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优雅血族进化史 作者:执宁之手

字体:[ ]

 
 
文案
 
所饮用的血液,是最鲜美的。
所沉睡的棺材,是最华丽的。
所拥有的外表,是最精致的。
所掌握的力量,是最恐怖的。
 
我们的目标是,做最优雅的血族,撩最强大的猎人。
 
食用注意:
1.主受,HE
2.霸气狠厉强大猎人攻VS挑剔讲究高傲血族受,前期有娱乐圈成分。
 
内容标签:娱乐圈 血族 强强
 
主角:连祁,谢泽 
 
 
作品简评
 
血族连祁意外进入人界,本来想在这里好好的享受一段时间,结果外出狩猎时遇到了猎人谢泽,力量被封印,只好开始想方设法去恢复自己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之中,他被谢泽认出了真实身份,但是却意外的发现了谢泽不为人知的一面,连祁带着伪装和警惕与谢泽一同生活,然而在相处的过程之中,两人却都逐渐产生了感情,从此开始了属于他们的故事。本文语言优美,作者描绘出了一个性格高傲善于伪装的血族连祁和一个实力强大的猎人谢泽,然而谢泽在对待连祁的时候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温柔,二人之间的互动生动有趣,让人不禁期待他们的未来。
 
 
 
 
  第1章 优雅的空降
  
  连祁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
  鼻尖传来了清浅悠长的木香,凝实却不显厚重,夹杂着若有若无的玫瑰味,让人不禁有一种身处于一个巨大的玫瑰桃酥中的错觉。
  他伸出手,向周围摸索着。
  略带粗糙的触感,带着杂乱不规的纹路,时不时有些细小的凸起,偶尔又能触到如同花瓣一样细密,左右不到一臂的距离 ,往上,也是一臂的长度。
  醒华木配上初日照耀的玫瑰花,虽然大脑还有一些尚未清醒的茫然,但是多年形成的习惯让他条件反射的判断出了周围的事物。
  连祁收回了手,静静地躺了一会,让自己的大脑稍微清醒一下,随后他又抬起了胳膊,稍一用劲,随着略微有些刺耳的沙沙声,头顶的盖子被缓缓推开了。
  若是从外边看便能发现,连祁此刻躺在一个长方形的木质容器中,顶上是一个可推动的木板,整个方体通体深褐,边缘勾勒着血红色的花纹,头尾各有一个收拢着翅膀的蝙蝠,眼眸微阖,其中散发出几缕暗红色的光芒。
  一个棺材。
  一个装饰豪华的棺材。
  虽然不知是从何时流传下来的传统,但是对于生性多疑又喜好黑暗的血族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空间狭小的地方更适合他们小憩的了。
  连祁推开了盖子,露出可供一人出入的大小,明亮的日光倾泻下来,他皱了皱眉头,眯起眼,抬头向上望去。
  天空蔚蓝,白云悠悠,微风习习,阳光普照。
  好一个明媚的日子。
  很好,难道是昨日来了个小偷,将他卧室的房顶给偷走了?
  他明明和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寝室,和屋顶上栖息的小蝙蝠们道了声晚安,然后就在晨光降临的时候枕着柔软的被褥,躺在自己钟爱的小棺材中睡着了,怎么一醒来,这里就成露天的了?
  连祁残存的睡意一扫而空,他将自己的长发拂到一边,施施然的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左边郁郁葱葱的树木,浓密的树冠遮天蔽日,右边是一汪清澈的湖水,阳光从这片没有树木的区域照了进来,湖面波光粼粼。
  这里是一片——森林?
  连祁缓缓抬手,凌厉的风刃飞出,割断了一节树枝,树枝被他召到了手中,枝干青褐,树叶翠绿 ,带着一点点清香。
  他松开手,黑色的火焰在下一秒将树枝烧成了灰烬。
  不是暗界,不是他原来的世界。
  这种干净不带一丝魔气的植物,绝对不是那个地方能够生长出来的。
  连祁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他这是睡了一觉后——就偷渡到了人界?
  以他目前的能力,要想跨越两个世界的屏障几乎是不可能的,其他的不说,空间乱流就足以抵挡无数妄图从两界偷渡过去的所有生物的脚步。
  难道他昨日睡梦中时,突然出现了多少年都见不到的空间漩涡,而那个漩涡偏偏又形成在他的卧室之中,他还偏偏命大的抓住了那不知多少分之一的几率没被空间乱流撕成碎片,所以一觉醒来,就成功空降人界?
  还能再扯点吗?
  连祁艰难的扯了扯嘴角。
  虽然内心充满了暴躁和无奈,但是他还是维持住了表面的淡定,眉眼冷淡,唇色嫣红,肌肤带着陶瓷般的冷白色,如墨的长发随意的扎起,披在了身后。
  连祁面无表情的将自己的"床"收回了随身携带的空间戒指中,随后用冰蓝色的净化火洗去了他在这里留下的一切痕迹,紧接着巨大的黑色翅膀从身后展开,上面还隐隐散发出了红色的光晕。
  他扇了扇翅膀,在周围凝出一圈结界之后,便展翅朝着高空飞去。
  他对人界了解甚少,仅有的一点资料还是一千多年前流传下来的,据他所知,人类的寿命非常的短暂,这也就使得,相同的时间里,人界会发生更为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对于生命悠长的血族来说,一千年,不过是一次美梦的时间罢了。
  之前所看的那些肯定已经派不上用场,而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连祁目前最为迫切的事情就是,对这个世界有一个初步的了解,然后他才能慢慢的去规划之后的事情。
  而了解一个世界最好的途径,自然就是通过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高空之中,展开双翼的连祁缓缓释放出了精神力,以圆形迅速的朝着周围扩散,肉眼不可见的波动向着远方传去。
  半晌,他收回了精神力,扇动翅膀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
  张锦是个直升飞机的驾驶员。
  这天他刚出完任务,正开着直升飞机往回飞,同事小李拿着一个面包,毫无形象的坐在后面啃着,两个人的脸上都有掩盖不住的疲惫,小李啃着啃着昏昏欲睡,就差没叼着面包一头倒下了。
  张锦抽了抽嘴角,强撑着眼皮,努力的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
  然后,他忽然间瞥到一个黑点。
  这个黑点越变越大。
  很快,便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靠近!
  张锦一下子精神百倍,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整张脸扭曲着,仿佛看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老李!老李!”张锦失声的朝身后大喊,“快看!往前看!”
  李航摇摇晃晃的抬起脑袋,迷迷糊糊的朝前一看,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将嘴里的面包嚼了两口咽下去,嘟囔道:“看看看!看什么啊?哪有东西?你该不会是困傻了吧?”
  张锦惊疑不定的回过头。
  眼前一片开阔,哪有他之前看到的那个——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似乎是个人形,背上还长着翅膀,张锦发誓自己一定看到了它的脸,但是现在记忆却一片模糊,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困了,出现幻觉了?
  身后传来一阵冰凉,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喂,没事吧?”李航用胳膊肘捅了捅,揶揄道,“要不我来吧,看你虚成这样,都困出幻觉了,回去叫嫂子给你好好补补。”
  “去你的。”张锦强笑着回了一句,目光却盯着眼前这片蓝色的天幕,手指还有点微微的颤抖。
  看来真的是错觉吧,张锦在心里暗暗想道,说不定是不小心睡着了,或者真的是困出幻觉了,改明儿吃点好的补一补吧,下次再这样还得了?
  ###
  连祁隐去了身形,漂浮在半空中,带着审视的目光望着那个形状诡异的大铁块转着大风车远去。
  失策了。
  没想到人类现在的步伐已经远至天空,他飞上天时并没有做什么隐蔽措施,只是弄了个结界挡挡风,免得吹乱了发型。
  还好他即使隐去的身形,据他的观察,那个人类最后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怀疑。
  这样最好不过,还没弄清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他不想弄出太大的动静,虽然之类的善后工作他挺擅长的,不过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当然,如果有人不长眼的自己惹上来,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连祁轻哼了一声,加快速度朝着既定的方向飞去,没一会儿,远远便能望见一栋栋高耸的建筑物,精神力回馈过来的信息表示,这里有着非常密集的生命的气息。
  他慢慢的降低了高度,擦着高楼的墙壁,在其中飞速的穿梭着,最后缓缓降落在了一个偏僻的小巷中。
  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昏暗肮脏的小巷中,漆黑的地面上布满了污渍,散发着一股不明的骚臭味,头发染成了金色的男子侧躺在地面上,左手臂不自然的弯曲着,右手抱着头,整个人蜷成一团,来减少受到的伤害。
  在他的身旁,三个体格魁梧的大汉穿着紧身的背心,露出了隆起的肌肉,毫不客气的朝着男子的身上踹去。
  金发的男子一声不吭,只是偶尔颤抖的身体反应了身体上的疼痛。
  为首的那人剃着光头,额角有道伤疤贯穿而下,脖子粗壮,眼神中流转着精光,他停下了身后二人的动作,蹲下身,伸出手捏住了金发男子的下巴,皮笑肉不笑:“你可别怪我们几个,怪就怪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也不知道你是造了什么孽,连个好死都得不到。”
  金发男子狠狠的瞪着他,狭长的桃花眼中满含着冷意,虽然是满脸的血污,但是却掩盖不住姣好的面容,身上的衣服也是颇有讲究,看上去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
  连祁心中微微一动。
  这人的眼神和相貌,倒是挺和他的胃口。
  他初来这个世界,想着要找个原住民做引路人,但是连祁挑剔的很,长得太丑的不要,性格太软的不要,智商太低的不要,服侍不到位的不要。
  现在看来,眼前这个人挺适合的。
  “你们两个,把他的手筋脚筋挑断,”为首的大汉站了起来,双手盘在身前吩咐道,“对了,先砍根手指下来,给秦老爷子送过去,让他好好体会体会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说不定 ,运气好就直接背过气去了。”
  闻言,躺在地上的秦从彦身躯一抖,猛地抬起了头,眼中浮现了愤怒和绝望,嘶哑着嗓子吼道:“你们要干什么冲着我来!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杀了我啊!”
  为首的大汉脸上浮现出了讥讽的笑容:“你的命可不值钱。”他哼了一身,摆摆手,让身后的两人赶紧动作起来,二人也不含糊,从腰侧抽出了锋利的匕首,一左一右压住了秦从彦的身体,泛着寒光的刀刃高高举起。
  秦从彦死死的咬着牙,却不肯闭眼,他紧紧的盯着三人,脸色惨白。
  看来,是时候了。
  连祁现出了身形,轻笑了一声,手中随意的凝聚出了一团黑色的火焰,沿着地面悄然无声的窜了过去。
  
  第2章 优雅的收人
  
  秦从彦是个富二代官三代,又是家中的幼子,小的时候多病多灾,好几次差点就这样过去了,好不容易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平安的长大,家里人从爷爷辈奶奶辈到哥哥辈姐姐辈,说是宠简直是太轻了,根本就是碰都不敢碰,天天捧在手里。
  这样一来二去,秦从彦就养成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但是说他是个无恶不作纨绔也不至于,秦家人虽然宠他,但是也知道溺杀这个道理,小事可以惯着,但是原则上的事情绝不妥协,所以,秦从彦可以说是一个有原则的纨绔。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纨绔,秦从彦虽然喜欢泡妹子但是从不强迫,花钱大手大脚但是从不赌博,不能碰的东西绝对不碰,要说有什么方面容易惹事,就是好奇心太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