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一言不合就补魔 作者:某瓜/caigua333/一只菜瓜

字体:[ ]

简介:
    分布在帝国和联盟交界区的玛莎沼泽又被称为生命的禁区——这是对普通的生命而言。
    而对一个在这里独居了十五年的黑法师来说,这里就是天堂的模样。
    一个魔化黑法师经常需要轮流使用各种献祭来补魔,包括且不限于体液交换、狂躁仪式、肢体残损。
    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实验进程,他打算训练一个补魔助手。
    哦对了,训练的材料是一个可怜的、误入的圣职者。
    警告:各种血淋淋的性关系 放飞自我洒狗血 一切为了xxoo 慎入
 
    实验故障的魔化黑法师受*被迫做攻的圣职者 第二人称
 
 
 
    上半卷
 
    Chapter 1 入侵者
    你用精准的步伐丈量你位于玛莎沼泽西南部的领地。
    这块土地周长二万五千公尺,西部毗邻塔露缇山脉,东北部断续与玛莎沼泽区域其余的泥沼地带接壤,南部紧靠荆棘森林,四季气候湿热,遍布剧毒瘴气、食人草木、危险毒虫etc.——简而言之,这是玛莎沼泽中生态多样性最丰富、单位面积产出最高的一块福地。
    曾经你花费了很多额外的精力才让觊觎者明确这块土地的归属,好在如今维持它的平安稳定的花销要小很多。
    你沿着预先设定好的线路匀速行走,这能让你最有效率地巡视领地中的几个关键区域,并恰好在今日日光越过林梢的时刻——6时38分——来到指定地点采摘最为新鲜的龙眼花,一种你需要的实验材料。然后,你将在水源地旁“邂逅”早起饮水的食人鳄家族,并在它们的惊慌逃窜中捕获一只幼成体标本(备注:生死并不重要,关键是要保证眼球完整)。再之后,你会来到领土与你接壤的鸟身女妖巢穴下方,在那里补充包括卡绒花、有鳞鱼骨骼、角蜥腺体在内的二十余种基础施法材料。鸟身女妖会注意到你取走了她安置在领地交界处的贡品并破坏了她的陷阱,于是在之后的五十天中你可以免去一场不必要的征战。沿途你还会路过一个能够分泌石钟乳的水洼,如果时间允许不妨收集十五毫升。在九点整,你将回到你的实验室,继续昨日未完成的实验——观察地牢中幸存半兽人俘虏对黑魔药剂233号的反应并记录生命体征。
    你的计划如此完备周详,以至于当接到魔眼传来的预警,并从沼泽植物异常的形态——它们被践踏得遍体凌伤——中意识到有外来侵入者经过你的领地时,你感到异乎寻常的恼火。
    出于必须第一时间排除体系中不稳定因素的原则,你循着痕迹走了三百公尺,在一颗梭罗树下找到了这扰人清闲的侵入者,一个重伤濒死的圣职者。
    很显然,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对如何在沼泽生存没有一丁点基本的认知,否则他绝不会在毫无防护的情况下选择一颗梭罗树作为临时的落脚点,尽管乍看起来树下的土地应该会更有支撑力。任何一个稍微有点沼泽经验的冒险者都会同意,哪怕是在烂泥中忍受皮肤一点点的溃烂的痛苦,也好过沉浸在惊恐的幻觉中不知不觉的陷入死亡,然后为梭罗树提供赖以维生的氮元素。
    不过等你靠近之后,你发觉梭罗树并非让他面临绝境的决定因素。从伤者衣着的破损程度、皮肤伤痕的表征、魔法元素的残迹,你推断他曾经经受至少包括一名高阶火元素职业者、一名刺客、一名弓弩手、一名拳法师的突然袭击,并在重伤突围后独自跋涉了超过二千公尺的距离。不论是胸口切开左肺部和大静脉的贯穿伤还是一路上绵延的血迹,都明显的昭示他损失了超过四千毫升的血液,眼看就要死亡。
    你对他即将以生命的代价——可笑的是这对你并无任何价值——偿还自己冒失的过错感到不快,但你目前正在进行的实验并不需要一个缺乏对照的样本。至于其他收益?一个普通人类的血液骨骼恐怕是施法者体系中最容易获取的材料了。
    但在这时你在不知名的冲动的诱导下,想到了你即将进行的一个计划。又因为这灵光一现,你花了三分钟的时间想出一个草案,并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推演它的可行性。最终你得出结论,这个举措的期望大于零。
    你决定按新计划行事。
    Chapter 2 小概率事件总会发生
    新计划是这样的。
    首先,你需要简单地维持被试人的生命体征。你已经确认,胸口的创伤——尽管经过了被试人自己十分粗糙的临时处理——就是目前该个体面临的最大威胁,并将在几分钟内夺取他的性命。事实上,你认为这已经是上限的估计了,因为按照一个普通的高阶职业者的数值推理,你本该看到一具刚刚死亡,仍然有些柔软的、毫无价值的尸体。不管怎么说,这也许意味着你计划的净收益能够再上升半个百分点。
    你很粗暴的去除了被试人胸口处的衣物,并没有太多地考虑因此带来的伤口撕裂。被试人因为疼痛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在幻梦中还存有这样明显的应激反应,你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
    你用短匕翻开被试人胸口的肌肉,刮下一层黑色的黏液——这就是愚蠢地无防护暴露在梭罗树下的结果,但也正因此,免去了你额外施加麻醉的必要——然后取出一小瓶中和试剂简单冲洗了创口,使它暴露出粉红的色泽,有点像龙眼花的花蕊的颜色。
    想到你今日错过的龙眼花,你的心情低落了百分之三十,但是这并不影响你的CAO作。
    你从随身携带的储物袋里取出手术必须的器材,用未经消毒的针线缝合了血管与肌肉,又取出炼金产物弹性绷带贴在伤口表面。实事求是地说,你的这些工作并不需要做得特别精细,但你还是以平日做实验的态度保持水准完成了它们,就像完成维持手感的日常练习。
    中和试剂的效果渐渐起效,你觉察到被试人眼皮下眼珠不正常的颤动,仿佛要从噩梦中惊醒。但这对疗伤毫无助益,真正能改变情势的,是你接下来要为他注射的三号针剂。
    你从身边的小口袋里取出含有三号针剂和注射器的小盒子,这是预防意外的必要维生物品,将它放在储物空间是很蠢的一件事。你从被试人肋下入针,将一整支试剂推入他的胸腔。
    然后你拿出计时器,考虑到被试人已然减少的体液,适当延长三秒钟的反应时间,果不其然,从一分十五秒开始,三号试剂的作用开始表现出来,被试人肌肉的颤动大幅增强,面容明显扭曲,手臂上青筋暴露无疑。
    由于中和药剂的存在和梭罗树散逸雾气的作用,被试人实际感受到的痛苦大概是其能表现出来的百倍。这点小事并不在你考虑范围之内。
    在第十五分钟,被试人表现出汗液分泌的体征,并且有鬮器官的鬮起,这是三号针剂自然的附加效果。你轻而易举地去除了被试人下半身本就破损的服装,让其下体暴露在空气中。目测该器官长度18.5厘米,直径4.1厘米,误差百分之二十(备注:对于鬮器官的测量,误差百分之二十是理所应当的)。这也在你预期当中。
    你并不想浪费时间为自己进行扩张和性唤起,于是你用一支生理盐水润洗装过三号针剂的容器,并将其注射在你的大腿内侧静脉区域。你今天的魔化状态是半魅魔,尽管之前使用过抑制剂,稀释十倍的三号针剂还是轻而易举地唤起了你的性兴奋,在三分钟内让你的身体做好了鬮交的准备。
    然后你意识到最好做一下润滑,尽管这不是绝对必要,你还是决定按照通用流程进行今日的补魔。但是你并没有携带专门做润滑的软膏,也不打算浪费身上携带的其他试剂,更不想临时采用环境中那些不大干净的介质。事实上,考虑到你补魔的特殊情况,也只有体液才能达到最好的润滑条件。体液目前只有血液与唾液这两个可选项,然而你出于卫生考虑与个人偏好任性地排除了后一项。即便这样也难不倒你,你直接在被试人左腿靠近膝关节的地方挑开了一条新鲜的血管,把激射出的鲜血均匀涂抹在被试人的鬮器上。得到温热液体的刺激,它明显往体积的误差上限靠拢了。你挑得恰到好处,在取用了足够量的鲜血之后,轻微的按压就顺利的止住了血管的继续喷射。
    下一步太简单了,你解开法袍,对准被试者的鬮器,用与对方成八十度角的姿势缓缓坐了下去。
    你进入得不是十分顺利。你并没有意识到,初次采取这种补魔方式对你身体带来的刺激性超出了你能够控制的阈值。对此你应激地发出了一些毫无意义的声音,并使你无法完美的完成这个标准的补魔动作。好在这只是实验顺利进行的过程中一点小小的干扰,你很快就端正了心态。
    你的被试人双颊泛红,肌肉紧张,四肢不正常的颤动。你听见他反复呼唤“玛莎”,你意识到这也许不是指玛莎沼泽,而是指某个人。不过反正这和你没有关系。
    你开始做与鬮器平行的起伏运动,以刺激你的被试人,后者由于试剂的关系,理应便于取悦。确实如此,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你就感受到那现在容纳在你体内的器官发生了明显的震颤和膨大。
    你意识到补魔即将成功。
    你立刻咬破指尖,快速地在被试人额头上书写奴使契约对应的符文,以便在补魔完成时达成契约关系。看起来一切都朝着你期待的方向前进。
    可是最后的关头出现了一点小意外,也许是那器官喷射而出的液体对你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刺激,以至于你最后的笔画歪斜了不到三毫米的距离。你瞬间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并采取了你能够实现的最快速度试图终止实验。
    可是来不及了,补魔已经完成,魔力随着体液交换涌入你身体,并和被试人额头的契约符文产生呼应:契约关系成立了。
    不管这契约变成了什么模样,值得庆幸的是你还活着,并且没有直觉可见的异常。
    你想你也许可以在下次补魔的时候试着补救。
    Chapter 3 处置
    将你的临时契约对象带回实验室的过程乏善可陈,你不过捏碎了一个陶偶,唤出一只背龟泥像,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背龟泥像陶偶制作粗劣,行动迟缓,只能执行最简单的指令,但你只需要它负重移动不超过一千公尺的距离。
    反而对于在何处安置这个猎物,你思忖再三。
    你的地下室里装满了半兽人俘虏和他们同伴的尸首,你虽然提供给他们食物,却从来不CAO心清洁相关的问题。黑魔药剂233号会给被试生命体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对于智力低下的半兽人而言效果更为突出。你对他们以鬮交、厮打、咬噬或者别的任何形式缓解压力毫无任何干涉的意愿,因为那意味着付出比购买它们时花的金币——你在卡特联邦最靠近沼泽的莫奈市的地下黑市找到的这个近亲繁殖的半兽人群体,认为它们是你在短时间内测试黑魔药剂233号最为简便的材料,于是抛售了一件你自制的炼金术半成品将它们买下——还要更加宝贵的你的时间。
    但这以上的简单归纳也意味着你不能把你的临时契约对象安置在那里,如果不考虑地下室通风不良阴暗潮湿不利恢复这些更琐碎的原因的话。你不能容忍这个带有与你关联的未知契约的个体受到不能统计度量的伤害。
    至少在你弄明白究竟出了什么岔子之前,不可以。
    那么把他安置在珍稀动植物特护养殖温室?这同样是个有着巨大副作用的提议。你的特护温室需要极巨大代价才能维持工作,简单的说就好比你的钱在燃烧。你对钱一向既没有欲望也没有了解它价值的欲望,但你对于实验材料的消耗总是分外敏感的。
    不管怎么说,你的这个特殊的试验体总算还没有濒危到卡塔魔花——那玩意需要每天供给超过两百毫升的高阶走地族魔兽的新鲜心头血,当时你狩猎了超过半个玛莎沼泽的地域方才勉强达到它的要求,苦苦挨到它开花——那个程度,你并不是很乐意将自己心爱的温室为他开放,不管是心疼实验材料还是其他缘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