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我完全无法抵挡你那张无耻的脸 作者:死去的作者

字体:[ ]

 
文案:
我贷款六十万,买了个机器人,
成为了这个城市第四十七位和机器人缔结婚姻关系的人。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科幻 未来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声,钟夜 ┃ 配角:刘衍,叶钦羽 ┃ 其它:
==================
 
  ☆、不要碰我
 
  我掀开机器人的嘴皮,看到一圈银色的牙龈,回过头跟厂家负责人说:“60万?”
  我碰了碰机器人硬邦邦的脸颊,那一块还脱了一层皮露出银色的骨骼和黄色的模拟咬肌,回过头跟厂家负责人说:“60万?”
  我拉起机器人的胳膊,感觉他骨节僵硬地晃动着,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回过头跟厂家负责人说:“60万?”
  厂家负责人用蓝色方巾擦了擦额头的汗,弯腰跟我说对不起:“这个机器人我们再回厂全面整修一下你看怎么样?”
  我有些不耐烦地说:“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为什么要买一个类似23世纪落后的铁皮人回家?他能做的事情我家里的那个家政型机器人都能做,没想到你们这么大的厂家会生产出这么低劣的产品。”
  “那不一样啊,因为您定的是感情型机器人,芯片和内部材质都非常考究,还有他的自动学习功能也是模拟的人的记忆,因为六十万的造价实在是无法同时满足外部的美观……而且,我能不能请你不要当着他的面这么说,他已经被启动并默认你是他主人了,你这种态度他会难过的。”负责人的脸突然严肃起来。
  听到这,我转头看向机器人,他与我对视了一会儿后,难过地低下了头。“那还真是对不起了,还有,你的感情反应器是不是有些迟钝?”
  我是被赶出工厂的,买家是上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为是定制的,我早和工厂签订了风险协议,因为植入人格的芯片被开发,法律已经开始保护机器人的权益了。招了一辆空中的士,我坐了上去,想起上个恋人的话:“像你这种不解风情,满脑子冷漠恶毒的人只有机器人才会盲目忠诚地爱你。”
  于是我定了一个机器人,这其中的波折远不是六十万能够扯清的,因为机器人性别和自己都为男性,还需要出示亲属的书面同意证明书,又因为怕导致找到恋人后将机器人贩卖的事件愈演愈烈,近几年感情机器人的生产完全由地方法院接手审批。所以要求才会这么严格啊,我可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
  的士停在我的家门口,我打开车门,伸出手掌,大门打开,一段金属过道伸展出来,回头在车门扶手下的验证条上用食指滑过付清了车钱,我就踏上了过道。
  78层,不算太高。喝了一些碳水化合物的流浆,我打开了中心电脑,看着上面我的个人银行资料:
  姓名:钟夜(指纹)
  个人系统可支配金钱数:8461(捌仟肆佰陆拾壹)
  欠银行数额:600000(陆拾萬)
  限制还款日期还剩:十三年
  ――――――――
  人间惨剧,我捂着自己的脸,心里翻腾了一阵,我觉得我可能需要把家里的家政机器人卖掉了,因为感情型机器人是不可交易的。
  没想到晚上还没到,机器人就被送到了我家。此时我和他面对面坐在地板上,他看起来……嗯,很完整。他始终低着头,难道机器人还会自卑吗?
  我问他:“你为什么低着头?”
  “因为你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这样行了吧?你可以抬头了。”
  他抬起头观察了一下我的脸部,我都可以看见他晶体状的眼睛里不停闪耀的数据分析条了,他又把头低下:“不,你还是不喜欢我。”
  所以说,找个人类谈恋爱还是这个世纪最好的选择,留个撒谎的余地确实是爱情里的一味调味剂。于是我站起身来,准备回卧室睡觉。“嗯,那个,你需要睡觉吗?是给你充个电还是喝点能源饮料。”
  “我吸收空气中的一些成分储存能量,我不需要睡觉,你需要我陪你睡觉吗?”他把头抬起来望着我,脖子仰得让我都觉得难受了。
  “不用了,你就随意吧……你要学习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懂吗?”
  “好的,那请问这个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碰的吗?”
  “不要碰我就行。”
  
 
  ☆、强制关机
 
  机器人制造厂的流程与设计单一,为了避免面容重复,五官与身体都是数据库中随机而又唯一的。我根本不能想象他薄薄一层皮肤下金属嘴唇的冰冷触感,还有下面…也不知道被设计成什么样子,反正肯定不会有超越他整体构造的可能。买个机器人柏拉图吗?我试着想象了一下,我和他爬到一座山上,看着落日,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风很大,吹着他的头发,露出一个个植入毛发的孔,我轻柔地抚着他的脸庞对他说:“亲爱的,别动,你这半边脸好像开裂了。”
  画面感太强烈了……
  “你是在脑内和我对话吗?”机器人突然站在床边,吓了我一大跳,他说,“我感觉到你的脑电波好像有类似呼唤我的信息,我还没有和你进行脑电波的频率调整,所以不能得到确切破译的画面和声音。请问现在可以进行频率调整吗?”
  “你不觉得有点神秘感更好吗?”脑袋都给你看光了不久形同裸奔了?
  “请注意,你的话语和表情不相符,请发送准确信息以供我进行分析。”机器人一个字一个字地蹦着系统音。我看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言不发地冲出房间去找机器人说明书。请告诉我这种状况绝对是可以调试的……
  我摸了下他的耳后,按下一个小的按钮,一个虚拟显示屏出现,我边看说明书,边用语音进行选择,把他的每个感情的表现形式进行微调,也设置了信息阻挡模式,让他更少地接收到我的真实想法,而更多地靠着揣测。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更靠近人类了?我关掉了屏幕,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感觉很真实,也没什么植入毛发的孔。
  手离开他的头发时,我看见他眯着眼微微笑着,然后睁开眼,又过来蹭了一下我的手。我刚才调了些什么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他疑惑地看着我,没有回答。
  我又接着问他:“那你系统初始设置的是多少岁?”他依然不明就里。
  “那你知道你要履行什么职能吗?”
  “这个我知道。”他非常正式地说,“陪你到死的职能。”
  好吧兄弟,柏拉图就柏拉图。我把他送到沙发边上,摇下了摇杆变成一张床,然后拿出一条薄毯放在上面。“看到了吗?你以后每晚就这样CAO作,然后睡在上面,用这个毯子盖在身上。”
  “可我不用睡觉啊。”
  “那你能装着睡一睡吗?或者关机。”
  他顺从地躺在了上面,我继续跟他说:“对了,你以后就跟我姓,叫钟声,23岁。记住了吗?”他摇摇头,说:“没有,我刚在尝试自动关机,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我复述了一遍:“现在你继续自动关机吧。”
  “自动关机好像启动不了…你先吻我吧,可以强制关机。”这个情节怎么有些熟悉…我低下身吻了一下他的唇。说实话,不硬,软软的还带有一些温度。
  我退了一点距离,看见了他满脸疑惑的样子,他扒开自己的衣服,指了指胸膛,“我的总开关在人类心脏的位置。”
  “我用什么东西戳一下那里可以执行关机任务吗?”
  “可以。”
  我黑着脸敲击了一下他的胸膛,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所以说最开始为什么会说要用吻来强制关机?”我感到有些奇怪。
  “因为我需要尽快和你建立亲密关系,所以良好的语言沟通和肢体接触是必须的。”机器人解释道。
  “你不是强制关机了吗?”
  “强制关机要十分钟。”
  ……
  
 
  ☆、关系确定
 
  “钟声与你的婚姻关系已通过地方法院审批,你们的个人数据栏里将出现配偶信息,你们确立关系的消息已于三分钟前发送至你的交际网络,你的父母将于一天后探访,请提前准备。”
  信息提醒系统早上六点自动报告信息,我刷着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愁云。
  我很不开心,我不喜欢那个机器人,一点也不喜欢。可我现在,必须为自己的冲动买单。实际上购买程序那么复杂,如果只是冲动的话我早就在这个过程里把耐心消耗殆尽了。不得不承认的是,我是在看到机器人的那刻失望的。
  不关它外表的事,是我突然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厌恶感。我买了一个冰冷的,被设置了程序来爱我的机器。就好像我已经在爱情道路上穷途末路,只能拿钱来填塞可能孤独终老的未来。
  一只手覆在了我的胸前,他轻声说:“你很难过。”
  “是啊。”我心颤了一下,装作不在意地把他的手拂下去,漱口,用毛巾擦了擦脸。
  他接过毛巾,挂在架子上,拉着我的手往客厅里走。餐桌上,南瓜粥、清炒凤尾、一份都市早报,椅背上熨烫好的西装外套……“还有早安吻。”他用嘴唇轻轻挨了一下我的嘴,笑得纯粹自然。
  “谢谢了。”我往后退了一小步,又向餐桌走去。他也在我的右边坐了下来,目光温柔地看着我。我有多久没被这种目光注视过了?
  出门的时候,他对我说:“我等你回来。”
  我点了点头,从他手中接过午饭,这样被人目送着出门的感觉,真的是有点怪。到了公司,我也算是领略到了嚼舌根的威力。他们躲躲藏藏又讥讽的眼神简直好笑到了极点。是,我是和一个机器人结婚了,我也是这个城市第四十七位和机器人缔结婚姻关系的人,人人都在猜测,我的机器人什么时候会报废。
  我是毒舌,从不给人留情面,为人古怪得很,但你们又是从哪里知道,我有暴力倾向的?我怎么会破坏自己的机器人,六十万呢,那是我接下来的十三年都要负担的贷款总额。也就是说,我透支了自己十三年的时间才得到他。
  冷静下来之后,我也没改自己难看的表情,反正脸臭也是对着别人,又伤不到自己。
  午休还没结束,但是我就已经听够了休息室里的议论,回到了电脑前,把自己的家政机器人挂上二手贩卖网,价格不高,我相信会有买主。
  同事叶钦羽端着咖啡杯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他说:“怎么结婚前都没听你提起过这事儿?今早上收到消息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
  “是不是因为心里还有那个混蛋,被刺激到了才……”
  “哪能啊,我心里不就只有我自己吗?”我敲击着数据盘,处理着一些文件。
  “看你这副嘴里含针,说话带刺的样子我就想揍你一顿,我还是你朋友呢你就这么对我,懂不懂什么叫关心?”他咚地一声把咖啡杯撂在我桌上,威胁似地又补了一句,“我跟你说,把人家领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改天把他叫出来我们见个面吧。”
  “知道了。”我勉为其难地笑了笑,其实心里还是不痛快。
  回家时,我刚打开门,就看见他一动不动站在门后。我问他:“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在等你回来。”
  “你一直站在这儿等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