当然成交。”
  
 
☆、第二章
 
  谈好约定,戚北煜把珠子递过去,但他刚伸手,从指间传来一股刺痛,一个手抖,珠子掉落在地,珠身在地上晃了晃,瞬间沉寂,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怎么会这样?!”
  刀疤男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想去把珠子捡起,却又瑟缩着把手伸了回来。
  任他怎么咆哮,珠子还是不为所动的躺在地上。
  “小鬼,你赶紧去把它捡起来!”
  看刀疤男急红了眼,戚北煜耸耸肩,弯腰将珠子捡起,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甚至轻轻的擦拭了一番,然而即使这样,珠子的光泽还是不复存在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