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异种危机 作者:尔七

字体:[ ]

 
文案:
【故事简介】:
真正的危机到底是什么?
 
丧尸?
异形?
变异种?
大爆炸?
还是无法替代的水资源?
 
原名:杀人不分左右,原来的不分左右被指定为情节设定不符合标准,所以进行了修改。
【未来幻想,未来幻想,未来幻想】
借鉴了生化危机。
作者有话:不想看可以点叉...憋骂...
 
内容标签:强强 科幻 异世大陆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战,依坎 ┃ 配角: ┃ 其它:丧尸,腹黑,异形
 
 
 
  ☆、提要
 
  
  大背景:
  公元2012.12.28,恐龙大灭绝再次重演。凌晨12点整,一颗类似小行星的物质用光电之速,始料未及地撞上了地球。瞬间,撞破了地壳,致使地球内部岩浆汹涌喷出。而撞击造成的超级火山爆发,整个地球被浓浓的火山灰和毒气所覆盖。
  而在大爆炸之后,地球上的生物从此不见阳光和月亮,植物无法进行光合作用。至此,人类大迁徙从此解开帷幕。不幸中的万幸,早在发生这次灾难之前,世界组织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将地球物种进行了保护,称之为——地球计划。
  就科学家所知,生命只会出现在能发出光和热的恒星周围的行星上,但并非所有恒星都必然带有行星”。星云说认为,恒星是从自转着的原始星云收缩形成的。收缩时因角动量守恒使转动加快,又因离心力的作用星云逐渐变为扁平状。当中心温度达700万度时出现由氢转变为氦的热核反应,恒星就诞生了。
  而智慧生物的诞生则要求恒星必须至少能在约50亿年时间内稳定地发出光和热。在400亿颗单星中,充其量也只有100万颗的周围有能使生命进化到高级阶段的行星,这是极其低的概率。另一个限制条件是地外生命应该与地球上生命有类似的化学组成,哪怕那100万颗行星能有生命诞生,每颗行星上的生命也处于不同的进化阶段。
  2012年地球大爆炸后二十年,最为明显的是人类由60亿人俱减只剩八千万人。在食物、水极度缺乏的同时,生产环境越发恶劣。坚守到最后的人类,终于在2032年找到了距离地球一万光年‘地球兄弟’,人类将其命名为——XXED星球。
  正当人类经过检测确定星球上不存在除了人类以外的高等智慧生物时,星球却发生了一次堪比大爆炸的病毒大战。人类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却奇迹地在同时出现了异能,从而获得了一线生机。
  2000多年的时间,人类始终无法消灭丧尸。他们只能建立防御区,在唯一大陆上,施行环绕的方式,一圈一圈进行围固。处于中心的一级防御区是为圣地,随后为:
  二级防御区:神迹。
  三级防御区:尖白之巅。
  四级防御区:东炎之城
  五级防御区:浩瀚之城
  六级防御区:地狱深渊
  以及‘垃圾收容所’:上帝之城。
  而故事则要从上帝之城开始说起......
  
 
  ☆、上帝之城
 
  
  夜,已经深了。
  他们拖来了一个少女。早已经喝得醉醺醺的罪徒们根本不听她的哭喊叫苦,他们灌她酒喝,从她身体里两个洞口往里灌。姑娘喝下去心就炸裂了,她挣扎,四肢不停地挣动。她会死的。她向他们示弱求救,用可怜的眼神请求他们看在神的份上饶了她。她还只是个孩子。
  还不到十六岁。
  但求饶有用吗?答案是否定的。
  任何罪恶在上帝之城里都是被合法化的,罪恶更像是荣耀,谁罪大恶极,谁就能得到赞美。瞧,上帝之城的城主可是恶魔的代言人。然后,他们剥去她漂亮的衣服。那是早上出门时妈妈给她给穿的新衣服。哥哥不在了,家里就只有她了,所有人都爱她了。罪徒们把她放在桌子上,手指划过她稚嫩青涩的身体,来回地上下比划着。他们说,瞧,你比你哥哥漂亮多了。
  “死了一个男子,一个没有出息的男子。懒得动手把他埋在坟墓里,头滚落在床下,四肢散乱在房间里。”原来,哥哥也是被他们杀死的吗?!
  姑娘的妈妈沉湎于毒//品,父亲则是软弱无能的醉鬼。哥哥老是被同学们欺负,连带着姑娘也会常常对哥哥拳打脚踢。哥哥死那天,姑娘刚从父亲那赚到了零花钱。别问她是怎么赚到了的,因为答案会让你恶心到吐。谁也不愿进入这个家,没人愿意。他们的家是这条臭名昭著的红//灯街上最令人作呕的地方。
  是的,实在是太糟糕了。
  家里的经济来源是由女性来取得,妈妈是卖肉的,姑娘也学会了。可她毕竟还小,她没有在街上挂牌,只是来者不拒罢了。妈妈总是表扬姑娘有出息,对付男人确实厉害。不过,她还不清楚,女儿的最大雇主是她的丈夫,也是这个家的父亲。姑娘的哥哥知道了。他觉得崩溃,世界都坍塌了。他知道他是肮脏不堪的,上帝之城里面没有人是干净的。但,他没有想到他的家会是这样的。
  于是,他想,或许死,会让他变干净。
  哥哥美丽的躯体被砍成一块一块,撒上一些盐,放在了床头。姑娘看见了,妈妈看见了,父亲也看见了。可是生活没有改变,谁也没有在意。没错,死了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怜的阿战藏在桶后直发抖,直哆嗦。他看得清清楚楚,罪徒们为他的鸡仔安排的是怎样的命运。在这条街上,阿战多么庆幸有哥哥的存在,这样他就不是最糟糕的。只是,这一天,哥哥被砍成了块状。
  再也不没有人做他的鸡仔了。
  罪徒们大笑着走了,阿战从桶后出来。他看到了那血肉模糊的肉块上戴着一枚戒指。阿战高兴极了,他没有想到鸡仔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他过去,想捋又一下子捋不掉。于是,左右看了看,阿战就抓起斧头,把手指砍断了。只是,他没有料到手指头会突然高高跳起,飞到了空中。阿战抬头看上去,一个弧线下来,戒指落到了阿战的手心里。
  这是我的。没错,它是我的了。阿战太高兴了。
  姑娘和他哥哥一样成了肉块,放在了桶里,搁在了母亲的床头。母亲老了,再也不年轻了。她没有生意了,家里连一粒米都没有了。她看着角落里的醉鬼,一步步走过去。她脱掉衣服,醉鬼张嘴咬了过去,不停地撕咬着。母亲嘶叫着,她仰起头,在痛苦中、快乐中解放了这一刻,她想,她终于找到了自己。
  这个男人她当儿子一样养着,她爱他了,再也没有人会像她一样爱他了。她去别的男人身下赚钱,然后拿给他去找自己的女儿。活人与死人,纯洁与肮脏,真善与美丑,已变得再无隔阂可言。这个家果然是罪恶的代表。没有人不疯狂的,没有人不该死的。醉鬼的头被砍了下来,直到死他都是醉着的。为什么不愿意醒呢?谁让他最爱的女儿已经成了肉块呢。
  他们追着女人跑,他们想用餐刀切了女人的脖子。这辈子谁见过这样的女人?这样的东西吗?
  太邪恶了。竟然会杀死自己的儿子、女儿还有丈夫……这个女人,实在是该死了。她跑的方式,就像瞎了眼的老鼠。她一丝//不挂地奔跑着,狂笑着,她——疯了!
  在这里,没有谁不会疯的。
  肉块没有头,但是有着丰//满的身体。她就是没有头的母亲。她死了,被这条街的人给砍死了。
  在死之前,她告诉这些人,她是莉亚.奥泽里。
  多么疯狂?!这个女人彻底疯了。奥泽里是什么?那是二级防御区最庞大的贵族。富丽堂皇的宫殿,灯红酒绿的宴会,珠光宝气的女人——多令人向往啊!
  “唱一首六便士之歌,袋子里装满黑麦。
  二十四只黑画眉,被放在派里面烤!
  当派被剥开,画眉开始唱歌。
  那可不是放在国王桌前,十分可口的一餐吗?
  国王在账房数钱,往后在客厅吃面包蜂蜜。
  女仆在花园晒衣,一只黑画眉飞来,啄走了她的鼻子。”
  昏老的乌鸦一声叫后,落叶飞散到地。一片安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罪恶,没有死亡——这就是上帝之城。
  ***
  阿战的母亲是远近有名的美人,可她还是被阿战的父亲抛弃了。阿战的父亲是五级防御区的商人,有着不多不少的金币和不多不少的女人。他不缺女人,可到底是喜欢过阿战的母亲。到后来人们问道,你为什么要抛弃这样的美人呢?因为她是上帝之城里面的姑娘吗?商人笑得癫狂,他告诉人们,这娘们不该一天同他讲了超过三句话!
  荒诞吧!这就是原因,这就是阶级,这就是特权,这就是无耻的人性。
  在阿战小的时候他无数次做着同一个梦,有一天,他高贵的父亲会开着漂亮的跑车来到上帝之城将他带离这个肮脏、丑陋、令人作呕的地方。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阿战长大了,梦也碎了。他开始憎恨他的母亲,如果不是她,不是她,那他一定是高贵的少爷。不会吃这些过期的只会招来老鼠的食物,不会在过街的时候因为没有父亲的保护而招来毒打。他讨厌他的母亲,他讨厌这个地方!
  但他,更讨厌自己。
  鸡仔死了后,那些坏心眼的小混混们开始在阿战的身上找乐子了。他们将他的头按在下水道里,问他看清楚回家的路没有?丑陋的小老鼠,你看清楚了吗?那是你的家,那些唧唧叫个不停的就是你的兄弟姐妹。快,快叫两声来听听!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一脚踹中了阿战肚子,阿战惨叫。他抱着肚子来回翻滚,像是难受极了。痛吟,他在期盼上帝能救救他。他不想成为肉块。他不想。
  “嘿!你们又在欺负谁?!”前来阻止的人是个女人,一个只有皮包骨头的女人。
  在这个地方,但凡长脑子的都不会多管闲事。死一个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总是在瞥一眼后,讥笑着今天又是那个倒霉蛋罢了。而今天不同,有人站了出来。阿战睁开眼睛看了过去,那不是他的母亲,却站了出来。
  这个女人,整条街没有人不知道。
  因为,她的名字叫“寡妇”。
  寡妇是城主的姐姐。至于她为什么会到上帝之城最肮脏的这条街来,传说是在某一天她去教堂作祷告。原谅阿战这个无知的孩子们。他早在长大后,就不相信神了。他从未进过教堂。
  那个只知道骗人的鬼地方。
  寡妇刚死了丈夫,她来到教堂墓园。在那里,她听到了地狱的歌声那样的响亮。她不敢再停留,她逃进了教堂。牧师正抗拒着虚荣和罪恶,寡妇上看下看,她看见了地上躺着一个死人。从他的鼻子到下巴,蛆们蠕进蠕出。可怕极了。
  寡妇问牧师,你会杀了我吗?
  牧师说,我不会。
  那我会死吗?
  你死了就会变成那样。
  最后,寡妇把牧师给杀了。后来,她就搬来了这个地方并成为了阿战的邻居。
  这是一件令阿战值得高兴的事。
  小混混们给足了城主姐姐的面子,他们挥手喊道,走。
  终于,阿战安全了。他抱着肚子,痛苦地叫喊着,他想他可能快要死了。他捂着肚子爬到寡妇的脚下,他祈求道:“求求你,救我。救救我吧。”
  寡妇低下身体,干瘪的身体紧紧贴在阿战的脸上,她摸着阿战的脸,轻声低语,“你知道的,我想要什么。”
  “是的。我知道的。”阿战拼命点头。他想要活下去,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
  哪怕,哪怕是要他去用情//人的姿态拥抱眼前这个足以当他外婆的干瘪女人。
  这确实没什么大不了。
  寡妇给了旁边便利店老板一个银币,让他将阿战扶进了她的房子里。走到门口的白色栅栏处,寡妇看到了阿战门前站着的女人,她微笑,一口浊黄的牙齿露了出来。阿战的母亲一怔,忽地,捂着脸痛哭着转身跑进了屋里。她什么都做不了,救不了阿战,她无能为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