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全宇宙都觊觎我男神 作者:公子书夜

字体:[ ]

 
    天选之后,人类衰退,自然结合孕育生命的繁衍方式被彻底禁止,世界上只剩下升格为神者,以及神造之人。
    ——他们是人类,他们也不是人类。他们是神的造物,他们是神的猎物,他们是神的玩物。
    他们的一切归属于神,无名无姓,无亲无友,无家无国,尽其一生,唯有对神的仰慕和狂热。
    可是亲手创造了他的那位神,却唯独赐予了他一个名字。
    从被叫做陆昇的那一天起,编号C119有了一个秘密。
    他臣服于神,却想要神,沉醉于他。
    无论是神明之间的战争,还是遥远星球的访客,凡是阻碍他得到神的,他都要让他们灰飞烟灭。
    外表斯文切开腹黑禁欲受X绝对掌控一言不合抖S攻。
    主受。1V1,HE,圆润夜出品,坑品保证,来收藏我收藏我~
    内容标签:强强 未来架空 星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昇,陆沉 ┃ 配角:星野花重音,米勒,影 ┃ 其它:异能,星际
==================
 
    ☆、神赐之名
    属于冷兵器冰冷的光芒在他眼底一闪而过,让人不由自主地停顿了一下呼吸,C119漠然地看着鲜红的血液从自己喉间喷射而出,全身的力量一下子被抽空,身体不受控制地缓缓向后倒去。
    对面的A28指尖转着轻薄锋利的刀片,冲他一笑。
    死亡来得有点快,有点无聊。
    C119微微蹙着眉,稍微有些不愉快地想,昨天的那本书只读到了七十三页,还有将近大半本没看完。啧,真是麻烦。
    思绪到此戛然而止。
    “他还是这么弱。”编号A77的明丽少女从后面拐角处闪出身来,越过A28的肩头看了地上的男人尸体一眼,不屑地说。
    就在这时,C119的尸体在两人眼前闪烁了几下,然后从地板上消失无踪,连带着喷射出的血迹,也被抹得干干净净,好像这个地方从来没有存在过一场杀戮。
    A28转过身,似笑非笑地继续转着他的刀片,“C组的人,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更何况是个在那种弱鸡组里都排到垫底、没有异能力的垃圾。”说着指尖刀片一顿,盯着面前的美丽少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好像忘了,C组的人死绝了,我们——不再是队友了。”
    少女原本还带着鄙夷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策的懊恼,毫不犹豫地转身夺路而逃,她很明白就单打独斗而言,她绝不是A28的对手。
    逃,逃得越远越好。
    看着对方渐渐远去的身影,A28却并不急着去追,他好整以暇地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小心翼翼地如同抚摸情人的肌肤般抚过小小的薄薄的刀片,才不紧不慢地向A77消失的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不疾不徐,淡定从容,那回荡在似虚似实的空间里的规律无比的脚步声,仿佛催命的音符。
    今天这一场游戏,赢家该轮到他了,而属于他们的神,此刻一定正在虚空里某处注视着他们,注视着他,注视着与他一样所有卑微而狂热的信徒。
    他在看着他,他一定在看着他,想到这里,A28眼中闪过一丝热切。
    活着的人还在继续追逐死亡,而刚刚死去的人脑海中那属于锋利刀片的微凉触感还尚未消散。
    C119浑身□□地在培养罐中再次醒来,当机的记忆重新复苏,那点关于没看完书的不快又绕上心来。偏在这个时候,评价系统那刻板机械又尖锐的声音准时响了起来,催命符一样扰人地不停鸣叫着。
    “编号C119。体魄1787,力量1765,敏捷1298,攻击15993,防御14090,韧姓11351……未能产生神格,成长幅度小于0.02%,死亡一次,扣除当日所有积分。”播报完一遍,却并不像往常一样沉寂下去,反而忽然发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警报声。
    “警告!警告!C119评价等级接近最低值,低于最低值将被抹杀,低于最低值将被抹杀——警告!警告!低于最低值将被抹杀!”
    耳边被噪音塞满的男人恍若不闻地打开培养罐出来,目不斜视地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巨大厅堂里林林总总上万个培养罐中穿过,脸上没有丝毫动容。那些深绿色的圆柱形透明器皿中有些隐约浮沉着人影,而有些则还是空的。今日的生存游戏,看来还没有结束。
    自顾自回到房间冲了个澡,C119懒洋洋地靠在床头,展开小型光幕继续翻看昨天没能看完的那本书,只是一份古老的地方风物志,想来现在的世界早不是书中模样。虽然外面是什么样子,目前跟他们并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没有资格见到外面的世界,除非得到那一位的应允。那一位高高在上的,创造了他们也创造了他们所见的一切的神。
    造物主,是属于他们的神的名号。
    他们由他创造,由他主宰,如果所谓的命运无可捉摸,那么那位神对他们来说,就是具象化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命运。而命运,是没有理由要垂怜一个身在C组即将被抹杀的垃圾造物的。
    他正盯着光幕上的图片发呆,不知道是不是供能不稳,光幕在空中明灭了几下,蓦地暗淡了下去。同时他只觉没来由地浑身一颤,下一秒,就是迟钝如C119,都被那样强烈的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急遽打开。
    威压带来的恐惧感争先恐后地流窜进他的每一个细胞之间,迫使他条件反射般翻身下床,虔诚地单膝跪地,低头行礼。
    指尖微微的颤抖仿佛是理所当然的惧意,只有C119自己知道是否掺杂了什么别的情绪在里面。
    四周的环境飞速发生着变化,房间四壁与家具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分解、变形、重构,铺成了一道长长的通道。
    没有脚步声,甚至没有任何声息。
    但他知道,他来了。
    垂下眼睛,放轻呼吸,C119死死地盯着变了形的地板,一动都不敢动,等待着,等待着,空气中的死寂被打碎的那一刻。直到一双修长而优美的手映入他的眼底,他的呼吸微微一顿,接着对方轻轻挑起了他的下巴。
    C119被迫抬起头来,看向他们的神。
    “创造你的时候,我明明挑选了亚洲人种里最优秀的基因组合,你却总是平庸得简直令人愉悦。如果平庸也是一种天赋,那你可真是——天赋惊人呐。”
    低沉和缓的声音响起来,甚至带着一丝温柔至极的笑意。
    “陆先生。”尽管被迫抬着头,C119仍不能直视对方的面容,眼神只能飘到一边,却用与自己身体反应完全不符合的、波澜不兴的平静声音叫了一声。
    没错,眼前这个强大的、属于他们这群人的主宰者有很多称谓,他却似乎并不喜欢那些明显更符合他身份的称呼,从他们这些人的意识第一次苏醒那刻开始,就都被教导过要称呼他为陆先生。
    此时这位神明指上微微用力,毫不留情地把C119的脸掰过来正对着自己,声线放得更加温柔的同时眼中却满是不容置疑,“我应该教过你,说话的时候要直视我的眼睛。”
    被吩咐的男人浑身僵硬,在对方轻巧的一句命令下无法自控地一点一点收回自己原本移开的视线,对上了那双眼。霎时犹如被吸入无尽的漩涡,身与魂都被牢牢攫取。
    掌控着他一切的人露出一个奖励的微笑,轻声诱哄道:“好孩子。”
    说完放开掌中人,全然不在意那已经完全凌乱的呼吸声,随意地说:“去洗澡吧。”
    就在刚才C119神魂完全系于他的造物主之上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已经再次发生了变化,而今他所身处的,是神的领域,这个领域可以无限广阔如同没有边际,也可以狭隘犹如囚笼令人窒息,全凭它的主人心意而随之变化。
    对于C119来说,这里他从前来过不少次,但以后,恐怕再踏足的机会就不多了,或者不如说是再也没有机会踏足——如果他继续在虚拟生存游戏中失败、死亡的话,就如评价系统刚才所警告的那样,他的存在会被抹杀。
    比死亡更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是人类,他们也不是人类。他们是神的造物,他们是神的猎物,他们是神的玩/物。他们的一切归属于神,从生到死,都由创造自己的神明掌握。无名无姓,无亲无友,无家无国,尽其一生,唯有对神的仰慕和狂热。
    就比如此刻,洗完澡的C119没有再穿上衣服,甚至没有将身上的水渍彻底弄干,这在其余任何人看来可能都是大不敬,然而他只是轻巧地一步一步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半跪在地上,将头枕在他的膝上,乖巧而安静,不发一言,如同一只慵懒的猫,在向主人讨要着宠爱。
    陆沉正坐在神座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眼前巨大的屏幕里,那场仍未结束的虚拟生存游戏。待感受到膝盖上的重量,便随手伸手揉了揉膝上人的头发。美貌而孱弱的宠物,他所有基因库里培养出的,最杰出的失败者,没有任何能力觉醒,甚至连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资质都有些不够格。
    但如此弱小的生物却没有在任何一次虚拟生存游戏里死亡时有过精神波动,不会不甘、不会愤怒、不会畏惧、不会悲哀当然也不会热血沸腾、不会拼死一搏,即使对自己的命运,也漠然如同看客。
    C119侧枕着神的膝盖,抬了抬眼皮,正看到屏幕上的A28被编号A5的中年男人干脆利落地拧断了脖子,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墙角。
    那把曾在他指尖翩飞如蝴蝶的小刀片被A5碎成了飞扬的粉末。
    原本将手放在他脑袋上的陆沉忽然捻起了他的几丝头发,逐渐加力,如愿听到一声轻轻的吸气。
    “他们的基因都是由光脑筛选配对组合的。”他目光定在C119的头发上,声音中听不出半丝怒意,甚至仍然是温柔带笑的,“唯有你,是我亲手选的基因,亲手做的组合。”一声轻笑,神下了结论,“C119,你知不知道最初我对自己的第一件玩具有多期待?”
    “您随手创造些玩物,有次品也寻常事,请您不要烦恼。”C119略抬起头来,望向神的眼神是那么诚恳,丝毫不觉得被称为玩具又或者自称玩物是一种侮辱,仿佛一心只由衷地认为无所不能的造物主不应为如他这种失败品而多生出一丝遗憾。
    “那么在你死之前,不如我赐你一个名字,作为我第一个玩具的纪念——就叫……陆昇吧。”
    “陆先生?”居然让他姓陆?
    陆沉却不理会膝上人的疑惑,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反复念了几遍陆昇的名字,大概觉得十分满意,笑眯眯地捧起了名字不再是一个代号的男人的脸,看着对方泛着水光的眸子,沉吟道:“你知道吗,你的这种表情,我一直都很喜欢。”
    对方话音未落,陆昇感觉到自己鼻梁上一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了脸上,而耳边响起的最后赠言既温柔又残酷。
    “这是礼物,我希望除我允许之外,它应像我赐你的名字一样,永远与你如影随形,哪怕是死。”
    等C119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仍然在他狭□□仄的房间里,神明的降临如同一场梦。
    安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熟悉的脸上多出了一副从前不曾存在的眼镜,那张脸顿时平添了几分陌生与疏离感。这是证明。从今往后,他不再是编号C119,他是陆昇。
    伸出手贴上镜面,陆昇安静而无害地,露出一个普通的微笑。他知道其它组别的人,甚至包括他的神明陆先生在内,大概并没有谁觉得他也会有求生欲这种东西存在。毕竟平庸与弱小就是他的标签,而被抹杀是则必然的结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