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书院街27号姜家图书馆怪谈 作者:鹅毛笔

字体:[ ]

 
    
内容简介:  
陷在时间缝隙的图书馆中,我和哥哥究竟谁是鬼?
哥哥X我
 
    
    第1章
    
    折枝1
    书院路27号,如果不是被太后催着去接人,我实在不愿意去那个地方。
    虽然这个地方是我爷爷发达之后买下地,后为了造福乡亲建的图书馆。
    可依山而建的四层小楼,不管太阳多毒,内里总是阴森森的,夏天倒是因此省了不少电费。后来捐给政府,政府在四层小楼左右各建了一栋三层新楼,又重新翻新旧楼,拆掉了原来的老式门窗,换上又大又敞亮的落地窗,一扫原来的黑洞洞的感觉。
    不过这般投资,原来姜家图书馆的名字就不能用了,改成了市立图书馆。
    之后政府又以图书馆门口的桃树和小池塘为中心,往外做绿化整成了公园,图书馆一度还在省里评上了奖。
    不过即便如此,我后来虽然因为参加市里的表彰活动去也过几次,但是每去一次回来必然大病一场。所以对于我来说,那地方如非必要,实在避而远之。
    今天实在是特殊情况,我得接我妈同学的儿子去家里吃饭。老实说,我感觉这又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读为吃饭写作相亲的活动。自从我妈知道我是gay之后,不但没有放弃相亲,反而丧心病狂地换了相亲的性别,给祖国红红火火的相亲事业添砖加瓦。
    到那刚出车门,就看见有个穿着粉色T恤的青年,正站在图书馆正门口边的桃树下,对着我挥手。
    我一看那件比桃花还粉`嫩的T恤,就感觉眼前一黑,硬着头皮迎上前去问:“你好,请问是郎涛,郎先生吗?我是姜彤,那个……”
    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尴尬,马上接过话头:“你就是我爸爸同学的儿子?”
    我点点头说:“对。”
    不想他竟然捂住嘴,吃吃地笑起来:“噗,和我想象不太一样。”
    我被他笑得寒毛耸立,手脚无措,甚至还重新检查了一下今天刚换的西服:“啊?”
    他拉了拉挎包的背带,说:“我还以为你会故意穿个老头衫,染个红毛来。”
    “呃”我不好意思告诉他,我原本是有这个打算,只是后来找不到我爸的老头衫,而且染头发后,明天去公司铁定会被围观。再者觉得这么对人小伙不太好,还不如之后直截了当地拒绝他。
    看我在那发愣,他倒也不见外,翘着兰花指就一点我的肩膀:“开玩笑的啦,我们走吧,别让爸爸和阿姨他们久等了。”
    这小子讲爸爸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学台湾人的发音,我在一边听着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每一秒都想拔腿就跑。
    此时唯一的想法,就只想回去好好给我妈普及一下gay的常识。但求放我一条活路。
    “呃,好,车子就停在图书馆对面。”我指着马路对面的停车场说,“还有小心台阶,大门口的石板桥特别滑。”
    “好的,姜小哥~”郎涛走到我边上,作势就要挽上我的手臂。
    我连连往边上倒退了几步。
    “哟,你还挺矜持的。”他如同饿狼扑肉一般揽住了我的肩膀,我僵着没敢动。
    走过石桥的时候,我看见郎涛原来的位置,站着一个穿绿色旧式军装的青年。
    他的装扮很特别,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他穿着一件草绿色的老式军装,腰间扎着一条棕色的武装带,胸前还佩戴着一个红色胸章。肩膀上则是挎着一只和衣服同色的帆布挎包,左手的胳膊上还套着大红色的袖章,就好像是电视里出现过的那些红卫兵的装扮。
    郎涛看我站着不动就问:“你看什么呢?说起来,以前这里还是你们家私有的。”
    我一边看着那个青年,站在桃树下转悠,好像在等谁,一边和郎涛搭着话:“嗯,对,爷爷在的时候,还是这里的馆长。不过后来立了遗嘱,不让我姑姑和我爸继承,后来就捐给国家。”
    郎涛挥手一拍我胸`脯,我险些倒退几步,只听见他惊讶地问:“诶,为什么不让?”
    他低下头凑在我耳边压低声音说“啊是太邪门啦?好像说这里死过不少人,你看都夏天了,桃花还开着。”
    我耳朵怕痒,连忙推开他的脸说:“这棵桃花树确实有点怪。我小时候我妈都不让来这里玩。据说以前有人跳水死在这里了。后来爷爷捐图书馆的时候,指名什么都可以动,唯独桃花树不能动。”
    我看着树下那个青年,突然走到了池塘边,一只脚临空垂在水面上。
    我就说要在池塘边装上栅栏,结果被市里管这块的人以影响美观给打了回来。
    你看,现在是个人都能往下跳。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我拔出郎涛的手,就往那个青年跑去,心里祈祷他千万别往下跳,不然我不会游泳,就很麻烦了。
    好在我跑到那,还来得及一把拉住了那个青年。
    “同学,你……还好吗?”我气喘吁吁地问。
    青年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这里池塘没有栏杆,比较危险。你不要太靠近水边。”我把他往回拉了拉。
    青年点点头。
    “没什么事,快回家吧,快吃晚饭了。”我拉着他往回走,没走几步,就看见郎涛震惊地看着我。
    我回过头,发现青年已经不见了。
    这是跑了吗?
    我不解地走回郎涛的位置。
    这时郎涛好像恢复了正常,也不要求和我挽着,也不和我搭话,我们安安静静地走到汽车边,刚坐进去,天就变暗,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一点给你做心理预设的时间都没有。
    还没等我庆幸,我和郎涛都上车了。
    这小子就出幺蛾子了。
    我见他低头翻自己的挎包,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便问:“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好像是手机落在里面了。”
    我看着车外的大雨,心里叹了口气,说: “我去拿吧,雨这么大,淋着你就不好了。东西放在哪?
    “二楼电子阅览室和阅览室中间的多媒体会议室B2里面,你大门进去左手第一台电脑旁边,手机应该在那里。”
    “行,那你在车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谢谢你,姜彤。”
    “没事,应该的。”说着我就从车门边的凹槽里拿了把伞就打开了车门。
    突然郎涛拉住了我的西服下摆,我看他面带犹豫,语气吞吞吐吐的。
    “姜彤,你刚才……在桃树下……干什么?”
    “哦,刚才有个人站在水边,我怕他掉下去。先不说了,我快去快回。”不等他回话,我就跑着穿过马路。
    我听见他在后面喊什么,但雨太大,又隔着马路听不清。
    我挥挥手让他回去坐着,就头也不回地走向图书馆。
    没等我走到图书馆,就又在桃花树那里看见刚才的那个青年。
    这会他呆坐在桃树下,任凭大雨穿过桃花树枝,淋在他的身上。眼看他都快被淋透。
    我就看不过这种事,有什么想不开的,吃一顿就好啦,如果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我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同学,你怎么还在这里?”
    青年低着头没理我。
    “这个给你。快回家吧。”
    我把手里的伞塞给他,他倒也没拒绝,接过伞站起来还对我微笑着挥挥手。
    我站着没动,目送他转身上了石板桥,才跑进图书馆。
    可这就这么一会,身上几乎都湿了,头发上的水不停地往下滴。今天太后特地准备的西服,也皱巴巴地不成样子。
    我站在门口理了理头发,尽力挽救了一下自己的仪表。
    而此时图书馆门口也聚了不少人,他们正在犹犹豫豫要不要冒雨走,还是等一等雨势。
    我快步穿过他们,拐进右手边的电梯口,正巧这时有台电梯将要关门。
    我大喊道:“等等。”
    结果专注于看那台电梯,转弯太快,险些还撞到那块写着青年企业家表彰大会请上三楼的牌子。
    不过电梯里的人应该是听到了我的喊话。电梯门又打开了。
    电梯里面人不多,左侧按钮处边上站着一个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孩子,正中央则是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右边的角落里还有两个男人背对着我,似乎手还牵着手。
    我对按着按钮的女人道了声谢,发现二楼的按钮亮着,就站好不动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
    我站着等了好一会,电梯左上角的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却始终停留在1上毫无变化,而且电梯也确实没有任何移动的感觉。
    于是我挤到边上,对站在按钮边的带着孩子的女人说,“不好意思,麻烦让让。”
    虽然我试图去按2层的按钮,又试了试关门键,但是数字始终没有变化,电梯也没有向上移动的感觉。
    电梯坏了吗?
    我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想就按了开门键,打算改爬楼梯。
    可突然滴答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滴落在我的脚边。
    一开始我并没有注意,但后来我觉得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菜市场家禽宰杀处那种浓烈的血腥味。
    我低头一看,吃了一惊。
    原来我右脚边竟然积了一滩红色的浑浊液体,而且还在不断有水滴在滴落。
    于是我抬头看。只看见原本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就好像融化的雪糕一样,头发混着血肉和脑浆,顺着身体往下淌,一直流到我的脚边。
    而且不只是她,她手中的孩子,保安,甚至于角落里的那两个男人。
    他们的脸已经看不清五官,眼珠、鼻子、嘴巴,混在红红白白的液体里往下淌。
    但即使已经没有了脸,我看见他们的脚尖都对着我,就好像在注视着我一样。
    我向后倒退了几步,但狭窄的电梯里,根本没有躲藏的空间。
    我靠在身后的电梯门上,睁大了眼,手里机械地敲击着开门键。
    可电梯门纹丝不动。
    这时,女人抬起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感觉她的手像果冻一样,血肉的混合物透过我的领口渗入,皮肤上只觉得黏糊糊的,十分难受。
    我连忙用手抓住她的手,手掌里的触感又冷又粘稠,就好像河底里的淤泥的触感。
    没等我用力,那双手就烂成了肉泥,啪嗒一声掉在我的脚边,盖住了我的皮鞋鞋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