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尸本佳人+番外 作者:刺风

字体:[ ]

 
文案
 
鬼有三两只!
一言不合就诈尸!
各位看官,要不要领养几只玩玩儿?
月光光,心慌慌,今夜……咱们说鬼,说轮回!
1V1 欢乐有爱
僵尸大乱斗!精彩不容错过!
 
内容标签:恐怖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主角:白半仙儿(白碧城),白泽 ┃ 配角:花和尚(静心),老头子,来福,称心,耿老鬼,黄泉,缪苏……楚姬,雁翎王,三面圣君龙烈 ┃ 其它:谈恋爱,偶尔挖坟玩
 
 
    
    ☆、第一章:撞邪(上)
 
作者有话要说:  别说话,沉迷我的帅气就好!
  白半仙儿几杯小酒下肚,晕晕乎乎有点上头,前儿晚上,他做了个怪梦,梦里他家大门口,有个穿一身深蓝色衣服的男人,披头散发的脸都被遮住了,手里拽着根铁链子,链子另一头拴着个大红喜服没有头的女人,女人怀里抱着块大石头,浑身湿哒哒的,坐在红漆梨花木的棺材上,跟他摆手。
  白半仙儿一激灵就被吓醒了,那之后浑身没劲儿,精神萎靡的,总觉着这梦不吉利!
  桌角儿站着个孩子,长的白白净净,十三四岁的样子,在这孩子的身边,还并排摆着个半人高的坛子,腌大白菜的那种,坛口紧闭。
  白半仙儿眯眼揉按着太阳穴,打个酒嗝,虽然受到了惊吓身体不适,但是这帮猴崽子的管教一刻不能松懈,不然就得把房顶捅个窟窿上天,瞄着不时偷看他一眼的孩子,警告道:“下次再敢往回抓毒虫,我就直接打死你!听到没?”
  小孩点下头,腼腆一笑,算是回应,接受再教育的态度还挺端正。
  白半仙儿提高嗓门,道:“光听到不行,得记住!说多少次了,要心慈向善,毛还没长齐呢,别竟寻思着搞什么歪门邪道!”
  小孩低头开始对手指玩,显然,白半仙儿的话,听得他耳朵都出老茧了,表面上在听,心里却对付道,你心慈向善,怎么还一口都破了洞的二手棺材,还管人家人收了五百个鸡蛋,两口肥猪,三只羊,五十只鸡,外加一头驴?
  白半仙儿夹了一筷子萝卜片扔嘴里,整个人突然剧烈的抖了一下。小孩秒懂,一准儿是二师兄又把菜炒咸了!赶紧把茶壶放到他师父手边儿,白半仙儿整整喝了半壶茶水才缓过来,差点齁死,心里愤怒的烈焰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他怀疑这个脑子天生就少了好几根弦儿的二白,做这盘萝卜片,是不是把库存的半袋子盐都放进去了。
  白半仙儿砸吧嘴,满嘴全是盐巴味儿,阴着脸,拿过椅子边儿的拐棍儿,朝那坛子盖儿敲了敲,小孩满是同情的看了那坛子一眼,白半仙儿见怎么敲里头都没个动静,站了起来,绕到坛子边上,踢了几脚,道:“醒醒……出来,再闷着你就长毛了。”
  嘎巴……嘎巴……
  坛子里传出骨关节活动时发出的的脆响声,呵……一声沉闷的叹息,就听坛子的盖子啪的一声被顶了起来,盖子下是一只惨白惨白的手。一个身体扭曲、关节严重错位的人,从狭小的坛子口钻了出来,这一幕堪称毛骨悚然,人的身体被拧成那副德行还能活吗?
  只听又是几声嘎巴的脆响,伸展动作之后,胳膊腿儿也变长了,关节归位,一身白衣素裳,竟是一十六七岁的俊美少年郎,皮肤没有半点血色,白的发青,因此气质阴郁完全没有少年人该有的阳光和生气。少年长舒口气,语气淡漠,道:“不好意思,昨晚盖子扣的太紧,有点不好打开。”
  说完,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将盖子重新扣到坛子上,整理完毕,站到白半仙儿的跟前,抬头挺胸,收腹提臀,站军姿一样,年少的脸却很老成,不苟言笑的。
  白半仙儿道:“张嘴。”
  少年顺从的张开嘴,人的犬齿已经退化了,但是他的犬齿足有半寸来长,兽牙一样,尖利的抵在唇上。
  白半仙儿盯着那牙,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道:“锯掉。”
  少年神色大变,惊道:“昨晚上刚锯的,怎么又来?”很痛苦的!
  “是啊!”白半仙儿看着他,挑眉道:“昨晚上刚锯掉,就又长出来了,怎么长的这么快?不是我说……你很可疑啊!”
  “师父,要不你给惜哥哥也买个磨牙棒吧!你看咱家旺财都有!”一旁的小男孩捧着脸,笑嘻嘻的搭话道。
  “磨牙棒?”白半仙儿道:“他就不用买了,咱们家现成的,有的是。”指着院子里木柴堆,道:“那都是,以后他牙痒了就去啃两口。”这个月已经被他锯坏五把锯子了,君惜的牙长的速度越来越快,这是个问题,再这样下去,他得开个锯子铺。
  哎……君爱小大人似的深深叹了口气,道:“真是世风日下,人活的不如狗啊!”
  “君爱,你小小年纪……”君惜抿了抿薄唇,道:“就变坏了!”
  白半仙儿坐回椅子上,抿一小口茶,清了清嗓子,派头官老爷要讲话似的,刚打算开讲,对俩小伙子进行思想熏陶,就听院子里传来一声极其惨烈的鸡叫声,接着羊叫、连驴也跟着叫唤,那几口肥猪跟被抹脖子了似的,叫的简直撕心裂肺,炸锅了!
  给白半仙儿吓了一大跳,随即抄起他的拐棍儿撒腿就冲了出去,一边冲锋一边骂:“畜生,把你剁了做汤喝,让你有来无回!”山里常有野兽出没,给村民们带来了不少的损失,前几日,村口赵老汉家就来了野兽,一口四百来斤的大肥猪,一夜之间被啃的就剩下四个蹄子。
  君爱眨着大眼睛,看着白半仙儿的背影,抬头问君惜,道“师父不是说要仁慈向善么,为什么还要把畜生剁了做汤喝?”
  君惜淡淡道:“他的话,你听听就好,不用当真。”语毕,拉住小男孩的手,也走出了屋子。
  院子里,一片死寂,窝棚里的鸡都缩成了球挤到角落,门口的旺财(白半仙儿捉来护院的狼)挣断绳子不晓得跑到哪去了。
  白半仙儿俩手叉腰站在院子中间,只见白半仙儿的对面,站着个一脸憨厚的壮汉子,嘿嘿傻笑着挠头,粗布短打补满了补丁,连补丁都洗的发白了。这就是白半仙儿最缺心眼儿的徒弟----二白,一穷二白的二白!
  二白的后背上,背着个人,胳膊从二白的肩膀上垂了下来。
  准确的说,那已经不是人,而是一具尸体,露出来的皮肤上,已经显现出黑紫色的尸斑,死相挺瘆人,舌头耷拉出来足有二寸。二白一挠头那尸体的脑袋跟着一歪,整个面部就露了出来,已经青紫发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半仙儿总觉得那尸体已经浑浊的眼珠子在盯着他。
  白半仙儿脸色很不好看,压住火儿,问道:“这尸体是怎么回事?捡回来玩呀?咱们这和邻村儿那义庄可不一样,停尸那是要掏钱的!”
  “啊?”二白有点尴尬的伸手去摸衣兜,他好像----没有钱。
  “啊什么啊,我问你,你背上的尸体是怎么回事?什么来路?”他可不想让人怀疑他是尸体贩子,白半仙儿看了一眼手里的拐棍儿,寻思着要不把这二傻的脑瓜子敲碎?反正他肩膀上扛的这脑瓜壳也是多余的!
  二白憨着嗓子,老实的答道:“师父,俺赶集回来,看着草窝里躺个人,他说想回家,我就给带回来了,寻思师父给想个办法。”
  青天白日,二白这瞎话说的是一本正经!白半仙儿没吱声,心道,连死人都能开口说话了,看看他还能编排出什么花花来。
  君惜吸了吸鼻子,俊脸缺少些人情味儿,道:“二师兄怕是着了道了!”
  白半仙儿扶了下左眼上的黑眼罩,眼罩都被二白这蠢货给气歪了,道:“人死如灯灭!活着一个个的都没见有什么本事,死了还能起什么幺蛾子?”说罢,朝身后的君爱摆手,道:“去厢房把那张旧席子拿……”
  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就见二白直接把那“人”扔地上了!
  白半仙儿觉得自己右边的肺子在隐隐作痛,可能是要被气炸了,看着白半仙儿脸部肌肉都开始抽搐,君惜悄无声息的往旁边退了几步,曾经他可是见识过,他的师父大人拿着菜刀追着三师兄狗剩砍的场景,离远点,万一有状况省的溅他一身血。
  白半仙儿瞪着二白,那是一种恨不得用眼神就杀死一个人的怨念,冷声道:“死一边去!”
  白半仙儿在那具尸体前蹲了下来,九月的山里,天气凉爽,白半仙儿用拐棍儿挑开了那“人”的衣服,身上起了很严重的尸斑,用棍子一捅尸体的肚子,噗嗤的冒出一股浓稠的液体,已经死了有段时间了。
  君爱凑了过来,他盯着尸体看了一会,说道:“师父,你不觉得这尸体很不对劲儿么?腐烂到这种程度臭气熏天早就该把咱们熏吐了,但这尸体却有一股香味。”顿了顿,神秘兮兮的继续说道:“而且,关节跟活人一样柔软,死而不僵。”
  君惜道:“尸身上的香味,只是一种名贵的防腐香料。”
  君爱眨眨眼,长睫毛跟把小扇子似的,忽闪忽闪的,道:“你怎么知道?”
  君惜看了一眼那肉嘟嘟的脸蛋,忍住一把把他捏哭的冲动,道:“我用过!”
  “哦!烂的都冒浓水了,看来这名贵的防腐香料不太好用啊!”君爱十分欠揍的去掀君惜的衣服,道:“惜哥哥的肚子可能也烂的冒水了。”
  “你肚子才冒水,全是坏水”君惜躲闪着,道:“……你走,你离我远点……爪子别摸我……”
  白半仙儿打量着尸体,道:“找个地儿先埋了,用破席子卷住,别让人看到,让人发现咱们偷摸埋尸,不好解释。”
  君惜道:“不用知会村长一声吗?”
  白半仙儿习惯性的摸胡茬,道:“最近不太平,邻村那个陈家坑儿,听说半个月死了十来个壮丁,人心惶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君惜道:“是瘟疫?”他至今仍记得那场人瘟,也是他对过去唯一的记忆,噩梦般的场景,几天,一座城的百姓都死了,驻守的城池成了一座可怕的坟墓。
  白半仙儿摇头道:“村管事儿的不让传这些,怕大伙恐慌出乱子,所以不清楚。”  
  君爱从厢房里拿出了破席子,开始清理现场,白半仙儿叮嘱别用手直接接触尸身,君惜有洁癖,垫着块儿抹布拽着尸体拖到了席子上,尸体的衣服里掉出了个精致的描金信封。
  死人的东西不能拿,这是老头子说的,白半仙儿也觉得阴物拿了都晦气,正想着把信封塞回去,二白伸手把信捡起来刺啦撕开一半,递给白半仙儿,嗓音憨厚,傻里傻气的道:“师父,你的信。”
  白半仙儿觉得,现在两肺子都在痛!跳起来拿着棍子朝二白就捅,也不管脑袋还是屁股了,就是戳、捅,气的说话声儿都劈叉了,大叫道:“谁让你手欠?”又亮出疾风骤雨般的碎拳对二白进行殴打,二白满脸惊恐,一个身高过一米九、满身肌肉块的大汉,被打的一愣一愣的,俩腿都在打颤。
  白半仙儿打累了,才停下,喘着粗气,没个好脸色,道:“非得逼我出手!”白了一眼鼻子都被打冒血的二白,道:“给我的信?你认字吗你?再顺嘴胡咧咧,把你眼睛抠出来。”
  白半仙儿自创的十大酷刑之一----扣眼睛!
  君惜瞄了一眼那信封,待看清“白碧城亲启”那几个字的时候,不由吃惊,总觉得今天的事很奇怪,他感觉很不好,本能的对这尸首和这封诡异的信件抵触,道:“有什么可看的,都沾上尸水了不恶心吗?和这尸体一块处理了吧。”
  白半仙儿冷笑,道:“不行,就让他念!念错一个字,他这个月不准吃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