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天师执位外传之张玄的灵异笔记(出书版)+番外 作者:樊落

字体:[ ]

 
  文案
 
  心为天堂,亦为地狱。祸福无门,唯人自取。
  出自正宗天师门下,身为天师神力嫡传弟子,这位张玄先生的法术真可谓是……呃,并没有令人期待的那么好。
  虽然张天师的法术很两光,但该懂的道术还是会懂,该解决的案子仍然会解决,只是在破案途中鸡飞狗跳,鬼哭狼嚎(字面上的意思)的状况时常发生,于是就有了这个怪奇中不乏搞笑,阴森中夹杂着温馨的另类鬼怪故事。
  本故事主角张玄即本文的执笔者,零岁就拜在天师门下学道,三岁便开始跟随师父四处降妖除魔。
  这套书是他根据自身经历撰写的,既有张玄高中时代的捉鬼经验谈,也有张玄跟董事长在军营连手探案的搞笑冒险,还有董事长亲自执笔的遇鬼经验。
  喜欢天师执位系列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
  
 
 
  第1章 《事件一:辫子姑娘》
  
  辫子姑娘的故事发生在一个阴雨绵绵的秋季。
  这个故事跟流行的都市传说还有我经手的其他案例相比,并没有太突出奇怪的地方,我会特意将它写出来,是因为它普通中的不普通部分。
  除了故事本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这次的事件中,我刚好身体不舒服,法术变得很烂,所以整个过程相当的惊险,至于如何惊险,请各位继续往下看。
  好,废话少说,我们马上进人正题。
  那天雨下得很大,从大清早天空就阴得像傍晚,偏偏糟糕的是因为天气突然转凉,我一不小心就中招了,从前两天就开始发烧,别说做事,连床都懒得下。
  说到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大家都认为我们学道之人不会生病,其实这是误解,天师也是人,我也跟普通人一样会头痛脑热,只是我比较能忍,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担心,我不轻易把不舒服说出来。
  早上七点我醒了一次,勉强撑开一只眼看看外面的天气,然后我决定在床上懒一天。
  反正家里没人――几位不称职的式神同学旅游去了,董事长则去巴黎参加一个什么国际金融会议,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自生自灭。
  董事长其实是他的职位名称,他的真名叫聂行风,是我租的这套别墅的房东兼我的同居人。
  不过他的主要收人不是房租,他的身分是大名鼎鼎的聂氏财团的总裁,属于经常上杂志封面的那类风云人物,我的除厄堂开张跟运转的经费都是他提供的,为此我有邀请他人股,这样就不会让人觉得我是在吃软饭。
  话题扯远了,拉回来拉回来,总之呢,有董事长提供的资金支持,再加上我的人缘跟法术的配合,除厄堂在开业后,生意蒸蒸日上,今天是我难得的可以偷懒的日子。
  不过生意上门了,推都推不掉,就连生病的日子我也不得清闲,就在我正在梦中跟祖师爷谈心的时候,耳边传来铃声。
  全身烧得作痛,我趴在床上迷糊着,还以为是招财猫闹钟的响声,我眼睛没睁,伸手摸过闹钟,把它塞去了枕头下。
  过了一会儿,铃声又响了起来,连响几下,把我彻底叫醒了,这才发现不是闹钟,而是门铃声,偏巧没人去开门,导致噪音不断地传来。
  我想装死。
  因为现在我很不舒服,可是在被噪音吵了很久后,我的神智终于清醒过来了。
  发现自己没办法继续装死,我咬牙爬了起来,穿上拖鞋往外走,头晕晕的,我甩甩脑袋,但这个动作让我的大脑变得更晕乎了。
  我晃悠着来到走廊上,走廊一角安装了视讯通话器,我拿起话筒,准备不管访客是谁,找个借口把他赶走就好,谁知视讯刚接通,屏幕上就突然露出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那只眼珠占据了整个屏幕,偏偏它的黑瞳部分很少,几乎都被灰色眼白布满了,它发现了我,来回眨了眨,我没有防备,本能地向后一晃。
  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是因为怕鬼,而是讨厌这种一惊一乍的出现方式,所以通常遇到这种装神弄鬼的出场方式,我的响应都是狠狠整它一顿。
  不过拜它所赐,我清醒了很多,再看过去,发现那只眼球被黑色盖住了,但又不是黑屏,而是一些会蠕动的物体,话筒里传来嘶嘶声,无法听见外面的人在说什么。
  这种现象我以前也见过。
  由于天气、地形或是一些人为的影响,不干净物体的磁场频率会在某个时刻跟普通人的磁场频率相撞,这就是所谓的见鬼,说白了,就是一组电波而已,所以许多鬼都喜欢通过电视或计算机来跟人沟通,因为当今社会的磁场电波容易跟它们的磁场产生共鸣。
  大家会恐惧电波吗?假如不会,那又为何单单怕鬼呢?
  雨季阴气重,撞到鬼电波是正常现象,我将话筒挂掉了,又重新拿起来,准备如果状况依旧,就直接上道符。
  但这组电波挺孬种的,没等我出手它就逃走了,屏幕里显示出一个扎着两股麻花辫的女孩,并且还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不过我不是个注重外貌的人,所以我并没有因为访客的漂亮而改变初衷。
  “你好,我叫陈小小,我是来拜访张玄大师的,但他的工作室有两天没开门了,我就冒昧来这里拜访,请问大师在吗?”
  她的声音很轻柔,短短的几句话就把来意讲明了,看起来也挺有礼貌的,可惜我现在提不起精神,拿着话筒靠在墙上,眼睛半闭着,模仿我家式神小狐狸的嗓音,说:“张大师他不舒服,妳请回吧,有什么需要,请在我们的网站上留言,会有人负责联络妳的。”
  她一听就急了,话声中多了丝哭腔。“ 我不能等的,这两天我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我怕我拖不过这个星期……”
  “有病的话请去看医生,我们不跟医生抢饭碗的。”
  “我说的不是那种病,而是被鬼缠住的病,她一直缠着我,一直想让我死……朋友说只有张大师才能救我,我看了你们的收费标准,我可以出五十万,如果不行,还可以再加……”
  手腕上突然传来凉意,我感觉到疼痛,话筒差点没抓住,急忙睁开眼,那一瞬间,我确信有脏东西缠住了我,但等我凝神打量周围时,它已经消失了。
  我开始对陈小小的案子有点戚兴趣了――美女十五十万,于情于理,我都不能置之不理对不对?所以在稍微考虑后,我决定见见她。
  “请稍等。”
  我放下通话器,迅速跑回卧室,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将身上那套超市打折买来的睡衣脱下来,换成平时见客户时穿的高档时装,下楼时又顺便整理了一下发型,最后在额头上贴了个解热贴,这才去开门。
  外面雨下得很大,远处不时有闪电划过,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孩站在门口,她打了把红色雨伞,头发中分,左右各编了一个很粗的麻花辫。
  失去了屏幕框框的限制,我发现她的辫子竟然过腰了,假如解开辫子,头发应该更长,发丝亮而黝黑,看得出女孩很注重她的发质保养。
  她的气质比较偏古典型,所以这个发型不仅不突兀,相反的还很吸引人,其中也包括我,让我有点想跟她探讨一下护发养发的诀窍了。
  “你……”她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从迷惑的表情可以看出,在她心目中的大师应该是个德高望重又道骨仙风的老人家,相对来说我是年轻了一点,但除了岁数之外,其他项目我可以说都达标了。
  “我就是张玄,妳好。”
  我做出请她进来的手势。
  她一听我的名字,连声向我问好,又慌慌张张地收起雨伞,插在门口的伞架上,往家里走的时候还不小心绊了一跤,差点栽倒,这让她更慌乱了,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左顾右盼,这模样让我怀疑她是否能拿得出五十万。
  我请她在客厅就座,然后去厨房准备茶点。
  谢谢几位式神在离开时没忘记他们的主人,糖果点心还有饮料一应俱全,我用托盘盛好,拿去客厅,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
  她欠身道了谢,接过我的名片后,惊异地上下打量我,说:“没想到大师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本事,请原谅我在您不舒服的时候登门打扰,我朋友也曾接受过您的帮助,对您一直赞不绝口,我想这件事除了大师您之外,再没人能帮我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朋友是谁,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是否能付起这笔费用――我不是个轻浮的人,美色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她脸色红润,眉间清明,别说遇鬼,恰恰相反,她现在应该正鸿运当头才对,但是看她的表情又十分急躁,一副魂不守舍的气场,这让我有点好奇她在犯什么愁了。
  “我做事喜欢开门见山,我不像其他天师那样按小时计算费用,但为了合作愉快,酬劳还是要先说清楚,妳希望我帮忙处理哪方面的业务,这样我比较好报价。”
  “驱鬼!”
  驱鬼的话,五十万很多了。
  我虽然喜欢钱,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我选择坦言相告。
  “恕我直言,陈小姐,看妳的面相不像是被鬼缠身,世人常常谈鬼色变,但其实这是个误解,有些善鬼跟在身边,不仅不会害妳,还会帮妳增运,妳的人生一直都走得很顺吧,至少从未为钱烦恼过。”
  陈小小不像是拿得出五十万的人,但是看她的气质跟服饰,还有随身带的包包,出身应该还不错。
  果然,被我一试就试出来了。
  她礼貌性地喝了口饮料,又坐正身子,那两条辫子垂在她胸前,虽然看起来很漂亮,但同样也很碍事,但她像是珍宝似的将辫梢抓在手里,在指间来回缠绕。
  “大师您说得对极了,我的确一直都过得很好,我父母是大学讲师,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他们都很宝贝我,可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的父母因为车祸去世了,那对我来说是最大的打击,还好我有个交往多年的男友,在他的扶持下我终于熬了过来。”
  “后来我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们本来打算再稍微稳定一些后就结婚,谁知一个多月前我突然接到一封律师信,通知我说我有一位远房亲戚过世了,他没有亲人,所以我成了他唯一的遗产继承人――在我签了一些文件后,我得到了那位老人生前住过的大房子。”
  听到这里,要说我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假的,电视小说那些虚构的就不算了,但我身边也常常出现这类情况――动辄就有人凭空收到一大笔遗产,简直是一步登天啊,只有我要靠自己的努力来赚钱,想一想就觉得好伤心。
  为了不让自己将情绪带进工作中,我及时收回杂念,说:“这是好事啊,难道妳是在为付遗产税头疼?”
  “不是,跟见鬼来说,那些税金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可以接收到一楝住宅,我不介意附赠见鬼这种条件的,真的!
  “那楝宅子据说有百年了,它本身没有太大的价值,但它刚好位于开发区域,律师跟我说那片地皮很值钱。面对凭空掉下来的这笔财富,我本来很开心,还跟男友做了很多人生规划,却没想到在我们搬进房子里试住后,发生了好多诡异的状况,我男友也遇到了危险,差点丧命,我好怕他出事,所以来请教您……”听到这里,我笑了。
  我这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发现自己听到了都市怪谈的另一个版本了。
  这世上没有免费掉下来的馅饼,所以当你接受幸运的同时,也要有接受不幸的心理准备。
  接下来她仔细讲述了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基本上跟我经手的其他灵异事件大同小异―─
  生活普通、为了结婚而努力赚钱的年轻女人,突然某天收到了一大笔遗产,陈小小是非常兴奋的,所以在拿到房子的继承权后,她跟男友选择先住进去,再决定怎么跟开发商交涉出售。
  可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没那么如意,他们在搬进去的当天就遇到了状况。
  先是男友从楼梯上摔倒,滚去楼下,还好他只是崴了脚,接着出事的是陈小小,她整晚都听见房子里有女人的哭喊声、物体的移动声,更恐怖的是有好几次她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的东西都不见了,卧室里多出了很多等身高的大镜子,每面镜子都朝着床头,一想到自己在镜子的映照下睡了整晚,她就不寒而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