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夺舍 作者:柯染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你已经成功引起朕的注意!】
 
秦见深绞尽脑汁机关算尽才将卫君言撅翻在床,到头来反倒里里外外被啃了个干净彻底,纵然他心里有点点心甘情愿,但他若是不稍微反抗一下,他作为一国皇帝的君威何在?
 
阅读提醒+扫雷:
1,1v1。
2,卫君言x秦见深 。
3,HE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君言 ┃ 配角:秦见深 ┃ 其它:强强
==================
 
  ☆、第1章 食君之禄
 
卫七是个上等成品,可惜还没等生科院将他的功用和性能好好检测一番,他就被炸成了一堆渣,只剩下一小团透明的意识流,被吸进不知名的黑洞里,掉进了‘卫君言’体内。
    卫君言的父亲卫斯年,是鼎国从三品兵部侍郎,这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上有直属兵、吏、礼、户、工、刑等六部尚书,并中书省枢密院左右丞相、王、公、大司马等一干掌权之人,以下有学士、九卿之官四到九品,兵部侍郎这职位,既摸不到权利中心,又不若知州知县能与民同亲,夹在中间不尴不尬。
    可卫斯年是个有骨气的,他官虽小,却极有气节,那兵部大司马李詹已经朝府上递了三次拜帖,卫斯年虽然脸色越来越沉,却只寻了个理由,全都给推脱出去了。
    天下人直说这卫斯年是个好胆的,因为在这京城里,纵然是连着那些与皇家沾亲带故的算上,也还没有谁敢这么直接聊李大将军的面儿,毕竟李大将军手握重兵只手遮天,动辄便是掉脑袋的事。
    卫家的老大卫持重急得满嘴燎泡,卫持重年过二十五,早已成家立业,在大理寺挂了个闲职,做官虽没什么建树,却结交了一群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京城的水虽还未混得彻底,他早已将这其中的局势摸得了个门清儿,知道自己这家门是立马要倒大霉了,“爹,那李——”
    “那李詹狼子野心。”卫持重在卫斯年的瞪视下,刻意将声音压低了些,才又道,“不若先将母亲二妹小弟先送回乡下去,好歹避上一避。”
    卫斯年官再小,那也是个京官,因此卫持重就是个实打实的官二代了,可一来秦见深登上皇位没几天,屁股都没坐热,他卫持重能有什么君臣之谊,二来他也没什么大志向,只求在这场皇权争夺的激流中,他一家人能好好活下来就算万事大吉阿弥陀佛了。
    可卫斯年不一样,卫斯年早年是科举选拔上来的,他是个读书人,就有着读书人该有的情怀和志向,心口上势必贴着忠君爱国四个大字,他迂腐又刚正,清廉俭朴,在一干读书人那儿,很是得了些赞誉声,可也正因为如此,卫斯年才能以当年科举状元的名次在兵部侍郎的位置不上不下,牢底坐穿十几年。
    从这一次皇帝重病昏迷的事来看,卫斯年已经迂愚忠到一定的境界了。
    朝廷里也有那么三五个心里还惦记着皇帝秦见深,但要么闭口不言明哲保身,要么急流勇退辞官归故,哪有像卫斯年这样,明眼看着胳膊拗不过大腿,还要一门心思硬碰硬的,这不是诚心自己找死么?留个气节名声有啥用,那李詹可不是个和善好处的,他卫家马上就连香火都没了。
    卫持重见卫斯年面沉如水不为所动,喉咙干得冒烟,急得团团转,“六皇子也是皇子……小是小了点,不也是先帝的儿子,咱们好好做咱们的官,谁当皇帝还不是一样?”
    卫持重这话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几十年的权利倾轧不是闹着玩的,秦见深还未登基,先帝其余的儿子全都死了个透透,还剩了一个种在梅太妃的肚子里,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岁半的奶娃娃,能管什么国事,再加上梅太妃本家就姓李,秦见深当真死了,靖国恐怕从此就得改姓李了。
    卫斯年迂腐归迂腐,这中间的道道还是能想清楚的,果然还没等卫持重把话说完,卫斯年就厉声呵斥道,“荒唐!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大丈夫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若是敢做出什么不忠不孝之事,小心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卫持重也就是这么一说,见卫斯年眉头死死结在一起,转头看了眼自家体弱多病的老幺,叹了口气妥协道,“孩儿知道爹爹的意思了,不过三弟和母亲留在京里危险,不如先想想办法,将人送出去,一来能保得他们一命,二来也免得我们在京城里受李詹牵制,到时候真要来硬的,咱们也没了后顾之忧不是。”
    卫持重嘴里的三弟指的便是卫君言了,卫斯年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京里的达官贵人们无一不是三妻四妾娇妻在怀,卫斯年却不一样,这么多年也只娶了卫母一人,除了卫持重,卫君言还有一个亲姐姐,卫持重的年纪比卫君清卫君言大上一轮,卫君言在家里是老小,又加上在娘亲肚子里受了点苦,生下来的时候不足月,从小到大体弱多病,一家子跟护命根子似的护着,摇摇晃晃好歹是长到了十八岁,只这生来坎坷的小子命太薄,无福消受这份纯粹之极的亲人之爱,医者不自医,还没挨过冬天,就脱了壳子烟消云散了,白白便宜了卫七。
    现在又便宜了秦见深。
    卫七刚刚来了半个月,还没彻底适应卫府的生活,就被秦见深挤了出去。
    因为智能芯片植入的关系,卫七的意识流发生了点变化,芯片里晶核的能量不足,残留的那点能量虽然能保得卫君言的肉身不死,意识却无法与身体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所以遇见像秦见深这样鬼见愁的‘九五之尊’,他就被轻而易举的踢了出去,只他与卫君言似乎有些渊源,两人不但同名同姓,连五官面貌里也透出三分相似,他出壳以后也给栓在这具身体旁边,近不得远不得,彻底成了只束手束脚半点用不起的孤魂野鬼。
    卫七跟着秦见深每到一处,目光和意识都不断的搜寻触探,但结果让人失望,卫斯年果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奇葩,这家里别说是玉石翡翠,便是金银珠宝,那也是没有的,阖府上下,卫七连沟沟缝缝里都探测了个遍,除了卫母手里还有些银子首饰,卫持重兜里还有二两奉银,其他当真是一清二白,干净剔透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金银对卫七没用,卫母发髻上的钗子上有一颗十分小的祖母绿,品质不大好,卫七吸收以后,能量只增加了0.5格,距离满格一百,简直遥不可及。
    卫七急切的需要一些品相具佳的宝石来补充能量,只要芯片的能量能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他就能夺回这具身体的控制权,将这个表里不一的秦见深踢出去。
    子不言怪力乱神,卫七本想看看这养在深宫的年轻皇帝被吓傻的盛景,没想到这丫的倒还真有两把刷子,只不过震惊了几下,花了点时间消化消化,然后便打起了精神,不动声色的从贴身小厮卫小郎的嘴里套出了身世背景,卫七敢肯定,这厮听见这府上的老爷名字叫卫斯年的时候,估计是又高兴又失望。
    卫七估计这厮高兴的是投的是同一年,失望的是怎么就投成了卫斯年的儿子,直接投成李詹的儿子不更好,藏了个凶器,直接将李詹刺死,然后再来个自杀,滚回宫里去万事大吉了。
    卫七飘在旁边,冷冷瞧着捧着个小手炉,病怏怏窝在软椅里漫不经心地听着父兄谈论国事的秦见深,没错过卫家大哥提到李詹时,秦见深眼里嗜血的冷光。
    “恐怕来不及了……”
    秦见深见卫斯年与卫持重看过来,微微阖着眼眸,“那李詹向来心思狡诈,兄长能想到的,他自然能想到,恐怕我与母亲只要出了京城,不是身首异处,便是落进贼人手里,成李贼要挟父兄的砝码了。”
    向来不发话的老幺开了口,老大卫持重有点受宠若惊,忙点头附和道,“三弟说的有道理,那李贼恐怕早留着后招了。”
    卫斯年眉头紧蹙,看着窝在椅子里连坐着都喘气的小儿子,嗓门都小了许多,温言安抚,“老三你勿要忧心,好好养着身体就是,爹爹定会保你性命无忧。”
    卫七在旁边冷眼看着秦见深,冷哼了一声,飘上了横梁,双手枕在脑后,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秦见深喘气都难,坐直了些身体,沉吟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卫家倘若真坐以待毙,这上上下下十几口人,恐怕真要命休已……”
    秦见深岂会不知自己这愚忠臣子思维固化,按部就班拿不出什么好法子,又加上卫家在京城无什根基,若真照他们的法子硬碰硬,无疑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父亲何不胆子大一些,那李詹想来,便放他进来就是。”
    秦见深心里冷笑一声,垂眸遮住眼里的寒光,不再言语,只沾了茶水,在书桌上写了个毒字,卫君言的药房里别的不多,能要人命的毒、药倒是五花八门。
    纵使他刻意模仿,但二十几年的习惯怎么可能说改便能改,那字体虽尽量方正娟秀,但笔画间自有一股刚锐凌厉,卫斯年看着眼前目光幽暗的幺子,心里颇为怪异,却又不知到底是哪里怪异,思量半响看不出什么道道,才又蹙眉道,“爹爹知道你医毒有术,可大丈夫为人做事当光明磊落,岂能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听了自家老爹如此迂腐的言论,卫持重眉头大皱,“爹,你与乱国贼子还讲什么光明磊落?”
    卫斯年瞧着面前两个不经世事的儿子,又好气又担忧,瞪着自己的大儿子,哼气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你弟弟没见过世面,怎么你做官这么些年,也没长点脑子?”
    秦见深闻言倒是抬眼看了卫斯年一眼,卫七瞧在眼里,暗道这厮真把别人当成傻子了,如今朝局混乱,京城各方势力混杂,明里暗里想趁机作乱的人不知几凡,李氏的势力根深树大,弄死个李詹,也只不过是给卫家多拉了一个陪葬的,除了能让京城的水更浑一些,让卫家死得更快一些,又有什么意思?
    秦见深倒没想过能轻易说服卫斯年,微微眯了眯眼睛,才缓缓道,“父亲言之有理,只是倘若卫府一直推诿不见,恐怕还等不得他犯上作乱,便要以目无遵纪藐视朝纲朝纪将卫府拿下了……”
    近不是,退也不是,卫七占了卫君言的壳子,势必要为自己谋划两分,保下卫君言的性命,谁知道这年头,除了卫君言,还有谁能给他一个栖身之所?
    卫斯年思来想去,别无他法,只得听从小儿子的意见,先将那李詹放进来,听听他想玩什么花样再说。
 
  ☆、第2章 忠君之事
 
李家在京城很有些势力,往上划拉三五辈,就能数到当年曾跟着靖太/祖南征北战的开国元勋,从龙之功世代千秋功高盖世,加之当年的靖太/祖是个记恩的,因此这等盖世功勋便一代代传了下来,李家的子孙也时刻牢记江山是他李家打下来的,江山本该有李家一份,当年的靖太/祖文功武略盛世明君也就罢了,这些年一代不如一代秦家子孙,平庸无能昏聩无道,又有什么资格坐享其成,享受四方朝拜。
    尤其秦见深这等出生低贱的毛头混血种,有什么资格让他李家对其俯首称臣?
    靖朝上下对秦见深不服气的,不止他李詹一人,摘掉秦见深的脑袋,于他李家而言,不过手到擒来,他要做的,不过想让这等事做起来名正言顺、冠冕堂皇,李家在天下人面前,面子上也就光彩一些,名声上好听一些。
    他要对付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叽叽歪歪整天将礼教大统挂在嘴上的读书人。
    文人既然有气节,那也就会坏事,此事若能和和气气揭过去,李詹也不想弄得遍地是血人心惶惶,打打杀杀的,总归有伤和气。
    显然李家打了手好算盘,既要做婊、子,又要捏一块一戳就破的遮羞布,自欺欺人。
    卫斯年觉得老三说的有道理,第二天一早收了李府的拜帖,准备先会一会李詹这个大反贼再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