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风在江湖飘 作者:狐生有梦

字体:[ ]

 
文案:
会御风是件好事,可体质远远弱于常人就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了。
缺水的情况下,一杯烈酒便足以致命——这是风谣。
 
白霜身为一只被风谣意外捡到的狐妖,原本只想对风谣稍加惩戒,没想到竟让他生死一线。
 
自那以后,白霜便以人形、狐形两个形态,时刻陪伴在风谣身边,守他护他,不让他遭受半点伤害。
直到——彼此的感情开始变质,白霜慌忙抽身,却为时已晚。
 
风谣:等等,你为什么要抽身?
白霜:因为有个混蛋道士跟我说——人妖殊途。
风谣:人妖殊途没错,但谁告诉你我是人了?
 
傲娇狐狸攻x身娇体弱受。小受后期黑化,变身女王虐小攻~不逆CP!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风谣|白霜 ┃ 配角:墨云仇|慕容寻|黎魅|夜欢 ┃ 其它:奇幻|江湖
 
 
 
  ☆、来友客栈
 
  《风在江湖飘》晋(防和谐)江独家。请尊重作者狐生有梦的知识产权,去晋(防和谐)江文学城搜寻正版,文明阅读!
  ================================================================================
  万物皆有灵,何况是风。
  当风谣第一次睁开双眼,用眼睛来感受这个世界时,他正以一个五六岁孩童的模样飘在空中。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不看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是那么多姿多彩……
  他如饥似渴地环顾着四周的一切,仿佛要把世间所有的美尽收眼底。
  微风拂过,几片叶子从树上落下。风谣下意识地飞过去,接住其中一片。清凉柔软的触感,刹那间,仿佛有股电流涌遍全身。他秀气的脸上不自觉地绽开一抹发自内心的笑。
  然而,一段时间后,他在一棵树下被人捡到了。
  十三岁的墨云仇手握细竹从那棵树下经过,发现树下那小小的一团后,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五六岁的男孩,赤身鬮体地躺在树下——这是被父母抛弃了?
  立志成为天下第一侠客的墨云仇,自然不会对男孩置之不理——他把他捡回了家。
  于是,风谣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陌生的天花板。
  他挣扎着从素净的床上坐起身,被子从他身上滑落,露出他依旧赤|裸的上半身。喉咙里像有团火在燃烧,剧烈的灼痛。
  “醒了?”这是风谣从墨云仇口中听到的第一句话。
  “水……”这是风谣对墨云仇说的第一句话。
  从墨云仇手里接过茶杯,将里面的茶水一饮而尽后,风谣长长地松了口气,终于有机会打量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墨云仇明明只有十三岁,却已出落得英姿飒爽。他身披一件霸气的黑色长袍,边缘和腰带上都翻滚着金云,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穿得起的衣服。
  一头长发高高挽起,将脸的轮廓毫无保留地显露出来,那完美的弧度把风谣都看呆了。
  “名字?”墨云仇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风谣,冷冷开口。
  他的声音和语气都那么干脆利落,和他那双犀利的眼睛相得益彰。
  风谣忍不住笑了笑,以表达自己愉悦的心情:“我叫风谣,大哥哥你呢?”
  “墨云仇。”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风谣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再次微笑起来:“好听,我喜欢。”说着,伸手一把扯住墨云仇的袖子,“我可以留在大哥哥身边吗?”
  墨云仇那双冰冷的眼睛一眯:“为何?”
  “因为……”风谣歪过头,努力思考了一番,得出答案,“我喜欢你。”
  “呵……”墨云仇唇角一牵。
  看着他脸上那个随性的笑容,风谣又一次呆住了——天哪,好美……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俊美的人?
  怔愣间,墨云仇淡淡地开口:“我不接受你那个理由,但……突然想收个徒弟玩玩,你愿意拜我为师么?”
  风谣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几乎是第一时间点了下头,然后从床上滚下来,面朝墨云仇跪下。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十一年后,飞燕亭。
  终于长大成人的风谣斜倚在一张竹椅上,悠闲地抚弄着一根白玉笛——这是十一年前,墨云仇送给他的拜师礼。
  这十一年来,他这根笛子就没离过身,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微风拂来,吹散了他披在肩上的长发,一张过分柔美的脸在发间若隐若现。瘦弱的身躯披着雪白的长袍,配上他举起白玉笛的动作,竟让他有种出尘脱俗的气质。
  他把白玉笛横在双唇间,左手食指轻抬,一个清亮的音节忽地飞出,消失在竹林里,带起一阵风的喧嚣。不多时,一截细竹悉悉索索地落到地上。
  这是风谣在这十一年里发现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借助笛子吹出的风,会变得异常锋利,就像一把无形的刃。
  当然,他这个能力,只有他自己知道。就连他最亲近的人——他的师父,墨云仇,也不知道他能控制风,更不知道其实他根本就不是人类。
  风谣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不是人类,却又无法确定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他非妖,也非魔。
  自从亲眼目睹一群人把一个疑似妖怪的女子用火烧死后,风谣便把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好。
  忽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他放下白玉笛,从竹椅上缓缓站起。
  不多时,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朝着他所在的地方缓步走来。
  “师父!”风谣兴奋地喊了一声,手持白玉笛笑着迎上去,“师父今日见到那南境第一剑了么?”
  墨云仇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到那竹椅上坐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沉默片刻后,他有些不满地皱了下眉:“不过是想与他切磋一下武艺罢了,有何难?为何他偏要避我不见?”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风谣,比起回答风谣的问题,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风谣没有在意,知道那“南境第一剑”又一次避开了自家师父的纠缠,忍不住揶揄道:“师父三番四次前去打扰,也不怕他嫌烦?”
  “他若真觉得烦,就该早些答应才是。”这一次,墨云仇是真的在回答风谣的问题,只是他的眼中依然没有风谣的倒影。
  “答应了,然后呢?”风谣耸了下肩,走到他面前的石桌旁,单薄的身子靠在石桌上,透着一丝慵懒,“若他胜了师父,师父日后必会继续打扰。可若是师父胜了,他慕容寻颜面何处?南境第一剑的名号还想不想要?所以,无论切磋的结果如何,都对他没有半点好处,若我是他,也要对师父避而不见。”
  “你……”墨云仇皱眉看向风谣,见他眼底清澈、神色真诚,竟说不出半点反驳的话。
  风谣毫不退让地和他对视,有些心潮起伏——他终于看过来了……
  成为墨云仇的徒弟,已有十一年,可这十一年里,墨云仇只知上慕容山庄找慕容寻切磋武艺,从未教他一招半式。虽然风谣的体质本就脆弱,并不适合练武,但……学与不学,是他风谣的自由,徒弟想学而师父不教,便是墨云仇的不是了。
  “师父,我们来这南境也有十多日了吧?”风谣忽然说,“师父没有回墨府看望老爷夫人的打算?”
  “不必。”墨云仇漠然回应,“才十多日。大丈夫理应志在四方。此次出来,不胜了那慕容寻,重获天下第一剑的名号,我绝不回去!”
  重获……是的。慕容寻比墨云仇小两岁,在慕容寻十四岁成名之前,十三岁的墨云仇已凭着一套自创的步伐独步天下、声名远扬,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称他为武学奇才,天下第一剑。
  然而,三年后,慕容寻横空出世,名气竟丝毫不逊于当年的墨云仇。
  只因两人从未正式切磋过,不知究竟孰强孰弱,人们便根据他们活跃范围的不同,把他们并称为南北双剑。墨云仇“天下第一剑”的名号自此变成了“北境第一剑”。
  对此,立志成为天下第一侠客的墨云仇,自然心生不满,一直都想找慕容寻一较高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剑。可慕容寻,似乎对“天下第一剑”的名号并不感兴趣,始终对墨云仇避而不见,后来干脆离开慕容山庄,杳无音信。
  风谣看着自家师父坚定的神情,知道自己劝不住他,便自顾自地转过身,朝东南方向走去:“天色不早了。回客栈吧,师父。”
  离开墨府的这段时间,两人一直住在周王府西侧的来友客栈。
  手持白玉笛踏进客栈的那一刻,风谣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脚步一顿。
  与此同时,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走到客栈门口,仰头看着刻有“来友客栈”四个大字的牌匾,好奇地开口:“来友客栈?为何不是友来客栈?明明后者比较好听。”
  听到这句话,风谣忍不住轻笑一声,转身看向那个书生:“公子此言差矣,敢问公子口中的‘友来’二字是何含义?”
  “哦?”书生低头和风谣对视,眼中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惊艳,“这位……少侠?长得好生丽质。友来友来,有朋自远方来。”
  “有朋自远方来?的确不错,但在下认为,‘来友’乃‘来者皆是友’之意,对一家客栈来说,‘来友’似乎比‘友来’更为贴切,公子认为呢?”
  书生略一思索,恍然大悟:“来者皆是友……果真如此,小生受教了。”
  见他客气,风谣也友好一笑:“相逢即是有缘。在下与公子既然有缘相逢,不如交换个名字,以便来日再聚?”
  “这……”书生稍稍犹豫了一下,笑道,“小生姓南名竹。”
  “在下风谣。”风谣说着,抱了下拳,“南竹公子,后会有期。”                        
作者有话要说:  生日当天开文,就当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了_(:з」∠)_
提醒入坑的小天使,墨云仇不是男主!本文cp是风谣x白霜!切记、切记!至于墨云仇的cp是谁,还用我多说咩……
 
  ☆、千面飞羽
 
  告别书生后,风谣加快脚步,追上楼梯上的墨云仇:“让师父久等了。”
  墨云仇侧身望着书生离开的方向,皱了下眉:“你们认识?”
  “师父说笑了,弟子连墨府都未曾出过,怎会认识南境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风谣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责备,可惜以墨云仇的情商……
  果然,墨云仇自顾自地开口:“明明是个其貌不扬的文弱书生,脚力却不差。”
  风谣闻言一怔,欲言又止。
  正如墨云仇所说,刚才那个书生相貌平平,所以,风谣会注意到他,并非因为他的容貌或气质,而是——他脚边的风。
  不知为何,风谣天生就对风的流动异常敏感,而那个书生,走路时,几乎没有打乱风的流动,这是连轻功极佳的墨云仇都做不到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