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劫始其琛 作者:绾肆

字体:[ ]

 
文案:
天命情劫,宿世轮回。
青云上,九重天。
星轨偏移,一场错乱情缘。
青丘帝姬白浅历情劫而成就上神之位。
司命:殿下,小仙从未说过,情劫双方必为相爱。
九天太子夜华下界历劫,前尘尽忘。
鬼族鬼厉登顶鬼王教教主,无关爱恨。
鬼厉:诛仙台上,如果可以,我张小凡再也不会爱上你。
夜华:我从未背叛过你。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华,鬼厉 ┃ 配角:白浅,墨渊,碧瑶 ┃ 其它:李易峰杨洋
 
    
    第1章 楔子
    
    
    神族以天帝为尊,一脉为承,毋庸置疑,九天太子夜华天命所赐,命主尊崇,四海八荒尽皆称臣。
    鬼族之中,七万年前鬼帝作乱死于天族帝君手中,鬼后伉俪情深解体自尽,腹中幼儿亦随之魂飞魄散,自此,鬼族帝君一脉灭绝,后以帝君心腹擎苍登位,主宰一族。
    七万年前新任鬼君离镜登基,鬼族势力重新划分,仍以鬼君一脉为尊主,下属长老席和鬼王教各自为政,旗鼓相当,彼此之间,是牵制也是威胁。
    三百年前“血公子”鬼厉横空出世,被时任鬼王带回,身世成迷,却以凌厉之态击败鬼王教一众年青神徒,登顶鬼王教,成为鬼王教教主,即鬼族新任鬼王,其人容貌俊秀,天赋惊才绝艳,心性却极为狠辣冷漠无情,又兼之手段狠魇,以他为首的鬼王教渐为羽翼丰满暗越长老之势,为鬼君所惮,长老席多为老女干巨滑之辈,争锋日趋激烈,近百年间,鬼族看似平静的局面下波涛暗涌,权利争斗,死伤无数。
    沉默有时候代表了太多不可知的情绪。
    莫名的悲伤和熟悉,抑或是无来由的依赖和亲近。
    神的气泽就像在骨子里刻着,不认不辨,却似从亘古前就依稀林立。
    就如小天孙团子第一次看见那个一身黑衣的冷峻青年。
    九重天太子夜华与青丘帝姬白浅的婚宴极其隆重,满目的红色鲛绸装点了整个天宫,天梭祥云被加紧赶制安放在天宫的各个角落,高远空中有低低吟诵着古旧的诵福声,梵音相撞染动边际金光环环,桃林十里红毯铺就,桃花熠熠生辉,往生海幽蓝深邃晃荡轻摇,前往青丘迎亲的天族队伍浩荡无边,金甲银卫,红绸满覆的礼担。
    天上地下,万物生灵都在注视着这场拖了足有万年之久的婚礼,一切都按照天宫规格模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完美,浩大而繁盛。
    鬼界最深处的诛仙殿里,取自雪顶深矿心的纯正墨翡奢华铺满地面,内敛光华自转而疏密清透,殿壁上掌了幽白长火,万金难求的鲛人脂燃起,有海的甘咸。正中央晴水砌成的暗池,盛放的妖艳红莲在主人不自觉的血腥气势下瑟瑟发抖,晦暗空气里浮动着上等的琼液幽香。
    随意坐于池边的人,长腿曲起,身上是刺了云纹双面的红色喜袍,细滑垂直的青丝被玉冠盘起少许,身边是滚落一地的酒坛,鬼厉唇色沾了酒液,愈发嫣红,自他口边滴落的莹润酒沾湿一点点领口,在这样的大喜日子里,清朗姣好的眉目绽了绽,流落出,却满是苦涩,他忽然扬手砸了手上的玉杯,眼角似是因酒意染上了一抹细微到不可察的水红。
    酒杯“啪”的一声,碎在来人脚下,耳边响起诚惶诚恐的请示,“教主,司仪来请,说吉时快要到了。”
    吉时呵……
    他微微起身,敛好袍袂,玉白的面容平静,双眸闭合间,不见半分醉意,“知道了,本王即刻便到。”
    “是。”
    神族最是浮华,以仙力为引幻化落英万千,展翅凤鸟盘旋,腾蛟幼龙翱翔,大鹏金乌在云端驼着金身罗汉,流水席间是一水儿的佳酿。
    凤头箜篌,锦瑟古琴,再不提大音希声,是难得一见的盛况。
    天族不似人间,并没有新郎迎亲的规矩,何况还是太子之尊。因此间事,今日的新郎官便只是站立在寝宫里,繁复刺绣云履,南海珍稀的红珠滚了晨辰细细勾勒出五爪黑龙,每一缕都彰显出主人的尊贵,然许是因了四下无人的清寂,衬得一身喜服的人无声无息间,也毫无喜气夜华身上较之往日更添了几分寒意,灵台混沌处,眸光冷寂,些微狭长的眉眼微阖,藏于袖间的手指在手心留下不着痕迹的红痕。四海八荒皆知他向来心思难辨,目光半点情绪不露,是天族再合衬不过的继承人。
    门内,万年的水沉香木桌,桌上的画纸被白玉雕成的龙形镇石压了,一叠纸边因风泛起,匆忙进门的侍女低眼不经意,瞥见最下方小心收着的,似是一个人的画像。
    衣角玄色,微带暗红。
    她心里一惊,指尖掐了术法压住纸沓,半句多余的话都不曾出口,只微微福身,语气恭敬。
    “殿下,去往青丘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天孙殿下探头进来,少已知世,自然发现了他的父君,如同这屋子被心神的沉郁整个缠住。
    佛不语,十方世界,心由幻生,情损梵行,难得双全。
    而命格之初,劫始天定,睽违长亭,是缘是劫,谁又能躲过。
    夜华在巍峨的天宫门口看着那个一身红色嫁衣的女子一步步走向他,曼步生莲,周身神光湛湛,有锦绣在她喜鞋之下铺出虹彩千道,那一方红纱下的容颜,是举世皆知的倾城芙蓉面。
    那是神女白浅,青丘九尾狐族,全天下难寻的美人。
    这是一桩注定的婚事,于天族,于青丘,于他自身,都是万年的约定。
    而他的心中却有着疼痛和绝望不动声色的蔓延。
    张小凡,原来你我终究无法厮守。
    这样也好,以后你再也不会被我连累,可以干干净净的,做你的鬼族教主。
    诛仙台,诛神修为,诛人魂魄。
    青云山上,若不曾相遇,你我二人,是否存在那么一丝可能一如初见。
    与你同一日踏入喜堂,从此如你所求,你我之间,今生今世,再无半分纠葛。
    三生石,奈何桥,黄泉花落墨痕干。
    宿命圆了谁的缘,若不爱过,何谈放下。
    
    第2章 初遇
    第一章
    
    东海水君的宴席请柬洒遍整个神仙界,远至青丘狐族,上至天庭东宫,皆是不缺的接到了满月酒的喜帖。
    身为九重天太子的夜华本是不打算来的,但是奈何糯米团子缠的紧,他一心想要见到那个传说中即将成为自己母亲的人:青丘帝姬,白浅。天帝放话,白浅注定是天族的人,继任帝君的天后,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妻子。
    所以,也的确,该去见见的。
    海宫的后花园里有各种陆地上难得一见的植物,一个不留心,团子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对儿子突然的失踪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夜华漫步在花园的路上,神识偶尔扫过两边的丛林。很快便在一处水草茂密处发现了团子,还有,一个男子?
    鬼厉有些难得的郁闷,对面站着的一身墨绿锦袍的白嫩娃娃满是好奇的看着他,自己隐藏气息的能力并不弱,也因此才会单独一人来偷取东海水君的那株四色参,这事本不值当他来,不过一时起意,只是不知怎么的,会被一个幼童发现。小孩子衣着华贵,长相也是极为乖巧,怕是哪位仙君的儿子,只希望不要惊动太多的人。
    鬼厉心思转了转,不打算纠缠而重新敛息,正准备转身,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扫过,目光一凝,背后慢慢出现了一个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
    相貌清冷,眉目如画。
    那一瞬间出现在鬼厉心里的词。
    鬼厉谨慎的对上那双漆黑冷寒的眸子,心里有些怔,这双眼睛,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夜华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鬼族的人,虽然对方做了掩饰,可是他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一身黑色斗篷,斗篷下的人,脸色苍白,容色美好竟是不输青丘狐,却是眸光里含着戾气,抿着唇,原本精致的模样也多了些狠厉,有些违和。
    夜华在心里摇了摇头,陌生人罢了,自己怎会觉得哪里不对。
    一时间,没有人开口,空气多了丝一触即发对持的冷凝。
    鬼厉的目光突然移到夜华的衣袖,与衣服同色的龙纹在微微张扬,天族?!他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难不成是那位传说中的天族太子,夜华么。
    这下麻烦了。
    他可没有自信能够打得过天族太子,只希望对方并没有为难他的打算。
    鬼厉抬起头,眼睛眯了眯,状似不经意的向后退了退,看见对方并没有阻拦的意思,手中暗自捏了法诀,身形一闪,便已退出数丈。
    夜华一怔,来不及思考,也没有管糯米团子,就运转身法追了上去。
    他只是莫名有种感觉,不能让这个人离开。
    追逐的较量悄无声息的在张灯结彩的水晶宫里进行着,最终却在遇见一群绿衣宫娥的时候,对方的气息,消失了。
    有些懊恼的夜华脸色不自觉沉下,眸子越发的漆黑,他静立了一会,确定找不到对方的方位之后,也没有管宫娥紧张的问询,袖子一甩,回去了后花园。
    而此时的后花园里,
    糯米团子抱着白浅帝姬的大腿哭喊着娘亲,对面一身白衣的女子很明显的不知所措,没有半丝记忆的样子。转过身的面容却是记忆里熟悉的样子,“素素”
    他听见自己低沉的声音叫出了对面人的名字,换来对方茫然的一瞥。
    也对,她没有那段记忆了。
    爱的人不记得自己本该是一件令人黯然的事情,夜华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面人的样子和呼吸都存活在自己的记忆里,俊疾山上那般恩爱,如今看见她,却丝毫没有悸动。
    夜华微微松了口气,恢复了一贯的冷漠神态,
    “是团子认错了人,打扰姑娘了。”
    闻得此言的小天孙也慢吞吞的站回夜华身边,墨绿的锦袍有些皱,白嫩嫩的脸上露出一个沉静的表情看着白浅,与刚才哭闹的人判若两人。
    气氛里多了几丝沉闷,夜华衣服上的龙纹越发的显眼,白浅摆了摆手,大抵猜出了夜华的身份,考虑到二人目前的关系,有些尴尬也就假装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仙友客套了,并不打紧。”
    夜华点了点头,眼神深沉,牵了团子转身走了,半句话也没多说。留下原地茫然之后反应片刻的白浅骤然想起没人带路,急急的追了上去,却没有再看见那对父子的身影。
    路上,团子安静的被牵着,忽然抬头望了望夜华有些冷淡的轮廓,语气里有微微的犹疑和期盼,“父君,青丘帝姬就是我的娘亲么。”
    神仙之子,大抵都是从出生起就有着自己的感知,即使是半人半神的小天孙,也并不缺少这种天赋。
    水晶宫原本的墨色水草随着景观的变化渐渐褪去,两边的水晶照的夜华眼睛多了一丝不见光的沉寂。
    “也许。”
    
    第3章 取参
    第二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