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仙侠之我有一口棺 作者:源代码(下)

字体:[ ]

 
    第91章 搭救
    
    叶九秋的闭关花去了近半年的时间,这一点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或许因为他修为提升太快,所以在道典的影响下,花了不少时间去巩固基础。
    另一边,何山见早一步将命尸提升至结丹期,而他自己也修到了筑基后期,离筑基大圆满还差一步。封玉书也如期出关,见叶九秋未出关后,他就又深入山林,斩杀妖兽磨练己身去了。
    封玉书将他的青铜棺留下了,交给了叶九幽。
    用黄泉之力洗礼狄朔的身躯,使之提前恢复神智,这是他们早就说好的,却因为叶九秋被困往生沼而耽误了五年。
    叶九幽搬到了何山见炼制命尸的洞府中,他每日为苏七服下一株灵药,剩余时间便是有节制的,断断续续的为青铜棺中的狄朔灌输黄泉之力。
    不过过去了大半年时间,当这片区域又到了冬季,寒风凛冽的时候,苏七仍未见醒来,狄朔也没能恢复神智。
    叶九幽没有为此着急,这本来就是时间上的问题,再着急也没有用。
    他在这方面极其有耐心,沉着的重复着每一日,不惊不怒,从容淡定。
    在看叶九秋闭关迹象,估摸着叶九秋差不多要出关的时候,他给远方的封玉书发去了一道传讯符,告知了此事,同时也通知了同样外出狩猎磨砺自己的何山见。
    何山见没走多远,很快赶了回来,同时为叶九幽带来了魔龙子的一封口信。
    叶九幽与叶九秋这里是布下了屏蔽结界的,因此魔龙子就算有叶九秋给他留下的灵力烙印,能给叶九秋发出传讯符,但那传讯符却到不了这里。
    碰巧了,正发愁找不到叶九秋的魔龙子遇到了何山见,就托何山见来给叶九秋说声。
    而叶九秋在闭关,于是何山见就直接给叶九幽说了。
    魔龙子说,首先要多谢叶九秋告知他崖下有传送阵,白然消失可能是被传送进石室了这个消息。而后就是,他们现在终于找到了传送阵隐匿之处,不日便可破解。
    他们的人在崖下守了半年,未见白然出现,那么那人一定还呆在石室中。待传送阵破解,他们就可闯入石室,瓮中捉鳖。
    叶九幽得到此消息后,觉得魔龙子的态度往好的说是太过乐观,往坏的说就是轻敌怠慢,太过疏忽大意了。
    以这种态度对上白然,魔龙子必要吃大亏。
    白然是怎样的人,他与之较量多年,格外了解。这人是在绝境中更能反噬人一口的毒蛇,即便再细微的破绽,倘若被这人发现了,他就有本事将这破绽化作致对方于死地的契机。
    而今得意洋洋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魔龙子,他认为白然逃无可逃只能束手就擒的这种想法,就是他身上最大的破绽。
    思量了不久,叶九幽就决定亲自前往天魔宫崖下一遭。
    他留着白然蹦跶,是不想白然死得太轻松。但他也不想让白然蹦跶蹦跶着,就祸及到了他在意之人,那不就太可笑了么?
    事实证明,他的考虑是完全正确的。
    要是没有他,那魔龙子差不多又要被白然害死一次。
    那日,叶九幽赶到崖下时,时间已至深夜。中途给魔龙子发过传讯符,可是一直未能有回音。
    当时他就知事情有变,可能来晚了一步。
    崖下已没有了战斗波动,一片寂静,唯独有隐约的血腥味还残留在空气中,昭示着此前发生在此地的一场惨烈战斗。
    与血腥味相伴的,还有一股腐烂的恶臭。叶九幽感知到这气味时,当即就皱起了眉,这味道是毒,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不过要是换个活人来,现在站在此处,差不多就得摇摇欲坠昏迷不醒了。
    好烈的毒姓!
    看来白然果然是修炼了石室内的那毒功,这人当真对自己狠得下心,自损三千的毒功也敢去修。
    叶九幽漠然的想着,一边穿梭在密林中寻找众人的踪迹。
    密林中有战斗的痕迹,尤其是被毒素腐蚀了的地方,留下的痕迹格外显眼。追踪着这些线索,叶九幽化作黑烟,急速奔行许久,在远离崖下的地方,才终于察觉到了灵力波动。
    终于找到了!
    他皱眉,怎么将战场转移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越是远离天魔宫,对魔龙子他们就越是不利罢?
    而另一边,魔龙子也很忧伤。他当然知道不该远离天魔宫,但这战场不是他们可以决定的。他们算是边战边逃,逃的方向根本无法自主,完全是在白然的控制下转移。
    他也没想到半年不见,白然修成的一身毒功如此厉害。白然的修为虽然与他们不相上下,但一身带毒,他们压根不能触碰到白然,先前有直接碰到那家伙的,都惨叫着化为脓水了。
    那致命的毒素却是连灵力都能侵蚀,用灵力包裹己身来隔绝毒素的法子,也完全没用。
    出手有顾忌,束手束脚,他们自然且战且退,连发出去的求救的灵符都被白然一一打落腐蚀。
    现在更让魔龙子绝望的是,他发现即便没有接触到白然,他与他身边的护卫也都有了中毒的迹象。虽没有化为脓水那般严重,却也头晕目眩,脚步沉重起来,一身灵力也无比迟滞。
    难道他又要在白然手上死一次?
    在被逼至绝境,站立不住的终于倒下时,魔龙子为了此次的疏忽大意后悔不已,明明该是自己抢占先机,却还是被白然翻盘。他被白然害过一次,为何就不长教训呢?曾经有叶九秋救他一命,那现在又有谁人来救他?
    总是指望他人相救,真他妈的没出息!
    魔龙子虚弱的靠在一株树干上,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就算是必死无疑,他也要拖着白然那畜生一起下地狱!
    他的护卫因保护他,伤得皆比他重,已经完全昏迷不醒了。此时白然才好似猫抓老鼠一般的,挂着渗人的笑朝他一步步走来:“魔龙子,我拿你当兄弟看待,你瞧瞧,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的面容已不复曾经的俊美温和,白皙的皮肤大片溃烂、脱落,露出下面腐烂的血肉来,暗红发黑,鼓起一个个脓包,再也看不出他的原貌来,好似一个怪物,恐怖又恶心。
    魔龙子目光厌恶的看他,还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接着咳嗽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自己不会找镜子看看么?你看你,咳咳,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别说是我把你搞成这样的,分明是你自己对自己干的好事!”
    白然仿佛被他戳到了痛处,面容一阵扭曲,分外狰狞,但很快他就轻笑了起来,声音磨砂般刺耳:“这又如何?待我毒功大成重塑己身,这一切都将恢复。而你却是看不到那一日了,真可惜呀,魔龙子……兄弟。”
    “呸!别叫我兄弟,你不膈应,我还嫌恶心。”魔龙子挑起唇角,朝他挑衅的笑,“毒功大成,你确定你活得到那一天?”
    白然慢悠悠的上前:“总能比你活得久些。”
    魔龙子眯着眼看他一步步靠近,体内暗自艰难的运转起凝滞般的灵力来,他而今是筑基后期,拼着灵力自爆,绝对可以收割了白然姓命!
    然而白然在往前走了几步后,就站定了,嘲讽道:“你想自爆?拖着人同归于尽这种粗暴的点子,果然是你想的出来的。不过不是人人都与你一般蠢笨。魔龙子兄弟,还请你先走一步了。至于你的父亲,不久后,我会送他下去陪你的。”
    他抬手,掌心中的墨色灵力汇聚成一把利剑,剑尖直指魔龙子。
    魔龙子在被白然看穿的刹那,就已经绝望了。他闭了闭眼,心中悲凉,没想到他连拖着白然一起死都做不到。他深吸一口气,体内的灵力依旧被他狠狠压缩着,就算再不济,他死也要按自己的法子死,绝不死在白然手下!
    就在魔龙子打算放开灵力漩涡寻求自爆,就在白然掌中灵力毒剑要脱手而出时,密林中,忽然从旁斜入了一道修长身影,这身影被一层黑烟萦绕,尤其是容貌,完全隐在黑烟之下,叫人探究不得。
    来人当然是赶至的叶九幽。
    他到来后,首先便是穿进白然周身围绕的毒瘴中,伸手一掌朝白然胸口拍去。
    魔龙子心中一惊,正要提醒对方不可以触碰白然,就见到白然被那人一掌打飞出去,而那人站在原地,半点事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此人有避毒的法宝?
    魔龙子这一琢磨,也不急着自爆了。他隐约看到了希望,于是振奋了精神,将白然毒功的诡异之处一一说与了来人听。他虽不认识这人,但这人既是与白然为敌,那就是他的盟友。
    不过他真不认识这人么?
    魔龙子狐疑的望向对方瘦削的背影,隐隐觉得熟悉,但好似一层薄纸蒙在心口,雾里看花般朦胧,念头已经有了个轮廓了,但就是清晰不起来。
    另一边,白然故意不闪不避,让叶九幽接近触碰到了他。
    他当然也在暗中卸力,没有去硬接。但出乎他想象的,对方这一掌的力道尤其骇人,如同巨石一般捶向他的胸口,让他的卸力好似一个笑话。他被击飞了出去,胸骨在瞬间断了数根。
    “你是何人?”他吐出乌黑的血,嘴里问着,暗中却刁钻的出手,带毒的灵力汇聚成长鞭,朝着对方鞭笞过去。
    然而再次出乎他意料的,他的长鞭在靠近对方时,竟不受他控制的转了个弯,好似不敢接近对方一样。
    白然感受到长鞭中毒素传来的臣服之意,又想到刚刚这人触碰到自己却依旧无事,瞬间醍醐灌顶,明白了过来,不可置信的看向叶九幽:“你身上竟带着毒物?”还是比他一身毒物更高级别的毒物。
    毒物之间有等级差距,低级的将臣服于高级的。白然没想到,他才修炼了一身毒功出关,就遇到了克制他的人。
    阴冷的扫了一眼叶九幽与树下的魔龙子,他在明悟的瞬间,就转身朝密林深处逃离而去。
    明白了双方实力差距,对方还处处克制自己,只能逃!白然对形势判断的很快,先前还一副不可置信好似呆怔的表情,下一息人却已经在远处了,简直是迷惑人的高手。
    叶九幽看他逃跑,轻哼一声,光是你会迷惑人?只挨了一掌也太轻松了罢?
    他追了上去,一副势必要将白然留下的作态。
    白然无路可走,最后忿恨的选择了血遁,化作一道血光,投入远方。
    这时叶九幽才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看向他逃离的方向。就算白然不血遁,他也不会杀他,要是白然知道了这一点,会不会在血遁濒死时,再悲愤得吐出一口血来?
    之后他折返回了魔龙子那处,给魔龙子与他的护卫喂下了普通的解毒丹药,再让魔龙子给他爹发出求救传讯符。
    他在这些人身边守了一会儿,估摸着魔神子就要到了,他才离开。
    在他离开时,闭目调息的魔龙子睁开眼,终于忍不住问他:“你是谁?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叶九幽脚步顿了顿,忽然想起魔龙子围绕着叶九秋转个不停的模样,皱了皱眉,淡淡道:“杉树镇一别,阁下还是如此狼狈。”
    说完,他不理会背后魔龙子五颜六色煞是好看的脸色,径直离去。
    “杉树镇?”魔龙子呆怔的喃喃,恍惚了半晌,才朝着叶九幽消失的方向大喊道,“九秋,是叶九秋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