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虫星记事+番外 作者:初夏的雪(下)

字体:[ ]

 
    第80章 住址信息
    
    为了巩固今日一整天自己对于飞行器的‘驾驶权’,齐斐先把言送去了军部,再掉头转线路前往学院。
    今天他们只开了一架飞行器出来,他把飞行器开走,他的伴侣除了等他来接外,就只有乘公共交通回家这一选择。
    “下午一门课,我应该会在你下班前就过来。”齐斐说完这句话后就发动了飞行器离开。
    言目送他的雄主与飞行器在视野里缩成一个点,才在周围一干毫不掩饰的视线里转身,朝刷卡报道处走去。
    “阿斐。”
    齐斐刚到学院,飞行器才刚停稳,他就接到了来自展坤的通讯。
    “阿斐,虫星学院的请假流程和我们在地球上时一样吗,有没有什么特殊程序步骤?”
    “请假?”
    齐斐边下着飞行器边与对方进行通话,他仔细想了想自己进入帝国高等学院就读后仅有的几次请假,流程步骤与在地球上时相比似乎也没什么变化,无非是与导师通讯联络,或者直接当面请假。
    “没有什么差别,按着通用方式请假就好。”
    这样回复了展坤,好友在通讯那头像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对了阿斐,你知道这个……”展坤说着声音停住,“哎你等等,我看看那个老师的名字叫什么。”
    “好。”
    齐斐等了一会,然后听展坤朝他报了一个名字。
    “这位老师你认识吗?”展坤在报完名字后声音里带着几分期待的问他,“这是阿泽今天第一门课程的老师,阿泽这时候还在睡,怎么都喊不醒,我和小北准备去替他请假。”
    四名好友虽然都是学术访问团里的学生代表,但因各自专业有差异,他们来到虫星后被分去旁听学习的专业也不一样。
    司泽所在的专业是医疗科学类,他的专业课老师齐斐同样也不熟悉,但好歹是同一学院内,黑发雄虫对这个名字略有印象。
    向朋友坦言了自己也不认识对方,齐斐接着提出了他和两位好友一起去给司泽请假。
    “那就太好了,我们在那栋教学楼的大厅里见。”
    “嗯。”
    挂断通讯,齐斐查看了一下目前时间,便快步朝约定好的地点走去。
    从地球而来的学生代表在观摩学习期间无故缺勤,这说出去多少有些不好听,所以当展坤和陆北与齐斐一起走到司泽本该出勤的教室门口时,两名人类均有些忐忑,他们寄希望于齐斐,想着阿斐是虫族,也本就是这里的学生,老师应该会更给他面子一些。
    ——结果根本不只是‘给面子一些’。
    原本正在平和做着课前准备的老师,还包括已经进入教室等待上课的学生们,都对黑发雄虫的突然到来表示了极大的热情。
    “好的,当然,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先前看起来还文静矜持的老师在齐斐替司泽请假时,笑容灿烂的可以放置到门口作为迎宾。
    陆北有点怀疑对方可能根本就没在认真听阿斐在说什么,只是无条件的对于齐斐说的一切都赞成而已。
    “阿斐,多谢啦。”
    给司泽请假一事算是圆满完成,离开那间‘虫目炯炯’的教室,展坤舒了一口气,拍拍大功臣的肩膀,“多亏你,感觉以后有需要请假的意外状况时,拜托你去刷下脸就成。”
    “你还想有几次这样的‘意外状况’?”陆北在他身侧伸手,不轻不重的扭了一把他的耳朵,“一次就已经是在麻烦阿斐,你还想麻烦几次?”
    “没有没有,随口一说。”展坤立刻摆手。
    “不用客气。”齐斐眼底浮上一丝笑意,看着朋友们的互动,他忽然想起白皓,“小白呢?”
    “小白上午没课,他本来是要和我们一起来给阿泽请假,但是出宿舍楼时他看到了几天前那位亚雌‘学姐’,说是要去给对方道歉,他追着对方的身影就跑走了。”
    提起白皓,陆北有些无奈,“那时候我们急着来为阿泽请假,也就任他去了,不知道他现在道歉道的如何。”
    “……这样。”
    从陆北的眼中看出了和自己一样的怀疑,带着对白皓能否好好向那只亚雌道歉的顾虑,齐斐与朋友们在教学区的中央喷泉处分开,朝着各自上课的教学楼赶去。
    除了上午没课的白皓外,有课的他们恰好也都只有这即将上课的一门课程,他们约好待会下课后去司泽宿舍里看看阿泽的情况。
    司泽在朋友们到来前半个小时才醒来。
    “头疼……”
    语气抱怨的嘟囔着,声音是刚清醒时常见的沙哑。
    司泽撑着身体把自己从被子里挖出来,感到眼皮像有千斤重一般难以睁开。
    好不容易睁开了双眼,他盯着光线昏暗的室内还有些发愣,一时分不清现在是晚上还是白天。不过很快,从窗帘缝隙里漏出的几缕明亮光线就清楚告诉他,现在已经是到了白天。
    大脑还处于混沌状态,光裸着上半身呆坐片刻,露在外的皮肤感到了些凉意,司泽才觉得自己清醒些许,他挪动着双腿下床,想去拉开窗帘,结果脚刚一落下就觉得自己踩着什么——是他那件纽扣崩掉一半的衬衫。
    被胡乱脱下的衬衫呈咸菜状被它的主人无情扔在地上,散发着一股酒气沉淀后特有的酒臭味。
    司泽忍不住抽了抽鼻子,他嗅到自己身上似乎也散发出一股同样的味道。
    ——还是先去洗澡吧。
    他想着,本准备走向窗边的步子改走向寝室里配有的小淋浴间。
    温暖的水流冲走了身上残留的糟糕味道,同时也让有些懵懵懂懂的大脑彻底清醒。
    洗完澡后司泽感到自己整个人又满血复活,他擦着头发走出淋浴间,正好听到叩门声响起来。
    “阿泽,醒了吗?”
    隔着房门传进来的是陆北的声音。
    “醒了!”
    立即提高嗓门回了一声,他把毛巾随意往脖子上一搭,快步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不只陆北,还有齐斐,展坤和白皓。
    齐斐递给司泽一个袋子,“早餐。”
    司泽闻言眼睛一亮,“多谢!”
    鼻尖嗅到了从完好的包装下隐约散出的几缕食物香气,这才感到自己已是饥肠辘辘,司泽招呼着朋友们进房间,示意他们随意坐后,就坐到桌旁打开食盒开动起来。
    “阿泽,你要谢阿斐的可不只是这份早餐。”展坤笑着道。
    “?”
    口中正在咀嚼着食物,一时无法开口,司泽只投来一个疑问的眼神。
    陆北从他身后走过去,到窗边把还闭合着的窗帘拉开,看着司泽吞下一口食物后又去端起杯子喝水,才道,“你还记得自己今天上午第一门有课吗?”
    “?!”司泽猛地一惊,正喝着的水顿时喝岔了气,“咳咳咳咳……!”
    他不负陆北所望的呛到,距离他坐的最近的白皓连忙走过去帮他拍背顺气。
    在几名好友俱是饶有趣味的目光里迅速调出电子课表查看,司泽感到自己在先看到今早确实有课而此时授课时间已经结束,到又看到课程状态那一栏上标注着的【请假】二字后,内心经历了仿佛坐过山车一般的波动。
    明白了展坤所说的他还有需要谢齐斐的事项是什么,司泽再次对黑发雄虫道谢。
    “客气什么。”
    齐斐的唇角微微弯了一下。
    展坤朝司泽描述了一番齐斐如何只靠‘刷脸’就替他完成请假的情形,然后将话题转到他们都想询问对方的问题上来,“阿泽,你昨晚怎么会和那只军雌在一起?”
    “这个……”
    清醒过来的大脑自然也想起了昨晚自己醉酒的始末,然而直接当着朋友们的面说厉是齐斐家那位的朋友,本是来为齐斐家那位打探消息,结果被自己半强制留下来陪自己唠嗑好像也不太好。
    司泽一时有些纠结。
    “……总之就是这样,然后觉得还挺合得来的。”
    他最终尽可能的省掉了‘厉是来帮言打探消息’的部分,只讲述了他和对方稀里糊涂的唠嗑聊天,然后强行做出‘挺合得来的’总结。
    想起自己早上出门前在言终端上看到的信息,齐斐认为自己有必要把那条消息告诉司泽。
    “说起来,厉似乎因为你的缘故,昨晚回去后挨训了。”
    “啥?!”
    还在回想着自己说出的话语应该没有大纰漏的司泽顿时一愣,“为什么?”
    “因为违反军纪,在任务期间饮酒。”
    “不对啊?我昨晚抛给他的罐子都被他还回来了!”
    “……”齐斐没有说话,只将视线转投到还‘躺尸’在地板上的那件衬衫上。
    不像它的主人已经洗去一身酒臭,衬衫仍旧散发着昨夜被熏染许久而成的味道。
    于是司泽立即反应过来,根本没有喝酒的对方应该是沾染到了自己身上的酒气。
    “我得去道歉!”
    一下感到自己再也坐不住,司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匆忙去行李箱里翻找外出的衣服。
    展坤,“……”
    陆北,“……”
    白皓,“……”
    齐斐,“……”
    三人一虫均是默默看着司泽快速换好衣服,与他们打声招呼就准备往外走。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
    司泽登时停住了脚步,退回开口的齐斐跟前。
    迎接着好友充满希望的视线,齐斐给自家伴侣发去一条信息,然后不到30秒便收到了言包含着厉所住具体楼栋和宿舍号的回复。
    将详细的楼栋与宿舍号信息交予司泽,拿到信息的好友便又立刻转身,就准备往门外走。
    齐斐在心底叹一口气,不得不再次拉住好友。
    现在是白日当值期间,军雌们在学院内巡视的范围不定,盲目在学院里瞎找很可能找一天都找不到虫,他建议对方还是晚上休息时间时再去比较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