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我家大腿仙气逼人+番外 作者:八千楚翘

字体:[ ]

 
文案
 
慕从容使出浑身解数,用尽撩人七十二式,立志要把他家那位冷艳绝伦的大腿拉入凡尘。
 
慕从容朝人眨眨眼。
楚倾面无表情。
慕从容眨完左眼眨右眼,不急不慢,动作优雅。
楚倾:“……”
慕从容不淡定了,开启连环夺命眨,直到眼部近乎抽搐。
楚倾终于开口,“你在干什么?”
慕从容想哭,“勾引你啊……大好青年怎能禁欲!?做了更舒服的事为什么不做!?”
楚倾淡淡道,“所以人生只是为了贪图享乐?”
慕从容:“……还有诗和远方……”
 
真的!我真的怀疑我家男人不行!严重怀疑!
真的,以前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楚大仙,不要了!!老子说了多少遍,你够了啊!意思意思就行了啊……
 
楚倾道:“大好青年怎能禁欲?”
楚倾道:“做了更舒服的事为什么不做?”
楚倾道:“不是应该尊崇本心?”
慕从容:“……”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主角:楚倾慕从容 ┃ 其它:高冷闷骚醋坛子攻X嚣张流氓受
 
 
 
  第1章 没落贵族
  
  慕从容被抄家了。
  还是莫名其妙、没一点儿预兆的那种。
  多大点事儿,谁还没被人渣欺负过?谁他妈没被抄过几次家?尽管如此,听到太监尖锐的声音时,慕从容还是想哭。
  “玉鼎十三座,端砚三十余方,玉罄五十架,白玉观音、玛瑙罗汉各两尊,白玉九如意两百四十支,金玉朱翠首饰八百余件……”
  慕从良这王八蛋太过分了,昨天还跟老子哥俩好的勾肩搭背,相亲相爱甜如蜜,今天就莫名其妙抄了老子王府。慕从容特别想问一句,皇兄,好不好玩?问完就把人掐死。
  郁闷,慕从容真的很郁闷,是国库空虚了需要本王的这点资产填一填?还是慕从良那个恋弟癖想借此机会把自己纳入他的后宫?
  “王爷,”负责抄家的李公公斟酌了一番,还是小心翼翼道,“皇上让您想开点。”
  “告诉他,”慕从容顿了顿,凝视前方,字正腔圆道,“本王不乱鬮。”
  公公:“……”
  “还有,转告慕从良那王八蛋,”慕从容气势汹汹,无比自信地撂下一句狠话,“小心他皇位。”
  李公公装作没听到,继续淡定地指挥拆迁。
  破破烂烂的小酒馆里,慕九王爷边灌酒边酝酿复仇大计,越酝酿心里越堵。天色渐黑,人也稀稀依依多了起来,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慕从容却突然产生一种一无所有的悲凉,这种感觉特别装逼。
  必须给慕从良这个昏君一个教训,慕从容趁着酒兴,策划了一出篡位之计,思维缜密,万无一失,堪称赞美。
  绝了!慕从容一脸踌躇,捞起桌上的酒壶,狠狠地灌了口酒。
  “你现在这样子真难看。”冷冷的声音响起,声音里是不加掩饰的嫌弃。
  慕从容抬眼。
  这种熟悉的仙气一嗅就知道是府上那位美人散发出来的。慕从容当时骚扰人时还写过无数热情洋溢的表白信,内容极其煽情,以及……辣眼睛。比如,高贵如凤凰,耀眼如太阳,清雅如白莲,冷艳如冰块,气质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口味挑剔,特难伺候,虽然老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但那脖子一看就很好吃。
  慕从容想哭,怎么都落到这种地步了,自己还有心情思- yín -欲?
  “王爷也会如此落魄?”楚倾声调讽刺,毫不顾虑一个刚倾家荡产之人破碎的心。
  慕从容抬起头,挤出一个不成样的笑,“好巧。”
  习惯了人一脸春风,楚倾不由皱了皱眉。
  只不过慕从容很快接了句,“楚美人~”
  楚倾转头就走。
  “楚公子。”慕从容急忙改口。
  楚倾顿下脚步,终是不忍心丢下人,认命一样地坐到人旁边,刚坐下,一股难闻的酒气扑鼻而来。楚倾头疼,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鬼迷心窍跟了人一路。
  “楚倾。”看到人回心转意,慕从容心里一喜,含情脉脉地盯着人。
  楚倾淡淡道,“王爷脸上的表情收敛点。”
  “楚倾,委屈你了。”慕从容叹了口气,冷不丁地张手抱住人。
  楚倾黑脸,“……放开。”
  慕从容抱得更紧了,自顾自道,“你以后可怎么办?”
  楚倾挑了挑眉,警告道,“放开。”
  “我这样子怎么给你荣华富贵?”慕从容把头埋在人怀里,喃喃自语。
  楚倾挣了挣,“王爷喝醉了。”
  “恭喜啊。”慕从容苦笑,“你终于可以摆脱我了。”
  醉汉的手劲实在大,楚倾挣了挣没挣动,只好妥协。
  沉默了一会儿,慕从容在人怀里换了个舒服的位置,叹了口气,低言低语,“怎么一个个都这么狠心?我那亲哥哥是,你也是,本王胸无大志,不学无术,对谁有威胁了……”
  楚倾被人勒得喘不过气,不过还是好脾气地听着人发神经。
  “楚倾。”慕从容声音有点抖。
  楚倾动了动被人勒得疼的脖子。
  “他都没想过我能去哪?”慕从容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我能去哪?”
  “我怎么这么可怜……”慕从容肩膀有些抖。
  “楚倾。”慕从容抬起头,眼眶发红。
  楚倾看着人,心里一软。
  “亲一口嘛,”慕从容表情荡漾,瞬间转换为色狼模式,“本王都没亲过你。”
  楚倾皱了皱眉。
  酒壮怂人胆,慕从容就当他默认了,打了个酒嗝就朝人啃去。
  重重一挥,楚倾毫不客气地把人打晕。
  慕从容,你就活该流落街头。
  醒来时,慕从容正在一个颠簸的马车上。
  边上的楚倾冷冷地瞥了人一眼,“你知不知道你昨晚有多丢人?”
  慕从容握紧拳,小眼神坚定,“是,我要篡位。”
  “还哭了。”楚倾淡淡道。
  慕从容瞪大眼睛,“不至于吧。”
  “又哭又唱求我收留你。”楚倾面无表情。
  慕从容艰难道,“……所以?”
  “到前边的驿站后,分道扬镳。”楚倾言简意赅。
  “奥。”慕从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瘪的。
  楚倾像是看透了人的心思,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继续道,“我在王府时藏了不少私房钱,够我置办几处豪宅、百亩良田了。”
  慕从容厚着脸皮,伸出大拇指和食指,让它们之间的距离尽可能近些,“可否借我一点银两?”
  “是该报答王爷了——”楚倾话说到一半就没了后文。
  “怎么说?”慕从容眼里发着光,忍不住问道。
  楚倾不理会,闭目养神。
  前边的驿站到了,慕从容尽量表现得懂事乖巧,天真无邪,人畜无害。
  也许是楚倾睡过头了,并没有把人踢出去。慕从容冒着被扔下去的危险凑近人,细细欣赏着,那人浓密的睫毛向下铺得整整齐齐,眼角微微上扬,楚倾眼睛是很好看的形状,慕从容总觉得,那人笑一笑会更好看。望着人俊美的睡颜,慕从容咽了口口水,打消了猥亵恩人的念头。不过还是很想抱着他大腿痛哭,果然,世上还是好人多,人间处处有真情。
  驿站一过,慕从容就扑到人身上,鼻涕眼泪抹了人一身,真诚道,“大腿。”
  “停车。”楚倾冷静道。
  数秒后,慕从容从土堆里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目送着那辆马车绝尘而去。
  不久后,那辆马车又原路返回,停在人面前,慕从容半信半疑地盯着车帘,前头的马蹬蹬蹄子,不耐烦地瞟了他一眼。
  慕从容受宠若惊地上了车,试探道,“大腿?”
  楚倾冷静,“停——”
  没等人说完,慕从容迅速抱住人大腿,改口道,“恩人。”
  楚倾:“……”
  慕从容抱着人大腿,信誓旦旦,“不管你家有多穷,我都不会嫌弃。”
  楚倾反问,“我说过带你去我家?”
  慕从容直直地竖起两根手指,对天发誓,“我真的不嫌弃!”
  楚倾淡淡道,“我家还行。”
  “但你在王府养尊处优惯了,我真怕你受不了。”慕从容忧心忡忡。
  “养尊处优?”楚倾斜了人一眼,不以为然。
  慕从容反问,“难道你认为自己过得很苦?”当初楚倾在王府时,就算再嫌弃慕从容,也不肯委屈自己,穿要穿最好的,用要用最高雅的,口味有多挑剔就更不用说了。慕从容没告诉人,当时府里人私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楚凤凤。
  楚倾没说话,默认。
  “由奢入俭难,”只不过慕从容没理会到楚倾想表达的意思,叹了口气,很是自责,“都怪我把你惯的。”
  楚倾眼角抽了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你放心,”慕从容捉住人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本王总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是么?”楚倾抽出自己的手,很不给面子地鄙视道。
  “只要我们凑点钱招兵买马。”慕从容接着怂恿。
  “你。”楚倾纠正。
  “……只要你借我点钱招兵买马。”慕从容眼里还是咻咻的小火苗。
  楚倾挑眉,“是不是又想下去了?”
  慕从容闻言迅速缩到轿子的角落里,小眼神我见犹怜。
  马车行了两天两夜,一路颠颠簸簸,地方越来越偏,期间楚倾一直闭着眼睛,气定神闲,像把人拐到手的人贩子一样。
  慕从容挪了挪屁股,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楚倾。”
  “嗯。”楚倾懒懒道。
  “你为什么一直闭着眼?”这么淡定我害怕……
  楚倾道,“眼不见心为静。”
  “我?”慕从容指了指自己,虽然楚倾看不到。
  “不然?”楚倾眉一挑。
  慕从容自找没趣,弱弱问道,“我们是要去哪?”
  楚倾不回答。
  慕从容心里发怵,试探道,“我当初没亏待你吧。”
  楚倾睫毛动了动。
  慕从容越想越怕,见状更是坐实了自己的猜测,“你不能这么对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