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浮笙纪事 作者:佐丹奴

字体:[ ]

 
 
文案
千年不死不灭的黑袍青年周生萧早已厌倦了尘世浮华,为求一死答应了宏远道士的一个条件,要许给名为缪长风的人一世安稳。
于是他从此下山,远赴都市,在繁华城市中开设了一家名为“浮生铺”的古董店。
直到有一天,他与大学教授缪长风相遇。
 
食用指南:1.主攻,一万年不变定律
2.深沉淡漠神秘攻?傲娇深情美人受
3.更新不定,看老板心情
4.受追攻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生萧 ┃ 配角:重要 ┃ 其它:盗墓 
 
 
 
 
  轮回
  
  第1章 浮生百态
  
  山林深处,鸟兽啼鸣,云雾缭绕。临近黄昏时,黑袍青年依旧慢腾腾地顺着石阶而上,脸色不见一丝疲惫。
  群山仿佛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光泽,似是虚无缥缈的光影。青年身材高大,面若白玉,一袭汉服黑袍,袖口处还纹绣着繁琐的深红花边。
  前方是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通天路,他却悠悠地走着,速度极慢,透出一股世家风度渲染的雅致。
  半晌,青年停下。他的目光凝视着不远处的山坡,一株樱花树下的斑驳血迹。现在尚未是樱花盛开的时节,树下已飘落大片花瓣。
  经久不见人打扫,堆积成了薄薄一层的粉色,像是不常见的纯色地毯。而在那片花瓣之中,竟透出一只阴森森的白骨。
  青年走近了,撩了撩袖袍,如玉般白皙纤长的手指拂开花瓣,露出完完整整的人类骨架来。头骨上戴一顶金边毡帽,余下包裹在人骨上的衣物却腐烂得差不多,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霉味。
  “许久不见,汝倒是成这副模样了。”
  青年低哑的声音响起,柔和得像是情人之间的昵喃。他轻轻一笑,摘下右手大拇指常戴的青玉扳指,放于白骨身侧。
  清风徐来,青年的衣摆随风飘扬,隐隐有种孤寂之感。他不再看地上的森森白骨,缓步继续顺着通天石阶前行。
  直到黑夜降临,天幕间浮现淡淡星光,白昼的浮华在黑暗中归于平静。青年优雅地行走在遥远的路途上,眸色平稳而寂静。
  不知这样走了多久,许是天空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才叫人明白时间的流逝并非毫无痕迹的。
  终于,亮如白昼的通天路尽头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云雾笼罩着大殿,彷若话本故事里传说的仙境天宫。
  青年不为所动,一步一步踏上石阶,最后一步踏在了仙宫平坦的玉石地面上。
  “千年过去,你是第一个踏上这里的凡人。”身穿青色道袍的年迈老人颤颤巍巍地从宫殿里走出来,声音却如洪钟般响彻云霄。
  青年微微抬头:“想必阁下就是宏远道人吧。”
  “正是在下。”宏远道人面色温和:“你既然知道贫道是谁,便应该知晓踏上通天路的后果。如果失败,自然是化作白骨葬送途中。如若成功,便可成为在下的弟子。”
  “那么,你历尽千幸万苦来到此地,是想成为贫道的弟子吗?”
  青年掀起黑袍前摆,竟直挺挺地跪在了宏远道人面前。衣裾下垂,腰间的汉朝玉佩晃了晃,在地上磕了个角。
  只听他平静地说道:“活在这世上千年,吾愿求一死。”
  “有趣。”宏远道人兴致斐然,“贫道生平第一次见到有人爬上通天路,却只为求一死。”
  宏远道人话锋一转,“不过你可知,这世间万物都讲求等价交换。你既得长生,又一心求死,必得用其他来交换你的死亡。”
  “你可愿意?”
  “吾愿意。”
  宏远道人掐指一算,接应道:“须你交换之事十分简单,只要你踏涉凡尘,许一位名叫缪长风的男子一世安稳即可。届时,你自可得到解脱之法。”
  青年点点头,“吾明白了。”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顺着原路返回。
  漫长的通天路上,只徒留黑袍青年凄冷的背影,似乎下一刻就要羽化登仙随风而去。
  身后的宏远道人痴望着这一幕,微不可察地叹息一声。
  ……
  民国七年,南大附近的古玩街冷冷清清。阴风阵阵,散落在地上的报纸满天飞舞。
  如今人心惶惶,四处兵荒马乱,百姓连饭都吃不上沦落到啃食树皮的地步,又怎可能有余钱来此地消遣。
  原先门庭若市的古董铺子店门紧闭,街上一派荒凉之景,梧桐树的枯黄落叶堆集满地。
  远远的,街上走来一个穿对襟厚蓝底花棉袄的小男孩。他约莫六七岁,生得白嫩可爱,脸蛋精致,一双丹凤眼微带了些懵懵懂懂。
  男孩在街上不断探头张望,似乎对这里极为好奇。忽地,他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前停下脚步。他呆呆地望着巷子,迈开小短腿跑了进去。
  穿过狭长的小路,一间古香古色的铺子映入眼帘。朱红大门微敞着,上面的两个金色兽样门把熠熠生辉。两只大红灯笼垂挂在屋檐两侧,闪着幽幽的光亮。
  大门正上方的牌匾上书写着三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浮生铺。
  男孩早已识字,吃力地仰头望着那牌匾,轻声念了出来:“浮生铺。”
  话音刚落,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黑袍青年立于门口,右手扶着门框。在这乱世之中,相貌清俊的青年依旧锦衣华服。如今男子大多剪去发辫,可他却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披散着,挽了一个精巧的发髻,似是古时候的富家少爷。
  男孩看着眼前俊美非凡的黑袍男子,竟是看呆了。他痴痴地盯着男子瞧,微微张大嘴巴。
  “哥哥,你是这里的主人吗?”男孩家教良好,回过神来细声细语地问道。
  青年淡淡地应了一声,俯身抱起像团子似的小孩。他瞥见男孩左耳的红痣,瞳孔一缩,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叫什么?”
  男孩羞涩一笑:“哥哥,我叫缪长风。”
  青年不再言语,抱着小孩走进店里。昏暗的两盏长信宫灯照着不大的铺子,一张檀木紫桌上摆着一只香炉,升腾起袅袅烟雾,散发着浓烈的清香。
  “哥哥,我与母亲走散了。我一个人怕,不知道怎么找到他们……”许是安静的环境让小孩放松了警惕,他窝在青年怀里,哭成了泪人。
  青年无奈地看着胸口的一片濡湿,小心地把男孩放在一张梨花木椅上,径自走进了内室。
  小孩抽抽噎噎,“哥哥,你,你不要走……”
  青年步伐一顿,清冷的嗓音回应道:“我只是去取些糕点与你吃,马上就回来。”
  不多时,换了一身黑色丝绸袍子的青年端着一盏茶和一盘精致糕点走出来。常年不见光亮,他的皮肤惨白得吓人,整个人显得愈发不真实。
  腰间的腰带松松垮垮地系着,露出青年胸口一大片白玉一般的肌肤。他把糕点盘子和茶盏放在木桌上,重新抱起小孩,半靠在檀木桌旁边的贵妃躺椅上。
  小孩趴在青年的胸口上,张着嘴被他投喂糕点。他细心地掰成小块喂进小孩嘴里,偶尔拿手帕给小孩擦擦嘴边的碎屑。
  脱去的黑木屐鞋和属于小孩的虎头鞋摆在一起,姿态慵懒半躺着的青年曲着腿,衣摆散落间露出白皙脚踝,不经意的诱惑能让人一见倾心。
  只可惜这里除了缪长风这个年幼孩童,别无他人能看到此番绝色。
  见小孩差不多饱了,青年懒散地捋了捋发丝道:“还要吗?”
  缪长风摇摇头,像只八爪鱼一样抱紧青年的胸膛,生怕青年让他下去。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缪长风抬起头,眼底流露出自己都尚未察觉的情愫。
  “我?”青年淡漠道:“周生萧,你可以喊我周哥。”
  青年换了个姿势,把小孩抱在怀中,慢慢入睡了。缭绕的烟雾中,小孩连青年俊美的脸都隐隐约约看不真切。他努力往对方怀里挤,最终心满意足地靠着微凉的胸膛睡着了。
  连回家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
  十年后。
  “周生萧,你这个大傻瓜!”
  身穿学院制服的缪长风站在浮生铺门口,指着周生萧骂道,脸色红得像十月成熟的柿子。
  浮生铺店门口的石阶上摆了一张躺椅,黑袍青年倦懒地躺靠在上面,闻言凉凉地看向缪长风:“这次寻来又为何事?这是你第几次逃课了?”
  缪长风急了,大步向前欺身逼近周生萧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两人离得近,彼此吐出的呼吸都能被对方察觉。周生萧抬了抬眼皮,慢腾腾地说:“我自是不明白你心里在想什么的。你又不与我说,我怎么猜得到?”
  青年呼出的鼻息落在缪长风的肌肤上,留下温热的触感,仿佛在被他的双手轻轻抚摸。
  缪长风一下软了身体,虚张声势地说道:“你,你不是向来什么都知道吗?怎么可能……”
  连他的年少心事都猜不出来?
  “你说的是,”周生萧漠然道:“你喜欢我的事情?”
  缪长风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反射性地从青年身上弹起来。他红着脸,讷讷地说道:“原来,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可我并非断袖。”周生萧抛下这句话,起身走向店里。
  缪长风站在原地赌气地跺了跺脚,最终转身离去。
  他们谁也没有料到,这一别就是阴阳相隔。
  收到缪长风死讯时,周生萧正在店里擦拭玉盘。有些日子没见到这小子了,他乐得清闲,日日就喝茶看书,过得悠闲自在。
  这样的日子就犹如千年前般,独身一人度过这漫漫历史长河,不留任何痕迹。
  直到一个家丁模样的年轻人闯入浮生铺,跪在地上,紧张兮兮地说道:“您是周大人吧?缪少爷他,他前几日参军时去世了。少爷他在死前说希望您能来他的葬礼一趟。”
  “你说什么?”
  有那么一刻周生萧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手里的宋代转心玉盘应声落在地上,价值连城的宝物就这样摔成了无数碎片。
  缪家少爷举行葬礼的那一天,全城哀恸。毕竟缪家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时常布施些米粥衣物给穷人难民们。
  送葬的队伍从城南一直走到城北,沿途飘落下无数雪白纸花,仿若寒冬雪天。
  无人知晓,一名身穿古服黑袍的男子远远地望着送葬队伍,眼底露出遗憾的情绪。
  “缪长风……又失败了吗?”
  护他一世安稳,竟如此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开新文啦!!!大家撒花给点收藏评论行不
  喜欢主攻的一定要收藏在下的专栏!!!!
  
  第2章 长信宫灯
  
  南大附近的古玩一条街在全国都小有名气,这里遍布着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也有高档且租金昂贵的各式古董铺子。
  它们挂着古香古色的牌匾,坐落于繁华都市中,仿佛穿越回了曾经的年代。
  西装革履的缪长风夹着公文皮包,艰难在人群中穿梭着。他生得白净,清俊秀气的脸显现出急切的神情,却迫不得已随着人潮被挤进了角落的无名小巷里。
  现在是早上九点十分,他已迟到了许久,怕是赶不上上班了。
  缪长风叹了一口气,从皮包里取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喂?我是缪长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