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半缘修道半缘君+番外 作者:古墨墨(上)

字体:[ ]

 
文案:
灵澈君:“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傻逼、傻逼、傻逼!”
———————————————
修真界浮世汇有记,因为五凌轩掌门造孽,导致伏羲院的灵澈君受九九八十一道天雷轰顶,灰飞烟灭,万妖吞噬其三魂七魄。
代理掌门宣布,从此伏羲院与五凌轩势不两立,所有与五凌轩交好者,伏羲院必为之交恶!
众道闻言,为了与伏羲院老死不相往来,纷纷赶去与五凌轩结盟,造就了五凌轩的一大盛世。
代理掌门捧着死去的掌门师弟的牌位,感慨自己家的人缘果真不是一般糟糕 。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灵澈,朱颜 ┃ 配角:灵犀,小白,司马静 ┃ 其它:受宠攻
 
    
    第1章 深渊(一)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从上方降下,其中有七十道是直接劈在灵澈身上的。
    九妖八煞七鬼团团围在他的身边,等待天雷散去,然后一起分食他的魂魄。
    耳边听到了不知是何处传来的凄厉的号哭声,灵澈想转头再去看一眼,可是他已经身体都化灰了,不能再动弹了。
    不要哭了。灵澈很想对那个人说,今时今日我所受的都是我该得的。是我爱上了你,甘愿为你受这天打雷劈之刑。是我一生轻狂,和这群妖魔鬼怪定下契约。生前可以得到它们的侍奉,死后就要把三魂七魄让它们吃掉,完完全全割舍掉转生的可能。
    人之死后一场空,盖棺论定,他一定得不到什么好名声。
    “灵澈君受八十一道天雷而死了!”
    “哼,就他那半道修仙的底子,也敢挑战渡劫。”
    “他养的那些小鬼和妖物没有护住他吗?那群鬼东西不是总为了他到处乱咬人吗?”
    “呵,听说他是和那些小鬼定了生死契约的,那群小鬼就等着他死吃掉他的一切。”
    听说、听说,赫赫有名又威慑四方的伏羲院掌门,在他死后众人完全不知道一丝半点真相,听着道听途说,为他的人生做出结论。
    只是有人还是知道那么一星半点的。“灵澈君并没有想要渡劫成仙,他是替五凌轩的朱颜掌门受过了。”
    “有可能。”有人同意这个说话。“最近他们似乎闹翻了,以前可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居然有人敢和伏羲院的人来往,还是那个灵澈君?”
    “你听我说啊……”
    真相到底是怎么样还是无人知晓,只是不久以后伏羲院代理掌门上位,而且在当天就向全修真界发布了消息。大意是说从今天起我们伏羲院和五凌轩势不两立,和五凌轩结交的门派以后就是伏羲院的死敌。
    鉴于伏羲院常年怪人频出,而且整体画风与其他修真派别不同,众修真士闻言,为了和伏羲院老死不相往来,纷纷与五凌轩联盟,造就了五凌轩的一大盛世。
    灵澈君其人,真名不详,灵澈只是他的道号而已。
    据说他小时候只是一个地痞流氓,混迹于街市之中,后来被伏羲院的当时的掌门给带回去,才开始了他毁誉参半的唏嘘一生。
    谢千音路过一条街道的时候,发现有一个路口特别拥挤,一大群粗衣麻布的大汉堵在那边,“小子你是不是出千?”一声大吼从里面传出来。
    “骰子是你拿来的,我双手也被你绑起,我要怎么出千。”这声音还是软糯的小孩子嗓音,只是情绪似乎太过平稳了。
    “你不是出千你怎么能每次都猜中大小!”
    “运气好呗。”
    “运气再好也不可能一百局里局局都赢吧。”
    “要是有人威胁你,你输一局就砍你一根手指,你也会发挥潜力的。”
    谢千音幸苦地挤了进去,果然一个彪悍的大汉提着一个小孩的衣领,那个小孩双手双脚都被绑起来,完全是任人鱼肉的状况。
    他不断调整方向,直至能完全看到那个小孩为止。他穿着破旧的衣服,干瘦的身躯,脸蛋太过肮脏看不清样子,一双棕色的眼睛淡得如清澄的湖水。
    平常人的眼睛几乎都是茶色的,棕色的瞳孔他也见的不少,只是这一双,似乎淡得太过于异常了。
    “好,我们再来一局!”大汉把他扔到地板上。
    小孩倒在坚硬的地板上,咳嗽一声,嘴巴流出了一道血痕。
    大汉拿出一个碗,把骰子放进去乱摇乱晃,粗鲁地扣在地板上。他凶神恶煞地看着他,语气不善道:“猜吧,猜中了就是你赢,最后一把。”
    小孩闻言,挣扎着去看那个碗。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谢千音发现有一瞬间他的瞳孔颜色加深了。
    “小。”他的声音嘶哑了。
    大汉拿开碗。
    “一二三,小!”旁人不嫌事大。
    大汉一把把碗摔到他的面前,小孩连忙背过身子不让碎片割到自己。“你赢了。”他拿出一串铜钱砸到他的头上,然后呸了一声走开。
    众人看大汉走了,也慢慢散开了。谢千音还留在原地,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帮忙的时候,那个小孩的手袖中滑下一把小刀,他利索地割开绑住他手脚的绳子,然后把那串铜钱捡起来,也跟着人群一起散开了。
    谢千音轻手轻脚地跟在他的后面。
    小孩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穿过狭小的巷子往右边转弯,谢千音也慢慢走出巷子,可是一出去就发现小孩的身影不见了。他愣了一下,然后拍掌大笑。“好聪明的小鬼。”
    后来,灵澈君回忆他的师父就是怎么说的:“不怕地下阎罗王怒发冲冠,就怕焚声道人微微一笑。”
    为了遇到那个小孩,谢千音在这个小镇逗留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他在阴暗的巷子边看到了他。他坐在地板上,面前放了一个碗和三个骰子。
    谢千音停在他的面前。
    小孩睨了他一眼。
    “怎么玩?”他问。
    “你摇骰子我猜,我猜中了你就要给我一铜钱,我猜输了就给你一铜钱。”
    谢千音拿出一整个金元宝。“你猜中了我给你这个,你猜输了就跟我走,我正缺一个徒弟。”
    小孩抬起了头,若不是谢千音定力过人,几乎都要陷进那双眸子之中了。
    “好啊。”
    地板上的骰子摆的就是一二三,小孩看他盯着骰子沉默不语,于是乎说道:“你可以自己拿别的骰子也无所谓。”
    谢千音微微一笑,拿着一旁的碗就盖上,也没有摇动。“好了,你猜吧,是多少?”
    小孩像看白痴一样看他。谢千音在他的目光下还是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
    小孩还是低下头看那个碗,而且看了好一会儿,“小。”
    谢千音嘿嘿笑着掀开。“好了,六六六大,跟我走吧。”
    “不可能!你出千!”小孩跳了起来。
    “我怎么出千呢,骰子是你的,碗也是你的,我连动都没有动过。”
    小孩觉得这番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了,你输了,跟我走吧。”
    小孩摇头,“我不可能会看错的。”
    “输了就是输了。”他露出仿佛人贩子一样的笑容,就要去抓他。
    这时候小孩选的位置优势就出来了,他往后一跑,瞬间就溜到了别的路口。谢千音也不急着追上去。
    事后他回忆起那天,觉得是他人生最恐怖的时候。他从小到大想看什么就能看见什么,从不会看错,就算是出千他也会发现。只是那个究竟是什么人,他什么时候动的手脚他完全没有察觉。更可怕的是,他绕着镇子东奔西跑,以为终于摆脱那个人,所以靠在河边大喘气。“阴沟里翻了船。”
    “遇到我,就算是在杯子里翻船也是平常。”
    小孩吓了一跳,往后倒了下去。那个男人站在一把巨大的剑上,正御剑乘风而来。
    “修真者!”他急忙爬起来想跑。
    谢千音从上而下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了上去,长剑载着两个人直直往天空冲去。
    小孩:“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怕高啊啊啊啊啊啊啊!”
    “徒儿,在刚刚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好你的名号了,叫灵澈怎么样啊?”
    小孩:“救命啊啊啊啊啊!”
    碧蓝天空,惊恐的尖叫声从一整个小镇里回响。
    伏羲院,众人看到一把长剑冲过来,立马三三两两聚合。“恭迎掌门回院!”
    谢千音下地,随手把小孩扔给其中一个弟子。“灵犀,你师弟,拿去洗干净了。”
    被叫做灵犀的道童也不惊讶,抱着小孩走了。
    不是小孩不想挣扎,而是他全身都软了,而且喉咙也叫哑了,只好乖乖任人摆布。
    等灵犀拖着洗刷干净的小孩出来以后,谢千音更加满意了。“你长得还挺可爱的嘛。”
    “为什么?”他开口,艰难地吐出三个字。
    谢千音明白他问他为什么要带他回来。“我想收足六十六个徒弟,正好看见你,觉得挺合适的。”
    “我要走了。”小孩觉得这个人就是神经病。
    谢千音也不拦他,还笑着向他挥手。“你要是反悔了,大声喊我。”
    没有人愿意带他走,小孩面无表情,自己跨出这栋建筑物。
    后来灵澈当上了伏羲院的掌门,每每有人想要逃离伏羲院,他也好泡了茶,一副好走不送的客气样。
    不是他不强人所难,而是伏羲院机关众多,奇门遁甲,八卦迷阵,一般人是走不出去的。
    后来都是要走的人饿了三天三夜,在崩溃中呼喊他的名字。
    “我好像有点了不起。”灵澈感叹,“那时候我那么小,还撑了五天。”
    五天后他昏迷在歪道,被拖着回了院子。
    “还走不走?”他醒来以后,谢千音在他面前喝着糖水。“要走就走,不想走就老实说呗,干嘛一直呆着我的院子里。”
    小孩:“……”
    “徒儿啊,你想叫灵澈还是灵礼?”
    “叫我灵澈吧。”认清了现实的小孩咬着牙开口。
    灵犀拿来了卷轴,把他的名字写了进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