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每天早上都被上司帅醒 作者:咖喱猪扒饭

字体:[ ]

 
文案
 
调职前,朗小坤的内心独白是这样的:如果新上司不帅,能反悔不?
调职后,朗小坤完美倒戈:新上司太帅,我想每天都被他睡醒。
~﹡~﹡~﹡~﹡~﹡~﹡~﹡~﹡~﹡~
记者:朗警官,能不能采访一下你的神秘男友,他是做什么的?
朗坤:他是医生(笑)。
记者:医生!请问是治男科不孕不育吗?
霍刑:我是法医,给死人看病(腹黑笑)。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悬疑推理 强强 恐怖
 
主角:霍刑,朗坤 ┃ 配角:邹之晨,陈伟民,周军 ┃ 其它:咖喱猪扒饭
 
 
 
  第1章 【修改乱码字】
  
  上午十点,艳阳高照。
  朗坤跟着陈伟民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进入眼前这幢老式居民楼的门洞,后面跟着的另一辆车上又下来几个人,他们没有交流,一行人表情绷得死紧,紧跟着陈伟民和朗坤进了门洞,穿过冒着丝丝凉气儿的走道,沉闷地朝六楼走去。
  老公房,六层,没有电梯,楼梯折角的地方堆着不少杂物。
  一口气上到六楼,一行人都不约而同地有所察觉——虽然这一路上来家家户户都房门紧闭,可在那一扇扇透着疏离的门背后,定然有人在窥伺着,空气中透着一股子惊恐和紧张交织的粘稠感。
  警察的敏锐和警觉,让他们对这种气氛的感知度特别高。
  六楼楼梯口被警戒线隔着,有个警察守在那里,看到一行人上来便站直了身子,在为首的陈伟民亮证后随即敬了个礼,拉开警戒绳放他们进来。
  “谢谢师兄。”走在第二的朗坤朝他点点头表示感谢。
  沉默的一行人鱼贯进入房间,陈伟民没走几步便停住了脚步,因为被害人的尸体就躺在他三步之外。初步观察尸体是一位女性,仰卧,四肢自然摆放,头朝里侧歪着,由于长发披散,从陈伟民的角度看不见尸体脸部。
  “头儿,来了。”这时,蹲在尸体边的人有所察觉,一转头正对上陈伟民的目光。
  陈伟民点点头,问他情况如何。
  “死者王琳琳,女,28岁,未婚单身。”刚才蹲在尸体边的人叫周军,跟随陈伟民很多年,是他的副手,他从一边拿过被证物袋封着的身份证递给陈伟民看,一边简单说了女尸的身份。
  陈伟民听了周军的话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死者不是本市人,但大学是在本市读的,毕业以后没有回老家,而是在这里找工作生活,大概再过半年就能拿到本市户口。”周军翻了翻笔记本,又补充道:“死者父母在老家,两人分别是当地一所初中和高中的教师,目前还不知道情况。”显然,女儿在异地遇害的事情还没有被通知到远在家乡的父母那里。
  听到这里,沉默多时的陈伟民突然开口,说:“挺有效率的,怎么?调查的这么清楚,打算处对象?”
  周军:“……”
  “噗……”朗坤在陈伟民背后笑出声,被他一瞪眼,立马给自己洗白:“不,师父你听我说,我就是打了个喷嚏,我没笑。”
  周军乘着陈伟民回头的空档,威胁似的朝朗坤点了点手指,意思是你小子再敢笑,恁不死你。
  朗坤朝他吐了吐舌头,算是回应。
  陈伟民回过头来,周军赶紧摆出苦瓜脸道:“头儿,不带你这么晦气我的,歧视单身狗违法!”
  陈伟民不理他,而是问:“法医什么时候到?”
  周军看了看手表,说:“快了吧,半小时前就说在路上了。”
  正说着呢,背后一阵小骚动,有人带着一股极其风骚的气场越过警戒绳进了屋。
  “到了到了,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迟到了。”来人看了看在客厅插蜡烛的几个人,在看到陈伟民身后的朗坤时笑开了,“小狼崽也来了,今天不休息?”
  朗坤摇摇头说:“本来休息的,想跟师父多学点,就不休了。”
  “嘴挺甜。”来人点点头,一本正经夸人。
  周军觉得有点没眼看,咳嗽一声道:“邹医生,来了。”
  “来了,开始吧。”
  “好的。”说着,周军往边上退了退。
  今天来现场的这位法医名叫邹之晨,是他们局里法证方面的一把好手,没有普通法医给人的死气沉沉的感觉,倒是风骚气息十足,十米之外就能让人察觉到他的存在。可以说是个存在感极高的人,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却又能让人产生出一种“此人很正经”的错觉来。
  陈伟民站在一边,看他取出工具,准备开始工作。
  邹之晨戴上手套,碰触尸体前的一句话差点让众人喷出来的话——
  “来吧,小美人,让哥哥看看你的脸。”说着,伸手拂开这在女尸脸上的长发。
  头发一撩开,众人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瞳孔微缩。
  死者头发长而浓密,在邹之晨来之前,它们披散开来,忠实地守护着主人最后的尊严,而此时此刻,这层面纱被邹之晨无情地揭开,主人狼狈的遗容完全展露在了在场所有人面前,原本姣好的面容已经扭曲得不像样,瞪大的双眼写满了惊恐和不甘。
  “怎么又是……”邹之晨完全收敛了他那副不正经的模样,对尸体皱起了眉头。
  陈伟民用眼角扫了一下自己的徒弟,朗坤站在那里盯着尸体的嘴部,表情还算淡定。
  “山茶花……这都第几朵了。”有人喃喃道。
  “算上今天的,第七吧。”周军回答。
  “也是够变态,这是要效仿《黑色大丽花》吗?”邹之晨自言自语,并不希望得到谁的回答,同时手上也没停,利落地动作着。
  邹之晨这次把自己的学生也带来了,他示意小伙子上前,将那朵颜色鲜艳的山茶花从死者嘴里取出,小心翼翼放进证物袋里,而后才开始对尸体进行检查。
  周军很有眼力见,知道老大要传授知识,便招呼其他同事调查现场,把陈伟民师徒俩留给法医师徒,走过朗坤边上,还不忘拍拍他的肩膀给他点赞,“小伙子不错,挺有定力的。”
  朗坤:“???”
  陈伟民:“别理他,看着点。”
  朗坤:“哦。”
  周军:“……”
  很快,邹之晨完成了对尸体的初步检验,起身对陈伟民说:“初步观察下来,死者周身没有明显伤口,颈部有淤痕,怀疑因窒息死亡,不过具体情况还得等详细检查后才能知道。”说着,邹之晨对陈伟民做了个掐的动作。
  陈伟民点点头,问站在身边若有所思的朗坤有什么想法。
  朗坤开口道:“这次的情况和之前似乎不太一样。”
  “哦?哪里不一样?”似乎对朗坤的话颇有兴趣,邹之晨问。
  朗坤看了看陈伟民,陈伟民示意他说下去。
  “今天发现的这位死者,乍看之下和前几次山茶花杀人事件里的受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尸体明显部位同样放置了一朵山茶花,可是这次的山茶花却并没有放置在死者裸露的外伤处,而是放在了死者嘴里。”当然死者身上也没有明显外伤,这和前几次山茶花杀人事件里死者的情况也情况大相径庭。
  说完这些,朗坤又看了眼师父。
  陈伟民点点头,沉吟一声,继而开口道:“的确是这样的,很奇怪……”这也是他刚才见到尸体真容后的第一个想法。
  “总之尸体我会带回去做进一步检查,尽快给你们消息。”邹之晨摘下手套,似乎颇为不爽,忍不住吐槽道:“这凶手太特么变态了,不尽快破案,本大爷内心实属不安。”
  朗坤:“……”
  邹医生,我敬你是条汉子!
  尸体被带走后,现场的勘察工作还在继续,陈伟民啥都不干,只顾着在这套面积不大的房子里来回踱步,朗坤则乖巧地跑到周军面前找事儿做,周军便带着他一起搜集证物。之前朗坤刚到他们警队时,正巧碰上一起杀人案,那件案子的破案难度不高,但死者的死状特别惨烈,难为朗坤这么一个新手,居然能全程参与破案没歇菜,算是不错的了。
  周军也算是个老警察了,他看得出,朗坤这小子有前途,好好培养将来肯定特有出息。
  比他师父还有出息,是个好苗子。
  收队后,本来朗坤想跟着师父再回局里坐会儿,分析分析案情,但陈伟民没让。
  “最近也够累的,这个案子破案难度比较大,不差这一会儿的,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休息。”陈伟民说。
  “师父,我……”
  “别说了,我知道你想尽快破案,但破案不是傻干蛮干,而是靠脑子。”说着,陈伟民点了点太阳穴,“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让你在办公室坐上十天半个月,恐怕石头都开花了,也未必能想出什么破案的要点来。”
  朗坤:“……”师父您牛逼,我竟无言以对。
  “行了。”陈伟民拍拍朗坤的肩膀,“小伙子好好休息,年轻人早点睡,别整天熬夜。”
  “哦……那我回了啊,师父。”
  “去吧。”
  “师父你也别累着了。”
  陈伟民朝朗坤挥挥手,一副不耐烦他磨叽的模样。
  看着朗坤离开的背影,陈伟民心想这案子不好破,恐怕得不走寻常路一些,就怕到时候成了个难案,会对朗坤造成打击。
  当师父当到他这份上,也是没谁了,为了个徒弟CAO心的跟个老妈子似的。
  其实陈伟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朗坤是谁啊?警校校草,全科优秀年年拿奖学金的现代化高智商高情商人才,拿得起放得下,上得了厨房下得了厅堂,逃得了课爬得了墙!
  瞅着眼前这幢刚离开不久的六层居民楼,朗坤心想:不就是偷偷潜入么,有啥难的?
  
  第2章
  
  和师父分开后,朗坤先去快餐店解决了温饱,这才慢悠悠闲晃回白天发现尸体的小区。
  这个小区和本市的大多数老式小区一样,安保措施并不非常严格,是个以老年人为主的老龄化住宅区,为数不多的年轻人也大多是外地来本市打工的,买不起房只能靠租,小区内不乏群租现象,出入的人员可以说是非常复杂。
  大概白天发现尸体的事情早就被以光速传播开来,今夜,原本应该热闹的小区广场上安静得反常,遛狗的跳广场舞的唠嗑的……全都没了踪影,更别提眼前这幢出事的六层楼房了——不过七点多钟的光景,整幢楼除了路灯亮着,其他窗口都黑窣窣的没有一丝光亮,为原本就弥漫着恐惧紧张的气氛平添了一份诡怖。
  朗坤抬头看着那个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他知道那些房子里一定有人,只是他们害怕,所以早早歇了,不愿让那件事情过多的侵蚀自己的大脑,拒绝将恐惧放大……
  小区的保安措施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每幢楼的门洞倒是都安装了密码防盗门,白天居民们会贪图方便将防盗门开着,可一到晚上便会忙不迭将门关起来,若还要进出,就得得按密码或者刷卡。
  朗坤:“……”
  朗坤心想真不该托大,谁说六层小楼随便进的?这下好,敞开的铁门说关就关……
  站在门洞对面的树下,朗坤借着不甚明亮的路灯抬头看,琢磨着怎么才能顺利潜入现场——他总觉得白天在勘察现场时,他们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