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神妖录 作者:尚官昊玥

字体:[ ]

 
文案:
蒲松龄先生有《聊斋志异》,昊叔我有《神妖录》。
写遍所有妖魔鬼怪,便是此书完结之时。
《神妖录》,一本记录神仙凡人,妖魔鬼怪之间爱恨纠葛的书。
高冷凤凰攻x毒舌幻鬼受
宠溺将军攻x傲娇天尊受
邪魅魔帝攻x冷漠圣僧受
纨绔大太子x儒雅龙太子
痴情小道子x修道真仙人
……
……
各种cp应有尽有,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PS:所有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深究。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虐恋情深 奇幻魔幻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风,九爷,往生,范无救等 ┃ 配角:崇燚,傅兰君,钟毓,谢必安等 ┃ 其它:神妖录,妖魔鬼怪。
 
 
    幻鬼篇·鬼魅有情
    
    第1章 幻鬼篇·鬼魅
    
    “我许你黄金万两,妻妾成群。”
    街上的雨下得淅淅沥沥,落在身上带着刺骨的寒意。可是雨中鹅黄穿戴的男子脚步不停——他是一只幻鬼,名叫南风。方才刚给人造了一场幻境,功名利禄,金银财宝,娇妻美妾,那人是笑着死的。
    幻鬼如其名,许人幻境,夺人性命。
    “我真不知道,你要这人皮干嘛?”他把手中的人皮交给骨女——她是一只画皮鬼,生前被人欺凌,死后剩下一堆白骨,只能靠这人皮来伪装自己。
    骨女接过,仔细看了又看,说不错,是一副好皮囊。
    “当然,我还能骗你不成?”
    “幻鬼办事我骨女自然放心。”浓妆艳抹的女鬼笑起来摄人心魂,不过南风是只鬼,他没有心。
    骨女笑嘻嘻地把人皮收好,心想这下又多了个画皮的底子。“说吧,要什么报酬?”
    “这次当然要多点报酬。”南风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虽说他凭幻境吸人精气,可是他从来不破换人的身体。这次剥人皮弄得他满手是血腥味,实在不让他喜欢。
    骨女轻笑,说你还计较这个?
    “好好好,辛苦你帮我找了这么一副好皮囊。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定会给你。”
    南风听了,眼睛一眯。
    我要水玲珑。
    骨女的脸冷了下来。
    要说这水玲珑是上古神兽水蛟的内丹,凡人吃了可起死回生长生不老,这神仙妖怪吃了,可得千年修为不死真身长。鬼魅拿着他,其实用处不大,可是这冥主刚把水玲珑送给艳鬼,这幻鬼南风就来要,实在让人不解。
    莫不是你想用这水玲珑害人?
    “我这孤魂野鬼一只,想害人还用得着这玩意?”南风露出不屑的眼神,“不过是看姐姐喜欢这东西,便想夺过来罢了。毕竟别人喜欢的,才是最好的。况且姐姐刚答应我,难道要反悔?”
    骨女自然是说不过他,最后只好说,这玩意,给你便是了!
    看到骨女手中泛着幽蓝光辉的珠子,南风换上一脸温和笑。他接过水玲珑,“小弟多谢骨女姐姐。”
    “哼!”
    大雨之后天气放晴,路边花草水露凝集,折射出晕淡的阳光。南风不喜阳光——鬼魅阴气重,虽然他这种千年老鬼已经不怕太阳,却也不愿多呆一会儿。转了小巷,一片阴凉,他定住脚步,微微侧头。
    身后跟着的人也停下脚步,赤红的袍子映入南风的眼角。
    他笑出声来,“阁下还想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那人听他这样说,走到他的面前。
    南风抬头,便对上一双温润如玉的桃花眼,似笑非笑。他无奈叹气,说呦赤焰神君,你怎么又来了?
    可是思念我了?
    神君不理他贫嘴,还是一副温雅模样,他打开手中的金漆黑扇,动摇微风发,轻轻吹起南风额前的头发。
    南风被他这样子弄得浑身不自在,叹了口气说心锁不在我这里。
    “那在谁那里?”神君一开口,声音低沉却轻缓,一如他的外貌,让人感觉到不尽温柔。
    “心锁是锁心之物,我一个没心的鬼魅要它干什么?”
    “我也想知道你想干什么?”他看了一眼南风的袖口,淡淡开口,说这水玲珑于你也没用,你还不是骗过来了?
    南风“哼”了一声——什么叫骗,他不过是予人最想要的然后拿人最美好的。别人越喜欢的东西,他越是要得到。
    鬼魅幻境,人生如梦,真假难分。
    他不想再和这赤焰神君纠缠,绕过他自顾自地走。
    神君也不去追他,只是挥了挥手,这天空的太阳,就更烈了一些。
    呸!什么神君,还不是这么小心眼!
    要说这赤焰神君本名叫崇燚,是混沌初开时的神鸟凤凰涅槃所化,连凌霄宝殿掌管三界的天帝和西天普度众生的如来佛祖都对他敬让三分。他也不好世事,安安稳稳地在天外天住着。本来他和南风这只幻鬼三万年都不可能有交集,谁知世事难料,他闭关的时候,府里的神器心锁被一只色鬼偷去了。这心锁是混沌死后的心脏所化,能控人心智,就算是神仙,也逃不过它的法力。他本想一只色鬼偷走心锁,无非就是想多迷惑几个人,好解决□□之苦。可是他抓到那只色鬼的时候,他却说,他把心锁交给了幻鬼。
    幻鬼南风。
    “你帮了色鬼,给他织了一张梦网,让他永远在幻境中和美人缠绵。报酬就是要他偷了心锁然后给你吗?”崇燚看着南风把水玲珑放在八重宝盒里——那里面放着全是宝贝玩意,看来他攒了不少。
    南风抬头迎上他的视线,然后微微一笑,说我还没笨到把心锁和这些东西放一块。
    崇燚皱起眉头。
    把八重盒子收起来,南风在崇燚身边坐下,“寒舍简陋,还望赤焰神君不要嫌弃脏了您的衣裳。”
    听南风这么一说,崇燚才发现自己与这宅府的格格不入——南风住的宅子古雅冷清,光线昏暗,连摆设都没有几个,他这一身赤红,倒是眨眼了。
    这是在赶我走……哼。
    好一个幻鬼,果然嘴巴够毒。
    “本君改日再来。”他站起来理理衣摆,看向南风,“希望到时候,你能乖乖把心锁给我。”
    幻鬼的笑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回荡。
    “那幻鬼,就随时恭候赤焰神君的大驾了!”
    不过是一只靠幻境吸人精气的鬼魅,在我面前,还这么狂妄……呵。
    半夜三更,杜尚书家的大公子发病了。整个人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满头大汗,表情痛苦不堪。杜尚书赶紧请来了大夫,大夫却束手无策。不知何时门上来了个浓眉大眼的年轻道士,说大公子这是被幻鬼缠身,入了梦魇。
    待我作法,把这妖孽抓出来!
    妖孽?有意思。
    南风坐在房梁之上,笑嘻嘻地看着那毛头小子摆弄那些法器。
    毛都没长齐全的娃娃,还想抓我?
    过了许久,杜大公子都不见好转,反而脸色发紫,看是气要断了。
    小道士眉头紧锁。
    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南风觉得无趣。他轻轻一挥手,一阵风吹进房间。法桌上的蜡烛熄灭,水盆也翻了,不一会,杜大公子醒了。
    小道士收起手中的灵符,大喊不好,让那只妖孽跑了!
    南风大笑地走出房门,不过旁人都听不见罢了。
    唉,真是可惜。本来今天心情不错,还想着吸点精气补补身子,谁知道遇上这么个毛头小子。
    而且……
    “你可是出去害人了?”崇燚坐在厅里,他这次穿了素白色的袍子,少了高傲嚣张的气势,倒是像一个介书生。
    南风坐到他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是啊~可惜没害成。”
    “那还真是可惜。”
    “神君今天来,不是来看我笑话的吧?”
    “本君想干什么你自然清楚。”
    “我不是说了吗,心锁不在我这里。”
    “你骗不了本君的。”
    “是吗?”南风掩嘴笑着,说神君大人可知道我幻鬼残存于世,靠得是什么吗?
    七分骗人,三分运气,这就是我幻鬼。
    南风如此嚣张,崇燚也不生气。他学着南风的样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自顾自地喝起来。
    一神一鬼,自然没什么可以多说的。这样无言坐了一会,南风站起身来,往寝室走去。崇燚就跟在他身后,来到寝室。南风颇感无奈,“我要换套衣裳,难道神君大人要在这里看着吗?”
    “看看也无妨。”他在南风的床上坐下,一把扇子轻轻摇。
    南风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原来神君还有这种癖好,不知幻鬼这样的姿色可还入得了神君的眼?”刚说完这句话,南风就感觉膝盖一阵刺痛。一个不稳,硬是跪在了崇燚面前。下一刻,略带凉意的扇子抬起自己的下巴——崇燚看着他,那双眼睛似笑非笑,却透出一丝杀意。
    “姿色尚可,只可惜……”他收回扇子,满是轻蔑,“你没有心,不懂得情爱。”
    “哦?”膝盖钻心的疼,南风知道这是崇燚故意惩罚他。可是愈是这样南风愈是不服气,他说看来神君对此事颇有见解啊~
    我听说好多修仙人采阴补阳法提升修为,不知神君大人和多少神妖鬼人行过鱼水之欢啊?
    “啪!”这回是动手给了他一巴掌,左边的脸火辣辣的疼。南风舔了舔嘴角的血迹,一脸得意地看着终于发怒的崇燚,心情大好。
    崇燚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不过一只幻鬼,居然敢这样和本君说话!”
    “幻鬼知错。”南风声音轻飘飘的,一点都不像认错的样子。这让崇燚更加愤怒,施在膝盖上的法印又加了几分力。南风咬牙,笑着看他。
    不知死活的东西,说,心锁在哪里?
    “既然到了我这里,就是我的东西。”膝盖发出一声响,估计是骨头碎了,“除非你拿更好的东西换,否则……”他笑起来一股子鬼魅的谄媚,“你别想拿走。”
    想要的东西,一松手,瞬间就没了。这种错误我犯过一次,定不会犯第二次。
    “你也真是,他赤焰神君是什么人物,你跟他过不去,根本就是自讨苦吃。”鬼医望舒和南风算得上是故交,他深知南风这倔强又嘴硬的脾气,一边给他上药一边数落他,说幸好这次他只是让你受了点皮肉之苦,要是下次他打你个灰飞烟灭,你这幻鬼就死定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