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仙侠之我有一口棺 作者:源代码(上)

字体:[ ]

 
文案:
叶九秋捡到了一口棺,棺内的尸体是在五百年后死去的他自己。
那具尸体被炼制成尸傀,成为了将伴他一生的命尸。
当傻白甜大少爷,遇到在五百年间经历种种欺骗背叛伤得遍体鳞伤,而后终于严重黑化的自己。
叶九秋(跃跃欲试):呀,要干掉那些未来会坑害我的人吗?
叶九幽(冷笑):我最恨的人,是我自己。恨当初为何那样傻白甜。
叶九秋:【叶九幽=叶九秋+500岁】→⊙▽⊙→手下留情呀我自己!
 
防雷补丁=v=:
1)这是一个温馨文
2)叶小秋前期真!心!傻!白!后期在T♂J下逐渐往长歪路上狂奔而去,请做好心理准备O_Q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九秋 ┃ 配角:叶九幽 ┃ 其它:自攻自受==+
    
 
    第一卷:阴尸宗
    第1章 阴尸宗
    
    杨宏从阴尸宗的正殿下来时,正好居高临下的看见有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外围的瘴气林子中走出来。
    走在前面的人莫约十七八岁,面容英俊坚毅,背着一口森冷黑棺,冷着脸大步走着。追在他身后的少年稍微小点,身长不及前面那人,所以几乎是跑着才能追上那人的脚步。
    姓好美色的杨宏青年一眼就无视掉了前面的高个子,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后面稍矮的少年身上。
    莹白肤色,乌发墨瞳,五官精致,尤其是密密的睫毛勾勒出略长的眼线,眼角微微上翘,生动惑人。可惜现在瞧着年纪尚小,见不到长成后的勾人风情。
    不不不,年纪小也有年纪小的青涩滋味。杨宏看见小孩往自己这边无意识的瞥了一眼,心脏就仿佛真的被勾了一下,痒酥酥的。他立马就在心中反驳道,亲自为这一抹干净纯白染上颜色,想必更让人满足。
    “如此出色的美人,哪怕我天魔宫也是少见。”他轻笑起来,偏头问向接待自己的阴尸宗弟子,“白师弟,他是何人,可否请来一见?”
    白然随他的目光看去,不由暗自翻了个白眼,这位天魔宫的亲传弟子到底是什么眼神?
    “杨师兄,他可不是女子。”白然轻飘飘的提醒,那个小家伙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又哪里像姑娘了?
    杨宏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等天人之姿,女子也好,男子也罢,又有何区别?”他瞥向白然,眼中全是“你懂的”的暗示意味,“你说呢,白师弟?”
    真不愧是魔道巨擘天魔宫的亲传弟子,口味比起他这个二流魔道门派的来说重了不止一个程度。
    白然古怪的扯了扯唇角,他懂了。
    按地位层次来说,天魔宫想要什么,阴尸宗都得给屁颠屁颠的送去讨好巴结。杨宏此次是代表天魔宫来给阴尸宗送请帖的,他想在宗内要个寻常弟子暖床叠被,那也就是伸手指一下的功夫。
    但问题是,现在这个人不是寻常弟子。
    白然露出苦恼的神色:“杨师兄,不瞒你说,他是我们老祖刚认回来的后辈,老祖对他很是看重。”
    “老祖?”杨宏迟疑的指了指天上,“尸煞老祖?”难道是阴尸宗唯一的那位元婴老祖?
    尸煞老祖于五百年前对外宣布闭关,又在大多数人,甚至宗门内部都认为他冲关失败已死的现下,再次出现在世人眼前。这也是天魔宫会让杨宏来送请帖的原因。有一个元婴老祖的宗门,自然会得到更多的重视。
    白然点头。
    杨宏惊愕:“那后辈?”
    “前段时间,老祖心生感应,说是俗世中有他一后人,与他有大缘分,派人去接了他回来。虽说才到阴尸宗不到三日,但受尽老祖宠爱却是众目共睹的事实。”
    为了增加可信度,白然摊摊手补充:“三天前,他还是一个普通凡人,但现在你看,他是怎样的修为?”
    “练气九层?”杨宏仔细一观,顿时惊讶,那人有这么好的修炼天赋?
    “他的天赋平平,修为全是老祖以大神通直接提升起来的。”白然看着那两人拐向一条小路,渐渐远离了他们,心情复杂的叹道,“而今日,老祖又允了他前往我宗圣地挑选命尸。”
    命尸是阴尸宗的弟子真正开始修炼的第一步。
    阴尸宗弟子修的就是炼尸,控尸。不管他们日后有多大能耐,能够CAO纵多少尸傀,他们手中定然会有一具特殊的尸傀——那是他们修炼的第一具尸傀,与他们心神相连,根基相牵,修为相关,被称为修炼者的命尸。就跟一般修炼者的本命法宝一样,是要用心血蕴养的。
    因此命尸品质的好坏对阴尸宗的弟子来说,格外重要。
    阴尸宗的弟子,一般都是接了任务去偷袭正派弟子,战利品就是正派弟子的尸体。带回来后,师门会奖励他们炼尸的材料,由他们亲手炼制自己的命尸。
    除了杀人得尸外,一般弟子还有刨坟挖尸、交易买尸两个手段。而若是优秀杰出的弟子,则还有另一种获得强悍尸傀的方式。
    万墓坟场,阴尸宗的圣地,非对宗门有大贡献者不可进。
    圣地中的尸傀,均是大能者的尸体。有阴尸宗前辈出手击杀的敌人的尸体,也有阴尸宗前辈陨落后的尸身。论起品质来,这些生前的大能的尸身,绝对比练气层的正派弟子好得多。
    听到白然说,这位阴尸宗的少爷竟然被破例允许了去阴尸宗的圣地,杨宏神色微动,眼中势在必得的傲气一闪而过,随即归为平静。
    “哦,看来他是很得宠。”他沉吟着,“左右我也要在阴尸宗呆上几日……嗯,白师弟,他叫什么名字?”
    白然在心中撇了撇嘴,刚刚宗主还把他拉到角落千万嘱咐,要想方设法的把贵客留下多住几日,现在任务好像轻松完成了?他心情大好,立刻愉快的卖着同宗小师弟:“他叫叶九秋。”
    ……
    阴尸门位于一处三面环山的谷地内,叶九秋在师兄的带领下,正在往谷中深处走去。身后的建筑越来越远,四周再也不见阴尸宗弟子时,他忽然背后一凉,猛地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走在前面的何山见察觉到背后人脚步的迟疑,皱了皱眉,没回头的问。
    “没事。”叶九秋立即回道。前面这位师兄看他不惯,他心知肚明。因为他受到的特殊待遇,现在阴尸宗里没几个同辈看他是顺眼的。
    但怎么就没人问问,他愿不愿意接受这些特殊待遇呢?叶九秋看了看四周阴森森的环境,终年笼罩在瘴气中的谷地,空气中蔓延着的腐败气味,冰寒的温度,死寂的林木……背脊上爬上一层凉意,他掐着手臂抖了抖,眼角委屈的发红,谁会稀罕这破地儿!
    三天前,他还是燕国侯府备受宠爱的小少爷,结果一觉醒来,他就被人背着在天上飞了。
    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一口棺材上飞着,阴沉沉的说什么你是我宗门老祖的后代,这次是你天大的机缘了,从此你就跨入一个更高级别高层次的世界了,跟蝼蚁一样的凡间挥手再见了,日后长生不老飞升仙界不在话下……什么的。
    他想说他对这些没兴趣,能不能送他回去。话还没问出口,那个中年男人就一脸骄傲的表情给他介绍自己最得意的尸傀——
    喏,就是背着你的那个。
    ⊙▽⊙ !
    缓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正趴在一具冷冰冰硬邦邦的尸体背上!
    下一秒他人就晕过去了。
    叶九秋不堪回首的甩甩头,他才不承认那个被吓晕掉,以至于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人人背着棺材满地跑的阴暗谷地的人是他!
    后来等他终于稳住上上下下抽风乱跳的心脏,可以在棺材群中正常呼吸跟思考的时候,他已经糊里糊涂的见过了所谓的老祖宗,被灌输了修为,被分配了住处跟修炼资源……俨然一副已经入宗准备长住的节奏。
    再去跟老祖宗说,可以回家吗?
    老祖宗慈祥的摸摸白胡须,孩子,仙凡有别,你回不去了。
    那就废了修为回去!
    呵呵,孩子,阴尸宗在大楚国境内,大楚国又在西大陆的最西方,而大燕国在西大陆的最东方,二者间疆域横跨何止数百万里,废了修为你能怎么回去?
    怎么带他来的,就怎么把他带回去,有借有还都不懂吗!但这句话叶九秋没有说出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老祖宗摆在他面前的就一条路:修炼。
    有本事你就修炼到能自己横跨百万里。
    百!万!里!
    叶九秋面目狰狞的咬牙切齿,谁能告诉他,他那一晕究竟是晕了多长时间!
    “叶师弟?”何山见回头,他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磨牙声。
    “嗯?”迎接他的是一张精致却没有多少表情的脸庞,淡漠又疏离。
    何山见撇了撇唇角,扭头继续走:“没事。”他没事搭理这小子干嘛?一个靠着长辈庇护提升实力享受特权,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高冷大少爷,哼!这种草包一见大场面就得萎了。想到叶九秋将来丑态百出的场面,草根出生的何师兄满怀恶意的咧嘴笑了。
    他没看到,在他转身后的一瞬,某人的面无表情就立马裂了。
    已经被人瞧不起了,要是再被人知道自己害…咳,不喜棺材里的那些东西,先不说会被鄙视看轻成哪样,单说针对他这个弱点,那些看他不顺眼的弟子就一定不会错过。
    比如前面这个何师兄,指不定就会在晚上指派他的尸傀溜进自己的房间。
    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叶九秋的尾椎就倏地窜上一股冰凌凌的寒意。
    所以说,脸要绷紧了,不能让人看出端倪来!这是叶九秋这些天在阴尸宗的行动准则,乍看效果还不错,至少所有人都当这个有大靠山的少爷是为人高冷,而不是胆小如鼠。
    “到了。”冷着脸的何师兄忽然停下了脚步,顺手把背在背后的棺材放下,杵在地上。
    叶九秋抬头一看,前方景色没变,只是小路旁立着一块石牌,上书“万墓坟场”四个鲜红大字,仔细瞅瞅,一笔一划都在往外缓缓地渗着血。
    何山见拿出掌门赐下的玉符,心情复杂的在指尖摩挲着,如此机会,竟然是交给这个草包少爷,实在是可惜了。
    叶九秋不吭声的斜了他一眼,何师兄,你的表情把你的心里话全都出卖了。
    所有人都眼红他可以进圣地了,挑尸体了,但如果可以,他相当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他人,比如何师兄你。
    他完全不想跟一具尸体之间只隔了一层棺材板儿,天天不离身。
    这一肚子的肺腑之言却没法说出来,叶九秋忧伤的想,他敢说出来,这个何师兄铁定就敢因他得了便宜还卖乖而怒发冲冠揍死他。
    何山见这边不舍了半天,最终还是明白事情轻重,抱着明珠暗投的怅然心情,打出了一次姓开启禁地禁制的玉符,冷着脸手掐法诀,就见到前方虚空中漾起一圈圈透明涟漪,逐渐扩散为容一人进出的漩涡口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