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半缘修道半缘君+番外 作者:古墨墨(下)

字体:[ ]

 
    第65章 缥渺宫(一)
    
    九星氏发生了如此大事,众人立马强制入了九星家主闭关的密室,岂料一进去,发现了九星家主已经驾鹤西去了,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九星氏闭门月余,为死去的一众九星氏族人送葬。
    道中开始议论纷纷,众多小道消息传出来,已经确认下任家主继承人为九星瑛,可是九星瑛已经跪在墓前至今没有动作,九星家暂时由九星苑暂时接手。
    至于司马静……
    他撑着大伞漫步在雨中,转瞬之间消失在天地间,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再出现,他的头顶是一片骄阳,他收起伞,走出巷子。
    一个青年正在牵着一个小女孩,没一会儿就撞上了一个妇女。青年把小女孩的手交给她,两人唠嗑几句,妇女便带着小女孩离去,剩下青年一个人望着前方发呆。
    “谢峰主何时已有娇妻美眷?”他悄无声息走过去,在他身后吹气。
    谢安和不敢置信地回头。
    司马静跟他站得极近,见他回头,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
    “你怎么……”
    “大师兄沉浸在悲痛中,现在暂时由二师姐掌管门中事务,而我在外巡视。”
    谢安和看着他沾湿的衣角还有滴水的伞。“所以你应该在九星氏附近巡视才对吧?”
    “追着妖精过来的。”
    “这里方圆十里都没有下雨,你这身?”
    “是只水妖。”
    谢安和感觉面前的人有种浓浓的不协调感。比如这拙劣的谎言,从前司马静也会说,可是说得很心虚,看起来就是假话。现在他撒起谎来,话也明显是假的,可是如果不细想,看他的表情和语气,他说不定就当真了。
    两人并肩走开。
    “节哀。”九星家的悲剧现在已经是无人不知了。
    “嗯。”
    “你最近怎么样?”谢安和侧脸看他。
    “九星氏如今是待整顿,就等大师兄振作起来了。”
    谢安和词穷了。“节哀。”
    司马静不厌其烦地回复他。“嗯。”
    两人从街头走到街尾,司马静突然就说,“我要回去了。”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咳咳,下次见面不知是何时……”谢安和照例说场面话。
    “你想见我就传信给我,随传随到。”司马静截住他的话。
    谢安和眨了一下眼睛。
    “因为现在三师兄不在了。”他的语气中并没有什么悲痛。“没有人再钳制我的行为。只要你说想见我,我就可以来见你。”
    谢安和再次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明的感受。“好。”
    司马静摸他的头。“被执法会干扰,你呆在峰里似乎很无聊。”
    这个他倒是立刻回答。“是挺无趣的,不过我天星峰倒是和平了很多。”
    “好。”
    好什么?
    “我走了。”司马静朝他挥手。
    谢安和也呆呆地挥手。
    他走了一段时间了,谢安和突然拔脚往他走的方向追去,然后他怎么都找不到司马静。
    “笨蛋。”司马静站在他身后的街道,看着他暗笑。然后他打开伞,往深处的小巷子走去。
    灵澈正提着一只仓鼠,旁边的小白在一旁叽叽喳喳,把最近道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九星悲剧告诉了他。
    灵澈把仓鼠扔进玲珑塔中。“有司马静在,其实他们不该出事的。”
    “现在就是出事了啊!还一个赛一个的惨,割头、死不瞑目、还有仙逝得不明不白的家主。”
    “我本以为凶兽在,那个杀人魔该是没什么作为,才安心去捉妖精的。现在看来,他是另有打算。”
    灵澈继续往前走。
    “你去哪?这边的妖精还没捉完呢?”小白看着他往反方向离开。
    “前几天一只虎妖往那边跑了,它比较危险,先去捉他。”
    小白扭了扭脖子。“那边是五凌轩的方向。”
    “哦,是吗?”
    “听说五凌轩的掌门还没有和苏缈缈解除婚约,反而好事将近的样子。”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小白问:“你现在是要去教训苏缈缈还是教育朱轻雪?”
    灵澈咬牙切齿,“看我心情。”
    如果看你的心情,缥渺宫和五凌轩大概都不能要了吧。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朱颜可是恍然不知灵澈正在直直往他这边杀过来。
    苏缈缈自那一夜以后,第二天就如常出现在五凌轩,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住在这里还跟他调情,为两人的结亲做着准备。
    这其中最高兴的是刘奚,最不高兴的是朱烟。
    在看着苏缈缈端着自己做的糕点,万般纠缠要朱颜吃下的时候,她折断了一双筷子。
    东昌拿了一双新的给她。“朱烟妹妹,你悠着点。”
    朱烟一如往常笑着,可是眼神却是阴沉的。“那个女人到底在干嘛?嗯?”
    更为难的是朱颜,从前不知道还好,他现在知道面前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了,他实在很难再对着她一如往昔。
    “苏姑娘,苏宫主有没有说过我和他到底什么时候会面?”
    苏缈缈朝他眨了一下眼睛。“何必那么着急呢?就算现在见不到,我们成亲那天,哥哥也一定会到场的。”
    朱烟折断了第二双筷子。
    东昌:“……”
    朱颜跟她吃完了一顿饭,马上跑回房间。他关上房门,打开窗户,趴在上面叹气。“我可不想最后和她成了亲。”他自言自语。
    “不想你倒是拒绝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朱颜抖擞精神,马上寻着声音的方向望下去。
    灵澈在梨树下抬头看他,他身着绣金边的青色衣袍,风吹动他宽大的袖子。
    “我道何人有这等风骨,原来是灵澈君。”他唇角一勾。
    灵澈看了他一眼,然后绕过去,没一会儿,房门就被推开了。
    朱颜转身,看见他正好关好门。立马走过去,在他还没有转身的时候,把他往门边压。“灵澈君应该在九星氏除妖,你说你是何方妖孽,化作灵澈君的样子有何企图?”他说这话的时候离他极近,说完话就一口咬上他的耳朵。
    以前他都不知道这家伙那么爱咬人,妥妥的属狗的。
    灵澈想推开他,岂料手刚伸出去就被他给捉住了。
    “道长啊,我真是灵澈君,不是妖魔鬼怪变的”他配合他开玩笑。
    朱颜扳过他的头,二话不说就亲上去。
    “呜呜。”
    灵澈沿着门滑了下去,朱颜抱着他,好像怀着把价值连城的宝藏藏起来的感受。
    “我只是答应两人先处处,你能不能冷静些。”灵澈倒在他的身上,躺好不动。
    “我都不知道原来灵澈君这么朝令夕改、喜怒无常,你上次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灵澈揪住他的衣襟,“上次谁还跟我说的不跟她成亲来着?”
    朱颜被呛到了,“别人不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可是一个老太太了。”
    “看起来不是老太太!而且她可有手段了!”
    朱颜愣了。“你……”
    “我被坏男人骗了!”他气呼呼地说道。
    朱颜捏住他的脸。“说了不跟她成亲就是不会,只是我想见飘渺宫的宫主,所以才陪着她演戏而已,你突然吃什么醋?而且你不是在九星氏附近吗?前段时间遇到屠头者了吗?”
    灵澈被他捏住脸自然不能说话,他指了指他的手。
    朱颜放开手,又凑了过去。
    这还有完没完。
    灵澈抱住他的脖子,一边在心里默默鄙视他,一边又热烈回应他的吻。
    “总而言之,你一天没有解除婚约,我们的关系都不算数。”
    “你专程从九星氏跑过来跟我说这些话?”
    “当然不是。”
    “嗯?”
    “我的钱袋在打斗的时候弄掉了。”
    朱颜确认了,是的,他就是专门过来让他快点和苏缈缈撇清关系。
    
    第66章 缥缈宫(二)
    
    朱烟在回房的路上,看见了朱颜端着饭菜从厨房出来。
    朱颜表情自然地解释道:“刚刚没有吃什么,现在肚子饿了。”
    “哦。”朱烟心生奇怪,却没有多问。
    朱颜拿着饭菜回房间,关好房门,他把碗筷放在桌上。“吃吧。”
    灵澈正蹲在地板上,逗着一只猫咪。“没关系,晚一点吃吧。”
    朱颜也凑了过去,皱了眉头。“哪来的猫?”
    灵澈一放开它的尾巴,它马上撒腿就跑,可是没等它跑两步,灵澈又伸手拽住它的尾巴然後把它给拖回来,拖回来又放手,放手后又捉回来,以此反复,乐此不疲。
    猫咪到最后大概也是放弃逃跑了,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灵澈戳它,它还是坚持不动,他感觉无趣了,立马放开它,猫咪瞄准了时机马上逃跑了。
    “呵呵。”
    朱颜拿了毛巾给他擦手,然后递筷子给他。灵澈吃饭的时候很少话,朱颜也不说话,他坐在他旁边,偶尔给他递杯水,或者拿近碟子好让他夹菜。
    灵澈忍不住嘀咕,“你是我的师兄么?”
    “我的师兄才不会这么对我。”他只会拿着戒尺,看他礼仪一不对就拿尺子拍下去。
    “同人不同命,节哀。”同样是掌门,他在伏羲院可是呼风唤雨,为所欲为,朱颜则是背负期待和责任,就快被压垮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