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我们小区不可能这么不科学 作者:千朵云眠(下)

字体:[ ]

 
    第61章
    
    梦魇本能的察觉到,自己只要看清楚眼前的这一幕, 就能成功大半。
    可尧卓的神情这时候变得愈发的痛苦起来, 唐窈此时伸出手,放在了尧卓的脸颊上, “何必这么痛苦呢?忘了以前的一切不好么?”
    梦魇察觉到唐窈冰冷的手,穿过自己的本体,于是一个哆嗦, 但,他知道这也是一个机会,于是他小心的分出一缕元神, 朝着唐窈的神魂探去……
    但也是那么一小缕, 他现在一个人应对着两个强横的元神,差点榨干了自己的妖力, 若不是刚刚吃了佘华的灵力, 他早就扛不住了。
    但是为了活下去,他也只能勉力为之。
    尧卓的识海深处,是空荡冷凝的一片黑暗,如同他记忆中的那片天地一般,他站在天地之中,质问着面前那人,“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难道天地真要如此不仁,要以万物为刍狗?”
    那人站在金光之中,面目一片模糊,表情千变万化,上一瞬慈悲无比,下一瞬就怒目而视,他没有回答尧卓的话,只是伸出手,无数道的光华从尧卓以及他身后的众妖身上飞涌向那人的掌心……
    尧卓大惊,可却根本无法抵御,只能任由身上的力量迅速的流失。
    即便如此,他也没放弃,而是拼命的挣扎着,于此同时,一股绝望的悲凉,从他心底深处涌出,梦魇本就有些不敌,被这强烈的情感冲击之下,几乎被尧卓挣脱。
    他连忙稳住尧卓的心绪,知道尧卓这边不全力以赴是不行的,索性先停止了尧卓的记忆,让他站立在天地之间,与那人对视。
    而因为这对视,尧卓居然奇迹般的安稳下来。
    但梦魇知道,对付尧卓,要付出的代价肯定更大,如此还不如先对唐窈下手。
    这样想着,他侵入了唐窈的识海之中。
    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了,因为他分到唐窈身上的元神实在是太微弱了,所以根本无法控制唐窈的神魂,只能让她稍微动摇。
    唐窈站在尧卓的面前,神情有一丝的恍惚,回忆涌了上来。
    她本来不应该让梦魇如此轻易的得逞,但,今天她的心神,也颇有些不稳定。
    她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毕竟今日,是她心愿得偿的日子。
    她一直算计着,算计着怎么得到尧卓,可今日,只差那么一步了,但她想象中的欢欣,却并没有到来。
    她甚至觉得,自己比往日更加悲痛。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尧卓,她爱恋了他那么久啊!
    之前的几千年,她都要绝望了,她知道自己一定是比不过的,但她还是不甘心,为什么沈仁已经消失了,可尧卓却还是忘不了他?
    但不管怎么样,尧卓身边,都只有自己了,直到一年半之前,她见到了沈仁!
    她知道只要沈仁出现了,尧卓早晚都能找到他,就算沈仁什么都忘了,尧卓也绝对不会放弃他。
    她其实要求的不多,她只余下几百年的寿命了,只要几百年还能陪伴在尧卓身边就好了。
    为什么在这些年里,沈仁还要出现呢?
    她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容忍!
    不如……索性……可是不行,如果直接吃了沈仁,尧卓知道了,一定不会饶了她,她不想和尧卓反目为仇,她必须从长计议。
    于是她找到了这几个想要利用她的妖怪,包括一只梦魇,她把他们喂得香甜可口……
    她同时也在关注着帝华小区,尧卓果然找到了沈仁,他们两个每天都在一起,同进同出,而且尧卓对沈仁是那么的好!
    尽管这几个妖怪还没喂到最好的时候,但是,她已经无法忍耐了。
    于是她给沈仁和尧卓下了请帖。
    她不担心尧卓不来,只要事关沈仁,无论刀山火海,他肯定都会闯一闯。
    他也不担心他不带着沈仁来,沈仁现在的样子,只有带在身边,尧卓才会放心。
    她是这么的爱恋着尧卓,这么了解他,可惜尧卓却一点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分毫的动摇和感动,他的心里就只有沈仁!
    那两个人果然来了,而且还要双宿双栖在一个院子里。
    她忍了,因为她知道就会这样的,这样也方便她行事不是么?
    她给沈仁尧卓送去醉仙酿——只要沈仁喝了,就一定会醉倒,而且醒来之后,对他是大有好处的,尧卓发现了,一定会每天都给他喝。
    尧卓一定会发现的,毕竟,他对沈仁的事情,从来都是那么上心。
    只要这样,就算自己大婚那天,沈仁也会在睡梦之中。
    而那天,尧卓在参加婚礼的时候,会忽然发现,新娘子不见了,新郎都被吃了。
    她那时候,已经吸收了足够的灵力,足以破开尧卓的结界了,到时候她吃了沈仁,就又会多上几千年的寿命,而,尧卓见到沈仁身死,一定会心神受创,到时候梦魇趁虚而入,自己就能得偿所愿了。
    本来应该就是这样行事的,可是,只要看到沈仁和尧卓在一起,她就觉得有锥心之痛。
    她已经完全无法忍耐了,所以,她才会在舒勤径找来的时候,临时改变了计划。
    而且,这是老天在帮她,这些小妖自己求死,与其死在尧卓的手里,还不如被自己吃了呢!
    更何况,沈仁肯定已经喝了醉仙酿了,因为她今天打发小丫头送的饭,都被原封不动的送回了……
    沈仁深信自己是人,所以根本不会修行,只能从五谷杂食中吸取微薄的灵力,因此少吃一点都会饿的不行,若他醒着,不可能不吃东西……
    而尧卓一向对幻术不甚精通,舒勤径变得沈仁,足够糊弄他了。
    终于,到了这一步了,只要尧卓心神失守,自己再转头去把沈仁吃掉,也就好了。
    结局和她想象的一样,她就要和尧卓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尧卓那张俊逸的面孔,喃喃开口,“我难道不知道,你只有因为幻觉才会爱我么?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啊……”
    她说着,伸出双手去触碰尧卓,那截竹枝,掉落在了地上。
    潘达此刻一跃而起,“就是现在,快!”
    他的速度比风还快的冲了过去,一巴掌就把唐窈给拍开了。
    唐窈本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被潘达这一掌打开,反而清醒了过来,双刀重新出现在她的手中,她的脸上出现了狠厉的神色,“大胆梦魇,居然敢暗算我,等我解决了这只猛豹,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刚说完,潘达的巴掌已经又撵过去了,唐窈只能应战。
    虽然潘达没有武器,但他和唐窈战成一团的时候,却有金属相撞的声音传来,那是它锋利的指甲,和唐窈的双刀,碰撞在一起发出的。
    沈仁根本看不清那两个妖怪的你来我往,他焦急的站在尧卓的身边,“尧卓,尧卓,你醒醒,醒醒啊!”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还想伸手过去,摇醒尧卓。
    梦魇因为被唐窈发现,那一小缕元神来不及收回,直接被掐死在唐窈的识海之中。
    虽然只是一小缕,但他应对尧卓本来就不容易,于是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此时见沈仁凑过来,心中不由得大喜,尧卓刚刚就是因为这个人才束手就擒,若是自己能控制了沈仁,就必定能逃过一劫。
    可他还没高兴完,就听那边潘达焦急的大叫,“你干什么,还嫌不够乱是吧,过来帮忙!”
    沈仁见那边打的直冒火星,虽然很担心尧卓的情况,但也知道,不干掉唐窈,他们都不可能安全离开,于是也凑了过去。
    讲真,他觉得妖怪打架,真不是他这样的凡人能参与的,因为他刚跑到那俩妖怪打架的地儿,那俩妖怪已经换了一个地方打了,他又追过去的时候,那俩妖怪又跑远了,撵了好几圈,除了吃了一肚子灰之外,毛都……哦,还抓到了几根熊猫的毛!
    这也就是他身体素质还算不错,一般人这么追来追去的,不用打架都累死了好么。
    而且这妖怪打架的波及范围还大,他一边追着,还得一边躲避着随时随地被他俩干到的树,这一颗颗坛口粗的树都得长了多少年了啊,你们这么破坏环境好么?
    沈仁一边吐槽,还得一边撵着,同时还得注意躲避树干枝叶什么的,他觉得自己比打架的那两个妖怪还累呢。
    潘达也看出来沈仁是……真没用,而且唐窈这时候也发现了,潘达还是有所顾忌的,他不能让倒下的树木砸到尧卓身前的竹枝,于是她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甚至刻意的挥舞双刀,砍断树枝,朝着那边砸过去。
    这一来潘达便有些措手不及,他只能咬牙切齿的冲着沈仁喊,“去把我家轩轩保护好!”
    这回沈仁很积极,主要是,尧卓也在那边呢,好几次潘达虽然挥开了砸过去的树枝,但是那尖锐的木茬,几乎是擦着尧卓过去的。
    沈仁过去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吗,说实话,就看那些树枝砸过来的力道,他觉得自己躲开都费事,更别说护着尧卓和竹子精了。
    但是,他依旧站在了尧卓的面前,就算他没法把“暗器”挥开,至少能帮尧卓和竹子精挡一挡吧!
    正想着呢,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冲着他就飞了过来,那速度堪比闪电,树枝的断茬尖锐的好似长矛,要是被戳到,肯定就是一个血窟窿,他的反射神经告诉自己应该赶紧躲开,但如果躲开,身后的尧卓就会出事。
    于是沈仁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可就在这一瞬间,白色的光华从他身上流泻而出,瞬间就扩大到了小半个山头的范围。
    而那树枝在碰到白色的光芒之后,好像子弹射入了水中,虽然还带着风声,但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到了后面,树枝和白光胶着在一起,好像昆虫被绵绵密密的蛛丝缠住,虽然在努力的挣扎,但是已经毫无用处。
    下一秒,树枝落在了地上,沈仁等了半天,也没见树枝戳到自己,于是眼睛睁开来,在他睁眼的瞬间,那白色的光芒瞬间消失殆尽。
    他看着掉落在自己不远处的树枝,还以为是潘达救了自己,很是松了口气,朝着潘达喊了起来,“加油,熊猫精,加油!”
    潘达被他这么一喊,差点一个趔趄,但见他还有这功能,立刻放心了大半,专心的和唐窈打了起来。
    唐窈却是咬牙切齿,她明白沈仁之所以能使出这一招,完全是因为喝了自己送去的醉仙酿的原因,自己这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但是她也知道,以沈仁现在的情况,就算喝了醉仙酿,也喝不了多少,所以身上的灵力有限,这一招他用不了几次。
    而且到了这个地步,她和潘达,基本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是互相拖延时间,但潘达拖得起,她却是拖不起的。
    梦魇和她肯定不是一条心,就算是,再这样焦灼下去,梦魇一个功亏于溃,自己也是活不成。
    与其这样,还不如在尧卓醒来之前,拼死杀了沈仁!
    这样想着,唐窈简直以自杀式的方法,朝着沈仁攻击过去,连潘达对她的伤害都顾不上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